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你是我的遥不可及 贺梓凝霍言深 > 第84章 七年前的阁楼,同一个男人
    第84章七年前的阁楼,同一个男人

    霍言深的吻又狠又急,贺梓凝被他扣住了下巴动弹不得。

    她死死抵住墙面,手被挤在了墙面和后背之间。

    害怕自己手里的头发暴露,她紧握着手,很想马上离开这里。因为现在,没有什么是比知道谁是贺宸晞生父来的更重要了!

    所以,贺梓凝一急,牙齿稍微用力,便咬了霍言深一口。

    他被咬中,却不但不松开她,反而吻得更深。

    深吻夹着些许怒意和着他一贯的侵略性,很快,便抽走了贺梓凝所有的空气。

    她挣扎,他却将她困住,空出的手扣住了她的腰,力气很大,几乎要将她按入他的骨血。

    她讨厌他这样动不动就吻她,尤其是在刚刚对着卿少说,贺梓凝就是他的未婚妻的前提下!

    他到底把她当成什么?是发泄生理欲.望的工具?还是觉得她是个平民,好欺负好逗弄,就可以呼之即来挥之即去?!

    贺梓凝忍不住,猛地用力,将霍言深撞开了半步。

    可是,他却马上又扑了过来,以数倍于刚才的力气和决心!

    “啊!”在刚刚的动作里,贺梓凝的手却被手里的剪刀扎了一下,她闷哼出声,身子猛地一颤。

    霍言深正要继续吻下去,却察觉到贺梓凝身子一抖,他连忙停止了动作,低头看她。

    她死死咬住唇,表情似乎不对。

    霍言深心头一紧:“菲菲,怎么了?”

    她抬眼看他,眸底有水光,更多的是倔强。

    这时,霍言深意识到,贺梓凝的手一直没有拿出来过。

    他回想了一下,他进来的时候,她将手往后一背,似乎是在藏什么。

    “菲菲,我看看你的手。”霍言深说着,伸手绕向贺梓凝的身后。

    她死死拽住,不给他看。

    可是,力量悬殊,霍言深虽然害怕太用力将贺梓凝弄伤,可是,他还是摸到了她手里似乎有一把剪刀。

    他的心蓦然一紧:“菲菲,怎么拿着剪刀?你刚刚划伤了?!给我看看!”

    说着,他将她拿着剪刀的手强行拉出来,果然,就看到了一道鲜红的印痕,上面,还有几颗血珠。

    “沈特助,快叫医生!”霍言深着急道。

    贺梓凝困惑地看着他,发现,他似乎并没有深究她另一只手是什么,而是关注着她此刻的伤口。

    医生本来就在旁边办公室,所以马上就过来了。

    霍言深暴躁道:“医生,她受伤了!”

    那么点儿小伤口,对于外科天天见惯了大伤的医生来说,根本不算得什么。

    可是,医生看到门口的民警那么配合霍言深,知道这是个得罪不起的人物,于是,马上拿了医药箱过来,冲贺梓凝道:“小姐,我帮你消毒包扎一下。”

    看到医生拿起酒精棉球,霍言深语气一沉:“轻点,别弄疼她了!”

    医生却被他吓得手一抖,棉球,落在贺梓凝的伤口上。她的身子轻微一颤,却咬牙没有发出任何声音。

    霍言深烦躁地蹙眉:“不能小心点吗?!”

    他似乎想自己动手,可又觉得自己的动作估计更加粗心,于是,只好由着医生去了。

    然后,将贺梓凝抱进怀里,低声安慰道:“菲菲,消毒马上就好了。”

    医生消了毒,因为伤口真的不大,所以,只是给贺梓凝贴了一个创可贴,便直起身子道:“这位先生,伤口已经处理好了。”

    霍言深点头,示意医生出去。

    他低头看着贺梓凝,心头叹息。

    他又一次对她妥协,即使她今天在庄园当着众人的面放弃他,可是,他还是不能放手。

    “菲菲,对不起,我不知道你手里有剪刀,所以把你弄伤了。”他说完,突然又意识到什么:“不过,你捏着剪刀做什么?”

    她的眼神一跳,迅速别开。

    霍言深心头疑惑,趁着贺梓凝不备,将她另一只紧握成拳的手拉了过来。

    虽然她捏得死死的,可是,他还是清晰地看到了,有一两根头发从她的指缝里透出。

    她手里怎么有头发?谁的?

    一道灵光迅速划过脑海,霍言深猛地一个激灵!

    他一直想不通她逃跑之后,来医院做什么。

    而此刻,她的手里有剪刀、有头发,那么……

    他的眸子一扫,便看到了距离贺梓凝最近的一个男人。

    男人此刻还处于昏迷之中,而额头前的头发,正好少了一缕,看起来很不协调!

    一瞬间,霍言深什么都明白了。

    为什么贺梓凝会来苏城,原来,她是要找七年前那个男人!

    而很不幸的是,她竟然以为床上躺着的那个男人是贺宸晞的亲生父亲,要剪头发做亲子鉴定呢!

    她怎么不想想,那个长相平庸的男人,可能生出那么聪明漂亮的儿子么?!

    而且,他们的孩子,怎么能认贼作父?!

    再加上,她没有换衣服,虽然现在她可能还没意识到什么,不过,估计冷静下来,也会明白,他已经知道李晓菲就是贺梓凝了。

    与其让她自己一个人胡思乱想,还不如,坦白了吧……

    霍言深心头已然有了决断,他弯下身,一把将贺梓凝打横抱起:“菲菲,我带你去个地方,有一件事,要告诉你。”

    贺梓凝见霍言深有些严肃的表情,心头惊疑:“哪里?”

    “去了你就知道了。”霍言深说着,抱着贺梓凝出去。

    想到她手里还有别的男人的头发,他蹙眉,低头看着她捏着的拳头:“菲菲,把手里那个脏东西扔了!”

    她惊疑不定,不过还是摇头。

    “乖。”霍言深说着,转身冲门口的沈南枫道:“找医生要点消毒酒精。”

    “菲菲,你听我说,你手里的头发没有用。”霍言深一字一句道:“它和晞晞没有任何关系!”

    贺梓凝猛地抬眼,对上霍言深平静的面容,她的身子有些发抖:“你说什么?”

    “菲菲,你今天来苏城想要知道的答案,我来告诉你。”霍言深温柔道:“听话,把那个脏东西扔了。”

    贺梓凝的心脏几乎跃出喉咙,一下一下,跳得极快。

    她的身子轻颤,只觉得这一刻,某个秘密就要打开,有种害怕面对的恐惧。

    “乖,相信我。”霍言深说着,看向贺梓凝捏着的手。

    他见她不动,他便将她放下来,亲自打开她的掌心,看着她扔掉手里的头发,然后,从沈南枫那里接过酒精,给贺梓凝擦手。

    “菲菲,你想给晞晞找爸爸,不用这么复杂,我会给你他真正的父亲!”霍言深说完,又将几乎无力的贺梓凝抱了起来。

    他带着她大步走出医院,径直来到他停着的车旁,将她轻轻放到了副驾驶座。

    他弯身给她系好安全带,也不要别人开车,而是自己开车,带着贺梓凝,开向了简家的方向。

    道路两旁的一切,太过熟悉。

    当贺梓凝看到前方出现的简家大门的时候,整个人好似被重重地打了一拳。

    心头的答案,越发呼之欲出,可是,她似乎不敢去相信,不敢去揭开。

    简家这两年已经搬去了宁城,所以简家院子一直空着,只是定期他们会让人过来打扫。平时的时候,一直都锁着门。

    霍言深上车的时候,就给一人打了电话。因此二人到了的时候,简家的大门已经被人用技巧给打开了。

    “深哥,已经都开了,您请进!”年轻男人说着,让开了门。

    霍言深拉着贺梓凝的手,走进了贺梓凝住了十多年的地方。

    周围的一切,熟悉而又陌生。

    借着路灯昏黄的光,贺梓凝只觉得很多过往从脑海深处呼啸而过,就仿佛前世经历一般。

    那里,有她练习钢琴的琴房,她贴过奖状的地方,她心情不好、一个人躲起来的大树角落,还有,当初简安安第一次以乔南之女朋友身份约会的地方,以及,她无法启齿的那个阁楼……

    霍言深见贺梓凝突然不动了,他心头也开始紧张,不过还是问道:“菲菲,怎么了?”

    她的手,紧紧捏在一起,微颤的动作,泄露了她复杂的情绪。

    “菲菲,是不是走不动?我抱你。”霍言深说着,将贺梓凝抱了起来,一步一步,走向阁楼。

    随着靠近,贺梓凝心头的怀疑越发清晰,她的目光,定定地看着霍言深,虽然她一句话都没有说,可是,已然一片惊涛骇浪。

    阁楼的门也被霍言深叫的人打开了,所以,他轻易地带她走了进去。

    他踩着木质楼梯的脚步声,一步一步仿佛落在她的心头,最后,到了当初她被关的房间。

    “我不要进去!”贺梓凝一瞬间只觉得浑身汗毛全都竖了起来,仿佛当初的噩梦,再次降临在了她的身上!

    “凝凝。”霍言深不再叫她‘菲菲’。

    他坚定地将她抱进去,放在了当初他们第一次亲密的窗台上。

    “凝凝,我知道晞晞是你的儿子,也知道你今天来苏城,就是为了找他的亲生父亲。”

    霍言深说着,心头的弦已然绷得死紧,天知道他平静的面孔下,有多紧张!

    可是,他还是凝视着贺梓凝的眼睛,一字一句地道:“但是,你不用再去找了。因为,七年前那个男人就是我,而晞晞,是我们的亲生儿子!”

    *作者的话:

    深哥终于坦白啦,哄好了凝凝,就能过上老婆孩子热炕头的生活,也能各种秀恩爱,晒漂亮老婆、晒聪明儿子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