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你是我的遥不可及 贺梓凝霍言深 > 第85章 凝凝,我从来没有碰过别的女人
    第85章凝凝,我从来没有碰过任何别的女人

    贺梓凝猛地一震,死死地看着霍言深,仿佛不相信他的话。

    他的拳头,紧握又松开,他看着她,他们此刻的位置似乎和七年前重合。

    他凝视着她被昏黄灯光印得有些模糊的面孔,深深地道:“凝凝,对不起!真的是我!”

    随着他的话落,房间里一片死寂。

    过了好几秒,就在霍言深在组织语言,想着该如何对贺梓凝道歉的时候,她猛地抬起手——

    “啪!”一道清脆的响声在房间中响起,甚至,因为房间不大,竟然有隐约的回音。

    霍言深没躲,硬生生受了贺梓凝用尽全力的一巴掌。

    她的手,火.辣辣得疼,有些发麻,有些发抖。

    她看着他,好半天,才能发出声音:“霍言深,你知不知道,你毁了我一生?!”

    他听到她的话,身子狠狠一僵。

    她这才似乎能够正常发声一般,身子剧烈地颤.抖着:“你为什么要出现?你知不知道,你毁了我?!我恨死你了!我恨你!”

    说罢,她的情绪才得以发泄些许,眼泪疯狂坠.落。

    霍言深只觉得自己的心被撕扯得厉害,尤其是她说他毁了她的时候,就仿佛有一只无形的手,猛地从他的喉咙伸进去,抓住他的心脏,一阵用力撕扯……

    可是,他却也什么都解释不了,只是一把将她抱紧,不断道歉:“凝凝,对不起,都是我的错,我从未想过,会对你造成那么大的伤害……”

    “你知不知道,宁城大学有多难考?”贺梓凝大哭着:“拿到通知书的时候,我以为一切都光明了,甚至,我可以努力忘掉那一晚,但是,所有的一切都毁了!”

    她被学校开除,在简安安刻意制造的舆论里,就连打工都会被千夫所指,所以不得不隐姓埋名,忍受着孕期各种不适,身无分文,四处辗转……

    鼻端都是熟悉的男性气息,同样的环境,同一个人,贺梓凝的情绪被点燃,她在霍言深的怀里疯狂挣扎,在他的身上不断地乱抓,可是,他却仿佛感觉不到一般,依旧那么抱着她。

    “凝凝,对不起!对不起!”他不断重复着这句话。

    “我以为自己终于可以不寄人篱下了!我以为就算没有亲生父母,我也可以靠自己过好自己的人生了!”贺梓凝死死地看着他:“都是因为你!我什么都没有了!我过去的人生、过去的朋友,全都没有了!”

    “凝凝,对不起……”霍言深只觉得心如刀绞,可是,木已成舟,他除了将来好好弥补她,对于过去她曾受过的伤,却是什么也做不了。

    “你是不是和简安安串通好的?”贺梓凝抬起眼睛,眸色凌厉地看着霍言深:“否则,她怎么会知道我七年前的事?今天,还随便找了一个人,就说是七年前那个?!”

    “简安安?!”霍言深一下子,全想明白了。

    怪不得贺梓凝来这边和简安安见面后,就马上去了医院,原来……

    “凝凝,你听我解释。”霍言深道:“七年前,我只是被我孪生弟弟下药,再加上受伤,才来这里躲避的,所以遇到你纯属意外。但是,我来的时候,前面有个人要进房间,我以为他是我弟弟的人,所以直接把他打晕,踢下了楼。那个人,应该就是简安安派来的。”

    贺梓凝这下子也明白了,所以,当初简安安是安排了人的,只是她也不知道会发生意外,变成了霍言深!

    可是,虽然这么说,虽然霍言深似乎也无辜,可是,她那七年,她被毁了的人生,又该让谁去买单?!

    她伸手去推霍言深的胸膛:“既然是意外,那你放开我,以后我们各走各的!”

    “凝凝,我七年前就把戒指戴在了你的无名指上,我一直都想娶你为妻!”霍言深看着她:“当初,你怀着宝宝,一个人无家可归的时候,为什么不去找我?”

    他记得,他晕倒前,对她说让她一个月后,去找宁城的霍言深的。

    “呵呵,找你?!”贺梓凝看着他:“你给我一个材质怪异的戒指,说到宁城去找货。你身上受伤,一看就不是什么正经人,我敢拿着戒指出去招摇?!”

    “找货?”霍言深愣了愣:“我没有说完我的名字吗?”

    她说不出心头是愤怒还是什么,声音拔高了几分:“你说的是找货,在我听来,和接货有什么区别?我都以为你是贩毒的!”

    原来……

    霍言深叹息:“如果我没有那么快晕倒,我们是不是就不会错过这七年……”

    他是不是早就娶了她?她也不会受那么多苦,也不会和他们的孩子一起流落街头温饱无依……

    “我只知道,你当时强迫我,就算你没有晕倒,我也会恨你!”贺梓凝捶打着霍言深的胸膛:“恨你一辈子!”

    “凝凝,你恨我是应该的,都是我不好。”霍言深低头看着她:“但是,让我以后好好照顾你和晞晞,好吗?”

    她摇头,情绪依旧无法安静:“我不要!我什么都不要!这么七年,我都过来了,现在,谁的照顾我都不稀罕!你可以走了,不用对我负责!”

    最痛苦的已经过去,她哪里还需要他源于责任的照顾?!

    她一个人就很好,她能够将自己全部的时间和精力都用来和儿子互相陪伴,她不想打破此刻的关系,不想另一个人正式参与她的人生。

    更不想有一个人,来抢陪了她七年的儿子!那是她一直以来的精神寄托,她不要和别人分享!

    “凝凝,我不仅仅是负责。”霍言深握住贺梓凝的肩膀,等到她情绪稍微稳定一些,这才道:“是的,七年前,我把戒指给你,的确是为了负责。但是,七年后,我遇到化妆变得普通的你,在不知道你就是贺梓凝的前提下,就已经喜欢上了你。”

    “所以,我才会让你做我的女朋友,才会因为你在我身边而开心。”他继续道:“但是后来,我却看到了凝菲。凝菲在决赛那天被摘掉面具,我就认出来了,是七年前的女孩。”

    “南枫给了我关于贺梓凝的资料,我才知道,她当初受了那么多苦。后面看到照片,我才知道凝菲就是贺梓凝。”

    “所以,我才会对你说分手,说我已经承诺给了另一个女孩。”霍言深凝视着贺梓凝的眼睛:“那天,我很难过,但是,我想到我认识她、对不起她、伤害她在先,所以,才忍痛放弃了你。”

    “和你分手后,我马上找她,告诉她我们有婚约,就是为了给自己断了后路,我怕我再回头找你,会对不起你们两个。”

    “特别是那天,她参加霍氏娱乐的宣传,被那些舆论攻击的时候,我真的是第一次亲身经历她所受到过的痛苦,或者说,只经历了她承受过的万分之一。因为,我知道,还有很多,我都不敢去发掘。”

    “那段时间,我心里很矛盾,我知道自己喜欢你,但是,也心疼她,甚至以为自己是个花心的人。直到,那天经过你的小店,看到你晕倒在了门口……”

    听霍言深说到这里,贺梓凝一下子反应过来,她震惊地看着他,胸口起伏。

    “凝凝,那天你发烧了,我不小心碰掉了你装着戒指的小盒子,然后,猜到了你的身份。”霍言深伸手轻柔地拨开贴在贺梓凝脸颊上的头发:“我用毛巾给你卸了妆,这才发现,你们是同一个人,我一直喜欢的,也只有你一个!”

    他捧着她的脸:“自从七年前碰了你之后,我的洁癖越来越严重,讨厌靠近我的任何女人。可是,那时候第一次见你,送你回家,却不觉得排斥。以前我还奇怪,才会和你签订那个合约,现在才知道,只是因为你们是同一个人!”

    贺梓凝说不清心里什么滋味,想恨,似乎又觉得他好像也无辜。

    可是,如果说不恨,她心里的台阶又无法让自己就这么走下来。

    她咬住唇,沉默着不说话。

    “凝凝,我从来没有碰过任何别的女人,我只有你一个。”霍言深道:“我不花心,只是因为我怕你知道了我知道你双重身份之后会跑,所以才一直装作不知道。”

    “所以,你这么久以来,一直看着我演戏,你肯定在背后偷着笑我!”贺梓凝心头的委屈又被勾起,只觉得,自己自以为骗过了所有人,可是,却才是那个被耍得团团转的大傻瓜!

    想到这里,她趁着霍言深不注意,一把推开他,拔腿就跑。

    他连忙追过去:“凝凝,光线暗,小心摔着!”

    她的脚步终究没他的大,才跑到楼梯口,就被霍言深从身后抱住。

    他紧紧拥着她:“凝凝,都是我不好,但是我真的从来没有笑过你,我只是心疼你!”

    她听到他现在这么会说甜言蜜语,也不知道心里怎么了,只想要挣开。

    她在他怀里挣扎,他却不顾她的拳打脚踢她的身子扳了过来:“凝凝,七年前真的是意外,你不要有心理阴影。当初都是我不好,但是我从没想过要伤害你,将来,也不会伤害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