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你是我的遥不可及 贺梓凝霍言深 > 第93章 凝凝宝宝出不了卧室了
    第93章凝凝宝宝出不了卧室了

    太好了!霍言深听到这里,已经迫不及待想要带着她去领证,将她变成他法律保护的妻子了!

    等结了婚,他再把贺宸晞给转到他的户口本上,改名霍宸晞!

    “凝凝,你想不想去美国?”霍言深商量道:“还是让我父母过来,见见你和晞晞?”

    这么快就见家长?贺梓凝有些犯憷。

    虽然,他们是有婚约,可是,如今贺家败落,父母生死不明,霍家却是如日中天。

    如果结婚,他们应该希望自己的继承人找一个门当户对的吧?

    见到贺梓凝沉默,霍言深明白了什么,连忙道:“凝凝,你放心,他们都听我的,只要我喜欢,他们就不会反对,只会喜欢!”

    二人一起下楼吃了宵夜,贺梓凝实在是累了,推开了自己的房门就要关门睡觉。

    可是,门才关到一半,就被霍言深的手挡住了。

    “凝凝,你夹了我的手,我以后怎么抱你?”霍言深说着,已然进了屋,顺手关上门:“明天就搬去我房间,好不好?”

    贺梓凝知道,自己所有的反对在他那里都是无用功,她哼了一声,径直爬上.床。

    他马上跟着上去,伸臂就将她捞进怀里。

    怀里的温软感觉太好了,而且,此刻终于不用任何伪装和猜疑,霍言深看着暖光灯下贺梓凝的眉眼,渐渐地,又想起刚刚在车里她性.感的模样。

    他知道,他今晚过后,必然又得好好哄好她才行,但是,他忍不住啊!

    所以,不过看了几秒,他马上又低头去吻她。

    她轻哼着表示抗议,可是,他就当没有听见,该怎样,还怎样,甚至,吻得更加投入。

    贺梓凝没办法,眼睁睁看到自己的衣服又变成摆设,最后,飞到床下。

    他就好像不知餍足,她说她累了,他却说正好再累点儿,明天睡个好觉。

    于是,在贺梓凝毫无作用的推拒下,霍言深又挺了进去。

    她的手,在他的胸口留下两道爪印,他却觉得越发兴奋,全身上下都好像着了火。

    最后结束的时候,贺梓凝连身上都懒得擦了。还是霍言深去洗手间拧了温毛巾过来,帮她擦的身体。

    擦着擦着,她睡着了,他却再一次感觉自己把持不住。

    可是,看到贺梓凝实在疲惫的模样,霍言深只好生生忍住,将美味留到第二天早晨。

    因此,以前的时候,霍言深一般起得更早的,今天,贺梓凝睁开眼,却发现他还在。

    她枕在他的肩窝,他的手臂环着她,将她整个身子都牢牢揽在他的怀里。

    贺梓凝眨了眨眼,抬起目光看向霍言深。

    他的眉目舒展,褪.去了在世人面前的强大疏离气场,其实这么单纯看起来,还挺像个大男孩的。

    她竟然和这么一个人在一起了?几个月前,她听到他的名字,都觉得好似在传说中、媒体里、两个世界上。

    贺梓凝正觉得不可思议间,霍言深已然睁开了眼睛。

    他的眸子里半分睡意都没有,似乎根本就是早就醒了,就等她醒来。

    “凝凝,早安!”霍言深说完,便马上好像饿了很久只等这一次饱餐一般,一把搂紧贺梓凝,低头吻了下去。

    贺梓凝浑身一个激灵,此刻再逃已经来不及了。

    于是,大早晨被他折腾得快散架,连床都不想下……

    看到霍言深神采奕奕的模样,她有些来气,向他扔了一个枕头:“都怪你!”

    霍言深笑得浑身上下都是愉悦因子:“凝凝,今天哪里都不用去了,在家好好养养!”

    养什么,她都可以预见到,到了晚上,他必然依旧好像饿狼,而明天早上,她仍然下不了床……

    贺梓凝揉了揉头发,懊恼极了,她,为什么当时脑子一热,就答应和他开始了?

    她动了动身子,正要挣扎着下床,却突然想到一件要紧的事情。

    当初,她就是被吓傻了,又没经验,所以事后没有吃药,才会有的贺宸晞。

    而昨晚到今天早上,霍言深和她好几次,那……

    霍言深正在打着领带,见贺梓凝表情不对,以为她不舒服,连忙凑过去:“凝凝,怎么了?”

    “我——”她有些气恼:“万一怀孕怎么办?”

    霍言深似乎也才意识到这个问题,不过,他马上道:“没关系,如果有了,正好生下来和晞晞作伴,他一个人也挺孤单的。”

    怕她多想,他又补充道:“我户口本在老宅那边,你的在哪里?”

    贺梓凝道:“在家里的箱子里。”和他给她的戒指锁在了一起。

    只是,这么快结婚要孩子?她始终觉得,似乎太早。他们虽然七年前就有了宝宝,可是,毕竟那是意外,两人还没真的认真相处过。

    贺梓凝有些担忧:“我不想这么早。”

    霍言深见她是认真的,思考片刻道:“但是你别吃药,如果这次有了,就是天意,我们就生下来,如果没有,那我以后戴套。”

    他这么公然说着以后……

    贺梓凝想到什么:“那俞大夫的药呢?”

    “我一会儿问问,会不会对孩子有影响。”霍言深见贺梓凝窝在被窝里的模样可爱极了,低头亲了她一口:“宝宝,我去上班了,你在家里好好休息,不想起来就让佣人把饭送进来。”

    说完,霍言深又连续亲了贺梓凝好几口,这才恋恋不舍地走出了房间,给她拉上了门。

    房间里一下子安静下来,可是,属于霍言深的气息还久久不散。

    他居然叫她‘宝宝’,贺梓凝扶额,好像从小到大,都没谁这么叫过她。

    而且,霍言深真的和当初的乔南之不同,她就好似热烈的火,霸道强势地温暖她,让她避无可避。

    而后者,当时他们虽然的确很好,可是,她只要有点儿推却的意思,乔南之都不会步步紧逼。

    似乎,不能说哪个好或者不好,但是,她知道,如果霍言深是乔南之那样的性格,此刻,他们必然无法走到一起。

    贺梓凝从被窝里出来,正要穿衣服,就看到了自己一身吻痕。

    她郁闷,霍言深这家伙是属狗的吗,怎么把她啃成了这个样子?

    不过想到狗狗,她突然想起他昨天的话,心里开始盘算着,如果在别墅这边养一只小狗,每天傍晚在草地上遛遛,似乎也不错。

    这就是她以后的生活吗?贺梓凝想到这里,有些彷徨,也有些期待。

    不过,还有一件事情,她却是决定了。

    一小时后,她吃了早餐,和霍静染见面。

    “静染,我已经想好了,我愿意做回我自己。”贺梓凝道。

    “我就知道,你会答应我的!”霍静染说着,将自己昨天简单写下的方案放在了贺梓凝面前:“梓凝,虽然我以前在家族的时候,就学过不少商务,不过很多时候还是经验不足,你听我讲,如果有什么遗漏,你再补充。”

    贺梓凝点了点头,看向那个文件。

    霍静染道:“我一直喜欢服装设计,以前上大学也有选修这门课程。我是这么打算的,言深的霍氏娱乐正在起步阶段,以后,会有大量的艺人需要服装赞助,而重金打造的艺人,将会代言我的服装。”

    她继续道:“梓凝,你之前得了第一,名气有,虽然有负面消息,但是言深已经想到了应对的办法。所以,我希望你以后不但是霍氏的歌手,更是我的御.用模特儿。以你的外形和气质,不论是对霍氏还是对我的工作室,都是最好的保证!”

    贺梓凝点头:“好,我一定尽力。”

    她想过了,父母失踪的事情必须查清楚。

    如今,她站在明处,如果当初的事真的是对付贺家的人做的,那么,看到她,那些人必然会再次浮出水面,她算是引蛇出洞。

    如果不是,只是父母有什么苦衷,她也希望,让他们看到,她可以过得很好。

    霍言深既然说了会帮她处理舆论,那么她就相信他一次。

    不为什么,只为自己当初的爱好和梦想。

    她依旧记得,多年前自己第一次站在舞台上,唱喜欢的歌的感觉。

    也记得,她在‘挑战歌手’里戴着面具,将自己这么久以来的心情抒发的感觉。

    她不想永远做一个甜品店的小老板娘,她喜欢唱歌,喜欢音乐,也希望自己能够展开一段新的人生。

    “那我们就说定了!”霍静染道:“我写的东西,你回家慢慢看,我已经选好了日子,就在下月三号,我的染印记工作室正式成立!”

    “好!我预祝你成功!”贺梓凝伸出手掌,和霍静染对击在了一起。

    接下来的两天里,霍言深效率很高,已然让助理将贺梓凝公寓里所有的东西都搬到了别墅,当然,包括戒指和户口本。

    而陈玉婷和李大海那边,他也约好了时间,准备和贺梓凝一起见这几年对贺梓凝帮助很多的二人。

    终于到了取基因鉴定结果的这天,霍言深接了贺宸晞,两人一起来到了鉴定中心。

    小家伙在路上的时候还挺兴奋,可是真到了里面,一下子就不说话了。

    霍言深牵着他的手,二人来到了接待室。

    *作者的话:

    大家昨天说人家卡在了关键地方,今天算是让深哥吃饱了吧?呃,其实他怎样都吃不饱怎么破?

    谢谢昕蕾,小香香的打赏,么么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