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你是我的遥不可及 贺梓凝霍言深 > 第67章 别哭,再哭我的心都碎了
    第67章别哭,再哭我的心都碎了

    贺梓凝奇道:“为什么?你不是一直都不喜欢他吗?”

    原来,在她的心中,他竟然不喜欢儿子?这可是个原则性的问题!

    霍言深连忙道:“怎么会?晞晞长得漂亮可爱又聪明,我很喜欢他!”

    贺梓凝彻底觉得霍言深今天肯定是受什么刺激了,完全一反常态。

    她虽然吃了药,可是药性还没开始,腹部的不适感让她没有精力思考其他,所以,她懒得再去深究,也就没继续说话。

    霍言深却有聊天的兴致:“菲菲,我看到你的盒子里有一枚戒指,是谁送你的吗?”

    贺梓凝心头一跳,不过片刻,就恢复如常:“复古饰品店买来玩的。”

    反正,这个戒指估计是当初那个男人用来接货的,而霍言深这样层面的人怎么会见过?

    所以,贺梓凝倒不用担心他会因此而猜出来什么。

    而且,这个戒指原本放在梳妆盒的,可是新家有个专门的梳妆柜,她的那个盒子有些占地方,再加上那天搬家弄坏了就扔掉了。

    于是,这枚戒指就被转移到了小盒子里,和家里钥匙放在一起。

    霍言深听到贺梓凝的语气那么随意,有些哭笑不得。

    当初,他送她的戒指,原来在她的眼中只是个不起眼的小饰品啊?真难得,这七年她还没扔!

    于是,他开口道:“菲菲,我以前学过一些鉴赏,觉得那枚戒指材质应该很贵重,你以后别随便乱放了。”

    贺梓凝真的吃惊了:“啊?真是这样?”

    霍言深认真道:“是的,虽然不说价值连城,也至少可以用来换一套房。”

    这下子,贺梓凝动容了,她扭了扭身子:“那我得把它收好!”

    “乖,一会儿再收。”霍言深唇角扬了扬,果然,他一说贵重,她就认真了。

    可是,贺梓凝想的是,虽然贵重,可也不能见光,毕竟她和儿子的命更重要。只是,以后她还是把它锁在家里任何人都不会碰的地方好了!

    “还有一串钥匙,是哪里的?”霍言深又问。

    “我公寓的。”贺梓凝倒是没有隐瞒,深知她即使不说,他也有办法知道。

    “你平时都在公寓住?”霍言深继续打听。

    “嗯。”贺梓凝发现,他今天的话尤其多,似乎,在打她的歪主意。

    于是,她闭上眼睛装睡,再不让霍言深套到她任何的话!

    只是,原本只是装,可是,到了后面,贺梓凝迷迷糊糊还真睡了过去。

    睡梦中的她只觉得浑身上下暖暖的,第一次生理期过得这么轻松。

    再次醒来时候,贺梓凝听到头顶有绵长的呼吸声,显然,霍言深也正在熟睡。

    他紧紧搂着她,心跳印在她的后背,一下一下,极为有力。

    他一手抱住她的肩膀,另一手依旧覆在她的小腹上,而她一直感觉到的温暖,就是从那里发出的。

    似乎,他的手比暖水袋还好用?

    不过,早上被霍言深灌了很多粥和牛奶,贺梓凝想去洗手间。

    她抬起霍言深的手臂,虽然很轻,他还是醒了过来。

    他的眼底还带着几分睡意的朦胧,低头吻了一下贺梓凝的头发:“菲菲,到晚上了?”

    贺梓凝不由笑了:“哪有,明明才中午吧!”

    听到贺梓凝笑,霍言深一愣,她好像终于在他面前、对着他放松地笑了?

    他的唇角上扬:“饿了?”

    “才刚吃了早餐,哪能饿这么快?”贺梓凝说完,突然意识到自己和霍言深说话似乎又忘了当初刻意拉开的距离,于是,又补充道:“我没事了,你回去吧!”

    说着,她从他的怀里出来,坐起来去找拖鞋。

    霍言深见贺梓凝又重新竖起了铠甲,心头有些无奈。不过,反正他打定主意了,肯定不走!

    之前傅御辰说了,追女人就要趁着女人最脆弱的时候攻心。

    什么是脆弱?

    比如失恋、比如事业低谷、比如生病不舒服……

    所以,等贺梓凝上完洗手间,霍言深穿好鞋子站起来道:“菲菲,我送你回家。”

    她蹙眉:“我没说我要回去。”

    “你生病了不能开店,而钥匙在我这里,我一个电话就能查到你住哪里。”霍言深转着手里的钥匙,淡淡道:“菲菲,你没有选择。

    她生气,转过身去不理他。

    他却将她一把抱起来,顺道,还带上了那个小盒子:“是不是不愿意自己走?让我抱你?”

    听到他故意曲解她的意思,贺梓凝更加懊恼,可是,她力气不如他,什么也做不了!

    于是,贺梓凝被霍言深抱去了他的车里。

    他俯身替她系好了安全带,然后,绕到车头:“菲菲,输一下导航位置。”

    说着,将自己的手机递了过去:“密码是1206。”

    1206?贺梓凝想了想,竟然是自己生日,还真巧!

    不过,他竟然就这么把密码告诉她了?

    只是,当她用密码解锁后,看到霍言深的桌面时,手机都差点没拿稳!

    “这照片是哪里来的?!”贺梓凝瞪圆了眼睛。

    霍言深看着他们在广场上kiss的照片,挑了挑眉:“网上下载的。”

    他说的是真的,那天他们接吻的照片不知道为什么突然红了,只是他本人不知道,还是沈南枫拿了手机过去给他看的微博。

    他向来不喜欢媒体随便乱放他的照片,可是这次,却刻意没有采取任何措施,甚至,自己偷偷记了微博名字,还下载了下来!

    贺梓凝当时却根本没有功夫关注这个,她听到霍言深的话,只以为他故意骗她,她气结:“我去网上怎么下载不了?!”

    而且,他们都分手了,他又故意让她解锁看他们的照片,到底要做什么?!

    他不是说已经承诺了另一个女孩的吗?不是又在求‘贺梓凝’嫁给他的么?为什么又来招惹她?男人都是这么朝三暮四的么?!

    霍言深却根本不知道贺梓凝心头所想,他看着她,只觉得他看上的女人,连生气都这么可爱!

    于是,他决定将无赖进行到底:“要不然,我们再亲一次,说不定你今晚就能在网上下载了!”

    贺梓凝真生气了,抡起拳头要揍人。

    霍言深故意将身子靠过去让她揍,反正她没力气,就好像挠痒痒。

    她见状,撅了噘嘴,转过头,彻底不理他了。

    “菲菲?”霍言深在旁边叫贺梓凝。

    “晓菲?”

    “老婆?”

    听到这个称呼,贺梓凝瞳孔瞬间放大,猛地转过头来。

    霍言深直接凑过去,冲转头过来的贺梓凝来了一个响亮的么么哒。

    “乖,输入导航,要不然我继续亲了。”霍言深捧着贺梓凝的脸道。

    他有钱有势有力气,她只是一个小老百姓。她打不过、无赖不过,好像怎么都得听他的……贺梓凝觉得委屈,眼底弥漫起一层水雾。

    霍言深一眨眼,就看到贺梓凝泫然欲泣的样子。

    顿时,他只觉得心头一阵收紧:“菲菲,对不起!”

    都说,哄女孩一大原则,不论谁的错,自己先认错!虽然,他自己也不知道错在哪里。

    这些,都是最近霍言深在晚上恶补的追女孩攻略。

    或许人身体不舒服的时候,就容易比较情绪化。所以,贺梓凝听到霍言深道歉,心里更委屈,眼底的泪,就那么砸落了一颗。

    仅仅只是一颗,从眼眶滑落,落到了黑色的真皮座椅上。

    霍言深却仿佛被烫到一般,心头狠狠地一痛,他定定地看了她好几秒,突然伸臂,一把将她抱在怀里。

    他想到因为他当初对她做的事,让她一直活在那样的舆论里。那天,那些舆论、还有在他怀里哭得撕心裂肺的她……

    其实,这个看起来坚强的女孩,内心也一样柔软又会受伤吧?

    他收紧手臂,声音从未有过得温柔怜惜:“菲菲,别哭了,再哭我的心都碎了……”

    贺梓凝听到他的话,不由一惊。

    不过,片刻之后,她心底又响起嘲讽的声音。

    这个世界上,有谁是能够值得信任的呢?

    她收起了所有的情绪,伸手推了推霍言深:“我没事了。”

    他慢慢放开她,她却没有看他,而是低头默默地输入了自己的地址:“导航设置好了。”

    霍言深又看了贺梓凝一眼,这才收回目光:“好。”

    小店距离贺梓凝的公寓本来就不远,不过十来分钟,霍言深就已经到了停车场。

    他停了车,正要去副驾驶将贺梓凝抱出来,她却已经自己下了车。

    他的手微微僵硬了一下,随即拉了她的手:“以后我帮你开。”

    贺梓凝用力挣了一下,发现挣脱不开,她没有办法,只能任由着霍言深牵着她走入小区。

    他们到了电梯,贺梓凝按了楼层,霍言深看着周围环境,悬着的心终于落下。

    这里,应该没有老鼠了。

    “我家到了,谢谢你送我回来。”贺梓凝拿了钥匙却没有开门,语气明显是送客。

    霍言深装作没听到,直接从她的手里夺过钥匙,打开了门。

    家里虽小,却很温馨,霍言深目光一转,发现自己还真挺喜欢这个地方。

    他不顾贺梓凝要喷火的目光,径直去了卧室,四处一扫。

    一米五宽的床,嗯,他们一起睡也不挤!霍言深想到这里,勾了勾唇。

    “菲菲,我出去买午餐,等我回家。”霍言深说着,就要转身,手却摸到了口袋里的小盒子。

    于是,他将戒指从盒子里拿出来,走到了贺梓凝面前,抬起了她的左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