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你是我的遥不可及 贺梓凝霍言深 > 第90章 做我的妻子、做我唯一的贺梓凝!
    第90章做我的妻子、做我唯一的贺梓凝!

    霍言深见她主动看过来,心跳漏掉了一拍,马上就踩着楼梯上去,冲着贺梓凝道:“凝凝,晞晞表现很好,我只是带他出去逛了逛。”

    贺宸晞也马上点头:“对啊,对啊,只是逛逛!”

    贺梓凝听出些许猫腻:“晞哥,你是不是被他收买了?”她眸子一沉,秀气的眉蹙了蹙。

    “漂亮妈咪,我没有!”贺宸晞连忙举起手表白。

    霍言深也不甘落后:“凝凝,我不会给你抢晞晞的!晞晞是你的,而我……也是你的!”

    真不要脸!贺梓凝撅了撅嘴。

    “凝凝,我找了一个中医,一会儿带你去看看,我们先吃饭。”霍言深说着,去拉贺梓凝的手。

    她缩了缩,他却握得很紧:“身体好点了吗?还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贺宸晞抬头:“妈妈,你生病了?”

    “之前有点发烧,现在好了。”贺梓凝道。

    “那我们快吃饭吧!吃完了去看中医!”贺宸晞拉住贺梓凝的另一只手。

    于是,父子俩一人拉住一边,将贺梓凝带到了楼下餐厅。

    吃完饭,贺梓凝交代儿子好好做作业,便随着霍言深去了车里。

    这似乎是他们坦白后第一次这么平和相处,霍言深通过后视镜看了一眼贺梓凝,只觉得怎么看都喜欢。

    不过,她还没和他好好说话,他凑过去的时候,不由有些紧张:“凝凝,不生我的气了好不好?”

    贺梓凝别开眼睛。

    “凝凝,我今天都被傅御辰笑了。”霍言深将脸凑过去:“你看,我化了妆才能出门。我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化妆!”

    贺梓凝通过后视镜看到,突然觉得有些好笑,不过,她努力忍着。

    霍言深见她没有生气,心头稍微松了松,然后,深吸一口气,捧住了贺梓凝的脸,可怜兮兮道:“凝凝,我现在浑身都痛……”

    贺梓凝看到他故意装可怜的样子,终于知道儿子的卖萌是哪里来的了,她轻轻地哼了一声。

    “凝凝,不生气了,对不对?”霍言深说着,凑过去,亲了贺梓凝一下。

    她想转头,可是他捧着她的脸,动不了,于是,噘着嘴。

    连生气都这么可爱,简直太喜欢了怎么办?霍言深放开贺梓凝的脸,一把将她抱在怀里:“凝凝,我好喜欢你!”

    贺梓凝在霍言深怀里动了动,发现动不了。

    她闷闷地道:“你勒死我了!”

    霍言深马上放松了几分:“现在这样合适吗?”

    说完,又低头吻了吻她的头发。他怎么觉得,她连头发丝都这么动人?

    霍言深突然想起,过去看到的一个广告台词,讲的是热恋中的男女,他当时还嗤之以鼻。现在,却恍然发现,原来恋爱的感觉这么好!

    虽然舍不得放,可是,毕竟和中医约好了时间,所以,霍言深只好放开贺梓凝,发动了车。

    到了约定地点,霍言深停了车马上来到副驾驶车门前,他帮贺梓凝拉开车门,见她已经自己解开了安全带,于是道:“凝凝,以后这些事,都由老公来做!”

    脸皮真厚,连称呼都换了!

    贺梓凝白了霍言深一眼,他却十分高兴地直接拉着她的手,带着她一起去了专家的小院。

    小院的院门虚掩着,霍言深轻扣了几声,然后牵着贺梓凝进去。

    而就在门被推开的一瞬间,脚下突然蹿过来一道影子。

    “啊!”贺梓凝没看清是什么,只以为是老鼠,本能地往霍言深那边靠。

    他却已然弯身一把将她打横抱起,动作行云流水,极为娴熟。

    因为动作太快,贺梓凝骤然失去平衡,所以天旋地转下,她本能地就要去找攀附的东西。

    因此,反应过来的时候,她已经双手紧紧环住了霍言深的后脖颈。

    他看到她本能依赖的模样,唇角扬了扬:“凝凝,你真漂亮!”

    贺梓凝意识到什么,连忙将手松开,转开了眼睛。

    霍言深低头看着窝在他怀里的她,眼底都跳跃着光:“只是小狗,不用怕,它在嗅我们的味道。”

    贺梓凝听了,于是探出头来往下看去。

    果然,是一只很小的棕色小狗,也不知道是什么品种,毛不算长,可是因为个头特别小,看起来就好像小绒球一样。

    贺梓凝的眼睛明亮了几分,好可爱的小狗!

    霍言深一直在看她,见她的眸底都是喜欢的模样,于是凑过去在她的耳边轻声道:“凝凝,喜欢小狗吗?如果喜欢,我们可以养。”

    贺梓凝一下子想起霍静染说的,霍言深以前捡回家过一只流浪狗的事。

    不知道是不是父子连心,其实,贺宸晞也很喜欢小动物。

    以前他们住的小区就有一只流浪狗,每次贺宸晞经过,都会驻足许久,或者帮它梳毛,或者给他喂点儿食物。

    只是,他们住的地方太窄,不能带回家养。

    想到这里,贺梓凝点了点头。

    “那改天我让助理送来一个图册,我们选一只?”霍言深又道。

    贺梓凝继续点头。

    他看她乖巧的模样,只觉得更加心动,霍言深忍不住,低头吻住了贺梓凝的唇。

    只是,这样的姿态有些不能尽兴,于是,霍言深放下贺梓凝,然后扣住她的腰和后脑勺,继续亲.吻。

    每次接吻,就算贺梓凝抗拒,都是无效的。力量悬殊下,她甚至被他抱离了地面,最后完全无力地软在了他的怀里,任他予取予求。

    而就在这时,一道咳嗽声响起。

    接着,男声道:“两位在我的院子里这么忘情,有考虑过我和我的单身狗的感受吗?”

    声音带着几分调侃,极为年轻。

    贺梓凝脸颊一热,几乎不敢从霍言深怀里出来。

    而霍言深则是没有丝毫不好意思,大方地转头道:“老婆太诱.人,实在没忍住,抱歉!”

    贺梓凝:“……”他让她更没法见人了!

    “是霍先生和贺小姐吧,请进!”年轻男人笑了笑,比了个请的姿势。

    贺梓凝没办法,这才将红透了的脸颊从霍言深的胸口里出来。

    只是,当她看到男人的面孔时,不由愣了一下。

    这人竟然长得这么好看!

    脸型、五官、皮肤无可挑剔,因为唇色很红,所以,让人觉得格外漂亮。不过,立体的轮廓和五官,又不会让人有任何类似娘气的感觉。

    霍言深牵着贺梓凝走进去,当看到房间里只有一个年轻男人一人的时候,不由愣住了:“请问,俞天熠大夫不在吗?”

    对面年轻男人微笑,声音如沐春风:“我就是。”

    这下,霍言深和贺梓凝都愣住了。

    他们找的专家,就是面前这位看起来最多三十岁的男人?!

    “两位是嫌我年轻吧?”俞天熠道:“没关系,我们先看病,两位再决定相不相信我。”

    贺梓凝却是突然记起一件事,不由凝眸道:“俞大夫,您是不是俞成林先生的儿子?”

    “贺小姐认识家父?”俞天熠倒是有些吃惊了。

    “嗯,以前听过。”贺梓凝道:“俞成林先生很有名,原来俞大夫是继承了俞先生的衣钵!”

    “继承不敢当,混口饭吃而已!”俞天熠笑笑。

    霍言深一下子也想起来了,俞成林太有名,他也听奶奶提过,可谓是中医界的泰斗。

    不过,他满脑子都是自己的小女人,所以刚刚听到那个姓氏,根本什么都没想。

    他冲俞天熠道:“俞大夫,我妻子体质比较弱,你帮看看,应该怎么调理。”

    “原来霍先生已经娶妻?”俞天熠微笑道。

    “他日婚礼,还请俞大夫赏光!”霍言深道。

    贺梓凝:“……”她是当事人,竟然,没有发言权!

    她抬起手,让俞天熠把了脉,看到俞天熠微微蹙眉,不由问道:“俞大夫,怎么了?”

    “另一只手我再看看。”俞天熠道。

    过了一会儿,他开口道:“好了,知道了。”

    说完,他看向霍言深,严肃道:“你是怎么当丈夫的?”

    听到俞天熠分析完问题,贺梓凝和霍言深都信了他的能力。不过的确如董医生所说,贺梓凝还年轻,现在开始认真调理完全没有问题。

    所以,二人拿了俞天熠开出的方子和调理方案,这才离开了小院。

    走的时候,天已经黑了,毛茸茸的小狗还在二人脚边送他们。

    一路上,霍言深都没有怎么说话,直到到了别墅,他停了车,然后转头看向贺梓凝。

    她被他的眼神看得心里发毛,不由往座位里缩了缩。

    他凑过去,伸手理开她脸颊上的碎发,深深地看着她:“凝凝,对不起。”

    他怎么突然又开始道歉?贺梓凝困惑地看着霍言深。

    “我为什么没有早点遇见你?”霍言深说着,伸臂将贺梓凝拉入怀里,他将脸埋在她的肩窝:“凝凝,这几年,让你受苦了!”

    她心头一颤,眼底有几分潮气。

    黑暗的空间里,两人都没有说话,直到许久,霍言深这才低低低道:“能不能再相信我一次?”

    她微愣,他却已经开始解释:“凝凝,我知道,过去的经历让你没有安全感,你可能不敢再轻易相信任何人。但是,我是真的想对你好的,凝凝,相信我一次,给我一个机会好吗?试着依靠我、让我照顾你和晞晞,做我的妻子、做我唯一的贺梓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