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你是我的遥不可及 贺梓凝霍言深 > 第86章 被老婆打了一顿,并不生气
    第86章被老婆打了一顿,并不生气

    说着,霍言深低下头,轻轻地吻贺梓凝。

    “凝凝,别怕,那时候我被下了药,又受了伤,意志力才会比较薄弱。以后,我都不会强迫你的!”霍言深说着,轻吻贺梓凝的脸颊。

    她将脸偏到一旁,他便吻她的侧脸。直到,他感觉到她的身子没发抖了,这才拉开了些许距离。

    他怎么会记不得,之前每次想和她亲密,她都怕得厉害,必然是七年前他给她留下的心理阴影。

    如今,来到同样的地方,一来的确是为了坦白。而来,也是让她能够克服当初的阴影。

    “凝凝,你看,只要你不愿意,我就没有侵犯你。”霍言深捧着贺梓凝的脸:“当初的事,虽然无法挽回,但是,我们有个聪明可爱的儿子,也算是上天对你的报答。”

    “当然,我知道我错得多,说几句道歉的话没诚意。要不然,你打回来?”霍言深说着,放开贺梓凝:“你尽管发泄,我不还手。”

    她看了他几秒,看到他因为身材高大,落在她身上的暗影,像极了当初带给她恐惧的模样。

    贺梓凝也明白,当初的事,给她留下了很大的阴影,如果她不克服,以后估计永远都是心底的一道暗伤。

    所以,她看着那片阴影,想到这几年经历的一切,抡起拳头就冲霍言深捶去!

    他果然就好像她说的那样,一动不动,任她发泄。

    许久,她自己都快没了力气,手都打得麻麻的,可是,心里那些郁结,却似乎真的慢慢开始消散了。

    霍言深见她不动了,于是弯身将她抱起来,然后稳稳地往楼下走:“好了,凝凝,我们回家。”

    贺梓凝虽然情绪起伏得厉害,可是,打也打了,哭也哭了,发泄也发泄了,此刻,被霍言深紧紧抱在怀里,没有力气,也就不再挣扎了。

    到了楼下,霍言深打电话让沈南枫过来开车,他则是抱着贺梓凝,坐在简家的小庭院里。

    此刻,晚风有些冷,他将贺梓凝护在怀里,伸手暖着她的小手。

    他借着昏黄的路灯,看着周围隐隐绰绰的景致,不由开始想,她小时候是什么样子?

    也是这么倔强么?

    那个时候,简家还不知道她并非亲生,应该对她还好吧?

    那么,她是个活泼又古灵精怪的小女孩吗?

    他突然有些遗憾,为什么没有早早参与她的人生。

    不过,他也有些庆幸,她从现在开始,以后的人生,他都不会再缺席!

    不多时,沈南枫赶了过来。

    霍言深正要和贺梓凝说话,低头一看,女孩却已经在他怀里睡着了。

    他发现,自己的心跳蓦然漏掉了一拍,满满都是柔.软。

    他小心翼翼地将她抱了起来,用自己风衣的领口挡住路灯灯光,抱她出了简家小院。

    “霍总,您……”沈南枫看到霍言深的样子,惊呆了。

    虽然光线不够亮,可是,他还是能看到霍言深半边脸颊上有隐约的红掌印,脸颊有些发肿,总之两边脸完全不对称。

    其次,就是霍言深的衣服。

    风衣有些凌乱,扣子被扯掉了一颗。而锃亮的皮鞋上都是脚印,左脚皮鞋还被踩得凹下去了一点儿。

    裤腿,上面更是有几个鲜明的印记,甚至高度都到了膝盖。

    很明显,就是被人暴打一顿之后的模样!

    “霍总,您、您没事吧……”沈南枫颤巍巍地问。

    “嘘!”霍言深蹙眉,低声道:“没看到她睡着了吗?!”

    沈南枫哪里能看到贺梓凝的脸,他心头一凛,这才反应过来。看来,是贺梓凝把霍言深打了?

    之前查贺梓凝、李晓菲的过往,都是他一手去办的。今天,他也一直跟着霍言深,所以,当时在医院看到的那一幕,他才反应过来,李晓菲就是贺梓凝!

    也就是,他的老板娘!

    现在,老板娘打了老板一顿,看老板压根儿不生气,还生怕他把老板娘吵醒……

    沈南枫在心里将这个信息自我消化了好几秒,看霍言深怀里贺梓凝的眼神,顿时变得崇拜起来!

    她,一个年纪轻轻的女孩,完成了霍氏集团从上到下都不能完成的壮举!

    Wow,missionimpossible!

    而且,他跟随霍言深好些年了,也知道,霍家人从小就宠霍言深。从霍言深出生到现在,就连霍老太爷,都从没碰过他的乖孙子一根手指头。

    所以,敢这么明目张胆打霍言深,还不被罚的人,恐怕就只有贺梓凝了!

    沈南枫决定,以后一定要好好讨好老板娘,为老板娘马首是瞻!

    霍言深将贺梓凝抱到了后排坐好,让她继续靠着他睡,然后,一起回到宁城。

    他离开的时候,就已经让人将贺宸晞接去了陈玉婷那边,就是怕他和贺梓凝今晚赶不回家。同时,也安排了助理,让第二天早上送贺宸晞上学。

    所以此刻,霍言深没有带贺梓凝回到她的公寓,而是带她去了他的别墅。

    他原本想将她放在他的卧室的,后来一想,又怕她觉得环境陌生,于是,还是将贺梓凝放在了她之前住过的房间。

    他替她脱了鞋和外套,正要帮她把里面的衣服脱了,贺梓凝就醒了。

    她睁开眼睛,四处看了看,意识到这是哪里之后,撅了撅嘴。

    霍言深没有错过她任何一个表情,见状,心头稍微缓了缓,她,应该没有那么生气了吧?

    “凝凝,脱了衣服睡才舒服。”霍言深道:“而且医生说,带妆睡觉不好。”

    她瞪了他一眼,不说话。

    霍言深只好起身:“晞晞在陈玉婷家,明天也有人专门去送他上学,你不用担心,我先出去了,凝凝早点睡,晚安。”

    贺梓凝看到门被关上,转头,便看到旁边放了一身睡衣。

    她迟疑了几秒,也觉得不换睡衣睡得不舒服,于是,只好换上,又去了洗手间,洗掉了妆容。

    反正,他现在什么都知道了,她没什么好遮掩的了!

    不过,今天真的是很疲惫了,所以,贺梓凝爬回床上,不多时便睡了过去。

    而霍言深走出房间,要去洗澡换衣服,这才发现镜子里的自己看起来竟然这么狼狈。

    他哭笑不得,总算明白,为什么回来的时候,佣人看到他,表情会那么一言难尽了。

    不过,明天还有一个重要的股东会要开,他顶着巴掌印总不行吧?

    霍言深拿起手机,给傅御辰打了过去。

    傅御辰向来晚睡,此刻,都还在酒吧和几个朋友聊天,看到是霍言深打来的,便去了外面接听:“深哥,大半夜打电话,又是欲求不满?”

    霍言深顿了几秒,才语气生硬道:“明天一早来我家,帮个忙。”

    “什么忙?”傅御辰一头雾水。

    “把你的化妆品带上。”霍言深道。

    “你家里有女人了?”傅御辰想到什么:“你让我给李晓菲化妆?”

    “不是她,她不用化!她就是贺梓凝!之前你见的孩子就是我亲生儿子!”霍言深眸子沉了沉:“让你化妆,是给我化!”

    “靠!”傅御辰还没消化掉前一个消息,就被后一个消息弄得差点呛到,他大笑了好半天,这才稍微缓过劲来:“哥,你没事吧?虽然嫂子长得漂亮,但是你也不差啊!至于这么没自信吗?!一个大男人还化妆……”

    傅御辰说着,又继续大笑起来。

    听到那边传来毫不掩饰的声音,霍言深的脸更黑了:“傅御辰!你给我听着,不是配不配的问题!”

    说到这里,霍言深有些脸热,可是,他这样明天估计的确不能见人,所以,只能硬着头皮道:“只需要遮一下巴掌印就可以!”

    傅御辰一下子彻底没了声音,过了好几秒,这才问:“深哥,嫂子这么彪悍?!”

    霍言深心头的怒火已然燎原,他竭力隐忍着:“傅御辰,你不用嫉妒,你想让老婆打,还没有呢!更何况,我儿子都上小学了!”

    说完,霍言深一把把电话挂了。

    此刻,傅御辰听到嘟嘟的声音,眨了眨眼,这才爆发了一阵狂笑。

    笑完回到包间,他坐在沙发上,都还忍不住情绪。

    直到朋友问怎么了,他才说到,秘密。话说,如果他真说出来,会被追杀的……

    他正要喝酒,突然想到什么,于是给霍言深发了一条消息。

    霍言深刚洗漱完正准备睡觉,就收到了傅御辰发来的消息。

    他拿起来一看,立即让佣人去煮鸡蛋。

    等鸡蛋来了,他剥了壳,趁热开始揉脸。

    对着镜子这么一遍一遍地滚下来,霍言深有些无奈,他长这么大,真是第一次被人这么打……

    不过,谁叫他当初对不起她呢?而且这些比起她以前吃的苦,根本算不得什么。

    看到脸颊上的淤青似乎真的好了一些,霍言深这才放下鸡蛋,准备睡觉。

    他走到贺梓凝的门口,听了一会儿,然后拿钥匙悄悄开了门。

    听到里面传来的均匀绵长的呼吸声,他于是转身关好了门,轻轻地来到床边坐下。

    看了她一会儿,他掀开被子,躺在了她的身边。

    她没有醒,反而因为床垫在他上来时候片刻的倾斜下,滚了半圈,直直滚到了他的怀里。

    霍言深连忙伸手抱住她,唇角扬起。

    *作者的话:

    深哥最近表现不错哇,咳咳,明天傅御辰来给他化妆还得被嘲笑一番……

    以后,梓凝不用总化妆成晓菲啦~

    谢谢娇,alina的打赏,么么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