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你是我的遥不可及 贺梓凝霍言深 > 第80章 小凝,别走
    第80章小凝,别走

    “你觉得你给我看了这个画面,会怎样?”贺梓凝猜到了简安安的用意,于是故意笑道:“我看到的,是你主动,还有他满满的不愿意。我实话告诉你吧,原本我想到你们一起住了七年,就挺膈应的,但是现在反而好多了。”

    简安安震惊地看着贺梓凝。

    “我突然觉得,这七年,他都是被你强.暴。”贺梓凝做出心疼的表情:“所以,我挺同情他、理解他的,甚至想要和他复合,安慰他受伤的心灵和身体。”

    “贺梓凝?!”简安安完全没料到,自己的行为竟然起了反作用。

    她不可思议地看着贺梓凝:“你不觉得,用别人用过的黄瓜,眼前都会浮现我刚刚给你看的画面吗?你不是最介意用别人用过的东西吗?!”

    简安安觉得,她是足够了解贺梓凝的。

    “简安安,七年过去了,我早就不是当初的贺梓凝了。”贺梓凝微笑道:“再说了,你也知道,我第一次也不是给了他,那又有什么资格去介意他有过别的女人?”

    说着,她状似羞涩一般道:“再说了,他也只是因为失忆才会这样,自从他恢复记忆后,就一直都主动联系我,想要和我在一起!就连那天的新闻发布会,都是对我告白,我怎么能够不被打动呢?”

    简安安捂住小腹,后退两步,不可思议道:“贺梓凝,你、你也一样贱!”

    “彼此彼此!”贺梓凝无所谓地笑。

    简安安看到贺梓凝的笑,只觉得刺眼极了,她的眸底燃起淬了毒的光:“哼,你以为我今天只是给你放视频的吗?不,我今天还把当年睡了你的男人带来了,那就让你再次重温一下当初的感觉!哦,不过这次好些,你应该不会疼了,那就好好享受吧!”

    说着,她按动了手机的某个键,然后,就有一道铃声响起。

    贺梓凝心头一紧,连忙快速解锁,用快捷键1给陈玉婷拨了过去。

    只要陈玉婷那边报警及时,她,应该来得及。因为,贺家距离最近的派出所不过五分钟而已!

    而这时,花园另一角,已然有个穿着黑衣的男人走了出来。他快速地看了一眼简安安,当看到简安安点头示意的时候,快步赶了过来,眸子锁住贺梓凝。

    贺梓凝在给陈玉婷求救的时候,就快速寻找了周围可以逃跑的地方,所以,简安安那边一放信号,她便拔腿就跑。

    只是,简安安哪里甘心?她还准备看一场现场表演,再录下来匿名发给乔南之呢!

    所以,她连忙伸手去抓贺梓凝,不让她离开。

    可是,危险来临,贺梓凝的力气大了很多,她猛地一挣,从简安安手心挣脱,向着远处快速跑去。

    而简安安被力道带动,因为脚下有个石子一硌,没有站稳,一屁.股坐在了地上,顿时,只觉得小腹一阵刀绞般的疼痛。

    她看到男人突然停住脚步要来扶她,连忙指向贺梓凝道:“你快去追她啊!还不赶快过去?!”

    男人只好连忙去追贺梓凝,而简安安,却突然感觉到大.腿内侧一阵热意。

    她惊恐地伸手去摸,顿时,摸到了一片粘稠!

    “宝宝、宝宝!”她猛然反应过来,夹住腿,想要挽留腹中生命流逝的感觉,可是,却发现依旧有鲜血不断流出来,她无力阻止……

    贺家院落并不算太大,此刻,贺梓凝穿过花园,来到了记忆中矮墙的地方。

    只要,她翻过矮墙,就可以得救了!

    而身后,男人的脚步声已然传来。

    贺梓凝冲到了矮墙边,不管不顾,快速地爬了上去。

    可就在她正要翻过去的时候,身后却突然传来了一道男人的惨叫声。

    她转过头,便看到一只体型硕大的坎高犬死死咬住了那个相貌平庸的男人,那惨叫声,就是从男人口中发出的!

    贺梓凝真是第一次见到这样的场面,只觉得血腥又可怕,连忙用力往外翻,只是,当她用力的时候,矮墙下方却有些松动,她一蹬腿,反而向着身后直直掉了下去!

    完蛋了,她肯定要被那只大狗咬了!贺梓凝浑身汗毛竖起,灵魂都因为恐惧而战栗!

    可是,不但预料中的疼痛没有传来,她反而落入了一个陌生的怀抱里。

    贺梓凝慢慢睁开眼睛,便看到了一张戴着面具的脸。

    面具是从唇部上方到眉毛的,所以,她只能看到他的下巴和额头,还有那双面具后的凤眸。

    光滑的皮肤和下巴漂亮凌厉的线条,看起来,应该年轻英俊。

    她不清楚怎么突然来了一个这样奇怪的人,于是,冲他客气地笑了一下:“先生,谢谢您!”

    说完,她听着旁边的惨叫格外渗人,于是又道:“先生,那只坎高犬……”

    他终于开了口,声音带着几分华丽慵懒:“是不是吓到你了?”

    他的声音,竟然让她有种莫名的熟悉感,可是,贺梓凝却不知道什么时候听过。

    只是她明白,坎高犬应该是这个男人的,心头更加戒备:“还好,不过,感觉太血腥了,我……”

    “我带你离开。”他说着,抱着贺梓凝就往外走。身后,两名随从紧紧跟着。

    “先生,我自己可以的——”贺梓凝道。

    可是,男人却没有放开她的意思,而是径直抱着她到了花园。

    此刻,简安安的身下已然有了一小滩血迹,她看到有人,连忙呼救:“救救我!我的肚子……”

    男人蹙眉,连多看简安安一眼都没有,便直接吩咐身后的随从,声线凉薄,弥漫着杀气:“扔出去,不要污染了这里!”

    贺梓凝听得心头一惊,还没说什么,就见着男人身后的随从已经架起简安安,大步离开了。

    她要说的话卡在了喉咙,一时间,更加心惊肉跳。

    其实,她恨简安安不假,可是,因为也曾身为人母,所以贺梓凝有些不忍心看到一个无辜的小生命就此流逝。

    “先生,那样会死人的……”贺梓凝道。

    男人沉默了一会儿,在将她抱出贺家老宅的时候,冲门口刚刚扔完人的随从道:“随便怎么弄,别死了就行。”

    贺梓凝:“……”

    这时,或许陈玉婷已经报警,所以,贺梓凝听到远处有警报声响起。

    她心头一亮,连忙道:“先生,您把我放下来吧,警察来了,我朋友报的警,我得过去录口供!”

    可是,男人却好似没有听到一般,直接拉开了旁边一辆黑色宾利,然后,将贺梓凝放了进去。

    “先生,我不用了……”贺梓凝大惊,伸手去拉车门,而这时,那条坎高犬却突然跑了过来,向着车里跳。

    她吓得大惊,连忙缩回车里,却听男人低喝道:“小高,去前排!”

    于是,那只本来要到后排的坎高犬跳到了副驾驶座上,然后,乖乖地不动了,和之前的凶猛模样判若两犬。

    男人坐到了贺梓凝旁边,冲她安慰:“别怕,它很温顺,不会伤害你。”

    温顺?她刚刚可是看到它咬人,一个成年男人,被它咬得完全没有还手能力,还不知道死了没有……

    贺梓凝不动声色地去拉车门锁扣,却发现车锁得死死的,她根本无法打开!

    此刻,司机却已然发动了车,然后,贺梓凝看到,警车和他们的车擦肩而过!

    车里,虽然和男人之间还保持着一段距离,可是,贺梓凝却闻到,有丝丝类似薄荷的清新味道从他的身上散出,陌生极了。

    她,应该不认识他啊,他带走他做什么?

    宾利很快穿过城区,然后,开到了西郊的一处山庄。

    车缓缓停下,两旁,已然有人快步过来拉开了两边的车门。

    男人从车里下来,走到贺梓凝身边,冲她伸出了一只手。

    看到那只手修长漂亮,蓦然间,贺梓凝想起之前在医院门口,那个和她擦肩而过的男人,也有这么一只漂亮的手。

    会是同一个人吗?她心头疑惑。

    不过,她没有理会他的手,而是兀自下了车。

    这时,一个穿着英式贵族管家模样衣服、看起来五十出头的男人走了过来:“贺小姐,请!”

    “先生,我想我不适合这里。”贺梓凝看向那个戴着面具的男人。

    “小凝,别走。”他看着她,语气和对随从说话截然不同:“我对你没有恶意。”

    小凝?贺梓凝搜刮记忆,可是都想不出来有谁这么叫过她。

    她看着他:“先生,请问我认识你吗?”

    他静静地看了她一会儿,然后,垂下了眼睛,抿着唇,往里走去。

    顿时,他身后的人齐齐跟随着。

    只有管家站在贺梓凝身侧,道:“贺小姐,别让我难做,谢谢您的配合!”

    她明白,自己估计是要被软禁了。

    难道,这些人和她父母的失踪有关?

    她抬步往前,看着前面背影高大的男人,冲旁边的管家问道:“他是谁?”

    “我们都叫他卿少。”管家微笑道:“我姓程,您可以和卿少一样,叫我程叔。”

    “这里是什么地方?”贺梓凝又问。她怎么不知道,在距离贺家二十分钟车程的地方,竟然有个这样的存在!

    “这是卿少的庄园,卿少只是请贺小姐过来做客。”程叔解释道。

    “他为什么请我?我并不觉得我认识这号人物。”贺梓凝道。

    “我想,卿少应该更希望自己亲口告诉您。”程叔那边,几乎套不到任何的话。

    *作者的话:

    卿少是不是以前认识梓凝呢?后面会慢慢揭开哈~而深哥,也要来抢回老婆啦!

    谢谢小香香的打赏,么么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