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你是我的遥不可及 贺梓凝霍言深 > 第34章 梓凝,我要你!
    第34章梓凝,我要你!

    这一刻,不知道为什么,贺梓凝有些生气。

    他当初删了她所有的联系方式,如今仅剩的微博她也七年没有更新过动态,乔南之凭什么觉得她会看到?

    难道,他不管她是否看到,都会在那里等她?!

    贺梓凝将手机捏了好半天,当出现电池电量低的时候,她这才一把将它关掉,走过去充电。

    第二天周日,一大早,贺梓凝起床,就见着贺宸晞在跟着霍言深跑步。

    经过昨天,她对见霍言深感觉有些尴尬,可是,随即还是装作什么都没有感觉一般走过去,冲他打了声招呼:“霍总,早。”

    哪知道,反倒是霍言深的表情有些微妙。

    阳光下,他的耳朵有些发红:“早。”

    说完,马上就继续去跑步了,连目光都没和贺梓凝对视。

    贺梓凝眨了眨眼,难道,霍言深有些害羞?不过,话说他这样的人,应该和害羞二字不怎么沾边吧?

    她没有多想,而是冲着贺宸晞挥手,将他叫了过来,低声道:“你们一起跑步?”

    贺宸晞还在喘气,却压低了声音:“漂亮妈,你别生气,我才没和他和好呢!我只是跟着他健身,为了将来能够打败他!你不是说,要打败一个人,首先要打入内部吗?”

    贺梓凝不由好笑,冲着贺宸晞拍了拍:“好吧,继续努力。”

    小家伙点了点头,跟着霍言深运动了一圈,又继续去了楼上。

    可是,当看到楼上竟然多了两个健身器材的时候,不由愣了。

    霍言深随意地擦了擦汗,淡淡道:“这是给小孩的,你喜欢练就用它练!”

    “霍叔叔,你给我买的?”贺宸晞睁大眼睛。

    “不然呢?”霍言深白了他一眼:“这里还有别的小孩?”

    贺宸晞眼睛一亮,冲着霍言深来了个夸张的表情:“霍叔叔,我上辈子肯定是拯救了银河系,才会遇见你!”

    这个小孩,从哪里学来的油嘴滑舌?跟着李晓菲那个笨女人?

    想到‘李晓菲’,霍言深不自觉的想到了昨晚的触感,顿时,喉结滚了滚。

    “在我这里,拍马屁没用!”他冲着贺宸晞道:“去练吧!”

    贺宸晞摇头,睁着无辜的大眼睛,十分认真道:“霍叔叔,我真的没有拍马屁,我说的都是实话!再说您又不是马,就算是马,我也不敢拍您的屁屁啊!”

    见霍言深一个眼刀扫过去,贺宸晞马上乖乖地道:“霍叔叔,你最好了,我去练习了!”

    说着,转身就跑。

    只是,在转过身后,他却在偷笑,看来,这个霍叔叔没有之前想象的那么可怕嘛!

    霍言深毕竟是管理整个霍氏,所以,即使是周末都很忙。

    整个周日,几乎都已经安排满了行程。

    白天,贺梓凝陪着贺宸晞在家里的钢琴前练习,可是,当时间越发接近傍晚的时候,贺梓凝就有些坐不住了。

    乔南之说,他今天会等她。

    可是,她没有去,现在已经距离他说的时间有七八个小时了,他还可能在那里吗?

    “晞哥,我一会儿可能有点事需要处理一下。”贺梓凝犹豫半晌后开口道:“但是时间应该不会太久,估计也就一个多小时,你自己在家玩会儿,我晚上回来。”

    “漂亮妈,不会是去约会吧?”贺宸晞拍拍胸.脯:“放心,一会儿如果霍叔叔问到,我就说你去我‘爸’家了!”

    “你这小滑头!”贺梓凝发笑:“你霍叔叔今天有事,不会回来太早的,而且我耽误不了太久。”

    毕竟,她和乔南之之间的事,那天时间仓促没有说清楚,今天索性见了乔南之,直接讲明白好了!

    贺梓凝来到宁城中学后门的那个破旧小院,深吸一口气,推开了门。

    里面很安静,地上落满了灰,显然,根本不像是有人来过的模样。

    记得当初,她和乔南之第一次在这里约会的时候,这里的主人、一位七十多岁的老奶奶还在。

    他们做义工,帮老奶奶打扫房间,老奶奶便给他们做好吃的。

    那时候还在上学,总觉得约会似乎不好,所以,每次都是打着义工的名义,来这里见面。

    如今,老奶奶早就去世,这里也再无人打理了。

    地上,铺满了落叶,贺梓凝踩在落叶之上,发出嘎吱的声音。

    她看到,院落中去年的葫芦早就成熟了掉下,而新长的不少还小小的结在枝头。

    周围安静极了,只有偶尔的风声和细小的昆虫声音。

    贺梓凝,你傻吧,他不过就是那么一说,又怎么可能会来?贺梓凝自嘲一笑,准备离开。

    而就在这时,有风吹开了前方的葫芦叶子,贺梓凝一凝眸,这才发现,原来,前方的角落处有人!

    只见乔南之穿着一条颜色有些发白的牛仔裤,上身穿着一件白色的T恤,背靠着旧墙面,静静地坐在那里。

    阳光透过叶子落在他的身上,洒下了满身的斑驳。

    他似乎是睡着了,微微仰着头,闭着眼睛,安静的模样,仿佛穿越了八年的时光,又回到了她还上高中的年代。

    莫名地,贺梓凝觉得鼻子有些发酸,难过得想哭。

    如果没有那场车祸,该多好!

    那样,他们没有分开,即使后来贺家出事,乔家可能会介意她的家庭出生,但是,只要有他在,再有困难,不是也能解决么?

    可惜,世间没有如果。

    她深吸一口气,一步一步走到乔南之的面前。

    她的脚步落定,他似乎听到了什么,于是,睁开了眼睛。

    “梓凝,是你吗?”乔南之说着,摸索着旁边,艰难地要站起来。

    “小心!”贺梓凝看到他的手抓向了旁边的一个有些尖锐的枯枝,不由出声提醒。

    可是,她终究还是晚了一步,乔南之的手被枯枝扎到,贺梓凝看到,有血珠从他的掌心溢出。

    此刻,离得近了,她看到他身上沾了不少枯叶和灰,狼狈的模样,好像当初落魄的她。

    她蹙眉:“你怎么还没走?”

    他好脾气地冲她道:“梓凝,我说会等你一天的。”

    说着,唇角勾起一抹笑容:“我真的等到了你!”

    她将他扶起来,然后看向周围:“你怎么来的?”

    “我助理送我到附近,我自己摸索过来的。”乔南之‘看’着贺梓凝道:“这里来过太多次,即使看不见,也不会走错。”

    贺梓凝心头也有些起伏,她强迫自己用最平静的声音道:“我今天来,是有话对你说。”

    “梓凝,我也有。”乔南之说着,蓦然从口袋里掏出一个可乐指环,然后,单膝跪地:“梓凝,如果我手术能够成功,能不能嫁给我?”

    贺梓凝的眼睛蓦然睁大,她看向那枚指环,当看到上面他们亲手刻下的痕迹的时候,震惊地道:“当初不是扔了吗?”

    “我不知道为什么,即使没有想起你,但是那天之后,我又回去把它捡了起来,然后,锁在了我的抽屉里。”乔南之凝视着贺梓凝的方向:“梓凝,我爱你,虽然我弄丢了你七年,但是,能不能让我用将来的七十年,来弥补曾经的错?”

    说不动容,是假的。

    甚至,看到乔南之此刻的模样,贺梓凝觉得,她对他一直以来的怨恨,似乎都消散了。

    可是——

    她没有去接他手里的可乐戒指,而是伸手,要将乔南之拉起来。

    他拒绝她的搀扶,声音近乎哀求:“梓凝,不可以吗?”

    “不是可不可以,而是,我们不可能了。”贺梓凝敛下目光:“我和你之间,横亘的不止是七年,还有这七年里,我的生活。”

    她有了别人的孩子,乔家不会接收。

    她早就过了为了爱情奋不顾身的岁月,她不可能再为了他,带着贺宸晞,接受一个家庭的数落和洗礼了。

    “对不起。”贺梓凝道:“我今天过来,就是要和你说清楚的,我们不可能了,你,彻底忘了我吧!”

    乔南之蓦然想到一个可能:“梓凝,你是不是和别人结婚了?”

    “是啊,我不是一个人了。”贺梓凝笑笑:“你看,你有乔家、有那么大的后盾。但是当时的我,什么都没有。这几年,如果不找个人靠着,我说不定早就饿死街头了吧!这就是现实啊,我们不能一直活在爱情里……”

    乔南之听到贺梓凝很是轻描淡写地说着过往的不易,只觉得自己心又是揪痛又是后悔。

    他的胸口剧烈起伏着:“梓凝,都是我的错!既然你不爱你身边的那个人,那你离开他,和我在一起,好不好?”

    “我已经是他的人,你也不介意?”贺梓凝看着乔南之:“如果我有了他的孩子,你也不介意?!”

    一瞬间,乔南之的脸色煞白,身子狠狠地颤了颤。

    “看吧,你终究还是介意的,更何况,不论你怎么想,你爸妈都会反对。”贺梓凝笑道:“就好像当初,也有些反对我们一样。”

    “梓凝,我不在乎!”乔南之突然打断贺梓凝的话:“我可以什么都不管,只要你回到我的身边!”

    “你疯了!”贺梓凝的眼神变得犀利。

    “对!”乔南之看着她,循着声音往前,握住她的肩膀:“想到不能和你在一起,我就疯了!梓凝,我要你!”

    说着,他低下头,吻向她的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