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你是我的遥不可及 贺梓凝霍言深 > 第83章 阁下,请把我的未婚妻放了!
    第83章阁下,请把我的未婚妻放了!

    又是霍言深!

    卿少的手骤然捏紧,他转头看了一眼贺梓凝,似乎下决断一般,站起身来。

    他怎么会不知道霍言深的手段?那个人,从来都不打没把握的仗。

    只是,他没想到的是,霍言深明明有了李晓菲,还来和他抢贺梓凝!

    卿少压下胸口起伏的怒意,转身对程叔道:“准备撤。”

    程叔点了点头,看向困惑的贺梓凝,问道:“那贺小姐呢?”

    “我带她走。”卿少说着,走过去,犹豫了一下,拉住了贺梓凝的手腕。

    她用力挣,他却拉得很紧:“小凝,有人来了。”

    “谁?”贺梓凝疑惑道。

    “霍言深。”卿少定定地看着贺梓凝的眼睛:“你们很熟?他应该是来找你的。”

    “不熟,因为霍氏娱乐的活动,有过几面之缘而已。”贺梓凝虽然这么说着,心头却是涌起一阵嘲讽。

    果然,她用真面目一出现,霍言深就来找她了!

    还说要娶李晓菲,说得好听,结果,还不是看脸!

    贺梓凝撇了撇嘴,决定今晚就把家里换锁,把霍言深赶出去!

    而卿少听到贺梓凝说不熟,心头顿时一亮,他唇角扬起了几分,拉着贺梓凝就往外走。

    贺梓凝虽然不想被这么拉着,可是,她也想看看,霍言深到底要怎么抢她回去,又怎么处置?!

    很快,众人在庄园建筑前方的草地上相见。

    四目相对,霍言深看到卸了妆的贺梓凝,瞳孔一缩。

    她也看了他几秒,然后,便收回了目光,就好像他是陌生人一样。

    霍言深蹙眉:“凝凝,快过来。”

    贺梓凝不理他。

    霍言深见她不动,于是,带着杀气的目光落在卿少的面具上,开口:“阁下,请把我的未婚妻放了!”

    还未婚妻?!

    贺梓凝扫了一眼霍言深:“这位先生,我怎么不记得我和你有半毛钱关系?!”

    霍言深的心蓦然收紧,她竟然当着别的男人的面说,他们没有半毛钱关系?!

    难道那么久的朝夕相处,都不值一提么?

    他的目光,慢慢落到了卿少拉着的贺梓凝的手腕上。

    刚才,他还没注意,此刻,简直觉得浑身毛孔都燃起了火!

    他的女人,谁都不能碰!

    他今天过来,人是带够了,但是,贺梓凝在对方手上,他不能轻易动手,万一不小心伤了她怎么办?

    所以,霍言深耐着性子道:“凝凝,听话!”

    贺梓凝刚刚挪动了一点儿脚步,卿少就收紧了手上的力道:“小凝,别走好不好?”

    她听到他放低姿态的声音,心头微凛:“我不是要过去,我只是想要去你后面。”

    卿少有些震惊,眼底有光亮一点一点透出来。随即,他松开她的手:“好,那你和程叔一起去后面等我。”

    “好!”贺梓凝冲他笑笑。心头,却是有了主意。

    卿少一直牵着她,她根本无法逃脱。可是程叔不同了,如果她能找到机会……

    反正她不想和霍言深回去,更不可能和这个完全陌生的卿少在一起。

    贺梓凝想到这里,冲卿少道了声‘一会儿见’,然后,就后退两步,随着程叔走了。

    对面,霍言深见贺梓凝竟然和别的男人的手下走了,顿时,心就仿佛突然空了一块。

    他的眸子死死锁住贺梓凝,看着她转身离开,连头都不愿意回。他定定地站在那里,生平第一次觉得有些冷得彻骨。

    贺梓凝离开,此刻面对面的两个男人互相看着对方,很有默契一般,一场战争已经拉开。

    而贺梓凝,随着程叔走向庄园后门的方向,却在半路上开口道:“程叔,我能不能先去一下洗手间?刚刚有些紧张,外面又冷,所以很想上厕所……”

    程叔思索了两秒,点头:“好吧,不过请贺小姐尽快。”

    “谢谢!”贺梓凝点头,走向了建筑里的洗手间。

    刚刚他们走的时候,卿少将她的包还给她了,里面带着全套化妆品,只要她再换了衣服……

    这边的侍者全是统一制服,她要走的话,必须得拿到一套。

    而西边小院似乎是侍者居住的地方,外面还晾着侍者的衣服。

    她关上洗手间门,从窗口翻了出去,快速跑到了西边小院。此刻,侍者都不在,她快速拿了衣服,给自己化了妆,然后,装作镇定地向着庄园的后门方向走去。

    一路上,虽然有人看她,但是,却无人怀疑,贺梓凝走出去的那一刻,终于长长地舒了口气。

    她原本打算直接回宁城的,可是想了一下,那个男人此刻还在医院,估计昏迷或者没有任何行动能力。她还不如趁这个机会,偷偷剪掉一截他的头发!

    想到这里,贺梓凝快速检查了一下自己此刻的妆容,然后将那套侍者的衣服脱下来扔到了一边,便往前走去。

    只是,她发现了,这里似乎是私人路段,根本没有公交和出租车,如果她再继续走,很容易被人识破的!

    估计,霍言深和卿少两人都会很快发现她不见了。

    那么,最危险的地方反而是最安全的地方!

    贺梓凝四处看了看,决定找个地方先勉强对付一下,天黑了再回去也行。

    而贺宸晞,她已经拜托了陈玉婷,应该不会有事。

    果然,她还是不能露出真面目,否则,还不知道引出什么样的事情来!

    整个下午到晚上的时间,贺梓凝都在附近的树林中。

    所以,她看到在她离开不到十五分钟后,就看到有不少车来回在这附近搜索,也不知道是霍言深还是卿少的。

    直到到了晚上,再没了车,贺梓凝这才从树林里走出来。

    从这里到市区大概得有五六公里夜路,不过贺梓凝这么几年来不是没有一个人走过夜路,所以,她也不怎么害怕,只是默默地一个人往城里走。

    大概一小时之后,贺梓凝终于看到了一辆空着的出租车,她打了车,直奔市第一医院。

    因为那是距离贺家最近的医院,如果警察看到受伤的男人,必然是送到这家医院的。

    贺梓凝来到医院门口,四处看了看,发现没有可疑的人,便走了进去。

    她长相不起眼,也没有被任何人注视,一路顺利地来到了外科。

    其中一间病房门口,有民警在执勤。

    其实有民警在,反倒省了贺梓凝的寻找时间。她几乎是看了一眼,就知道那个男人在哪间床上了。

    因为并非单间,也有人在那里进出,所以,贺梓凝走进去的时候,民警只是看了她一眼,并没有理会。

    贺梓凝看到还有一间床位的伤员没有家属,她在那里坐了一会儿,忍住有些恶心的血腥和消毒水味道,然后,趁着民警不注意,快步去了简安安找的那个男人床边,

    她的钥匙串上有一把小剪刀,贺梓凝拿起剪刀,假装从地上捡东西,实际却趁无人注意,剪了男人的一小戳头发。

    做完了这些,她总算松了口气,可是,就在她刚刚直起身子、准备不动声色地离开的时候,却听到门口的民警道:“霍先生!”

    贺梓凝的动作猛地顿住,一抬眼,便看到霍言深已然走了进来,深眸锁住她,眼底都是复杂的情绪。

    她的手心里,还有头发和小剪刀,贺梓凝连忙将手背到了身后,警觉地看着霍言深。

    霍言深看到她眸底的戒备疏离,只觉得呼吸好似被抓住了一般难受。

    今天,他一听到她被人抓住了,就疯了一样来找她,甚至不惜暴露自己手里的力量。

    可是,见到她的时候,她却对他的称呼却是‘这位先生’。

    虽然,她当时是顶着贺梓凝的面孔,可是,好歹他们相处了这么久,她多少对他应该有所了解,不论他对她哪个身份,都是没有任何恶意的。

    而她却根本不愿意相信他。

    霍言深垂在身侧的手,紧握成拳,努力压下心头的酸涩感,开口:“菲菲,你怎么会在这里?”

    “我——”贺梓凝的眸子有些闪烁,可是,无论她如何编排,似乎,都找不到任何合理的理由。

    就在她绞尽脑汁的时候,贺梓凝的心头涌起一道疑惑!

    她不过只是匆匆化妆成了李晓菲,可是,身上的衣服还是她在庄园时候的那一身,所以,霍言深应该是看到了的。

    然而,他却没有任何震惊的表情。

    所以,说明了……

    她猛地看向前方的男人,这一刻,她突然觉得这个男人越发看不透。

    “霍先生,我想,我没有任何解释自己行踪的义务。”贺梓凝决定以不变应万变,装不知道来试探。

    “叫我霍先生?”霍言深一步一步走过去,将贺梓凝抵在了墙角。

    原本病房里看热闹的众家属,已然被跟着赶来的沈南枫请了出去。

    病房里只有隐约的病人呻.吟声,除此之外,安静一片。

    贺梓凝被迫推到了墙边,将手里的头发和剪刀捏得更紧。

    “菲菲,你觉得我们之间的关系是什么?”霍言深在贺梓凝面前站定,深眸锁住她的眼睛。

    为什么,任何时候、任何身份,她都会毫不犹豫离开他?

    他的心底有尖锐的疼痛涌起,伴随而来的,还有深深的无力感。

    他第一次喜欢一个女孩,却被她拒绝地这么彻底。

    他扣住贺梓凝的下巴,低下头,去吻她的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