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你是我的遥不可及 贺梓凝霍言深 > 第65章 只脱了你的衣服,但没摸你
    第65章只脱了你的衣服,但没摸你

    贺梓凝听了霍言深的话,眼睛一下子睁大,愣了好几秒,一股火气就窜了上来:“霍言深,你色.狼!”

    “我没有!”霍言深低沉的声音在贺梓凝耳边炸响:“菲菲,我只是脱了你的衣服,但是没摸你。”

    他竟然还敢说!

    她生气,用力去推他,可是,生病根本就没力气,推了一把霍言深却完全纹丝不动。

    顿时,心头有酸酸胀胀的感觉升起,加上生病本来就难受,贺梓凝蓦然觉得委屈极了。

    她咬着唇,鼻子一酸,眼泪无声地滴落了下来。

    霍言深发现怀里的小女人没有挣扎了,以为她终不生气了,可是,却发现胸口那里有些湿漉漉的。

    他一愣,伸手去摸,才发现贺梓凝哭了。

    顿时,霍言深慌了,他是要哄她的,怎么把她给弄哭了?

    他慌乱又笨拙地替她擦眼泪,连忙解释:“菲菲,你不脱掉衣服会感冒的。”

    这根本不是脱衣服的问题,而是……

    贺梓凝又气又无奈,不过哭了之后委屈倒是渐渐消散了:“我要去洗手间,你放开我啊!”

    霍言深听了,连忙松开她。

    可是,他转念一想,她身体还没恢复,万一又摔倒怎么办?

    想到这里,他直接一把将贺梓凝打横抱起:“我带你去。”

    “你!放开!”贺梓凝挣扎。

    “听话!”霍言深抱紧怀里不安分的小女人:“再挣扎我就亲你!”

    她心头一紧,不动了。

    霍言深唇角扬了扬,可是,似乎又有些遗憾。他没有吻她的借口了……

    他抱着她到了洗手间,当看到只有不到两平米的空间时,不由蹙眉。

    他的女人,怎么能在这样的环境生活!

    可是,他如果送她什么,她是不是反而会生气?

    这一刻,霍言深甚至希望贺梓凝能够贪慕虚荣些。

    他将她放在马桶上,她见他不走,懊恼地道:“你快走开啊,要不然我怎么上得出来?”

    霍言深平时哪里被人这么吼过?可是,此刻他却是乖乖地转身,又走了几步。

    就在他准备在原地等贺梓凝的时候,霍言深突然想到自己手指上还戴着戒指,连忙快步过去,将戒指放在了小盒子里。

    听到贺梓凝冲水的声音,霍言深又快步折回洗手间。

    贺梓凝原本想要自己回去的,结果,这才发现自己的鞋子没穿,顿时,觉得一阵气恼。

    而霍言深却很自然地过去,然后,又弯身将她抱了起来。

    怀里的触感温软细腻,霍言深唇角扬起了几分,他的女人,果然脸蛋好、皮肤好、身材好、聪明又善良,什么都完美!

    他将贺梓凝重新放回了床上放好,给她拉好被子盖上,然后道:“菲菲,乖乖地睡一觉,明天就好了。”

    贺梓凝见霍言深真没有要侵犯她的意思,心头松了口气:“你回家吧,我没事了。”

    霍言深却语气认真不容置疑:“我就在这里陪你!”

    “真不用了,今天谢谢你。”贺梓凝道。

    霍言深心头缩了缩,她就是这么不想和他在一起吗?

    不过,都是他当初主动提分手的错。

    他没有说话,依旧坐在贺梓凝床边,表明了自己的态度。

    贺梓凝没办法,这人赶又赶不走,她力气也没他大,还生病着,只好由霍言深去了。

    渐渐地,身体上的无力感再次袭来,贺梓凝昏昏沉沉间,又睡了过去。

    霍言深听到床上的小女人呼吸变得均匀绵长,眉眼也跟着柔和了下来。

    他打开手机的亮光,俯身下去,轻轻亲.吻她的唇.瓣。

    她只是微微皱了皱眉,却没有反抗,就好像乖顺的小绵羊。

    他的手指,在她的脸颊上流连。

    “凝凝……”霍言深低低地叫着贺梓凝的名字,唇瓣扫过她的唇。

    她轻轻地哼了一声,睡得依旧很沉。

    不知道为什么,他总觉得她的唇.瓣好像有魔力,他舍不得离开,上了瘾一般吻着,无法克制。

    可是,又怕把贺梓凝弄醒,所以,霍言深一直都很轻,从她的眉眼开始,细细密密的吻一点一点印着下来,仿佛要将她的轮廓刻进记忆里。

    梦里,贺梓凝只觉得一片昏昏沉沉间,似乎有人在亲.吻她。

    这样的感觉有些熟悉,可是,她却想不起来何时有过。

    而且,耳畔还有谁在温柔地叫她“凝凝”,是她的妈妈吗?

    她想睁开眼睛看看,可是,眼皮好沉重,她睁不开,醒不过来。

    时间,慢慢过去,渐渐地,窗外的天色都开始有些发白起来。

    霍言深关掉手机的光,利用昏暗的光线,再次看向贺梓凝。

    熟睡的她,眉眼舒展,虽然躺在这么一个狭小的储藏室里,可是,却让狭小的房间都变得明亮起来。

    他看了她一会儿,转头看向周围,心头叹息。

    他送她的戒指,她是有多不在意,所以,才会将原本放在梳妆盒里的戒指,又转移到了那么一个小盒子里?

    霍言深低头笑笑,突然想到什么,起身又打开了那个盒子。

    里面,还有一串钥匙。

    霍言深看了,一把应该是这个小店的,可是另外一把,有些像防盗门的,是哪里的呢?

    之前,他看到贺宸晞放学就直接回了小店,以为他们母子俩是住店里的,现在看来,似乎不是?

    一个念头突然从霍言深脑海里跳了出来。

    贺梓凝可是得了第一,那么,那一百万……

    当时,她直接就取走了,应该是买房了?

    想到这里,他松了口气,她只要不是住这里就好。

    而他的家,他一定要努力让她愿意搬回去,以后,住一辈子!

    霍言深见贺梓凝的手伸出了被子,于是,轻轻将它抬起,又放回了被窝。

    可是刚放进去,似乎又有些不舍得那样的触感,于是,将自己的手轻轻探了进去,捉住贺梓凝的手,十指紧扣。

    她无意识地抓紧了他,一瞬间,霍言深只觉得心跳漏掉了一拍。

    时间,慢慢过去,简陋的房间里却都是温馨。

    只是,当床上的小女人第二次翻身的时候,霍言深想了想,只能松开了她的手。

    她如果现在醒来,就知道他已经见过她真实的样子、知道她实际的身份了。

    所以……

    霍言深再次掖好被子,然后拿了贺梓凝的钥匙,走了出去。

    她昨晚也不知道吃没吃东西,一会儿醒来一定会很饿了吧?

    霍言深拿着钱包,锁好门,去给贺梓凝买早餐。

    只是,想到昨晚他的身上都是雨水,也有些脏,于是,霍言深又开车回家换了一身干净的衣服,还拿了之前给贺梓凝买的衣服,再返回贺梓凝的小店。

    贺梓凝醒来的时候,发现霍言深已经不见了。

    她掀开被子起来,找到了霍言深放在床边的衣服。

    经过一.夜,衣服已经干了,贺梓凝因为没有别的换的,只能勉强穿上,然后,去了洗手间。

    只是,当她走进洗手间,例行洗脸的时候,顿时,震惊当场。

    她脸上的妆容呢?!

    为什么,此刻干干净净,完全就是卸妆后的样子?!

    贺梓凝的胸口起伏,心跳加速,静静地站在镜子前好半天,都没得出一个想要的结论。

    霍言深到底看到了没有?

    她努力回忆昨夜霍言深对她说的话,似乎,他叫她是叫的‘菲菲’。

    而之前,他叫另一个她都叫的是贺梓凝或者凝凝。

    那么,他昨天夜里应该是没有看见的。

    因为,她家的灯坏了,所以,他看不到。

    而至于脸上卸妆,应该是他无意为之吧!

    她发烧了,他帮她降温,或许是用毛巾擦脸降温时候无意间做的。

    只是今天早晨呢?

    他是什么时候走的?看到了多少?

    贺梓凝心头忐忑不安,她不想让任何人知道她的身份,如果霍言深真的知道,她或许,只能再次逃掉了……

    可是,现在一切都还未知,所以,贺梓凝又重新将自己化成了李晓菲,接着,准备出去弄点儿吃的。

    可她走到门口,刚要开门的时候,霍言深就已经回来了。

    他用她的钥匙轻车熟路一般开了门,手里还提着两袋东西。

    “你——”贺梓凝道:“你不是走了吗?”

    “菲菲,我给你买了早餐,还带了干净衣服。”霍言深进来,好像男主人一般,将东西放下:“先吃饭,吃了再换。”

    见贺梓凝不动,他走过去,一把将她抱起来:“还在生气?生气也必须吃饭!”

    说罢,不顾贺梓凝反抗,便将她抱到了他腿上:“我喂你。”

    “我自己吃!”贺梓凝挣扎。

    “听话。”霍言深已然伸手环住她:“乖乖吃完我就放你!”

    她无奈,皱着眉头,还是只能待在霍言深怀里,接受他用勺子将小米粥一勺一勺喂给她。

    见她都吃完,他又将南瓜饼喂到她的嘴边,估摸着她口渴,便递上牛奶。

    于是,贺梓凝在霍言深腿上,被他硬生生逼着喂得饱饱的,什么也吃不下去了。

    他满意地将她重新抱起:“菲菲,我给你带了衣服,你把昨天这身有雨水的换了!”

    贺梓凝差点跳起来:“衣服我自己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