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你是我的遥不可及 贺梓凝霍言深 > 第77章 蹉跎十年,终得重生
    第77章蹉跎十年,终得重生

    一旁,贺梓凝被霍言深森冷的语气吓了一跳,不过,却很理解他的心情。

    如果,被害的是自己的亲人,她,也会同样做!

    病床上,霍静染却拉住霍言深的手:“言深,不要帮我,如果看到他,这个仇,我要亲自去报!”

    有什么东西,比十年浑浑噩噩更加令人悔恨;又有什么,比自己掏心掏肺,却换来冷酷无情更令人痛心?

    霍静染抓紧霍言深,哀求一般:“答应我,好不好?”

    霍言深心里再难受,可是,看到从小一起长大的霍静染这么求他,他也只能点头:“好,不过我希望你不要手软!”

    “我不会!”霍静染说着,慢慢摸向自己的眼睛:“言深,我的眼睛还能恢复吗?”

    “我马上请医生来看。”霍言深说着,站起身来。

    他还记得,当初发现霍静染的时候,她整个人瘦得好似一张纸片,可是,他们问她发生什么的时候,她却迸发了惊人的力气。

    那时候,家里不是没有给她找医生看的,可是,她却疯了一样说就算看得见,她也会把自己抠瞎。

    那时候,她估计是觉得自己心瞎吧?

    而之后,她越来越怕人靠近,怕水、敏.感,情绪总是突变,时而清醒时而混乱。

    还好,所有的一切,终于结束了!

    很快,医生过来,然后推着霍静染去了眼科。

    经过检查,医生说她的眼睛没有问题,当初虽然是在黑市取的角膜,不过手法醇熟,没有伤到别的地方,如今,只要重新移植一对眼角膜就可以复原。

    听到这里,霍言深马上预约了角膜移植,然后,又带着霍静染回了住院病房。

    房间里,贺宸晞听贺梓凝讲了大概的故事,心头也很替霍静染难过。

    他走过去,小心翼翼地碰了碰霍静染的手:“阿姨——”

    她听到男孩的声音,鼻子不由一酸:“嗯。”

    “阿姨,你别难过,你是我见过除了我姑姑以外最漂亮的啦!”小家伙开始夸人起来:“你以后一定会很幸福很幸福的!”

    听到男孩懂事的夸赞,霍静染喉咙都有些哽咽:“你叫什么名字?等我眼睛好了,一定要好好看看你。”

    “我叫李宸晞。”贺宸晞道:“以后叫我宸晞就好!”

    “宸晞,很好听的名字。”霍静染空洞的眸子好似看着远方:“如果我当初的孩子还在,应该都比你大了。如果他能活着,肯定能和你玩到一起……”

    说着,她的眼泪又砸了下来。恐怕是不想在孩子面前落泪,所以,霍静染将脸别到了一边。

    “阿姨,不哭不哭!你以后肯定还会有宝宝的!你要相信我哦!”贺宸晞拍着胸.脯道:“而且,我是大哥,以后我帮你罩着他们!”

    听到他的安慰,霍静染似乎真的好了一点。

    她点头,冲着他微笑:“好!”

    霍静染因为长期缺乏运动,身体也比较虚,所以,医生给出了一套具体的营养和健身方案。

    而之前是情绪上引起的问题,所以,并不需要卧床治疗。在观察了七小时之后,众人见天色已经暗了,于是,准备办理出院。

    可就在这时,霍言深的手机响了。

    他滑了接听,脸上的表情从凝重到惊喜。

    他收起手机,气息都有些不稳:“静染,刚刚医生通知,正好有人捐了角膜!”

    众人一听,也顿时惊喜万分。于是,大家一起快速赶到了医院的眼科。

    只是,这个世界从来都是几家欢喜几家愁。

    令霍静染重生的角膜,来自于一个年轻的家庭。男人突发意外去世,留了一个全职太太,和膝下一双儿女。

    一家人哭得肝肠寸断,可是,依旧还是按照男人生前的愿望,将角膜捐献了出来。

    霍静染被推入了手术室,而霍言深则是马上联系了沈南枫,资助这个突然塌下了天的家庭,保他们一生衣食无忧。

    角膜移植不需要配型,手术目前也很成熟,所以,当夜晚手术结束的时候,霍静染已经拥有十年不曾有过光明的资格。

    只是,虽然手术很成功,但是纱布还不能揭开。霍言深等人等在手术室门口,一同等待的,还有那个捐献者的妻子。

    妻子失去了相伴十年的丈夫,却在这一刻,看到了丈夫的生命在另一个人的身上得到了另一种延续。

    世间很多事情总是如此,在最黑暗绝望的时候,往往也能找到一丝光明、和继续坚持下去的理由。

    霍静染摘下纱布那天,贺宸晞也被沈南枫接了过来。

    众人一起,站在床边,紧张地等待着这一刻。

    纱布慢慢从眼睛前移开,房间里很暗,有重重的窗帘,遮挡住原本浓烈的阳光。

    霍静染的睫毛颤了颤,慢慢睁开了眼睛。

    视线,渐渐从模糊到清晰,最后,一点一点聚焦。

    她看到,昏暗的房间里,有几个人,认真凝视着她的眼睛。

    她一个一个看过去,最后,将视线落在了霍言深的身上。

    十年了,她十年没有见过他了。

    十年前,他才是个刚二十出头的大男孩,她还记得,她离家出走之前,霍言深都是被家人宠坏了的少爷,虽然已经表现出了商业方面的诸多天分,可是,眼角眉梢都还是年少轻狂。

    而此刻,面前一身西服、英俊成熟的男人,真的就是他吗?

    果然,十年,每个人都不同了,可惜她依旧还在原地,任岁月染上面庞,蹉跎了三千多个光阴。

    “言深——”霍静染咬着唇,伸出手臂。

    霍言深同样伸出手臂,将她抱进怀里:“静染,你看得见了?能看到我了,对不对?”

    “嗯,我都看到了。”她心头奔涌着强烈的情绪:“言深,你长大了。”

    十年,怎么可能不长大?霍言深叹息。

    其实,他们四个人从小一起长大,一个失踪,一个背叛,一个疯了,就只剩下他一个。

    很多时候,他站在高处,甚至在想,如果可以,如果能够换回小时候那样的和谐,如何不愿倾尽所有?

    可惜,过去的他,看不透夜洛寒,就连自己的孪生弟弟,他也看不透。

    明明,他们从一个娘胎里出来,虽然是异卵双生,长相并不相似。但是,毕竟是同胞兄弟啊,他从小也对霍言戈很好,却换来七年前的兵戎相向!

    而霍静染,虽然他从小不爱和女孩子玩,嫌女孩麻烦,可是,霍静染他还是很亲近的,最后,却遭遇那样的事,从此变了个人。

    世事无常,曾经的他们都回不去了……

    “静染,我不得不长大。”霍言深说着,慢慢松开她:“还好,你回来了。”

    她点了点头,这才看向房间里的贺梓凝和贺宸晞。

    霍言深察觉到她的目光:“静染,这是我未来的老婆和儿子。”

    说着,他走过去,一手拉着一个人,走到霍静染床边:“这是李晓菲,这是李宸晞。”

    贺梓凝想要纠正这样的头衔,可是,碍于此刻的气氛,只好作罢。

    她冲霍静染微笑:“静染,是我,还记得我吧?”

    霍静染点头:“谢谢你,晓菲,要不是你,我还不知道自己会混沌多久……”

    说着,她慢慢看向贺宸晞,开口道:“宸晞,我看不到的时候,就在想你是个什么样的孩子,没想到,竟然这么漂亮!这么咋一看,和言深小时候还挺像!”

    霍言深生怕贺梓凝猜出什么,连忙补充道:“是啊,所以这就是缘分!”

    这时,医生过来,又给霍静染检查了一下眼睛,然后,冲着大家道:“霍小姐的眼睛恢复得很好,最近注意少用眼、不要接触强光、不要看电视和手机。出院后每周都要过来做复查,出门也都要记得戴上眼镜。”

    众人认真记下,又领了药,这才一起坐车,离开了医院。

    原本,霍言深是要马上将这件事告诉霍家那边的。可是,他却想起了霍静染看到贺宸晞后说的第一句话。

    她说,贺宸晞像他小时候。

    如果霍家那边来人,听霍静染提到霍宸晞,看到孩子相像,很可能开始查当年的事,也就自然知道了贺宸晞其实是他的儿子。

    但是,他现在还没有哄好贺梓凝,事情如果骤然捅开,他担心会影响他原本的计划,让贺梓凝更难接受他。

    所以,他告诉霍静染,等她角膜拆线之后,再通知家人,告诉大家,重生的她回来了。

    一切,似乎又回到了原本的模式,只是,贺梓凝的小店里多了一位美女。

    霍静染从小就喜欢画画,虽然如今眼睛不能用太久,但是,每天一会儿,也不妨碍她帮贺梓凝装饰小店。

    而这边的顾客大都是美院的学生,不少人发现店里变了模样,再看到有位大美女在画画,顿时,都来了兴趣。

    霍静染渐渐认识了朋友,有时候,她还坐在桌边,给学生们当写生模特,笑容,也渐渐浮现在了她的脸上。

    这天,霍言深接到傅御辰电话,约他一起喝酒。

    想到出去玩就会少和贺梓凝相处几小时,他心头一动,直接将贺梓凝和贺宸晞带上了。

    出门的时候,他看向旁边的贺梓凝,心头叹息,什么时候,她才能卸了妆,和他一起出双入对,羡煞旁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