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你是我的遥不可及 贺梓凝霍言深 > 第66章 老婆也可以当女儿来疼,挺好!
    第66章老婆也可以当女儿来疼,挺好!

    原来,他的小女人以为他要帮她换衣服么?

    霍言深想到这里,顿时觉得血液里有什么东西在复苏沸腾。

    他深吸一口气,压下那样的欲念,将贺梓凝放在床上:“菲菲,你自己脱。”

    他这句话……贺梓凝胸口起伏。

    不过,霍言深说完就出去了,还替她拉上了门。

    贺梓凝松了口气,同时,突然意识到了一点——

    刚才霍言深看到她化妆后的样子,脸上没有半分惊讶的表情,是不是就说明了,他其实天还没亮就走了,也就没有见过她原本的模样?

    贺梓凝想到这里,彻底松了口气。

    这几年,她真的也逃累了,不想再不断地辗转奔波了……

    她换好了衣服走出来,见霍言深在吃她剩下的东西,不由有些吃惊:“你没吃早餐吗?”

    霍言深摇头:“本来就买的两人份的。”

    可是,他竟然将她剩下的半碗粥都喝了,他不觉得是她剩的么……

    “灯不亮,可能是保险烧了,我去看看。”贺梓凝说着,搭了一根板凳,打开了配电柜。

    霍言深见了,连忙将手里的筷子扔了,大步过去,有些冒火:“你弄那个做什么,快给我下来!”

    说着,伸臂就要将贺梓凝抱下来。

    贺梓凝困惑地转头,低头看着他:“就是换一个保险丝而已,以前我自己换过很多啊,根本不会有危险!”

    她说,她以前自己换过很多……

    霍言深想到,他自己长这么大,都从来没有换过这样的东西。

    原本,她说保险丝烧了,他是打算叫人过来修的……

    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生活经历,让一个看起来柔柔弱弱的女孩子,连保险丝都会换?

    贺梓凝熟练地换了保险丝,然后,转头冲霍言深很自然地道:“好了。”

    他的心口一阵闷痛,将她抱下来,没有松开她,而是定定地看着她,问道:“菲菲,那你还会做什么?会不会修空调?会不会自己安热水器?”

    贺梓凝以为他是认真的,于是,还真回答道:“空调没修过,以前没有遇到过类似情况,但是热水器,我安过……”

    她的话还没说完,蓦然就被霍言深封住了唇。

    贺梓凝被他突如其来的动作弄得愣住,她困惑地要问他干嘛,他却趁机撬开了她的唇,然后,疯了一般直接席卷了她所有的空间。

    她的空气被他抽吸一空,不得不和他争夺肺部的那么丁点儿氧气。

    他似乎误以为她是在主动,反而吻得更加用力。

    他的手臂将她环得很紧,仿佛要将她收入血肉,他的气息,侵略了她所有的呼吸,整个世界里都是他的味道。

    贺梓凝渐渐觉得缺氧,就连推拒都开始无力。

    甚至,随着霍言深的手掌在她的后背游.走,她被他的温度灼烧,越发迷糊。

    唇.瓣上的感觉越发清晰,其他感觉却渐渐迟钝,贺梓凝甚至忘了自己在接吻,几乎完全溺亡在霍言深的狂风骤雨中。

    直到许久,她彻底无力地靠在他的胸口,他慢慢抬起自己的唇,凝视着她满是水雾的眼睛:“菲菲,这些,以后我都不会让你再做了。”

    她一愣,有些不太明白霍言深的意思。

    他却又低头吻了下来。

    只是,似乎克制着情绪,此刻的吻变得轻柔了很多,仿佛江南烟雨,让人平添几分温柔的情愫。

    贺梓凝原本感冒反应就慢了半拍,此刻,正有些迷迷糊糊之间,突然意识到,她和霍言深早就分了手,他到底什么意思?!

    想到这里,她用力一把推向他,可是,没将他推开,反倒感觉有些腹痛。

    她不由蹙眉,手掌不由摸向小腹。

    她的例假一直都不是特别规律,这次推后了一周。

    这么算下来,似乎应该是例假来了?

    见霍言深还要吻她,贺梓凝一把按住了他的唇。

    于是,他的吻落在了她的手心,两人都愣了一下。

    “你放开我,我要去洗手间!”贺梓凝率先反应过来。

    霍言深只好放开她:“好,我等你出来。”

    他什么意思?等她出来继续亲么?!

    只是,贺梓凝没有功夫和霍言深理论,只觉得下方有热意涌现,她连忙快步赶往洗手间。

    果然是例假来了,只是为什么,她连续两次例假都遇见霍言深?

    贺梓凝有些无奈,不过好在之前就准备了卫生巾和止痛片在店里,所以,这次倒是不担心。

    她快速脱下脏了的内.裤,找了一条新的,然后换了护垫,准备将内.裤洗干净。

    可是,刚打开水龙头,霍言深就进来了。

    她看到他,连忙将内.裤往洗手池里一藏。

    霍言深却看到了这个动作,他走过去,摸了一下水温,顿时脸色都变了:“怎么用冷水?你感冒还没好。”

    贺梓凝指了一下热水器:“刚刚来电,还没烧热。”

    “要洗什么,我帮你。”霍言深说着,直接将贺梓凝一把竖着抱起,像放什么物品一样,放在了洗手间外面。

    只是,他刚伸手去拿池子里的东西,手臂就被扑过来的贺梓凝抱住。

    霍言深以为她是投怀送抱,顿时心头一阵愉悦:“菲菲,是不是突然觉得我好了?”

    只是,当他的目光从她身上落回手里的东西上的时候,霍言深的视线顿时跳了一下。

    他看到了一簇红。

    贺梓凝顺着他的视线看过去,脸色顿时也有些变了:“你快放开啊!”

    霍言深反应过来:“菲菲,你生理期又来了?”女人真麻烦,总在流血,好心疼。

    贺梓凝无奈,只能点头承认。

    “那更不能碰凉水!”霍言深说着,直接要将贺梓凝从洗手间赶出去。

    “如果不及时洗干净,放一会儿再洗会很难洗的。”贺梓凝头疼地道。

    “给你两个选择:第一,扔了它,我给你买新的。第二,我帮你洗。”霍言深看着贺梓凝:“二选一,没有别的选项。”

    贺梓凝胸口起伏:“霍大少爷,你别玩了行吗?我真的没有精力和你玩这样的游戏!”

    “菲菲,这不是游戏。”霍言深目光灼灼:“我和你,也不是玩,我是认真的。”

    她气结,根本不知道霍言深到底什么意思,只好转身:“随你吧,我去休息了。”

    感冒加上肚子疼,虽然吃了药,但是那个滋味还是格外难受。

    贺梓凝打开冰箱看了一下存着的食材,叹息,看来,今天的生意是彻底做不成了,可惜了一个好周末!

    她回到小床上,掀开被子,躺了下来。

    霍言深发誓,他真的是生平第一次洗衣服,而且,洗的还是女人的内.裤!上面,还有血……

    他开始的时候,觉得有些难受,可是,当他看到他真帮她洗干净了的时候,竟然升起了一种类似成就感的东西。

    就好像过去他第一次在商场上得到家族的认可,此刻的感觉,微妙却很清晰,似乎,从心底还涌起了难以忽视的愉悦感。

    看来,为自己喜欢的女人做事,是这样令人身心愉快的事!

    霍言深晾好内.裤回到储藏室,见贺梓凝躺在床上,眉头微微蹙起的模样,又想起她第一次晕倒在他面前的模样,心头涌起一阵怜惜的痛:“是不是难受?”

    她点头:“不过吃了药,应该慢慢会好。”

    霍言深点头表示会意,却没有说什么。只是,却又在几秒钟之后,仿佛想起什么一般,一把将贺梓凝从床上抱起。

    他自己躺到了床上,然后将她抱在怀里。

    她挣扎:“你要做什么?!”

    他收紧手臂,用胸膛温暖着她的后背,手掌落在她的小腹处,低声在她的耳畔道:“上次不是说这样会好些?”

    储藏室光线本来就暗,此刻也没开灯,所以,贺梓凝被霍言深这么抱着,竟然有一种夜幕降临一起睡的感觉。

    她有些心慌,可是,因为霍言深掌心传来的温暖感觉又让她觉得舒服,甚至,她后背感觉到的热量也紧紧包裹住了她,暖暖的,就好像泡温泉一样。

    她不得不承认,似乎真的好多了。

    见贺梓凝不再动,霍言深的下巴枕在贺梓凝的头顶:“菲菲,晞晞怎么没在?”

    “xixi是谁?”贺梓凝困惑道。

    “宸晞。”霍言深突然觉得,他叫她菲菲或者凝凝,再叫儿子晞晞,似乎有种他有了一对龙凤胎儿女的感觉。

    嗯,老婆也可以当女儿来疼,挺好!

    贺梓凝崩溃,霍言深今天是哪根筋搭错了地方?之前他可是看贺宸晞处处不爽的,怎么突然叫得这么亲热了?

    她开口道:“他去了他父母那里了。”

    霍言深唇角抽了抽,他的小女人,竟然把他们的儿子说成别人的,不过,他没有拆穿,而是继续道:“他在学校适应吗?”

    贺梓凝感觉周身暖暖的,有些昏昏欲睡,声音也轻了几分:“还好,除了之前班主任对他不是太好。不过,前两天已经被换了,现在这个挺好的,宸晞也很喜欢她。”

    霍言深想到了那个班主任,其实,是他联系学校换了的。

    那天,他亲眼看到那个班主任和学生家长一起诬陷贺宸晞,虽然后来是改口了,可是,他怎么会不知道,这样的事情,哪个人会不记恨在心?

    所以,他直接联系校方换了老师。当时觉得这么做只是为她的女人出气,现在想来,竟然也是帮了儿子!

    霍言深搂紧贺梓凝:“等你好了,我们一起接他回来。”

    *作者的话:

    今天很甜很温馨有没有?祝大家有个愉快的十一假期!

    谢谢小欢子,忆沙,Taηcんū,小香香的打赏,么么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