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你是我的遥不可及 贺梓凝霍言深 > 第79章 不择手段,为了击败情敌
    第79章不择手段,为了击败情敌

    看到简安安这句话,贺梓凝的脑袋轰的一下就响了。

    是的,她之前就怀疑过,那个男人是简安安当时安排的。

    因为,当时她被简父简母拖着去了那个平时无人去的小楼阁,他们离开后,她想逃走,可是,却发现门从外面上了锁。

    她以为他们要将她关一天,所以,没有办法之余,只好在浴室里洗了澡,又休息了一会儿。

    然后,那个男人就突然出现了。

    而当她被那个男人侵犯之后,她害怕得逃走,这才发现房门不知道什么时候被打开了。

    钥匙,应该就只有简父简母或者简安安有,那个男人如果不是和他们串通一气的,怎么可能无声无息将门打开、从而侵犯了她?

    贺梓凝清晰地感觉到,自己胸膛里的心跳加快,有血液开始上涌。

    虽然不相信简安安、虽然其实恨极了那个女人,可是,她却不得不承认,她很想知道当初那个男人是谁!

    谁毁了她?

    谁是贺宸晞的亲生父亲?

    所以,在经过许久天人交战之后,她还是给简安安回复了:“什么时候见?”

    简安安很快就回复了过来:“只要你方便,提前半天告诉我。”

    “好,那就明天中午。”贺梓凝道:“希望你不要耍花招,否则,乔南之手里的证据我也有,还有很多之前没有公布出来的,我相信很多人乐于见到!”

    虽然手里有简安安的把柄,可是,贺梓凝也知道这个女人做起事来没有底线。

    她思前想后,决定将赴约的事情告诉陈玉婷。告诉她,她会每隔半小时给她联系,如果突然断了联系,让陈玉婷马上报警。

    从宁城到苏城半小时就到了,贺梓凝第二天早晨到了店里,冲伍婷交代了自己要去看望哥嫂,然后,便买了一张车票,去了苏城。

    算起来,虽然两个城市很近,但是她已经七年没有回来过了。

    自从当初离开后,她就一直在宁城打工。而后,乔家将生意移到了宁城,简安安也跟着过来,甚至连简父简母都在宁城买了房。

    所以,她虽然时常看到故人,其实只是因为故人也都换了地方。

    七年的时间,城区已然有了不小的变化。贺梓凝走在街道上,只觉得有种熟悉又陌生的感觉。

    她站在路边,等到了经过她家的公交车,上了车,看着窗外倒退的风景,有些恍惚。

    她看到了自己曾经上过的中学,看到门口那家卖花的小店依旧还是当初那个女人,只是,她以前臂弯里的小婴儿此刻都已经成了一个到母亲肩膀的小姑娘。

    她看到经过了简家,她曾经住了十多年的地方,也是那个给过她欢笑和噩梦的地方。

    最后,到了贺家附近,贺梓凝这才下了车。

    她来到附近的一个超市里,走到洗手间,将自己的妆卸掉,又戴了一顶帽子,这才走了出去。

    快速来到贺家门口,她看着带着几分锈迹的门,微微恍惚。

    七年了,她再次回到这里,回到这个仅仅只住过两个月的家。

    刻意淡忘的岁月在此刻似乎变得清晰起来,她恍然想起,有一次,她就在旁边的那家超市买东西,不知道外面已经下了雨。

    出来的时候,看到亲生母亲打着伞匆匆过来,看到她,眼睛一亮:“凝凝,我生怕赶不及!”

    以前在简家的时候,她其实就听过简母说自己母亲作风不好。但是,那会儿她不知道那才是她的生母啊,所以也都没有感觉,甚至,对素未谋面的母亲也有些误解。

    以至于,十六岁后回去,她其实心里是排斥的。

    但是,也就是那天下雨,她看到平时很重视外表形象的母亲鞋子和裙子都是泥泞的时候,突然之间,那种血浓于水的感觉倏然清晰,消除了心里的隔阂,让她一下子觉得亲近了起来。

    可是,不过只是短短两个月,父母就突然离开。以至于第二天早上,她起床发现没人,走进他们房间,看到他们留下的一张纸条,这才知道,原来他们离开了,没有带她。

    纸条上写着,凝凝,好好照顾自己。

    再没有其他。

    贺梓凝收起回忆,深吸一口气,推开了那道门。

    而就在她走进去的瞬间,有人用相机记录了此刻的画面,然后,一间奢华的房间里,男人接听了手机。

    “卿少,贺小姐回来了。”男声在听筒里响起。

    “啪!”手机坠.落到了厚厚的手工地毯上,电话没有断,卿少依旧还能听到里面的声音:“卿少,那您……”

    他捡起手机:“我马上过去,备车!”

    此刻,照片已然显示在了手机上,他看着上面贺梓凝的侧颜,捏紧了手机。

    贺家老宅中,贺梓凝走进院落,踩着上面的枯叶,一步一步,穿过花园。

    而简安安,正在花园的凉亭中央,看到贺梓凝,她挑了挑眉,走了过来。

    “我已经站在了这里,简安安,你有什么,直接告诉我就好。”贺梓凝开门见山。

    “说真的,我挺佩服你的!”简安安却不慌不忙:“当年,你才刚满18,遇到那样的事,我真以为你跳河死了。所以,这七年,我过得很舒服、很安心!”

    “呵呵,仇还没报,我怎么可能轻生?”贺梓凝看着面前这个和自己同时刻出生的女人:“我一直想知道,你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得到乔南之?”

    “对!我自从十六岁和你换过来的时候,第一眼看到他,就喜欢他了!”简安安毫不掩饰道:“贺梓凝,你不过只是早些认识他,我也是输给了时间!”

    “我今天过来,不是和你谈论他的。”贺梓凝看着简安安的眼睛:“我只需要知道,当初那个男人到底是谁!”

    “是为你当初那个孩子找爹吗?”简安安勾唇,兴味盎然道:“说真的,你的孩子呢?打了?还是生下来了?”

    说着,自己仿佛思考了一会儿,这才道:“应该打了吧?否则你这七年又怎么可能过得这么潇洒?哎,可惜啊!”

    “直接告诉我,你的目的。”贺梓凝道:“什么条件能让你把真相告诉我?”

    “聪明!”简安安笑道:“不过,我得先给你看一个东西!”

    说着,她拿起手机,打开了视频相册,然后,找到了当初她和乔南之的那一段。

    简安安的眸底,都是得意的光。

    没错,她开始的确也找不到贺梓凝,所以,当时她只能威胁乔南之,说她要发布他们的那段视频,逼他在新闻发布会上改口。

    可是,静下来一想,她比起乔南之,可是有杀手锏啊,何愁贺梓凝不现身?!

    至于七年前的那件事,就是她的资本!

    当初,她偷偷打开了阁楼的小门,让自己安排的那个男人过去侵犯了贺梓凝。

    虽然,第二天她找到那个男人,才知道事情出了状况。但是,贺梓凝被人侵犯这件事,可是板上钉钉的。

    否则,一个多月后贺梓凝怎么会查出已经怀孕?

    而据那个男人所说,就在他进去的时候,被人从后面打了一棍,然后从楼梯上踢了下去当场晕倒。

    所以,当时阁楼里应该还有一个人,那个人才是真正侵犯了贺梓凝的男人!

    不过,这些事情,贺梓凝应该不知道,简安安便用它来赌,用来将贺梓凝引诱出来!

    果不其然,贺梓凝来了!

    简安安将视频点击了播放,然后,把手机塞到了贺梓凝手里。

    乔南之啊乔南之,你看你竭力不想让你喜欢的女人看到的画面,我还不是轻易给了她?简安安想到这里,心头大笑。

    她得不到的,也不能让别人得到!

    哦,不,她摸了摸自己的小腹,就凭着肚子里的宝宝,她也要将乔南之赢回来!

    贺梓凝断然没有料到,简安安竟然约她是为了给看什么视频。

    她看到画面是在医院,然后,有乔南之出现在了镜头里。

    接着,令她震惊的事情发生了,简安安开始脱衣服,开始趴在乔南之身上亲.吻,接着,脱了乔南之的衣服,然后,和他……

    暧.昧至极的声音从扬声器里传来,画面里,两人的身体纠.缠在一起,白.花.花的,不堪入目!

    贺梓凝一把关掉屏幕,就要将手机扔出去:“简安安,我从来不知道你竟然能贱到这么没有下限!”

    她竟然,将她主动和男人上.床的视频给她看,就只是为了击败情敌!

    “哈哈,梓凝,你又不是没有和男人做过,至于这么纯洁吗?”简安安得意地笑:“你想啊,我和南之一起七年,刚刚这个,只是其中之一,还有很多姿势、很多地方的,都没给你看呢!要是你全看完,那岂不是……”

    “简安安,你知不知道什么是底线?”贺梓凝胸口起伏:“怪不得乔南之不喜欢你,他恐怕现在多看你一眼,都觉得恶心吧?!”

    所以,那天在新闻发布会上,乔南之看到简安安手机时,才会露出那样的表情,才会突然改了口风,原来如此!

    “你说什么?!”简安安被说中,恼羞成怒。

    的确,自从那天发布会到今天,无论她说他们的宝宝怎么样了,乔南之都没有理会过她,她也再没有见过他。

    他最后对她说的一句也是,简安安,你是我见过最贱的女人。那七年前,我哪怕只是想起来一秒,也觉得恶心得想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