爱去小说网 > 你是我的遥不可及 贺梓凝霍言深 > 第29章 儿子越看越顺眼
    第29章儿子越看越顺眼

    这时,佣人过来,开始上菜。

    每个餐盘都不大,分成了三份,分别放在三人面前。

    贺宸晞的确是第一次在这样的场合用餐,显得有些拘束。

    而贺梓凝却想起,当初亲生父母那里,也曾有这样的大餐桌,三人坐在一起用餐。

    只是,当时她因为小时候抱错,刚回家,所以对他们还不太熟。每次一顿饭下来,大家的交流都不多。

    也是到了后面,才渐渐熟了,也觉得温暖。可是,他们却毫无征兆地突然不见了,报警也找不到……

    而如今七年过去了,贺家老宅里,草都长得有半人高了,看来,他们是再也没有回来过。

    她想起当初,有些伤感,不过,还是很快控制住了情绪,冲旁边的贺宸晞道:“吃得惯吗?”

    贺宸晞点头,话说,这里的饭菜真好吃,虽然,和漂亮妈做的还是有那么一点儿小小的差距!

    不得不说,霍言深虽然很多时候我行我素,似乎都不将规矩放在眼里。但是,从吃饭的模样上看,还是很有教养的。

    他一直在对面优雅地吃着,正襟危坐,英挺的眉眼在水晶灯下,越发奢华耀眼,少了平时冷肃的气场,看起来平易近人多了。

    三人几乎无声地将饭菜吃完,贺梓凝习惯了要去收拾,佣人却走了过来,微笑道:“小姐,小少爷,我们来收就好。”

    似乎,第一次被这么伺候着,显得有些不太习惯。贺梓凝看到霍言深似乎有事要忙,于是,拉着儿子的手,准备带他去外面熟悉一下环境。

    而今天,注定是个不平凡的一天。

    乔南之终于从昏迷中醒来,可是,当他睁开眼睛的时候,却发现一片黑暗。

    “这是哪里?”他似乎听到了有人在一旁低语。

    “南之,你醒了?”简安安惊喜地道:“你感觉怎么样?”

    “安安?”乔南之微微蹙眉:“怎么不开灯?我们在哪里?”

    “我们在医院,你晕了几天,终于醒了,吓死我了!”简安安说着,看向周围:“我怕开灯晃着你,不过天还没有完全黑,还能看见。南之,我去叫医生过来啊……”

    “等等!”乔南之伸出手,向着简安安说话的声音抓去:“你说什么?天没黑?!”

    为什么,他的眼前一片漆黑?!

    “南之,你什么意思……”简安安心头涌起不好的预感,她伸出手,在乔南之眼前晃了晃。

    可是,她晃了好几遍,他都没有反应。

    “安安,我看不见,我看到的是一片漆黑。”乔南之的心,也一点一点沉了下去。

    简安安的眼睛一下子红了:“南之,别怕,我现在就去叫医生,你不会有事的!”

    说着,急匆匆地往外走。

    听到她的脚步声,乔南之的大脑里,才缓缓浮出两个字:失明!

    而此刻,原本已经在脑海深处退潮的记忆,又慢慢复苏起来。乔南之抱住自己的头,呼吸急.促。

    他的梓凝,他把梓凝弄丢了!

    很快,有急.促的脚步声传来,接着,简安安对医生道:“罗医生,您快看看,南之到底怎么了?为什么看不见?”

    “好的,简小姐你别急,我们马上带乔先生去检查。”医生说着,手里拿着小的检查电筒,看了看乔南之的瞳孔。

    “医生,我看不到任何亮光。”乔南之的心在颤.抖:“我是不是……瞎了?”

    医生道:“我马上安排头部CT检查,乔先生,你稍等。”说着,快步走了出去。

    一旁,简安安连忙过来,握住乔南之的手:“南之,你别担心,你一定会好的!我会一直陪着你!”

    感觉到手上柔.软的触感,乔南之的手掌,往后缩了缩。

    他想起来了,什么都想起来了。

    原来,当初不是贺梓凝想要抢走自己,而是面前的简安安,鸠占鹊巢!

    “南之,怎么?”简安安发现乔南之将手抽走,不由问道。

    “你先别说话,让我一个人静静。”他的语气带着几分疏离。

    简安安以为他只是因为心情不好,于是点头:“好的,南之,我就在旁边,你随时叫我。”

    很快,医生过来,安排乔南之做了头部CT,拿到结果后道:“乔先生,的确是你多年前车祸的后遗症。当时有一块淤血因为位置太过特殊,实在取不出来。经过这七年半的时间,淤血的确是化了一点,但是,却移了位,压迫到了视觉神经,造成失明。”

    乔南之已经做了心理准备,他问道:“那现在的位置,适合做开颅手术吗?”

    医生道:“我们和另外几名专家也讨论过了,如果做手术,成功的几率大概只有百分之五十。如果不做,就要看淤血会经过多久才能消散了。可能三五年,也可能一辈子。”

    如果,让他一辈子都生活在这样的黑暗里,那么,还不如杀了他算了!

    乔南之思索片刻:“那如果要做这个手术,必须什么时候?”

    医生道:“一个月内决定吧!乔先生,我们的建议是,最好不做,因为没有百分百的把握,手术一旦失败,就可能面临永久失明或者脑死亡。”

    一旁,问询赶来的乔母吴雅琪哭得好似泪人,乔父乔运锋一直在安慰妻子,却也同样愁容满面。

    简安安也在一旁抹着泪:“罗医生,就算是找全球最好的医生,成功率也只有那么高么?”

    罗医生点头:“对,我们就是说的最理想的情况下,成功率在50%左右。”

    “好,我知道了。”乔南之的手,紧紧抓住自己的病号服,放开的时候,已然满是褶皱。

    “好的,乔先生,你好好考虑一下。”医生说完,将空间留给众人。

    “南之——”简安安抱紧乔南之的手臂:“我们不要做手术好不好?我害怕失去你!”

    母亲也哭着道:“南之,老乔,我们不做手术!你看过了七年多,当初的淤血不是化了不少吗?那我们就不做了,说不定最多也就是七年,反正家里也不是没人照顾,南之也年轻,看不见总比……”

    “妈,你让我再考虑一下。”乔南之道:“问问医生,现在是不是能出院了?”

    很快,医生过来道:“再观察一会儿,就可以办理出院手续。乔先生,你决定之后马上通知我们,如果要手术的话,我们会提前安排。”

    当夜,病房里一片愁容。

    第二天,乔南之戴上墨镜,在家人的搀扶下,坐车离开。

    有蹲守在医院门口的记者记录了下来,于是,当天开盘,乔氏股价回升,似乎,一切又恢复了当初。

    而贺梓凝,和贺宸晞在霍言深家已经住了两天。

    这两天霍言深都在忙,连晚餐时分都没有回家,所以虽然大家在一个屋檐下,却几乎没有碰见过。

    到了周末,贺梓凝要参加比赛,所以,一大早,她就收拾好了衣服和装备,拿了点儿早餐,冲贺宸晞打了声招呼,就出门了。

    贺宸晞起床洗漱好正要吃饭,从落地窗前往外看,便看到霍言深在外面晨练。

    毕竟是小男孩,对于运动有种天生的热爱,再加上这两天霍言深似乎没有对贺梓凝怎样,所以,心头原本的敌意消减了几分。

    他也从别墅里出去,然后,跟在霍言深身后跑步。

    突然多了一个小孩,霍言深悄然加快了步伐。于是,原本跟得就有些吃力的贺宸晞此刻就更吃力了,跑了一会儿,便不停地喘气。

    呵呵,小孩就是小孩!霍言深挑了挑眉,停下来,用毛巾擦了擦汗,迈开大长腿,去三楼练器械。

    贺宸晞心头不服输的心思占了上风,一语不发地跟着上了三楼。

    那天没有来过这里,等上来之后,贺宸晞才知道这里竟然有这么大一个健身房。

    可是,里面的器械他都不会,心头又倔强着,不肯率先低头去问霍言深。

    于是,在霍言深开始用拉伸器械的时候,他就随便找了个器械胡乱摆弄着,等霍言深离开后,他便去了他刚刚所在的,然后,学着霍言深刚刚的方式做动作。

    可是,大人和孩子力量悬殊不说,单纯从身高来看,贺宸晞就根本做不了那些动作。

    于是,他用出全身力气,额头上都是汗珠,却也只是拉动了那么一点。

    他气恼地转头,便看到霍言深冲他挑眉,然后,再轻蔑地转头,开始练习举杠铃。

    可能真是热了,霍言深将上半身仅剩的背心也脱掉了,一这么运动起来,就能看到肌肉有力的弧度和线条。

    贺宸晞看得眼馋,他什么时候才能长大,才能长肌肉?

    他悄悄地将身上的上衣脱了,低头看看自己,再看看五米开外的男人,心头涌起一阵沮丧。

    还说保护妈妈的,结果自己这么小……

    霍言深虽然在运动,可是,注意力却一直注意着旁边的小男孩。

    开始,他还在嘲笑小孩子不自量力,可是,到了后面,当他看到贺宸晞脸上涌起沮丧受伤的表情的时候,不由觉得,自己因为那天晚上的事,和一个小孩子较劲,是不是有点过分了?

    “霍叔叔——”却是贺宸晞先开了口,冲霍言深笑得灿烂:“你好厉害啊,能不能教我?”

    之前,妈妈说过,人要能屈能伸,等他先学会了,练成了肌肉男,将来再打败他!贺宸晞小小年纪,却也已经开始长了心思。

    霍言深对上小男孩漂亮的眼睛,还有脸上纯真的笑容,虽然他一向不喜欢小孩,更不爽自己找个女朋友还得带着个电灯泡,但不知道为什么,此刻却突然觉得这孩子看起来还真挺顺眼,甚至有种想要亲近的冲动。

    他点头,语气依旧还有些傲娇:“嗯,可以教你。”

    *作者的话:

    霍总会被老婆儿子培训成妥妥的忠犬的!虽然目前情商堪忧,不过正好有上升空间,而且看在他从没谈过恋爱的份上,放过这个可爱傲娇又霸道的总裁吧!

    谢谢小香香的打赏,么么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