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你是我的遥不可及 贺梓凝霍言深 > 第36章 他的人,还有谁敢动?!
    第36章他的人,还有谁敢动?!

    宾客陆续都已经到齐,于是,台上霍言深的二叔宣布宴会正式开始。

    因为霍言深父母在美国那边谈一笔生意走不开,所以,这次宴会由他的二叔主持。

    音乐声响起,从舞台的另一端,有两个年轻男女推着七层蛋糕过来。霍言深用香槟倒了酒,走下场去,拉着贺梓凝的手,带着她来到了台前。

    他拿了刀,冲贺梓凝道:“我们一起切。”

    说着,他包住她的手,对着蛋糕切了下去。

    他们切好了一块,霍言深这才放开贺梓凝,然后,将那块蛋糕盛盘,恭敬地递到了张云琴的手里:“奶奶,请您先尝!”

    张云琴的脸颊上都是笑容,看着霍言深的眸子都泛着光:“谢谢言深,有孙儿就是好!”

    说罢,她拿起叉子,象征性地吃了一块。

    接着,霍言深又给他的二叔盛了一块,这才宣布,宴会正式开始。

    灯光一变,周围的水晶灯熄灭,取而代之的是墙上燃烧的蜡烛壁灯。

    顿时,浮雕在仿烛火灯光的明暗对比中,显得更加立体、栩栩如生,让人觉得,仿佛一下子穿越到了文艺复兴时期。

    头顶,有一道光束落下,霍言深走到贺梓凝的面前,冲她优雅地伸手:“菲菲,邀请你与我共舞。”

    贺梓凝看向光束下的霍言深,只觉得此刻的他似乎比任何时候都要耀眼。

    他的唇角微微勾起,似乎在笑,可是,依旧给人一种强大冷肃的感觉。

    她慢慢将自己的手放在他的掌心,他牵了过去,温暖瞬间包围住她。

    已经多久没有跳过舞了?有八年了吧?

    贺梓凝几乎快要忘记该如何动作。

    “忘了问你,菲菲,你会跳舞吗?”霍言深直到将贺梓凝带到了舞台正中央,才想起来这件事。

    在他的字典里,女人应该都会。

    可是,他想起了贺梓凝的简历,上面写着,她进城务工之前,都在山里种地……

    贺梓凝很想说,大少爷,你现在想起来问了?要是我不会,那你后面怎么演?

    她颇为无奈:“会一点,但是可能跳得不好。”

    “放松自己,把你所有的重心都交给我来牵引。”霍言深说着,又嚣张地补充了一句:“没事,你跳成什么样,他们都会鼓掌!”

    这句话,她信!

    优雅的乐曲响起,霍言深一手牵着贺梓凝,一手搂住她的腰,开始漫舞起来。

    这首歌曲,她竟然听过……

    贺梓凝恍惚里想起,当初乔南之父亲生日的那天,他带着她一起参加,似乎,就跳过这支。

    同样是生日宴,只是,主角已换,她也遮住了自己原本的容颜……

    乔南之说,他要去做手术了,也不知道会怎样。他会死么?想到这里,贺梓凝打了个冷颤,心头涌起一阵复杂。

    霍言深正吃惊于贺梓凝竟然真会跳舞,本想夸她,却见她似乎在走神,顿时不满道:“女人,看着我!”

    贺梓凝一下子回过神来,记忆里的画面在此刻好似突然染上了华美的色调,她看向霍言深,冲他微笑了一下。

    不知为什么,霍言深觉得此刻在自己面前的女人,还真挺美。

    他心头越发愉悦,看来,他选的女人,属于耐看型!

    一支舞,她越跳越自然,从容优雅。

    袅袅余音中,霍言深搂着贺梓凝的腰,她的腰身下弯成漂亮的弧线,柔.软若柳枝,结束了开场舞。

    “菲菲,你又给了我惊喜!”霍言深夸道,说着,拉起贺梓凝,一起走到了舞台前方。

    他的眸子一扫,对着现场的众人道:“各位,这位是我的女朋友李晓菲,请各位记住她的模样,记住我霍言深女人的模样!”

    贺梓凝被他的气势震得心肝儿颤了颤,有种黑老大介绍自己压寨夫人的既视感。

    霍言深的意思很明确,就是希望回头不敢有人欺负贺梓凝,毕竟,那天在酒店被人栽赃就很说明问题了。

    他就是要给她贴上他的标签,看他的人,还有谁敢动?!

    接下来,在场的宾客也都受邀前往舞台跳舞,同时,也有不少借着这次机会,开始联络合作。

    霍言深中午吃得很少,于是,走到休息区拿了一些东西再垫垫。

    可是,当他连续吃了好几个菜之后,不由蹙眉。

    旁边,张云琴见他表情不好,连忙问道:“言深,怎么了?不合口味吗?”

    霍言深将盘子往桌上一放:“这厨师就这点水平?!”

    “服务生,换厨师重做!”张云琴宠孙子上天,马上叫住了服务生。

    贺梓凝见了,心想着到底有多难吃,于是,拿起盘子,夹了几个菜尝了尝。

    然而,味道很好啊,色香味俱全,这大少爷也太挑食了!

    她在霍言深旁边坐下,轻声道:“我尝了,味道不错啊!”

    “比你做的差远了!”霍言深蹙眉道。

    “啊?”贺梓凝是真的惊讶了。

    其实自从那天她做过一次饭后,霍言深只要在家吃,都让厨房切好了菜,贺梓凝来做。

    那时候她并没有多想,此刻,见霍言深认真,这才问道:“你喜欢吃我做的?”

    “嗯,我只喜欢你做的。”霍言深说着,凑近贺梓凝:“你是不是在里面下了罂粟壳?”

    贺梓凝哭笑不得:“我哪敢啊!不过如果你喜欢,这里又吃不饱,我晚上回家给你做宵夜?”

    霍言深一听,顿时心情舒畅:“真是善解人意的女人!”

    “咳咳——”张云琴在一旁道:“言深,你随我去一下休息室,我有件事要告诉你。”

    “好的,奶奶。”霍言深答应着,随着张云琴起身,然后冲贺梓凝道:“菲菲,不用拘谨,到处逛逛,等我回来。”

    他随着张云琴走进房间,问道:“奶奶,是有重要的事吗?”

    张云琴点头,坐下道:“言深,记得之前你对我说过,你要自己找一个女孩,就是现在这个?”

    霍言深犹豫片刻,摇头道:“不是她。”

    “不论是谁,我只想说,明年之前把婚事定下来,否则,我们会给你安排正式联姻。”张云琴正色道:“之前一直没有催你,是因为你其实是有婚约的。”

    “婚约?”霍言深还是第一次听到,不由吃惊:“和谁?”

    “苏城的贺家,你听过吗?”张云琴道:“其实我们家以前和贺家有些渊源,只是随着贺家越来越低调,很多合作也都渐渐停止了。但是婚约没有废。贺家这一代正好也是个女孩,叫贺梓凝。当初两家生下孩子后就说好,贺梓凝会嫁给霍家的继承人。”

    张云琴继续道:“但是,贺家人在九年前突然失踪,这件婚事就不了了之。现在,你已经32岁,的确无法再等了。所以,我和你爷爷都希望,你明年之前,将自己的终身大事定下来。”

    “奶奶,您意思是,如果贺梓凝回来,我有可能和她订婚?”霍言深问道。

    “对,如果她回来,按照当初的约定,你必须和她结婚。”张云琴想到什么,从包里取出一张照片递了过去:“这是她小时候的照片。”

    霍言深接过去一看,愣住了。这不是简安安么?

    虽然,那时候简安安应该刚上初中,可是,这样子没太大变化,只是现在的眼睛大些、鼻子挺一点、下巴也尖一些而已。

    “奶奶,您确定这是贺梓凝?”霍言深说着,伸手要去拿手机搜索网上简安安的照片,可是,伸手一摸,才发现手机没在口袋。

    此刻,站在门口的贺梓凝整个人没什么表情,可是,心情却好似被雷劈过。

    她真的不是故意偷听,而是来给霍言深送手机的。

    可是,却无意间听到自己竟然和霍言深有婚约!

    这个世界要不要这么小啊?

    听到霍言深要出来,她连忙快速地往后退了好几步,这才慢慢走向门口,装成刚过来的样子,冲着走到门口的霍言深挥了挥手。

    “言深,你的手机落在沙发里了,刚刚有条短信……”贺梓凝说着,将手机递了过去。

    “乖。”霍言深说着,接过手机:“再等我一会儿。”

    她冲他点头微笑,目送霍言深走进房间。

    不行,她得找个地方好好整理一下思绪!贺梓凝想到这里,从休息区绕行,然后,走出了大厅。

    才下午四点,太阳都还没有落山,贺梓凝从大宅里走出来,来到了花园。

    不得不说,霍家人虽然平时不怎么在这边住,但是,花枝依旧修剪得很精致。

    贺梓凝看到前方有个小凉亭,于是,走过去打算歇歇。

    她在那里坐下,闭目嗅着周围玫瑰花的花香,正放松着,就听到了一阵断断续续的哭声。

    这里怎么会有人哭?

    贺梓凝站起身,仔细听了一会儿,还真的有人在哭。

    她犹豫了一下,还是循着声音走了过去。

    穿过花园,后面有一座假山,而假山后面,还有一小片竹林。

    哭声,就是从那片竹林里传来的。

    这里是霍家老宅,那么哭的人,肯定是霍家的人或者在霍家做事的人吧?

    大白天的,也不至于有鬼,贺梓凝听那声音哭得伤心,所以,犹豫了一下,还是走了过去。

    当看到竹林里坐着的女人的时候,她不由一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