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你是我的遥不可及 贺梓凝霍言深 > 第42章 特别的礼物,难忘的夜
    第42章特别的礼物,难忘的夜

    只是,大少爷吻完,突然想起,他的生日礼物还没着落!

    霍言深快速地看了一下手表,发现距离12点只有两个小时了,如果她还没送他,那他岂不是连一个女朋友送的生日礼物都没有?!

    他将贺梓凝抱回了别墅,放在沙发上,冲她伸手:“生日礼物。”

    贺梓凝眨了眨眼:“什么?”

    霍言深只觉得面子有些挂不住,不过还是道:“笨女人,今天我生日,你作为我的女朋友,难道不应该送我一个生日礼物吗?”

    贺梓凝这才反应过来。

    之前,她似乎想过一下,不过大少爷什么都不缺,她也根本没钱买,或者说,就算是她用那个他给她的十万去买个东西,他估计也看不上吧?

    所以这个念头一起,顿时就被她自己都否决了。

    那么,这大晚上的,她能去哪里给他弄个礼物来?

    霍言深见贺梓凝还真没准备,顿时脸色都变了:“笨菲菲,你就不知道生日该送礼物吗?!”

    贺梓凝笑笑:“我之前哪里有什么心思过生日啊,我自己的都很多年没专门过过了。”

    不,其实也算是有过的。

    比如,贺宸晞陪着她,两人虽然不舍得买生日蛋糕,可是,贺宸晞却会给她唱一首生日歌,然后,将自己画的画送给她,对她说:“漂亮妈,生日快乐!”

    只有那个时候,她才发现,原来,又长了一岁啊!

    霍言深听到贺梓凝的话,一下子就觉得有些难过,原来,他的女人连生日都没有过过!

    他马上问她:“你生日什么时候?”

    贺梓凝当初,其实也想过把‘李晓菲’的生日改成别的时候的。

    可是,她觉得,这样的话,她和过去的她,就真的一点儿牵连都没有了。

    所以,她最后还是登记了她真实的生日:12月6日。

    她对霍言深道:“还有三个月呢,我是12月6号的。”

    “等到那天,我给你办一个生日宴!”霍言深想到没有礼物,还是有些失落,于是补充道:“还有,我会送你礼物!”

    贺梓凝听了,有些自责,正想着该怎么办,目光却突然瞥见了客厅里放着的钢琴。

    她眼睛一亮:“要不然,我弹一首曲子,作为礼物,送给你?”

    霍言深心里顿时愉悦:“好。”

    于是,贺梓凝走到了钢琴前,思索片刻,然后,开始弹了起来。

    叮咚的乐声,仿佛清风拂面而来。

    自由的风是街道的过客,风虽在街道居住过,可是风已经飘远。那被风轻抚过的街道却依然惦记着它,盼望它的到来,能带来新的生命希望……

    霍言深走到贺梓凝旁边,抬了一个凳子坐下,然后,抬起手,很自然地和她合奏。

    他突然过来,她分神错了一个音,继而很快就重新找到了节拍。

    一首《风居住的街道》,从两人的指尖流泻出来。

    结束的时候,霍言深转头看向贺梓凝,目光灼灼:“菲菲,我很喜欢你送的这个生日礼物!”

    不知道为什么,贺梓凝觉得被他这么凝视,脸颊有些发烫。

    她咬了咬唇:“你喜欢就好!”

    霍言深搂住她的腰:“还会弹什么?”

    贺梓凝想了想:“还会弹一些简单的。”

    “我都想听。”霍言深期待地看着她。她突然觉得,他这个表情,有种孩子般的纯真可爱,竟然,有些像贺宸晞。

    贺梓凝笑笑,应该说,贺宸晞像霍言深吧!毕竟,他年纪大。她刚刚怎么语病了?

    将心头的念头甩开,于是,贺梓凝又想到一首自己比较熟的曲子,开始弹了起来。

    霍言深坐在她的旁边,听着她弹琴,看到她的手指在琴键上飞舞的模样,只觉得自己这个生日过得越发称心如意。

    甚至,他的目光落在她白皙纤细的手指上的时候,突然就想起了他握着她的触感。

    以前在书上看到的柔若无骨,大概就是这个意思?

    一晚上,贺梓凝给霍言深弹了很多曲子,最后,在那首《生日快乐歌》里结束。

    他心情愉悦地抱起她:“累了?我抱你上楼!”

    到了门口,贺梓凝连忙冲霍言深道:“你在这里放下我就好!”言下之意,不用抱进去了……

    他挑了挑眉:“害羞的女人!”虽然这么说,还是尊重她的意见,将她放在了地上。

    贺梓凝松了口气,回到房间,给自己洗了个澡,舒舒服服地睡了一觉。

    只是,其实她也就夜里轻松。因为,这两天,贺梓凝感觉自己似乎只有贺宸晞在的时候,才能有点儿人身自由。

    因为,只要她和霍言深单独相处,他好像就特别迷恋她的味道,就差看文件时候也要将她抱怀里了……

    终于到了周四,原本格莱美歌手Monica说,周五会来‘挑战歌手’当嘉宾的,可是临时档期有变,改在了下周四的决赛日过来。

    霍氏娱乐这边的安排是,下周四,Monica会和当日现场决出的冠军合唱一首歌。

    贺梓凝之前已经晋级,而她晋级十强的比赛,定在周五,和简安安一样,场次都在周五下午。

    第二天就要比赛,贺梓凝周四这天上班一直在赶工,而简安安,这几天则是一直都陪在乔南之的病房。

    虽然,他已然几乎不和她说话,可是,因为身体没有恢复,其实乔南之本来就没说几句话,其他人倒是没有察觉出来什么。

    这天上午,乔南之父母回到乔氏娱乐,因为有几件棘手的事情要处理。

    而简父被简母叫出去了,说是要买点儿乔南之喜欢吃的东西。

    于是,病房里就只剩简安安一个。

    乔南之开口:“你走吧,那天我已经对你说得很清楚了。安安,当初你诬陷梓凝,不过这七年,你也付出了青春,所以我们算是各不相欠了。”

    “南之,你就真的这么忍心对我吗?”简安安看着他:“你知道的,我一直都很喜欢你,这几年,我对你怎么样你忘了吗?就算是我之前有错,可是,为什么七年的朝夕相处,都抵不过你们当初不过短短三年的青涩懵懂?”

    “我没办法放下她。”乔南之抬眼看着简安安:“你知道,这七年,我从未说过一句我爱你。原因只是因为,我和你在一起,不过是因为你告诉我,你是我的女友,所以我对你负责而已。”

    “南之,你真的从来没有哪怕一刻、爱过我?”简安安凝视着面前的男人。

    “没有。”他回答得很平静干脆。

    她胸口起伏:“那你七年前和我的那次呢?那时候你车祸还没出院,我们在医院病房……”

    乔南之的眉头突然蹙紧,脸上都是后悔和厌恶:“你说你已经把自己交给过我,而你脱光了躺我身边,我是个男人,面对自己的‘女朋友’,不可能没有生理反应。”

    “好,就算是那样,可是后来呢?”简安安不甘心地问道:“这七年来,我们在床上的时候,不也很愉悦的吗?”

    乔南之的手,蓦然紧握成拳:“不要再提!所有的,都只是因为,我真的以为你是我女友,你把你给了我,我也和你订婚,念着早晚会结婚,所以才会。否则……”

    “呵呵……”简安安又哭又笑,然后,她的眸底蓦然燃起一阵决绝:“南之,是你逼我的!”

    乔南之见到她这样的表情,心里立即涌起一阵不好的预感:“你要做什么?!”

    现在,他躺着,身体还行动不便,这个女人,要做什么?!

    简安安将床边的呼叫铃从插头上一把扯了下来,然后,快速过去,锁住了病房的门。

    接着,她拿出手机,放在了支架上,对准了他的床,点击录像。

    乔南之看到这一幕,瞳孔猛地睁大,这个女人,是疯了吗?!

    不过,他的身体,他说了算,难道她还真能让他怎样不成?

    可是,当下一幕的出现,乔南之发现自己真的低估了简安安。

    她将自己脱得一丝不挂,然后,爬到了他的床上!

    乔南之伸手去推,可是,他毕竟刚刚手术两天,几乎无力,简安安却已经将他的被子掀开,把他的衣服扣子解开了。

    接着,她除掉了他的裤子,低头去吻他的身子。

    他无法动弹,可是,因为恶心,所以,他倒是没有什么生理反应。

    简安安尝试了好几分钟,见乔南之都无动于衷,于是,她深吸一口气,低头向着他的下身凑了过去!

    “简安安,你知不知道你在做什么?!”乔南之胸口起伏:“你知不知道你这样很贱?!”

    “我本来就是这样!在我爱上你的时候,就已经很贱了!”简安安看着他,眸底有种很复杂的情绪,然后,低头开始亲.吻。

    这样的刺激,作为一个正常男人,即使自己心里再不想,可是,身体都不自觉开始变化。

    简安安感觉到口中的东西越来越大、越来越硬,顿时,眼底越发疯狂!

    对,她就是贱,自从小时候发生那件事之后,她就已经身处黑暗了!

    她笑着,唇角涌起几分自嘲,然后,吻得更加用心。

    乔南之不可抑制地呼吸越发凌乱,控制不住肌肉都开始绷紧。

    简安安见状,于是将嘴离开他,然后,起身坐了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