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你是我的遥不可及 贺梓凝霍言深 > 第76章 神秘的男人
    第76章神秘的男人

    她的手先落在贺宸晞的脸颊上,然后,颤.抖着慢慢往下,滑过他的肩膀,在一点一点,落到他的小手上。

    随着这样的动作,霍静染眸底的眼泪,一颗一颗砸下来,落入地上,消失不见。

    贺宸晞虽然有些怕,可是,却发现面前这个阿姨应该是没有恶意的,所以,他想了想,冲她道:“阿姨,不哭。”

    霍静染狠狠一震,猛地伸出手臂:“宝宝、宝宝……”

    她的身上,一定有很多故事吧?贺梓凝看着霍静染,心头微动,转头,便看到霍言深垂在身侧的手,紧握成拳,因为用力,青筋绷起。

    “如果我找到那个男人,一定剥皮抽筋!”霍言深一字一句道。

    此刻,贺宸晞被抱得太紧,觉得有些不舒服,小家伙眸子一动,努力抬起小手,然后,伸手去碰了碰霍静染脸颊上的眼泪:“阿姨,别哭了,你笑起来才好看!”

    六岁的孩子声音很稚嫩,落在霍静染的耳畔,令她心头的情绪更加汹涌澎湃。

    她一点一点松开贺宸晞,让自己的视线与他平齐,似乎是想要看清他。

    可是,她看到的,唯有一片空洞的黑暗……

    “啊——”霍静染抱着头,痛苦地尖叫,贺宸晞吓得往后退了两步,不过,还是很快意识过来,问道:“阿姨,你看不见吗?”

    霍静染痛苦地拍着脑袋,霍言深怕她自残,连忙过去,伸手拉住她。

    可是,霍静染力气竟然很大,她难受得尖叫,差点咬伤霍言深,却在某一刻,突然安静了下来。

    然后,彻底晕了过去。

    “静染!”霍言深大叫一声,见她双眸紧闭,连忙一把抱起她:“菲菲,我们去主宅!”

    主宅那边有霍静染的医生,不过,两名医生一起看了之后,却都面色凝重,于是,众人一起送她去了医院。

    而此刻,一间极尽奢华的欧式大殿之中,一名身材高大的男子半躺在大殿尽头的雕花实木长椅上。

    他穿着一件紫色的丝质睡袍,因为松松地系着带子,所以,露出了胸口大片小麦色的皮肤,和上面鲜艳的纹身。

    他的五官极为俊美,眼角微微上挑,微眯的凤眸带着几分戏谑的笑,张扬狷狂。

    他把弄着手里的高脚杯,猩红色的酒液宛若鲜血一般,映在他的瞳孔里,平添几分嗜血的妖冶。

    脚下,一只体型硕大的坎高犬匍匐在他的脚边,棕黄得发亮的毛发和下方白色的地毯行成强烈的色彩对比。

    “卿少,这是您要的资料。”一名穿着西服的男人送来一个文件袋。

    卿少接过文件袋,漫不经心地打开。顿时,里面的照片便滑落了出来。

    他随意捡起一张,当看清上面的面孔时,不由蹙了蹙眉。

    接着,他将照片和文件内容看完,然后用两只手指夹起一张照片,抬眼看向面前的手下:“所以,霍言深这几天就是和这个女人在一起?”

    “是的,卿少。”助理点头:“他似乎对这个叫李晓菲的女人很在意。”

    “这么多年,第一次见他碰女人。他的品味,还真独到。”卿少慵懒一笑:“看来,我是该主动见见这个女人了!”

    说着,他站起身来,整理了一下身上的睡袍,就那么赤着脚往外走。

    身后,那只在外面凶猛残忍的坎高犬温顺地走在他的身后,匍匐忠诚。

    医院里,霍静染被送到了急诊病房。

    经过医生判断,她因为情绪激动,造成晕厥,而其他问题,还需要全面检查。

    一番检查结束,已然到了中午。霍静染还没有醒来,贺梓凝担心贺宸晞饿了,于是,在网上点了几分外卖。

    医院不允许外卖进入大楼,接到电话,她让霍言深和贺宸晞留在病房,自己下楼去拿。

    回来的时候,贺梓凝提着东西,和一名男人擦肩而过的时候,捏着的手机不小心落到了地上。

    她弯身去捡,却有一只漂亮修长的手率先伸过去,拾起了她的手机。

    贺梓凝抬眼,便对上了一双带着几分妖异的凤眸,还有一张极为俊美的脸。

    这个男人这么夺目,刚刚她为什么没有注意到?她心头惊疑,直到男人将手机递到了面前,才反应过来:“谢谢您。”

    只是,当贺梓凝伸手去拿的时候,男人却没有放。她微微用力,抬眼冲他道:“先生?”

    一瞬间,四目相对,她有种被人洞悉的感觉,浑身毛孔都不由竖了起来。

    他却微微勾唇,慵懒的声音缓缓从性.感的唇.瓣吐出:“不客气。”

    随着话落,男人松了力气,贺梓凝拿到了手机。

    等贺梓凝走远,卿少才慢慢收回落在她身上的目光,凤眸闪着猎豹般的光。

    贺梓凝走进电梯的时候,心头都还有些起伏。

    刚刚那个男人给她的感觉,实在太奇怪了。

    但是,她已经变了模样隐姓埋名,应该再不会有人找上门来吧?或许,她是有些多疑了?

    贺梓凝拿了外卖进去,众人才刚刚吃完,床上的霍静染就醒了。

    她的睫毛颤了颤,慢慢睁开了眼睛。

    “静染?”霍言深站起,就要叫医生过来。

    “言深——”床上的霍静染开口,伸出手,想要抓到什么。

    她的脸上,已然没有了原本的疯狂和迷茫,取而代之的,是坚定和清醒。

    霍言深激动地看着她:“静染,你回来了?”

    她握紧他的手:“言深,我回来了!这些年,让你们担心了!”

    霍言深胸口起伏,断然没有料到自己真的还能看到霍静染恢复如常的一天。

    他弯身下去,紧锁住她的面孔:“静染,你告诉我,十年前,到底发生了什么?!”

    霍静染的手,慢慢落到了自己的双眼前,她的眸子空洞,脸颊上挂着带着恨意的笑:“言深,都是我傻,我把角膜给了他,他却害死了我的孩子……”

    虽然霍言深听得一头雾水,可是,此刻他最想知道的还是那个人:“他是谁?!”

    “夜、洛、寒。”霍静染吐出这三个字的时候,带着切齿的恨意。

    “竟然是他?!”霍言深只觉得浑身的血液在此刻疯狂燃烧!

    霍家,谁都知道他这一代有三个男孩。

    夜洛寒、霍言深、霍言戈。

    而夜洛寒是霍家收的养子,比霍言深大一岁,从小和他们一起长大。他性子似乎比较温和,对谁都仿佛带着笑,可是,好像谁都走不进他的心底。

    霍言深依旧记得,当初霍静染最喜欢的,就是跟在夜洛寒身后,洛寒洛寒地叫着。

    按照辈分,她高了夜洛寒一辈,可是年纪,又比他小了三岁。

    过去在家的时候,夜洛寒有多疼爱自己这位小姑姑,众人都是有目共睹的。

    可是……

    霍言深看着霍静染:“静染,他不是在十年前那场火灾里就死了吗?”

    那场火灾,夜洛寒失踪,最后众人发现几个被烧得面目全非的尸体。当时有人说火灾是夜洛寒做的,可是,人死无法确认,从此成为悬案。

    而之后一个月,霍静染失踪,自此,霍家四个年轻人就剩下了霍言深和霍言戈兄弟俩。

    而随着七年前霍言戈突然对霍言深发难,被霍言深用雷霆之势灭掉,被逼跳了海之后,霍家这一代的确人丁单薄。

    “言深,他没有死。那场大火,他只是毁容了,还失去了眼睛。”霍静染在霍言深的相扶下,慢慢坐起来:“我一次出去,无意间看到了他。但是他毁容了,不让我靠近。”

    说着,她不由捏了捏衣服,直到衣服上都是褶皱:“你知道的,我从小就喜欢他,因为知道他和我们没有血缘关系,所以一直都盼着长大就嫁给他……”

    “所以,看到他毁容又失明,我担心他,死缠烂打让他同意我在身边。那段时间,他在做着植皮和治疗,我看他痛苦,又没有找到合适的角膜,就去了黑市,把自己的给了他……”

    “静染,你疯了?!”霍言深听到这里,完全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就算你想治好他,为什么不回来?一对角膜的钱,我们怎么可能拿不出来?!”

    “因为,妈知道了我喜欢他的事,还说,只要我和他在一起,就不认我这个女儿!”霍静染‘看’向霍言深:“言深,是我不好,我没有听家人的话,不但陪了双眼,还……”

    说着,她摸向小腹:“他用我的角膜恢复了光明,我觉得自己的付出是值得的,还将刚刚发现的孕事告诉了他。可是,他却说,孩子打掉……”

    “我那时候疯了一样地求他,可是他连一句话都没有,还让人拖着刚刚失明的我,去了手术室。我现在都还记得,宝宝从我身体里离开的感觉……”霍静染痛苦地落泪:“言深,我好恨自己、好恨他!我保护不了我的宝宝、还蹉跎了十年!”

    旁边,贺梓凝听到这里,心头也是一阵窒息。

    她也有孩子,尤其是看到贺宸晞这么聪明懂事,再看霍静染,失去了光明和希望,还是自己深爱的人亲手做的,她就觉得这样的痛,感同身受!

    “静染,别哭了!”霍言深一把将她抱紧:“你放心,我会帮你报仇!夜洛寒,就算是上天入地,我也会把他找出来!挖了他的眼睛,给他拴上链条,让他永远跪在你的门前!生不如死!”

    *作者的话:

    大家猜猜,夜洛寒是好人吗?那个卿少又是谁?他们和梓凝家人失踪有没有关系?

    谢谢Nature的打赏,么么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