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你是我的遥不可及 贺梓凝霍言深 > 第31章 简安安,你早晚成为下堂妻!
    第31章简安安,你早晚成为下堂妻!

    说着,贺梓凝猛地往外挣扎。

    乔南之没有想到贺梓凝力气突然那么大,他被她挣开,重心不稳,竟然后退了半步。

    可是,他看不见啊,半步的距离,让觉得怀中蓦然一空,就好像最珍惜的东西就此消失一般,心头一阵恐慌。

    耳畔,似乎有贺梓凝离开的声音。

    他慌乱地冲着她的背影大声道:“梓凝,我可能快死了!”

    贺梓凝的脚步顿住,不过,没有转身。

    乔南之摸索着,向着贺梓凝走去。

    可是,脚下有个东西,他看不到,被绊了一跤,竟然重重地摔在了地上。

    贺梓凝听到身后重物落地的声音,不由转头。

    就看到乔南之摔在了地上,脸上的表情有些痛苦,然后,又摸索着要爬起来。

    她何曾见过他此刻的模样?

    当初他们在一起的时候,他优雅而又温柔。

    后来分开的七年里,她在荧幕上见过他,光鲜又高高在上,显得她越发卑微不堪。

    而此刻,他狼狈摔下,她解气之余,心头一阵唏嘘。

    伸出手,贺梓凝将乔南之拉了起来。

    他握紧她柔.软的手,当触及她掌心里带着的薄茧的时候,心头一阵心疼。

    他抬眼,看向她的方向,即使此刻的他,眼前一片漆黑,依旧还是固执得想看清她的模样:“梓凝,我要做手术了,成功率只有50%。如果失败,面临的可能就是脑死亡。”

    乔南之的声音,染上了几分沉重和不舍:“不论多大的成功率,我都决定做了。因为,我七年没有见过你,真的很想你。”

    贺梓凝另一只垂在身侧的手,蓦然紧握成拳,因为用力,轻微发着颤。

    她的胸口起伏,心头万千思绪涌起,奔涌如暴风雨掠过的海面!

    他知不知道,七年前,他亲手给简安安戴上戒指的时候,她却被一个陌生男人夺去清白?!

    他知不知道,当被宁城大学开除的时候,她的心头是何等的绝望和无助?!

    他知不知道,这七年来,她经历了什么?又是怎么挺过来的?!

    不,他不知道。

    他只是一句轻描淡写的后悔,将她所有经历的痛苦抹杀!

    仿佛给了人千百刀,凌迟得人血肉模糊的时候,才来一句,对不起,是我错了,以后不会了,我会加倍补偿你。

    可是怎么补偿?除非时光倒流,否则,那些经年累月的伤,依旧还是会在平静的表面下,化脓溃烂,再不是当初的模样!

    贺梓凝看了乔南之好几秒,这才开口:“可是,我已经不想你了。”

    如果只是分开一年,她听到他同样的话,她可能抡起拳头捶他,然后,在他的安慰下,埋在他的胸口哭泣,最后选择原谅。

    如果是两年,或许她会给他一个耳光,冲他将所有的情绪发泄,再考虑他们的未来。

    可是,这是七年!

    人生有几个七年?她回不去了。

    因此,贺梓凝看到乔南之瞬间发白的面孔,反而冲着他微笑,声音轻描淡写,就好像对着一个陌生人:“乔南之,相识一场,我祝你手术成功!但是,我们不会再见了。”

    “不!”乔南之抓紧贺梓凝:“梓凝,如果你都放弃我,我或许……”

    他竟敢威胁她?!

    贺梓凝的胸口,蓦然升起一阵火气:“怎样?我不答应你,你就去死?!”

    他好像从未见过这样的她,只觉得心里抽痛得无以复加:“梓凝,我没有威胁你的意思,我只是想到自己竟然错了七年,就很后悔自责,不知道该怎么去做……”

    他说着,声音竟然有些哽咽。

    “梓凝,我不要求你马上答应我、原谅我,只是想知道你现在过得好不好?让我以后静静陪着你好吗?”乔南之的声音带着几分卑微的哀求。

    见贺梓凝不说话,他心头一颤,恐慌再次将他攥紧,他手臂往里一收,将贺梓凝牢牢圈在怀里低头就要吻下去!

    而就在这时,一道尖锐的女声响起:“你们在做什么?”

    贺梓凝用力转头,便看到简安安快步走了过来。

    “南之,你刚才不是说在家吗?怎么会在这里?”简安安看向贺梓凝,蹙眉:“这个女人是谁?!”

    原本,贺梓凝还想要走的,此刻,她的唇角微微勾起,眼底带着几分玩味的光,她向着乔南之胸口靠近了几分,装作不认识简安安:“你又是哪里来的?管我们的事!”

    简安安断然没有料到,这个女人竟然这么嚣张!

    她冲过来,伸手就要去抓贺梓凝的手臂:“你给我出来!南之是我的未婚夫!”

    “是吗?那你未婚夫怎么看到你也没表示呢?”贺梓凝踮起脚尖,凑到乔南之的耳边,状似亲密,实际却是在警告:“不要告诉她,我是谁。”

    简安安真是第一次见这样嚣张的‘小三’,顿时火了。她抓住贺梓凝就往外扯:“你马上给我出来,否则,我要叫保安了!”

    “叫啊!”贺梓凝好整以暇道:“最好把记者也叫过来,让大家看看,乔氏娱乐的简安安小姐,其实早就沦为了乔氏太子爷的下堂妻!”

    “你!”简安安气得浑身发抖,扬起手掌,用力地向着贺梓凝挥了过去!

    乔南之感觉到有风声,本能地带着贺梓凝避开,可是,因为看不见,他护着贺梓凝,脸却刚刚转到了贺梓凝原本的方位。

    只听一记响亮的耳光声,顿时,三个人都愣住了。

    乔南之感觉到脸颊上一阵火.辣辣的触感,心里一阵火气,却也在庆幸,幸好没打在贺梓凝的身上。

    同时,他也在后悔,当初自己是有多瞎了眼,才会让贺梓凝被简安安这般欺负!

    “南之,对不起……”简安安看着乔南之脸上鲜红的巴掌印,顿时脸色都变了,语气软下来:“疼不疼?我刚刚不是故意的,对不起,都是我的错,我只是太爱你才会吃醋,你别生我的气……”

    呵呵,趾高气扬的简安安,在男人面前竟然是这种模样!

    贺梓凝冷笑,趁着乔南之稍微分散注意力的时候,用力抽走了手臂。

    她拍拍手,冲二人挥手:“两位,继续聊,我先走了!”

    “等等!”乔南之正要叫‘梓凝’,却又意识到她不让他说,可是,他现在什么都看不见,只能眼睁睁放她离去。

    旁边,简安安哭得梨花带雨:“南之,你认识刚刚那个女人吗?为什么我看到你对她很不舍?”

    他们在一起七年多,他对她虽然不如他失忆前对贺梓凝那么好,可是,他的身边,却也从来都没有什么女人。

    所以,简安安才会一直都放心,虽然,他们订婚七年还没有领证。

    可是现在,她心头越发恐慌,只觉得乔南之自从失明之后,似乎就变了一个人,让她有些捉摸不透。

    乔南之正要推开简安安,可是,心头却突然敲起了警钟。

    如果他表现得太明显,简安安必然会注意贺梓凝,说不定还会发现她的身份。

    而他如果手术失败,那么,简安安对付贺梓凝的话,就没人保护她了。

    想到这里,原本要推拒的手蓦然顿住,乔南之平静地道:“不认识,只是无意间听到她唱歌不错,打算邀请她加入我们乔氏罢了。”

    简安安有些疑惑,真是这样的吗?为什么她赶过来的时候,觉得乔南之当时似乎要亲那个女人?

    可是,那个女人身材那么差,衣服穿得土,脸估计还丑才会戴面具,乔南之怎么会喜欢?

    于是,她稍微宽了心,挽住乔南之的手臂:“南之,你来是为了听我唱歌,给我一个惊喜吗?觉得我刚刚唱得怎么样……”

    贺梓凝离开是非之地,到了洗手间,快速换了衣服,出来的时候,给霍言深回了电话过去。

    响了三声,他就接听了,依旧言简意赅:“在哪里?”

    “刚刚从公司出来,因为我昨天有个事情没做完,所以赶过去补完了。”贺梓凝解释道。

    “马上回来,自己带来的小孩,自己管!”霍言深说着,挂了电话。

    贺梓凝一听,以为是贺宸晞闯了祸,都没去坐地铁,而是直接打了车就往霍言深家赶。

    等到了家,她屏住呼吸,准备迎接战争的到来。

    可是,预料中的鸡飞狗跳没有,反而——

    只见霍言深坐在沙发上翻看文件,对面,贺宸晞拿着笔在画画。

    画面安静,似乎,还透着几分和谐温馨?

    所以,这是已经打完后的,还是正要打架、此刻正是暴风雨前的宁静?

    贺梓凝心头一动,连忙采取怀柔政策。

    她主动走到霍言深旁边坐下,承认错误:“霍总,对不起,我早上怕打搅你,所以没有告诉你我要出去的事。”

    这个女人,态度还挺乖?霍言深挑了挑眉:“我时间很宝贵的,还得帮你带孩子,损失你该怎么补偿?”

    贺梓凝心头大石落定,看来,是还没打起来!于是,她讨好笑着:“要不,我下厨犒劳一下您的胃?”

    都说要抓住一个男人的心,首先就要抓住他的胃。这个女人,分明就是对他有意思,之前还不承认!

    霍言深眸底闪着愉悦的光,语气却高高在上:“好,给你这个弥补错误的机会!”

    *作者的话:

    霍总,你自我感觉是不是太良好了?你不知道你的情敌已经磨刀赫赫了?

    咳咳,大家猜猜,梓凝有抓住霍总的胃么?

    谢谢夏未尽ら花已落的打赏,么么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