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你是我的遥不可及 贺梓凝霍言深 > 第62章 是她甩的我
    第62章是她甩的我

    看到美院门口那些年轻女孩进进出出,简安安想到自己这才25,已经有人叫她姐了,心情就更加抑郁了。

    就在她要继续往前开的时候,却突然看到了一个熟悉的人影。

    这不是那个叫李晓菲的女人么?怎么在这里?

    简安安放缓车速,见女人正在一家甜品店招呼客人。

    所以,这个女人现在开店了?那霍言深呢?之前,她可是霍言深的女朋友!

    一抹玩味从眼底滑过,简安安从车里出来,悄然地走了过去。

    “谢谢惠顾,欢迎下次再来!”简安安听到贺梓凝的话,心头更加笃定了起来。

    她再抬眼一看,贺梓凝的脖颈上已然没有了那枚月光之翼。

    所以,这么快就分手了?

    简安安的眸底涌起嘲讽,她戴上墨镜,走进了店里。

    “欢迎光——”贺梓凝刚说到这里,后面的话,突然凝住。

    简安安!真是冤家路窄!

    她装作没有看到她,回到柜台后,坐下来看手机。

    简安安被万全无视,心头一阵火起:“老板,没看见有客人吗?难道连招呼客人都不懂?!”

    贺梓凝继续不理会。

    简安安怒了,走到贺梓凝面前,摘掉墨镜:“叫你老板是抬举你了!贱人,怎么,被霍少甩了,只能自己开奶茶店了?”

    说着,她抱着手臂,轻蔑地道:“山鸡就是山鸡,就别妄想着飞上枝头当凤凰!”

    “我说我店里今天怎么这么吵呢?”贺梓凝淡淡道:“原来飞来了一只山鸡啊!”

    “你说谁山鸡呢?”简安安看向贺梓凝没有任何首饰的脖颈,突然觉得火气又没了:“拿了人家首饰,又被收回去,这滋味恐怕不好过吧?”

    “简安安,你这么在意我的首饰,看来,你是连赛尔限量版都没有摸过吧?”贺梓凝一句话,戳中了简安安的心事。

    简安安胸口起伏:“总比有的人,还没焐热就被人收走了的强!被霍少甩了,只能自己当奶茶妹,这样的滋味,肯定很酸爽吧?”

    “你怎么知道是他甩我?”贺梓凝凑过去:“告诉你一个秘密,是我甩的他!”

    “可笑,霍少被你甩了?”简安安大声道:“你得了妄想症吧!”

    霍言深开车经过路口,就看到了简安安向着店里走去,他心头一紧,连忙找地方停了车,也快步赶来了贺梓凝的店。

    只是,他刚走进去,就听到了简安安这句话。

    他的小女人说他被甩了?霍言深唇角挑了挑,顿住脚步,准备先不现身,听听她们都说什么。

    于是,店里的对话还在继续。

    贺梓凝笑道:“我有没有得妄想症我不知道,不过,简安安你来到我店里撒泼打诨,应该是被乔南之甩了吧?”

    简安安脸色一变。

    贺梓凝笑得更加灿烂:“简安安,你和他订婚七年都没有结婚,真够丢脸的!现在被甩了还来找我一个小小的奶茶店老板吵架,你看你,哪里有半点大明星的样子?我要是你,早就没脸出来见人了!”

    霍言深站在外面的拐角,听着贺梓凝的话,唇角的笑意更深了。

    话说,他怎么没看出来,平时在自己面前倔强安分的小女人,竟然是个口齿伶俐的小辣椒?

    不过,这样的小辣椒,他喜欢!

    简安安听了贺梓凝的话,顿时炸了:“呵呵,我怎么可能被南之甩?你等着,回头我和南之哥有了孩子,你还是一个奶茶妹!而你家霍少,早就和别的女人双宿双栖了!”

    简安安虽然恨死了贺梓凝,可是,想到那天霍言深抱着台上的贺梓凝离开的画面,还是决定用来气一气面前这个李晓菲!

    “简小姐,你说什么都可以,但是,关于我的名誉权,我不得不出来申明一下!”这时,霍言深走了进来:“我想上次轻易放过,简小姐是觉得印象太浅了?想要深刻一下?”

    简安安脸色一变,讷讷道:“霍总,您不是已经和她……”

    “对,我和她分手了。”霍言深看向贺梓凝,一字一句道:“是她甩的我。”

    “什么?!”简安安仿佛听到了天方夜谭。

    霍言深继续道:“简小姐可能真的是太闲,看来,通告取消其实不见得是好事啊?”

    听到霍言深的话,简安安顿时就明白过来了:“霍总,那些通告是因为你……”

    霍言深挑眉,眼底都是警告:“简小姐,好好守住你该守的,否则,以后就不只是通告了!”

    简安安脸色一变,但是又不能和霍言深说什么,只得强行让自己冷静下来,转身就走。

    时值中午,甜品店一般没有什么人。

    贺梓凝见简安安走了,于是转身,准备进屋自己炒点菜吃。

    只是,当她看到霍言深跟着进去的时候,就不满了:“霍先生,我中午打烊了。”

    霍言深有些失落。

    他前两天出差都想着她,所以刚刚出差回来就迫不及待来见她,可是,她却还是不理他……

    霍言深站在贺梓凝厨房门口,没有说话。

    贺梓凝也不管他,她自己炒了菜,一菜一汤,刚刚端上桌,便见着霍言深自己拿了筷子坐下了。

    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她开口:“我的饭菜不卖。”

    “谢谢,那我不给钱了。”霍言深说着,拿筷子开始吃了起来。

    贺梓凝不理他,既然他要吃,就让他吃好了。

    只是,她没想到的是,霍言深就好像饿了很多顿一样,他吃得非常快,她不过就是盛汤的工夫,他碗里的饭已经吃完了一半,而桌上的菜,也明显见少。

    贺梓凝惊讶地看着面前的男人,只见他吃饭的动作依然优雅,只是,似乎因为动作格外迅捷,所以,在她观察的一分钟里,他已经吃完了饭,接着,席卷了她四分之三的菜……

    贺梓凝胸口起伏,霍言深之前和贺宸晞抢吃的也就算了,反正过去家里的东西都够。

    可是,她辛苦做的两道菜,她还没来得及吃,他竟然就快给她吃光了!

    霍言深吃完了自己的饭,于是,将贺梓凝的碗也拿走了,很快,饭菜全部光光。

    贺梓凝彻底火了:“霍言深,你家里那么有钱,能不能不要欺负我、和我抢吃的?!”

    霍言深放下碗筷,颇有些无辜道:“菲菲,你做的饭太好吃了。”

    他说完,见她只有半碗汤可以喝,于是站起来:“菲菲,你等我一下。”

    说罢,拿着钱包很快消失。

    就在贺梓凝正犹豫着要不要吃泡面的时候,霍言深回来了。

    他的手里多了两个袋子,他将袋子放下,冲她道:“菲菲,都是你喜欢吃的。”

    的确,过去他们一起住的时候,他有留意过她喜欢什么。

    此刻,有荤有素有汤,全是贺梓凝爱吃的口味。只是,那个量足够她吃三顿。

    她被他弄得又气又好笑,不过,她确实饿了,于是坐下来,打开了餐盒。

    霍言深坐在贺梓凝对面,看她吃饭的样子,只觉得无论如何都赏心悦目。

    她吃完,见他还坐在对面,于是,收起东西,冲霍言深说了一声谢谢。

    他看出来她不想他继续在这里,想到自己还有一个会要开,于是,也就没有勉强,而是起身道:“那我走了。”

    贺梓凝哼了一声,完全不知道霍言深现在到底什么意思。

    不过,她现在太忙,也无心去猜测他的心思。

    时间,一天一天过去,贺梓凝店里的生意越来越好,她甚至打算如果继续这么好下去的话,就聘请一名员工帮忙。

    这天,贺宸晞被陈玉婷和李大海接去乡下玩度过周末,而店里,就只有贺梓凝一人。

    早上的时候,突然下了一场雨,没想到,到了中午的时候,靠外的那面墙就有些往里渗水。

    贺梓凝走到门口,发现是雨棚弯了,于是,只好找隔壁接了一个梯子,搭着上去整理了一下雨棚。

    只是,她没想到的是,才淋了一会儿雨,到了下午,喉咙就开始有些疼,身上也是一阵酸痛。

    贺梓凝看了看日子,似乎这两天就要来大姨妈,导致的身体抵抗力下降。

    虽然额头越来越沉,可是,看到还有很多东西没有处理,如果今天不提前做好,即使放在冰箱,明天也可能变质。

    贺梓凝不得不继续坚持着,等忙完的时候,天色已经彻底黑了,而外面的雨下得更大了。

    她感觉到头晕得厉害,似乎不吃药不行了。于是,翻了翻包。可是,包里的药早就吃完了。而店里没有备雨伞,如果这么出去,被淋了恐怕更糟。

    或许,她好好睡一觉就好了!

    想到这里,贺梓凝打了水准备一会儿给自己洗把脸、关了卷帘门就睡。

    而就在这时,外面突然一阵闪电划过,接着,房屋突然一片漆黑!

    她被吓得尖叫了一声,不过,随即又反应过来,估计是刚刚打雷不知道烧了哪里,才会停电。

    她借着外面路灯昏暗的光,拿着钩子去拉卷帘门的扣,可是,刚刚抬起手,脑袋又是一阵发晕。

    眼前,突然有很多雪花浮现,贺梓凝感觉血液似乎在退温,一点一点,冰凉了手脚。

    眼前的雪花越来越多,最后,归于黑暗。

    她手里的钩子垂落,随着她一起,倒在了地上。

    *作者的话:

    一般这个时候,谁出场,谁最容易发现秘密,大家希望是谁呢?

    谢谢Nature,昕蕾,小香香,曹燕娟的打赏,么么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