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你是我的遥不可及 贺梓凝霍言深 > 第60章 我没有你这么帅的爸爸!
    第60章我没有你这么帅的爸爸!

    楼道里的灯总算是修好了,霍言深站在门口,却没有抬手敲门。

    他只是,突然很想见她。或者,即使不见,就隔着门站一会儿,也是好的!

    灯光在短暂的明亮之后,又陷入黑暗。恍惚里,他似乎听到有老鼠的声音,可是,却没有女孩吓得尖叫,主动扑进他的怀里……

    心里,越发堵得难受。

    而就在这时,房间里突然传来一声很大的响动!

    霍言深心头一惊,几乎没有任何犹豫,就伸手拍门:“菲菲!”

    屋里一阵乱七八糟,就在霍言深以为出了事,要撞门的时候,有脚步声传来,门被打开,一个精瘦的女人看着他:“找谁?”

    “请问李晓菲是住这里吗?”霍言深看了一眼,门牌没错啊。

    “李晓菲?”女人摇头:“搬走了!我上周刚搬过来。”

    霍言深心底顿时被浓浓的失落所包围,他点头:“打搅了。”然后,转身就走。

    他一路开车,看到外面亮着的霓虹灯,又想起那天他牵着‘李晓菲’的手,在别墅区散步的情景。

    原来,有的东西,不敢碰触的时候似乎并不深刻,可是,一旦打开,便蓦然变得再也无法割舍起来。

    是的,时衿言说得对,他给不了她承诺,但是,远远看看也好。

    或者,她如果遇到什么困难,他能够悄悄出力也不错。

    当晚,霍言深在城市里逛了几圈这才回家。

    只是,原本以为遇见一个人很容易,可是,等那个人消失之后,他才发现,原来原本的遇见,是多么巧合的缘分。

    于是,两天之后,霍言深就要按捺不住让沈南枫去查的时候,他却突然想到了一个地方。

    虽然不知道她在哪里,但是,他却知道贺宸晞在哪里上学。

    所以,霍言深估摸着学生放学的时间,提早就等在了贺宸晞的校园门口。

    果然,他才下车不久,就看到贺梓凝骑了共享单车过来。

    才一周不见,当她的身影出现在视线里的时候,霍言深这才觉得想得厉害。

    他站在树下,远远锁住那个娇.小的身影,看着她走到学校门口,一刻也没有转开视线。

    没过多久,贺宸晞的班级排着队出来了。

    贺梓凝看到贺宸晞,眼睛一亮,快步过去。

    可是,当她走过去的时候,却有个学生家长从学校里大步过来!

    “你就是这个孩子的家长?!”那个膀大腰圆的女人冲着贺梓凝道。

    “对。”贺梓凝伸手拉住贺宸晞的手,冲那个女人道:“怎么了?”

    “他打了我儿子!”女人说着,从身后牵出了一个男孩,道:“你看,我儿子的脸都被他挠坏了!这可是毁容!”

    旁边,贺宸晞的班主任冲贺梓凝道:“你是宸晞的家长吧?刚才打你的电话一直没打通。”

    贺梓凝拿起手机一看,发现手机不知道什么时候没电了,她低头问贺宸晞:“宸晞,你做过吗?做过的话,告诉我原因,如果没有做过,不要害怕,我会保护你。”

    “是我挠的,但是,他也打了我!”贺宸晞说着,撩起胳膊:“这里都被他打肿了!”

    “胡说,我儿子怎么可能打你?我儿子从来都很老实的!”女人说着,指着自己儿子脸颊上的伤:“而且你儿子抓的是脸,还破了皮,还不知道是不是感染了什么不该感染的病毒,我们要去医院头从到脚检查一遍!”

    “妈妈,我没打他!是他先打我的!”那个男孩拉着胖女人的手:“同学可以给我作证!”

    顿时,就有个女孩走过来说道:“我们看到是宸晞先动手的,他抓了陈谦的脸!”

    她说完,又有几个小孩也跟着附和:“对,就是宸晞动的手!”

    贺梓凝脸色一变,她看向那几个孩子,发现每个孩子手里都拿着一袋饼干,而且,还是同一牌子!

    这分明就是那个女人提前和那些孩子商量好、来做假证的!

    而且,班主任似乎还和这个家长认识,根本就默认了这样的做法!贺梓凝的心头,涌起一阵怒火!

    “不是我,你们拿了陈谦的东西说谎,不是好孩子!”贺宸晞的眼底涌起恨意。

    “哼,这么多孩子都说一样的,难道全都骗人?!”胖女人伸手去拉贺宸晞:“你这孩子,打了人还狡辩!快,给我儿子道歉!我老公是警察,看他回来不抓你?!”

    “放开他!”贺梓凝怒了:“我倒是要看看,一个王法社会,你老公敢怎么来抓人?!”

    “呵呵,你估计没老公吧?否则这孩子今天画画课怎么只画了妈妈没画爸爸?”女人嘲讽地道。

    这时,她身旁的男孩也跟着附和:“我就是说他没有爸爸,他就打我!”

    原来,孩子是因为这个还会主动打人……贺梓凝觉得心头一阵窒息,她握紧贺宸晞的手,正要说话,却有一道男声击中耳膜!

    “谁说他没有爸爸的?!”霍言深走到贺梓凝和贺宸晞身边,伸手拉住贺宸晞另一只手:“无故诽谤别人的家庭,这位大婶,你如果被我们告了,你老公会不会大义灭亲抓你呢?!”

    贺梓凝震惊地看着突然出现的霍言深,不知道他怎么可能来这里、更不懂他为什么突然替她解围。

    霍言深却转头冲贺梓凝道:“老婆,你说,要不要把我们的结婚证给这位大婶看看?还有,一个班主任这么纵容偏袒别的学生,应该不符合教育为公的原则吧?”

    说着,他转眸看向贺宸晞的班主任,眼底带着森然警告。

    班主任脸色一变,连忙扯出一抹笑容:“你是宸晞的家长啊?其实这就是小孩子们小打小闹,既然两边家长都到了,孩子们也没事,那陈谦和宸晞就握握手,做个好朋友,怎么样?”

    贺梓凝看着见风使舵的老师,心头冷笑。

    不过,贺宸晞还在那里上学,也就不能把事情做绝了,所以,她点头道:“好吧,不过希望以后不要出现这样的事了。”

    另一名学生家长被霍言深叫了‘大婶’,脸色是一阵红一阵白,可是,她本来就是混社会的人,看到霍言深的衣着和气场,就知道不好惹。

    于是,也只能陪笑:“好了,其实都没什么,陈谦,和宸晞拉拉手,以后做好伙伴!”

    两个孩子的手,算是勉强拉在了一起,可是,周围围观的小朋友却不干了。

    有个小女孩看向霍言深,然后冲陈谦的母亲道:“阿姨骗人,宸晞明明就有爸爸!”

    “对啊,宸晞爸爸我见过的,好帅的,就是这个叔叔!”

    “肯定是叔叔太好看了,宸晞怕画不好,才没有画的!”

    听到小孩子七嘴八舌的议论,那个女人的脸色再也挂不住,顿时拉着儿子赶紧走了。

    班主任又冲霍言深陪笑了两句,这才都各自散了。

    霍言深一直牵着贺宸晞,走到了街道口,他又看到那家小店,正要低头问贺宸晞想不想吃酒酿丸子,可是,孩子却突然抽开了手。

    “霍叔叔,谢谢你。”贺宸晞抬眼看向霍言深:“不过我的确没有你这么帅的爸爸!”

    霍言深脸色一僵。

    贺梓凝也站定,冲着他客套地微笑:“霍总,今天的事,谢谢您帮忙解围!您日理万机应该很忙吧,我们就不打搅您了!”

    霍言深看到她眼底的疏离,唇.瓣动了动,原本想要问她最近过得好不好、都在忙什么的话,卡在了喉咙里。

    他点头:“嗯,我走了。”

    只是,说完,霍言深没有动,反倒是看着贺梓凝牵着贺宸晞先离开。

    他们似乎不打算坐车,一直步行往前。霍言深心中一动,也步行跟上。

    贺梓凝带着贺宸晞到了学校路口的一家超市,买了一些菜,然后道:“晞哥,明天我的小店就要试营业了,我怕到时候抽不出时间接你,你到了放学如果我没能来,就直接去店里。”

    “知道啦!”贺宸晞答应着,他拿了个水果,刚刚要递给贺梓凝,就看到马路边的树下有个熟悉的人影。

    “漂亮妈,我看到霍叔叔在那里!”贺宸晞眼睛眯了眯:“他是不是又开始打你的主意了?”

    贺梓凝笑了笑:“随他吧,宁城是他的地盘,别说跟踪了,他真想找一个人,没有找不到的。”

    除非,那个人是贺梓凝……

    她自嘲一笑,果然,美貌的她才消失几天,他就按捺不住寂寞,来找这个平平无奇的她了!

    只是,令贺梓凝没有想到的是,她的小店才开张第一天,下午的时候,霍言深就出现在了门口。

    霍言深其实在贺梓凝刚刚开张时候就来了,只是一直都在车里远远看着。

    可是,当看到贺梓凝的店开了大半天都没有人光顾的时候,他实在有些不忍心,于是,从车里出来,走进了店里。

    贺梓凝开业没有生意,正郁闷着,一抬头见有人来了,心头的喜悦还没涌起,便看到是霍言深。

    他一身正装,与这里的氛围格格不入。进来的模样,也好似皇帝视察后花园。

    他是来看热闹的吧?只是,贺梓凝还在等着霍言深什么时候离开,却见他已然坐了下来!

    她愣了两秒,想到自己是老板,没有不招呼客人的道理。于是走过去道:“请问想吃点儿什么?”

    说着,把菜单放在了霍言深面前。

    她卖的都是小吃和饮品,比较偏重于年轻女孩,贺梓凝想,霍言深看了该走了吧?

    哪知道,他竟然挨个儿指了一遍:“我都要。”

    贺梓凝收起菜单,撇撇嘴,哼,撑死他!

    不多时,她将各个口味的手工炒酸奶和奶茶端了上来,冲霍言深道:“先生请慢用。”

    他抬眼看她:“谢谢。”说完,还真开始吃那些他过去从来不吃的甜品来。

    就在这时,有几个女大学生走到了门口,原本只是看看的,却在见到霍言深的瞬间,便走了进来。

    “帅哥,你旁边有人坐吗?”一个女孩问道。

    “有。”霍言深眼都懒得抬一下:“我老婆。”

    “啊?”女孩一脸失落:“在哪里呢?”

    “那个。”霍言深指向里面正在忙碌的贺梓凝。

    *作者的话:

    深哥拒绝得很干脆漂亮有没有?话说时衿言在《爱情向东,婚姻向西》里还是小萌娃,在这里都长成小伙了,呃,我都有种穿越感……

    谢谢小香香,空耳°,忘,Nature的打赏,么么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