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你是我的遥不可及 贺梓凝霍言深 > 第81章 你曾给我第一次被重视的感觉
    第81章你曾给我第一次被重视的感觉

    而这时,贺梓凝已经到了庄园的白色建筑中。

    大厅空间很高,华美温馨。程叔带着贺梓凝来到沙发上坐下,问道:“贺小姐,请问您想喝点儿什么?”

    “白开水就好,谢谢。”贺梓凝知道自己暂时走不了,索性就静下心来,看看这个卿少要做什么。

    随从们很快倒了水和红酒,分别给了贺梓凝和卿少,然后,默默退了出去。

    程叔也离开了,偌大的客厅里,只剩贺梓凝和卿少。

    房间一片安静,贺梓凝四处打量,最后,将目光缓缓落在卿少身上。

    这么一看,她才发现他其实一直都在看她。面具后的眼睛,深邃宁静,不带一丝波澜,却仿佛穿越了时光。

    他不说话,她不想失去先机,也就没有开口。

    贺梓凝收回目光,低头看着自己的手,想看看这个男人到底能憋多久。

    哪知道,她真的低估了他的耐心。他看了她一会儿,便靠在了沙发靠背上,拿着红酒慢慢喝着,似乎很享受这样共处的宁静。

    这时,那只坎高犬从外面进来了,靠近沙发的一瞬,贺梓凝本能地往里缩了缩。

    “小凝,别怕,它不会伤害你。”卿少主动开口道。

    说着,他伸手拍了拍坎高犬的脑袋,果然,那只看起来格外凶猛的狗便马上趴在了地上,冲着卿少卖萌伸舌.头。

    贺梓凝虽然知道坎高犬不会伤害自己,不过多少还是有些顾虑。

    而且,一个念头突然涌起。

    当时,她着急逃跑没有深究,而现在回想,简安安似乎说,让当年那个男人过来,让她重温旧梦?

    所以——

    她的眼睛猛地睁大,那个男人真的就是七年前的那个?!

    她记得,当时觉得男人很高大,身上肌肉线条很好,没有赘肉。

    而今天匆匆看到的那个,脸长得一般,但是似乎身材也是不错的……

    贺梓凝想到这里,浑身一个激灵。

    她猛地抬头看向卿少:“那个被它咬的人,现在怎么样了?”

    如果真的是七年前的那个男人,虽然她恨死了他,可是,毕竟是贺宸晞的亲生父亲。

    她怎么能眼睁睁看着那个人死了?那么,将来她如何面对贺宸晞?!

    “那个人?”卿少蹙了蹙眉,显然没有料到贺梓凝竟然会问一个无关紧要的人,所以随口道:“可能死了吧!”

    贺梓凝脸上的血色蓦然褪去,跌进了沙发里。

    卿少见状,连忙问道:“小凝,怎么了?”

    她看着他:“真的死了?能不能帮我确定下……”

    其实,她更应该想,拿到那个男人的头发之类的东西,做一下基因鉴定。

    卿少也没问贺梓凝原因,见她认真,马上就拿起手机,打了一个电话,华丽的声线带着几分凌厉:“那个被小高咬的人怎么样了?”

    对方回答道:“卿少,他被咬伤了大.腿,不过警方赶到,所以我们就走了,应该送到了医院。”

    “查一下,送去的哪家。”卿少道。

    对方道:“好的,另外,简安安也被送去了医院。”

    卿少挂了电话,冲贺梓凝温和道:“那个人没死,被警方送到了医院。”

    贺梓凝松了口气,不论如何,她也得偷偷拿到一点儿DNA样本,确定了身份才行!

    房间里,一下子又沉默了下来。卿少见贺梓凝似乎无事可做,于是,找来随从。

    七八个人,每人手里拿着不同的东西。

    有杂志、有插花、有首饰衣服、还有一些小吃和其他小点心,众人排成一排,站在了贺梓凝面前。

    “喜欢做什么,都可以选。”卿少冲她开口道。

    贺梓凝冲他笑了一下:“卿先生,谢谢您的好意,不过,我该离开这里了!”

    他的瞳孔缩了缩,眸底有受伤的表情,随即,让那些随从将东西都放在了茶几上,然后,让众人全都退下。

    “不要叫我卿先生。”卿少沉默了两秒,看向贺梓凝:“小凝,你真的记不得我了吗?”

    贺梓凝一愣:“我们以前见过?”

    她虽然记性不能说有多好,可是,自从上小学到现在的事情,几乎都应该有印象。

    面前这个男人,看起来天生贵气,估计五官也不俗,她如果见过,怎么可能没印象?

    卿少听到贺梓凝的话,定定地看了她好几秒,然后道:“那还记得一个叫卿少的男孩吗?”

    她摇头:“不好意思啊,我可能记性差……”

    卿少听到这里,猛然站起身来,然后,快步离开了房间。

    沙发下,那只坎高犬见主人离开,连忙也跟着快速消失了。

    客厅里,只有贺梓凝一个,她再次回忆,真的记不起任何和‘卿’有关的字眼。

    她无奈地摇了摇头,伸手去摸口袋,这才发现,她的手机什么时候已经不见了。

    估计,是爬墙的时候落下来的,被那个卿少捡了?那么她怎么办?怎么求救?

    时间,很快到了中午,有佣人过来,请贺梓凝去用餐。

    她来到餐厅,见卿少已经坐在了对面。

    午餐很丰盛,她却没有丝毫胃口。

    今天贺宸晞放学早,虽然不用她去接,可是,如果霍言深一打电话打不通,必然会找她的。而她脱身后,又该怎么解释?

    贺梓凝只觉得一阵头大,所以,她拿起碗筷,象征性地吃了几口,就放下了。

    对面,卿少抬起眼睛:“小凝,不合胃口?”

    她勉强笑了笑:“我本来就吃得不多。”

    他看着她有些瘦削的脸颊,将一份菜推到了她的面前:“你好好吃饭,表现好了,我就放你出去。”

    贺梓凝吃惊地抬头看了一眼卿少:“真的?”

    他看到她眼底的光,心头不由一缩,不过,还是点头:“嗯。”

    于是,贺梓凝好好吃饭了,为了自由。

    二人相对而坐,默默吃完,贺梓凝看到外面的阳光似乎开始微微倾斜,她开口道:“卿少,谢谢你的款待,我真的该……”

    ‘走了’两个字还没说完,卿少便率先起身:“陪我出去走走。”

    说着,他站起来,往外走去。

    坎高犬忠诚地跟在他的身后,可是,才走了两步,他看了一眼身旁有些害怕的贺梓凝,便转头道:“小高,不用跟了,一边去玩!”

    大狗很是聪明,马上停住了脚步,目送主人离开。

    两人一起走到庄园门口,卿少穿过草地,带着贺梓凝到了一个假山旁边。

    假山造型有些简单,带着陈旧的年代气息,似乎和这个漂亮的庄园格格不入。

    卿少在这里停下,看着池塘里的小鱼,微微失神,似乎在缅怀着什么。

    他伫立了许久,直到贺梓凝有些打喷嚏,他才反应过来,将身上的风衣脱下来,披在了她的身上。

    鼻端,有清新又陌生的薄荷味儿传来,贺梓凝连忙摇头:“没事,我不冷,谢谢!”

    他却已然收了手,也不接她还过去的衣服。

    两人有些僵持,直到又一阵凉风吹来,卿少开口:“如果感冒了,你就走不了了。”

    贺梓凝有些无奈,只好将衣服披上。

    他看着披着自己衣服的女孩,微微有些恍惚,渐渐陷入了回忆。

    一直以来,他出生豪门锦衣玉食,可是,从小他就是个很沉默的孩子,不为家人所喜欢。

    他习惯了自己一个人玩、习惯了家人只宠哥哥不喜欢他。

    可是,即使再孤僻的孩子,也会有想要被关注的渴望,只是那个渴望会比别的孩子埋藏得更深些。

    记得,有一次,快吃饭的时候,他将自己藏在了衣柜里,然后默默地等着,等待家人发现他。

    可是,他等了很久,却都没有任何动静。

    直到他后来饿得两眼发花出来,这才发现,天已经黑了,而大家都早就吃完了晚饭,在别墅外面的草地上玩了。

    自从那次之后,他就再也没有做过类似期待的事情。

    他就好像被整个世界遗忘和不喜的孩子一般,看着哥哥们在外面疯跑,大人们围着他们打转,而他,则是一个人在房间里,做着他们从来不会关注的事。

    在他觉得自己或许永远都只是一个人的时候,却遇到了一个意外——

    记得,那是个下雪天,他和全家一起到苏城去见父母的一个朋友。

    他照旧一个人在外面玩,却不小心迷失了方向,身上落满了雪花。

    而就在那个时候,有个四五岁的小女孩见他一个人在外面徘徊,也没有打伞,于是主动上去问道:“哥哥,你是不是没带伞?”

    他向来都不爱理会别人的,尤其是一看就比自己小了好几岁的小女孩。

    因此,他没有搭理,而是继续按照记忆沿着街道寻找。

    女孩子本来似乎要走开,可是,却又折了回来,仰头看着他,指着对面道:“大哥哥,要不然,我把伞给你吧!我家就在对面那里,马上就到了!”

    说着,她真将自己手里的小花伞塞在了他的掌心。

    她怕他不接,还踮起脚尖用力地按了一下他的手,接着,仰头冲他笑。

    那一瞬间,他被她的笑容晃了一下,看到她因为突然不打伞而落到头发上的雪花,突然伸出手,去帮她拂去。

    他第一次主动冲她开口:“请问贺家怎么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