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你是我的遥不可及 贺梓凝霍言深 > 第30章 你原谅我,我们重新开始好吗?
    第30章你原谅我,我们重新开始好吗?

    “谢谢霍叔叔!”贺宸晞笑得更加可爱了,马上过去,冲着霍言深夸赞:“你看起来肌肉好强大啊!就好像漫画里最厉害的一样!”

    霍言深心头愉悦了几分,只是外表没有表现出来。他拍了拍贺宸晞的肩膀:“你好好学,将来也可以。”

    于是乎,霍言深调整了一下器械,然后,教贺宸晞练了起来。

    “小孩,应该是腹部用力,腰部放松!”霍言深拍向贺宸晞的背:“这里挺直了!”

    “霍叔叔,我快坚持不住了……”贺宸晞的手在发抖。

    “最后十秒,我来倒数……”霍言深开口:“十、九、八、七……”

    终于到了时间,霍言深帮贺宸晞慢慢放松,然后道:“以后每天练40分钟。”

    “好的,谢谢霍叔叔!”贺宸晞笑得眉眼弯弯。

    “洗澡吃饭了。”霍言深发话。

    “好。”贺宸晞就好像跟屁虫一样,跟在了他的身后,直到,到了浴室门口。

    “去你自己的浴室!”霍言深指着另一头。

    “哦。”贺宸晞盘算落空。原本,他还想看看霍言深大腿上的肌肉怎么样呢!

    洗完澡出来,贺宸晞已然饿得前胸贴后背。

    于是,佣人刚刚把早餐端上来,他马上风卷残云一般开吃。

    对面,霍言深微微凝眸:“吃饭要有样子。”

    贺宸晞一下子反应过来,连忙坐直了身子,然后,学着霍言深优雅地吃饭。

    “李晓菲呢?”他等了一会儿没有等到人,有些不爽。

    “她一早就出去了,可能是加班吧!”贺宸晞道。

    他难得一天不上班,她竟然加班,还把毛头孩子扔给他带?!

    霍言深不爽了,这是谁安排的工作,竟然让他女人周末没工夫陪他?!

    此刻,贺梓凝已经到了比赛现场,因为淘汰赛的出场都是当天现场抽签,所以,她早早就去了现场旁边的洗手间,换了提前准备的宽松衣裤,将自己尽量打扮得显胖些,不让别人再认出来。

    做完了这些,她这才带着之前发的卡,来到后台,参与抽签。

    不得不说冤家路窄,她抽签的时候,竟然还看到了简安安。

    不过,她现在这幅尊荣,简安安根本没有认出来她。

    “你就是之前那个戴着面具的?”工作人员显然对贺梓凝印象颇深:“所以小姐,你打算一直戴着面具上场?”

    贺梓凝点头:“比赛规则并没有说不能戴面具吧?”

    “的确没说,不过,我们希望你把注意力更多的放在唱歌上,而不是神秘感上。”工作人员道:“抽签吧!”

    “好的,谢谢。”贺梓凝过去,抽了一张号牌。

    很快,前方摄像机已经准备好,这次的是现场直播,所以,前方主持人已经就位。

    贺梓凝听到有人和简安安说话,这才发现,她们的号位置还比较接近,她唱完之后第三个,就是简安安。

    此刻,简安安的助理一边帮她补妆,一边道:“安安姐,一会儿结束之后,您是回去还是去医院?”

    “去乔家。”简安安道:“南之已经出院了,我比赛结束就过去陪他。”

    助理点头:“好的,那我还订乔先生最爱吃的那个芸豆吗?”

    “好,不过不要放辣椒,他现在不能吃刺激的东西。”简安安回忆,以前乔南之和贺梓凝在一起的时候,没事就爱吃那家的芸豆。

    可是,后来乔南之失忆了,忘了贺梓凝,却依旧还是没有改变口味。

    可见,有的东西,会变的,终究会变;不会变的,无论过了多久,都历久弥新。

    就好像,现在,她是他的未婚妻,早晚也会嫁入乔家一样!

    就在她抬眼的时候,突然看到一个有些胖的女人经过,不知道为什么,让她有种熟悉的感觉。

    不过,简安安没有多想,而是拿起手机,给乔南之打了过去:“南之,起床了吗?”

    乔南之的声音有些冷淡:“嗯,在家休息,有事回头再聊。”

    “好吧,南之,我一会儿比赛完了就去……”可是,简安安还没说话,电话里就传来嘟嘟的声音。

    她有些不太习惯,不过,想着他心情不好,也就不计较了。

    淘汰赛里,每个参赛者都有60秒豁免的时间,60秒内,评委和现场观众可以拿起手里的发射器,选择让他继续或者是下台。

    当半数通过的时候,选手就可以按照自己的节奏,将整首歌唱完,最后,评委打分。

    贺梓凝的号牌靠前,不多时,已然叫到了她。

    她戴着面具走上台去,冲着评委席和观众鞠了一躬,音乐伴奏响起。

    “爱过你就当你是错的人,有些错我们都要负责任。是否我爱了不该爱的人,其实我想要的并不过分。”

    她开始唱了起来,而就在她唱了两句的时候,台下一个角落处,一个戴着帽子和墨镜的男人,突然坐直了身子。

    乔南之其实一早就来了。

    他知道,那天贺梓凝肯定入选了,可是,他让人去打听,却没有找到贺梓凝的名字,就知道,她用的肯定是艺名。

    而前面的几场淘汰赛,他昨晚都让助理下载下来、播放给他听了,里面没有听到类似熟悉的声音。

    因此,他今天只叫了一名助理扶着他,亲自来了现场。

    台上,陌生而又熟悉的声音在继续:“爱过你至少我坦诚承认,有些错我们不用去争论。也许我错过幸福的时分,这座城多了个伤心的人……”

    他听过她唱歌,不同风格的歌,所以,即使她刻意用了技巧,和她过去说话声音不同,他也能听得出来。

    此刻,他的视线里,一片黑暗,耳畔,只有当初熟悉的声音,敲击着耳膜,一点一点渗透进了心里。

    为什么他们错过了七年呢?

    都是他的错,今后,他不会再错过了!

    他要去做那个手术,要醒过来,要拉着她的手,将过去承诺给她的,全都付诸实践!

    只是,他也想过,那个手术风险毕竟很高,他的确有一半的可能醒不过来,所以,他如果真要走,那么,也想要在临走前,在‘见’她一面。

    “我们爱的难舍难分爱的奋不顾身,为何再见只是陌生人?夜来得无声我的心好冷,那绝望比分手更伤人。”

    台上,贺梓凝想起那天乔南之叫她的那声,心中不免也有些起伏。

    是啊,他们终究还是成了陌生人。不过,既然他醒了,那也很好。

    以后,他依旧是他高高在上的乔氏继承人,而她,早在七年前,就和他分道扬镳了!

    “我们爱的难舍难分爱的奋不顾身,爱到最后同样不可能。你走得无痕我的心好疼,该拿什么与眼泪抗衡……”

    她唱完最后一句,再次鞠躬,然后,优雅离开。

    贺梓凝回到后台,拿起自己的包,发现霍言深竟然给她打了两个电话。

    她出来的时候,怕打搅他没有给他说,他该不会生气了吧?

    于是,她拿了手机,走到走廊,准备给他回拨过去。

    可正当她走到安静没人的地方时,突然,有一道熟悉的声音从拐角的另一面响起:“梓凝。”

    贺梓凝转过头去,就看到了乔南之。

    他往前一步,一边扶住墙,一边在她面前站定,然后,突然伸出手臂,一把将她抱在怀里!

    乔南之身后,助理的任务完成,悄然退走。

    他怎么在这里?!贺梓凝骤然被抱住,连忙挣扎:“先生,请你放开,我并不认识你!”

    “梓凝,虽然你说话的声音变了,但是唱歌的声音没有变。”乔南之抱得更紧:“我知道是你,梓凝,你唱的那首歌,是对我吗?”

    他的声音,听起来有几分受伤:“对不起,这几年,都是我的错。”

    贺梓凝抬眼,对上乔南之的眼睛。

    她发现他应该是在看她,可是,眸子深刻却有些没有聚焦。

    她心头微动,他这是?

    乔南之见贺梓凝一直没有说话,于是又道:“梓凝,对不起,我当初车祸后失忆了才会那么对你,但是,现在都想起来了!你原谅我,我们重新开始好吗?”

    “乔先生,我不知道你口中梓凝是谁!”贺梓凝淡淡地道:“不过我见过你的报道,你应该是乔氏娱乐的太子爷吧?据说,乔先生有一位未婚妻,她姓简,可不姓贺!”

    “梓凝,你在生我的气对不对?”乔南之放柔声音:“都是我不好,梓凝,对不起!我会和她分手的,因为在我的心目中,你才是我唯一想要娶的人!”

    所以,他应该是真的认出她了?

    贺梓凝心头一阵叹息,既然现在这么深刻,仅仅只是凭声音都能笃定,当初又为什么轻易忘了她?

    可惜,她早就不是当初的贺梓凝了!

    她看着乔南之,一字一句开口:“乔先生,没有人会一直站在原地等你。七年了,当初的贺梓凝已经死了,就好像你送她的那个可乐戒指一样,从扔到地上的那一刻开始,一切都结束了!希望乔先生你自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