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你是我的遥不可及 贺梓凝霍言深 > 第39章 怪不得我喜欢你!
    第39章怪不得我喜欢你!

    贺梓凝听过霍言深说过很多的话,而最喜欢的一句,就是他刚刚那句。

    虽然她不是那种因为别人的一点儿示好就忘乎所以的人,但是,霍言深提到简安安,还将简安安踩在她脚下的时候,贺梓凝心情还是有那么一丝暗爽的!

    她手机手机,不再理会什么微博私信了。

    而此刻,乔南之一直没有等到回复,唇角涌起一片黯然,被护士推入了手术室。

    自从见了贺梓凝之后,他就对自己父母说,他坚持做手术。

    虽然母亲哭得好似泪人,可是,终究还是只能答应,泪眼婆娑地看到儿子被推进去。

    手术室上面亮起灯光,‘手术中’三个字赫然牵动了在场所有人的神经。

    “乔先生,您不用担心,虽然是微创手术,但是因为手术需要全麻,所以您不会有任何感觉,只会觉得就好像睡了一觉而已。”医生说着,冲麻醉师示意。

    “好,我知道了。”乔南之唇角微微勾了勾,可是,却给人一种完全无所谓的感觉。

    麻醉药注入体内,无力感很快侵蚀而来,意识,也逐渐开始抽离。

    恍惚里,乔南之听到贺梓凝在他的耳边说,七年前,他订婚的时候,她却被人侵犯、有了孩子……

    心仿佛被撕裂了巨大的口子,风往里面飕飕地灌着,不知道是因为绝望还是此刻麻药的作用,竟然冷得让人发抖。

    医生说了,即使是最理想的情况下,他手术成功率也只有百分之五十。

    所以……

    他闭上了眼睛,唇角还有那么一丝虚无的笑。

    而此刻,贺梓凝用牙签拿起一块山竹肉,冲霍言深道:“好像我最喜欢的还是山竹。”

    “我也很喜欢山竹。”霍言深目光灼灼地看着她:“怪不得我喜欢你!”

    贺梓凝被大少爷这样的眼神看得有些不好意思,她转开脸:“言深,你不会没谈过恋爱吧?”

    至少,她昨晚还八卦了一下,在网上搜霍言深的花边消息,结果发现,真的是白板。

    哦,不,她搜到了一条,是某八卦小站的猜测,说霍言深和花花公子傅御辰走得近,至于两人之间有没有什么,就不知道了……

    见贺梓凝突然笑得很不自然,霍言深表情一下子沉下来了:“李晓菲,你意思是,你谈过?!”

    说着,气势一变,赫然是要把那个男人祖坟都挖开的模样,眼底都是暴风骤雨:“他是谁?!”

    天哪,她怎么忘了他的性格了,可是,刚刚她的表现似乎是有经验似的……

    贺梓凝知道自己说没有霍言深肯定不信,连忙投降道:“以前在老家时候,和隔壁杀猪的谈过两天,不过后来他们嫌我家穷,所以娶了村里另一家卖羊肉的……”

    霍言深脸都绿了。

    她前男友是杀猪的?!他仿佛看到千万只羊驼从眼前掠过!

    原本想要灭了那个男人的心,却似乎平静了下来。

    虽然不爽,可是,他不和杀猪的一般见识!而且,那个男人已经娶妻了!

    “他真没眼光!”霍言深好半天才吐出了一句。

    毕竟今天他是主人,所以,和贺梓凝聊了几句后,便起身继续和宾客谈事情了。

    贺梓凝想到刚刚霍言深的表情,不由觉得好笑。

    他,第一次见面给她一种冰冷肃杀、高不可攀的感觉。

    而现在,突然觉得他也并非那样高高在上,甚至,有时候情商会掉线,更让人觉得霸道傲娇,还有些……可爱?

    不过,很快她就轻叹一声,不论怎样,她都注定和霍言深或者是乔南之无缘的。

    七年前那一.夜之后,她再不奢求嫁入这样的豪门,甚至,都没想过可能真的会结婚。

    她要做的,就是在霍言深身边好好待三年,等合约期一满,她就有足够养活自己和贺宸晞将来接受良好教育的经济基础了。

    贺梓凝捡起手机,退出了微博私信列表。

    正要连微博都关了,就见着一条热门跳了出来。

    【乔氏娱乐少东家乔南之疑似旧伤复发,再次入院,其父母及女友在手术室外守候,神情焦急】

    所以,刚刚他发的消息是因为要去做手术了?

    贺梓凝捏着手机的手,微微用力,好久,才好似下定决心一般,回复了一句话:“祝你平安。”

    说完,她果断地退出了微博。

    手术室外的储藏柜里,乔南之的手机振动了一下,而他,紧闭着双眸,浑然不知。

    时间,一点一点过去,外面守候的亲人越发焦躁。

    直到,手术室大门终于打开,乔氏夫妇及简安安马上围住了出来的医生:“医生,南之他怎么样了?”

    医生叹息一声:“手术做得还算成功,淤血已经清除。但是乔少他求生意志一直很低,目前还在昏迷,尚未脱离危险期。”

    乔母苏雅琪一下子脸色都变了:“为什么求生意志低?医生,您的意思是,他自己想放弃吗?”

    “是的。”医生道:“所以建议一会儿你们想办法用他最在意的来刺激他的求生欲,比如在意的人,或者在意的事,都可以试试……”

    “好……”简安安抹着眼泪:“那我们什么时候能去看他?”

    “很快就会推到特护病房了。”医生道。

    不多时,乔南之被转移了病房,简安安坐在他的床边,抽泣着:“南之,你不是说,等过了七年就一定娶我吗?我一直等着你醒来,为什么你要放弃?医生都说了,只要你慢慢养,眼睛很快就能恢复的……”

    苏雅琪也过来道:“南之,我和你爸就你一个儿子,你真的忍心就这么离开我们吗……”

    只是,众人能说的都说了,乔南之依旧没有丝毫苏醒的迹象。

    此刻,就连简父简母都来了,众人一起想着对策,可是,随着时间的流逝,眼看着已然又是好几个小时过去,乔南之依旧紧闭着双眸,而且血压越来越低。

    这时,简母冲着简安安使了个眼色,示意她去洗手间说。

    简安安刚跟着过去,简母就道:“安安,刚刚医生说,要用南之潜意识最在意的来刺激。你有没有想过一个人?”

    简安安瞬间了悟,她脸色蓦然发白:“妈,那个人已经死了!”

    “家里,恰好有她的录音。”简母道:“我可以去拿过来。”

    “妈,你疯了?!”简安安捉住简母的手:“如果南之听到,想起当年的事怎么办?”

    “他能不能想起,都是未知数。”简母的眸子里都是决断:“但是如果他现在死了,你真的就什么都没有了!”

    简安安蓦然一颤,然后,慢慢放开了简母的手:“好,妈,你快回家拿!”

    不多时,简母拿着一只录音笔,赶回了医院。

    在播放录音的时候,众人心情都极为紧张,然后,简母将录音笔打开,凑在了乔南之的耳边。

    只听里面少女轻快娇俏的声音传来:“南之,你看,我这条裙子好看吗?”

    “南之,明天上台表演,我好想有点紧张呢……”

    “南之……”

    录音里只有贺梓凝的声音,直到后面一句,是乔南之说的:“梓凝,你什么样都是最好的。”

    “那你刚刚为什么不说话?”贺梓凝有些不满。

    乔南之的声音带着笑意:“因为我喜欢听你的声音,想听你多说一会儿……”

    录音,就此断了。

    不过,简母又点了再次播放。

    渐渐地,监控屏幕上的血压和心跳,开始慢慢复苏,一点一点,回升并稳定在了正常范围。

    乔南之的手指,轻微地颤了颤。

    苏雅琪看到这样的变化,眼底立即涌起一阵惊喜,冲着医生喊道:“医生,您过来看看,南之是不是要醒了?”

    医生也震惊于此刻恢复的生理数据,检查一番后,点头:“对,他应该是潜意识里重塑了求生意志,你们用刚刚同样的方法,继续刺激他的大脑皮层。”

    录音,还在安静的房间里不断播放,而简安安的指甲,几乎都已然嵌入了掌心。

    她是乔南之的正牌女友,可是,刚才无论她哭还是冲他憧憬未来,都没有引得他半点儿动容。

    然而,贺梓凝那个女人多年前几句话,竟然让他再度求生!

    她的胸口起伏,有些无法接受这样的事实!

    而简母,毕竟姜还是老的辣,她见简安安脸色都变了,马上冲她暗使眼色。

    现在,应该是高兴的时候,自己的女人,真是太心浮气躁了!

    录音笔循环播放直到第二天天明,而乔南之,睫毛颤了颤,也终于睁开了眼睛。

    视线,慢慢聚焦,最后,落在了简安安的脸上。

    简安安立即涌起一阵惊喜:“南之,你终于醒了!我们这一.夜快被你吓死了!”

    “安安。”乔南之看着她,说话有些艰难,不过语气很是平静:“我有话要对你说。”

    “南之,什么话这么着急?”简安安心头七上八下,担心乔南之是想起了什么,可又隐隐期待他其实可能是要对她求婚。

    看到房间里只剩简安安之后,乔南之开了口:“安安,我们分手吧!”

    *作者的话:

    霍总各种表白动心么?

    简安安被分手,爽不爽?

    谢谢小香香的打赏,么么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