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你是我的遥不可及 贺梓凝霍言深 > 第32章 穿成这样,去见别的男人?
    第32章穿成这样,去见别的男人?

    中午,贺梓凝接管了大厨的位置。

    一个多小时后,四菜一汤上桌,全是家常菜:糖醋排骨、清炒虾仁、酸菜鱼、凉拌秋葵、西红柿蛋汤。

    贺梓凝冲霍言深一笑:“霍总,请品尝。”

    “不公平,你给我做饭从来没有一次做过这么多菜!”贺宸晞抬头,看着贺梓凝:“菲菲!”

    贺梓凝眨眼,她儿子怎么叫她来着?!

    “菲菲是我叫的,你应该叫她姑妈!”霍言深扫了贺宸晞一眼,然后,夹了一块虾仁放入口中。

    入口清新多汁,咸淡适中,最关键是质感饱满中带着些许脆感,让鲜香在味蕾中炸开,瞬间充斥了整个味觉。

    霍言深瞳孔一缩:怎么这么好吃?!

    他不动声色,又接着夹了另外几道菜。结果,每道都能给他惊喜。

    而且,过去常听人说,家里的菜会有种妈妈的味道。

    可惜他从小到大,吃的都是星级厨师做的,他的母亲并不会做饭,他也根本不知道什么是妈妈的味道。

    可面前的菜,竟然让他瞬间知道了那样的感觉。

    他又喝了一口汤,才发现贺梓凝还没有动筷子,而是静静地等着他评判。

    这个女人,还真有两下子!

    于是,霍言深十分坦诚道:“很好吃,抓住了我的胃!菲菲!”

    贺梓凝听到他这么叫她,差点没呛着。

    她心头起伏了好半晌,这才缓过劲儿,冲着旁边早就眼馋得滴口水的贺宸晞点头,示意他也可以动筷子了。

    贺宸晞很喜欢吃糖醋排骨,只是,他飞速将筷子凑过去的时候,霍言深正好也搭了过去,两人碰到了同一块。

    贺宸晞飞快地抬眼看向霍言深,就见他也向着他看过来。

    只是,下一秒,霍言深的筷子,却转向酸菜鱼了。

    贺宸晞有些吃惊,不过很快就反应了过来,冲着霍言深笑得纯真:“谢谢霍叔叔!”

    霍言深淡淡地哼了一声,表示知道了。

    所以,原本一直势成水火的两人,经过上午半天的单独相处,竟然融洽到了这种地步?

    贺梓凝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不过,倒是乐见其成。

    一顿饭,大家都吃得很饱,贺梓凝原本以为吃不完的,结果在大男人和小男人的猛攻下,竟然几乎都见了底。

    她要去收拾碗筷,霍言深却制止了她:“让佣人做就好。”

    说完,又冲她交代:“我下午要去见一位合作商,不回家吃饭了,晚上回来。”

    贺梓凝听了,顿时觉得自己之前不对。他走都告诉她,她离开却没有给他报备。

    于是,她点头道:“那注意安全,晚上回来早点休息。”

    霍言深见她虽然不漂亮却格外柔顺的眉眼,心头一动,低头在贺梓凝的耳边道:“是不是舍不得我了?”

    她原本警戒于他突然的靠近,可是,当听到霍氏标准自作多情的话时,顿时一点儿旖旎的感觉都没了。

    甚至,有种想冲他开玩笑的冲动。

    她眨眼,俏皮道:“是啊,怎么办?”

    这个女人终于承认了!霍言深心头有些得意,可是,架子却依旧端着:“好好表现,我就早点回家!”

    好吧,他是老大,他说了算,就连他自作多情,她都要好好配合。贺梓凝乖巧地笑:“好啊!”

    于是,霍言深出门了,出门的时候,心情格外愉悦。

    他就说他不可能魅力失效嘛,本来还以为这个女人是个例外,这不,照样爱上他了!

    那么,他今天就早点谈完回家好了!

    霍言深今天见的客户,是全球有名的奢侈品生产商赛尔家族在华夏国的负责人。

    因为霍氏要进军娱乐界,后续会有很多和奢侈品打交道的情况,所以,双方约了,先见面熟悉一下业务,方便后续合作。

    会谈一切顺利,对方还拿了一个盒子递给霍言深:“这是我们月初刚推出的限量款新品,霍总可以拿来送女朋友。”

    原本,霍言深是要婉拒的,毕竟双方还没正式合作。

    可是,听到对方提到‘女朋友’三个字的时候,他迟疑了一下,盒子已经落入了手中。

    他打开一看,里面是一条月牙形的吊坠,吊坠通体是白金的材质,可是,却有一条极细的丝线打圈盘旋在月牙之上,十分立体。

    算起来,材质就是白金,可是,做工却极为精美,让人看了不由想起纯净的月华下,赤足走过的林中仙子。

    他眸子微动,冲对方道了谢,想到的却是那个女人戴上之后,是什么样呢?

    似乎,她皮肤还不错,身上很是白皙细腻,可惜就是五官,实在有些败笔。

    霍言深心头有些遗憾,他收了吊坠,然后,又和对方一起用了晚餐,这才离开。

    晚上,贺梓凝陪着贺宸晞一起做了功课,看着贺宸晞洗漱好,这才脱了衣服准备洗澡。

    可就在这时,手机又响了,见是贺宸晞打过来的,她一把按了,胡乱穿了一条睡裙就去了贺宸晞的房间:“晞哥,又怎么了?”

    “漂亮妈,我刚刚想起来,数学老师说今天作业要让家长签字。”贺宸晞说着,将作业本翻出来。

    贺梓凝给他签了,叮嘱他装好课本,这才出来,给贺宸晞拉上了房门。

    她哼着歌走向自己的房间,却在走进里面,看到那个坐在沙发上、一脸悠闲的男人时,愣了一下:“霍总,你回来了?”

    他坐着,所以,视线正好和贺梓凝的胸部平齐。

    而她,因为随意穿的睡裙,胸口的带子没有扎紧,有线条似有似无地透了出来。

    霍言深的眸子深了深,这个女人,平时看起来瘦,其实还蛮有料嘛!

    他从沙发上起身,向着贺梓凝走去。

    贺梓凝拢了拢身上的睡裙,有些悲催地发现,裙子好像真的有些短,堪堪只挡住了大腿根。

    “刚刚去哪里了?”霍言深眯了眯眼睛。

    “宸晞有个作业需要签字,所以我过去给签一下。”贺梓凝被逼到了墙边。

    “穿成这样,去见别的男人?”霍言深表情严肃,透着无形的压力。

    “他就是小孩子……”贺梓凝就差举起双手了:“而且从小是我帮忙带大的,是我侄儿啊——”

    似乎这个回答令他还算满意,霍言深打算暂时不追究了,于是,开口道:“我回来,是有个东西要送你,作为你做饭味道不错的奖励!”

    “哦,好啊!”贺梓凝冲他笑笑。

    不过话说,他把她逼至墙角,怎么根本不像是要送东西,而是要霸王硬上弓?!

    贺梓凝伸出手讨要,想缓和此刻怪异的气氛:“谢谢霍总!”

    霍言深从西裤口袋里将盒子掏了出来,然后,当着贺梓凝的面打开。

    顿时,做工精美造型优雅的吊坠便展露在了面前。

    贺梓凝被惊艳到,不由赞叹:“好漂亮!”

    他清晰地看到了她眼底的光,只觉得心情跟着愉悦了不少,看来,送女人礼物是件愉快的事。怪不得傅御辰经常送小女生东西,看来是这样的感觉!

    霍言深想着,就在要递过去的时候,却突然改变了主意。

    万一这个女人舍不得戴怎么办?或者,她拿去转手换钱了怎么办?

    还有就是,他其实想第一时间看到她戴上的模样。

    所以,霍言深没有交给贺梓凝,反而自己将吊坠从盒子里拿起,然后,打开上面的扣子,道:“我帮你戴。”

    贺梓凝知道他向来说一不二,虽然觉得这样暧昧,可是,却不得不答应。

    于是,霍言深挑开贺梓凝的头发,然后,将吊坠环在了她的脖颈。

    他比她高很多,他环住她给她扣扣子的时候,贺梓凝只觉得自己的视线都被挡住,似乎呼吸里、视觉里,都是霍言深。

    时间好像突然过得很慢,贺梓凝觉得自己的额头都有些出汗,终于感觉到霍言深好像将扣子扣好了。

    可就在她要退出这样的危险距离的时候,只听低沉磁性的声音在耳畔响起:“戴好了,菲菲。”

    尾音微微上挑,让她第一次觉得,她这个平凡普通的名字,都被他染上了类似奢华的味道。

    他的唇瓣,似有似无地扫过她的耳廓,瞬间带来的电流,竟然让她整个人都有些无法动弹。

    贺梓凝屏住呼吸,不想让自己失态,直到,霍言深放开她,要带她去镜子前看。

    可是,就在霍言深站直身子的时候,贺梓凝感觉到头皮一阵疼痛,她不由叫了一身,按住自己的头。

    好像是,头发缠着他衬衣的扣子了……

    贺梓凝崩溃,她想去理,可是,因为缠的地方比较接近发根,她根本看不见,也就没法去理,反而只能将头往前,送到霍言深的胸口处。

    “霍总,我头发绕住了。”贺梓凝一动,头皮就扯得疼:“你帮我一下……”

    霍言深只觉得胸口被撞了一下,接着,温热的呼吸隔着衬衣落在他的胸口,瞬间毛孔好像张开,里面跳动着让他兴奋的电流。

    他,不由眯了眯眼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