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你是我的遥不可及 贺梓凝霍言深 > 第74章 我身体很好,能陪你到老
    第74章我身体很好,能陪你到老

    该不会那天那个男人,真的是霍言深吧?

    贺梓凝有些心惊肉跳,正想要再次比对一下的时候,霍言深却冲贺梓凝开了口:“菲菲,我看你哥嫂好像对孩子也不上心,你不如把晞晞过继到你这里,然后,再嫁给我好了!买一送一,我还白白多了一个这么大的儿子!”

    霍言深说话的语气有些调侃,其实,只有他自己知道,他其实有些紧张。

    这是他一直想要对她说的,她还没完全接受他,他也不敢坦诚就是七年前那个男人。现在,正好借这个试探一下她的口风!

    只是,贺梓凝原本还真有些惊魂不定的,可听到霍言深这句话,一下子似乎反而觉得自己有些草木皆兵了。

    她挑眉:“我哥嫂怎么可能舍得把晞晞送人,你想得美!要生自己生去!”

    “要不然,你给我生?”霍言深眼底都是蛊惑。

    这时,贺宸晞已经走到二人面前,于是,霍言深很自然地将贺宸晞抱起来放在了肩上,然后,又伸手去牵贺梓凝的手。

    她一转头,就看到儿子骑在霍言深的肩上,很自然、很得意的模样,这一刻,掌心被包围的触感似乎变得更加清晰而深刻。

    身后的人,还在议论,你们看,人家一家三口好幸福!

    贺梓凝只觉得心情有些复杂,她抬眼,却见霍言深垂眸看向她,四目相对,他冲她比了个口型:“菲菲。”

    只是到了傍晚,当贺梓凝回家,看到客厅多了一间大床、还占据了客厅三分之二空余空间的时候,她就有些不淡定了:“霍言深,哪有客厅里放床的?”

    他点头,顺着她道:“的确是没有,那我放你卧室?”

    她怎么不知道他的脸皮竟然能这么厚?!贺梓凝强迫自己冷静,去厨房准备晚餐。

    似乎,又回到了当初在霍言深家的模式。

    不过不同的是,过去霍言深总和贺宸晞抢吃的,而现在,还主动给孩子夹菜,只要贺宸晞喜欢的,他都让着。

    吃完晚餐,霍言深一把抱起小家伙,去了卧室,还关了门。

    于是,对话是这样的——

    霍言深冲小孩子道:“晞晞,你看我考察期表现还不错吧?是不是应该进入正式合同阶段了?”

    “才三天。”贺宸晞黑亮的眼睛转了转:“我那天看电视,听到里面说一般试用期要六个月!”

    霍言深没想到儿子竟然这么精,六个月么?他笑得意味深长:“你不怕你‘姑姑’等不及?”

    说不定,六个月连二胎都怀上了,早就必须奉子成婚了……霍言深想到这里,喉咙滚了滚,只觉得血液沸腾,心底有千万只蚂蚁在咬,在呼啸!

    “怎么等不及?”小家伙哪里知道霍言深在动歪脑筋,他挑眉:“追我姑姑的多了去了!所以,试用期挤破头的也多了去了!你要是嫌试用期长,可以不干啊!”

    儿子竟然威胁他?很好,颇有乃父之风!

    霍言深道:“晞晞,知道男人怎么追女人吗?”

    小家伙眨了眨眼:“怎么?”

    “我现在教你点儿,你记着将来用。”霍言深说着,突然气势一变:“把她身边的所有男人全灭了,那她不想选你也只能选你!”

    贺宸晞:“……”

    霍言深拍了拍小家伙的肩膀:“以后在学校看见哪个小女生喜欢,带回来我帮你看看!追不到的,我帮你追!”

    小家伙挑眉:“我这么帅,怎么可能追不到女生?!”

    门外,贺梓凝见两人关起门来许久没出来,生怕霍言深教坏儿子,于是敲门:“你们在做什么?”

    “菲菲,我在给晞晞辅导功课。”霍言深带头撒谎。

    小家伙觉得撒谎不好,可是,他和霍言深说好了的,现在考察期还没结束,所以,也就缄口不言。

    不过,霍言深还真的将贺宸晞的书拿出来,然后和他兑了一下白天的课程,这才放下书,拿起电脑道:“好了,现在教你用电脑帮你‘姑姑’的店宣传。”

    直到一小时后,霍言深才从贺宸晞房间里出来,见到贺梓凝,一把搂住她的腰:“菲菲,现在该我们二人世界了!”

    说着,带着她到了他的床上坐下:“乖,在这里躺会儿,没有你的味道我晚上睡不着。”

    她动了一下,动弹不得,不由转头白了他一眼:“那你这么多年天天失眠?”

    他点头:“从小就失眠,直到认识你,才睡了几天好觉。”

    她深深佩服他现在的厚脸皮工夫:“那你失眠这么多年,还能长这么健康,也挺不容易的!”

    “放心,我身体好。”霍言深凑到贺梓凝耳边:“陪你到老是没问题的!”

    她无奈,反抗不得,只好由着他去。

    霍言深看着小女人乖顺窝在自己胸口的模样,唇角微微勾了勾,看来,傅席歌说得对,追女人不要顾及什么面子,死缠烂打拐到手才是第一位!

    他低头吻了吻她的头发:“菲菲,我们周六带上晞晞去看静染。”

    贺梓凝上周末生病加例假,没能去,其实也打算这周末去的。于是她点头:“好!我看静染喜欢小动物,肯定也喜欢小孩子,我们带宸晞去!”

    夜晚,霍言深睡外面客厅的大床,借着窗外昏暗的灯光,看向旁边卧室那道紧闭的门,翻来覆去睡不着。

    半夜,贺梓凝觉得有些口渴,她起身喝了点床头准备的水,又有些想去洗手间。

    想到霍言深在外面,她有些犹豫。可是,每次夜里醒来必去洗手间这样的强迫症让她无法安睡,于是,悄悄打开了门。

    外面,一片安静,霍言深似乎已经睡熟。

    贺梓凝将脚步放到了最轻,屏住呼吸,悄声无息地走向洗手间。

    还好,他应该是没醒,她上完出来,准备回房。

    只是,当她回到自己房间,拉开被子往下一躺的时候,差点没尖叫出声!

    床上有人!

    霍言深在贺梓凝尖叫之前,一把将她拉入怀里,然后,堵住了她的唇。

    她只觉得一番天旋地转,自己就已经被霍言深压.在身下。

    他一手紧扣着她的腰,一手扣住她的后脑勺,手指穿过她的长发,不过只是瞬间的工夫,就已经撬开了她的牙关。

    顿时,呼吸里全是他的味道,在寂静的黑夜,危险致命!

    她挣扎,那么一动,却发现他的身子很烫,在纠.缠间,他腰上的睡袍袋子松了,露出胸膛的大片肌肤。

    她的手指落在他胸口上,似乎都能感觉到肌肉纹理下蕴藏的温度和力量。

    贺梓凝连忙缩回手,改为去抓霍言深的手臂,可是,她感觉自己好似抓在了铁臂上,他们之间力量悬殊,她所有的动作,全都是挠痒痒!

    口中的氧气越发稀薄,她焦急、继续看似无用地挣扎,却在她某个抬腿的时候,一下子浑身僵硬!

    他的身体早已起了变化,在这样的黑夜里,坚.硬灼热死死抵在了她的身上,烙印一般。

    贺梓凝恐慌到完全不知所措,心跳紧张得仿佛要跃出喉咙。

    而霍言深,其实在她走进房间的时候,就一直在看她。

    虽然光线极暗,可是,他还是依稀能看到她卸妆后纤尘不染的绝美容颜,和七年前相比,更加倾城。

    这一幕,像极了当初,以至于他所有的隐忍都在此刻溃败。

    他完全忘了自己趁她出去后进来,其实只是想赖着她的床,趁机抱抱她的。

    或者说,最多亲一下就好的。可是,他还是低估了她对他的诱.惑力。

    身体里千万个声音在不断地呼啸,他,想要她!

    他吻她,强势而不容推拒。

    她的耳畔似乎出现幻觉,听到咚咚咚的声音,也不知道是谁的心跳。

    房间里的空气越发稀薄,温度不断上升,寂静的夜里,时间好像被拉得很长,似乎,又很短。

    当衣服被解开,胸口上落下宽大温热的手掌时,贺梓凝猛地缩了一下身子。

    她的胸口起伏,身子轻颤,抓霍言深手臂的力气,也从挣扎到无力。

    正吻得投入的霍言深被她的反应惊了一下,他睁开眼睛,垂眸看着她。

    她衣衫几乎全部被他拉开,露出大片细腻的皮肤,在微弱得光线下,依旧恍若凝脂般柔.软光泽。

    而她的眼睛,却好似受了惊的小鹿,那么涩涩地看着他,眸底,有清浅的水雾。

    仿佛一盆冰水浇下,霍言深突然意识到,他刚刚的行为,是不是吓着她了?

    原来,七年前的事情,对女孩子造成了那么大的心理阴影,怪不得上次她也吓得直哭!

    想到这里,他喉咙有些发堵,心底蔓延起尖锐的疼痛。

    “我那个还没来完,你能不能不要……”贺梓凝商量一般,小心翼翼地说着。

    她知道,此刻的他就好似一头发了情的雄狮,如果她说别的,估计他都不会放过,只有这个原因,她唯一能赌一赌……

    “女孩子生理期一般很久吗?”霍言深顺着话题问道。

    “七天。”贺梓凝故意照最多了的说。

    他并不怀疑,而是在她身边躺下,伸手将她的衣服拉好,然后将她抱进怀里:“菲菲,你别怕,我以后都不会强迫你了。”

    反正,七年都等过来了,也不在乎再等她消除心理阴影,真正接受他。

    *作者的话:

    深哥的铃声很萌有没有?可怜的深哥,还是七年前吃过一次肉,就断粮这么久……

    谢谢alina的打赏,么么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