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你是我的遥不可及 贺梓凝霍言深 > 第98章 更衣室里的疯狂
    第98章更衣室里的疯狂

    可是,不论简安安如何恨,贺梓凝的出场,还是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

    几乎在座的视线全都锁住贺梓凝,摄影师更是兴奋得不断拍照就差喝彩。

    因为JoJo邀请了不少国外的设计师,所以,很多坐在前排的设计师便主动和霍静染交流,问她如何想到用光影效果的创意,还有她请的模特是从哪里来的,为什么能这么美。

    微博上,再度掀起了狂潮。

    之前贺梓凝消失,很多人以为她是因为被揭穿了丑闻才逃走的,可是,也无法阻挡不少宅男偷偷将她并不清晰的照片打印下来天天看。

    而此番她再次出现在媒体面前,而且穿的是霍静染的服装,顿时,再度引发热议。

    网上几乎是两派,一半认为她个人关系混乱,应该对所有人一个交代。

    另一半的则是认为那都是很多年前的事,而且,做模特做歌手只需要美、唱歌好听就行,私生活人家爱怎样就怎样!

    不过,不论是什么观点,贺梓凝的话题已然上了热搜,连带着霍静染的染印记,也再度爬上了热搜前五。

    简安安一直刷着手机,脸上的表情越发扭曲。

    当她看完染印记最后一个模特走秀结束、乔南之还表情恍惚的时候,她再也忍不住了!

    她站起身来,向着后台走去。

    此刻,贺梓凝退出舞台,走向她的独立更衣室。

    刚刚打开门正要进去,简安安就来了。

    她率先推开门,跨步进去,冷笑道:“没想到你竟然还敢出现!”

    贺梓凝反问:“我为什么不敢?”

    说着,她心头一动:“简安安,怎么来这样的场合,这里好像和你的领域不搭吧?还是说你现在连个代言都接不到,只能轮着和我们抢饭碗?那么,有哪家请你去当模特了吗?”

    简安安脸色一变,可是还是努力挺直腰杆:“你知道什么,我是和南之一起来的!”

    原来,乔南之也来了?

    贺梓凝心头一下子了然,看来,简安安在乔南之那里吃了瘪,刚刚看她表演得到肯定,所以受不了刺激,来找她麻烦了?

    不过,似乎正好……

    贺梓凝慢条斯理地解着束发,淡淡地道:“说起来,刚刚南之还约我走秀完了一起回家呢!安安,你要是没车,我们可以捎上你!”

    “你说什么?!”简安安胸口起伏。

    “我上次不是给你说了吗?”贺梓凝状似娇羞道:“我觉得他这几年过得挺不好的,打算补偿他,以后都好好和他在一起!”

    “你——”简安安眼睛睁大,似乎真不敢相信贺梓凝会如此反应,好半天,她才意识到自己是过来做什么的。

    她悄悄打开包里的录音笔,凑到贺梓凝面前:“贺梓凝,其实你根本不爱他,你纠缠他,不过只是为了气我,对吧?”

    贺梓凝唇角勾了勾:“安安,你真聪明,的确,我是为了气你!但是,我怎么会不爱他呢?当初,我和他的好你可是看在眼里、嫉妒在心里的!他对我那么好,这几年只是走错了方向,既然他愿意回头,我当然给他机会!你就看着我们天天相好、永远不分开吧!”

    简安安脸色一变,她以为,贺梓凝会说不爱,会说就是为了打击报复,她还能将录音给乔南之听的,可是……

    而就在这时,简安安的手机突然响了,她看到是Jenny打过来的,于是接听。也不知道Jenny说了什么,她应了一声,转身就走。

    贺梓凝看到她离开,要走过去关门,可是,门才刚刚动一下,她就被人捉住了手腕,接着,往里一带。

    她撞入了一个宽厚的胸膛,男人一把揽住她的腰,手肘往门上一碰,直接关了房门。

    接着,贺梓凝迎来的,是铺天盖地的吻。

    几乎一瞬间,她就知道是谁了,除了霍言深,还有谁敢这么做?

    不过,这家伙干嘛一句话都没有,上来就好像疯了一样啃?!

    她正要问他,他已然趁机撬开了她的牙关,然后,掠夺式的疯狂占据。

    她几乎重心不稳,不由伸手抓住他的衬衣,他却已然搂住她的腰,将她带离地面,几个旋转,她不知道身在何处,只知道后背已经抵上了墙面。

    不同于之前,此刻的吻倒是和七年前有些相似。

    霸道强硬,不给她丝毫的喘息工夫,几乎将她的心脏都吸走。

    贺梓凝心头疑惑,伸手去推,可是,却被霍言深腾出的一只手紧紧捏住,举过头顶。

    他疯了一样吻她,用他的气息占据了她整个世界。

    她浑身完全不能动弹,被他牢牢锁住,仿佛案板上待宰的羔羊。

    她听到,他的呼吸粗重,隔着单薄的衣料,他擂鼓般的心跳几乎敲击在了她的身上,房间中,炸开了一室的脸红心跳。

    霍言深的手,摸索到了贺梓凝的裙摆边缘,然后,便那么顺着她的腿往上揉捏。

    她有些恐慌,有些抗拒,却又在这样的触感下,身子不由战栗而柔.软。

    他到底是怎么了?贺梓凝开始挣扎,却在身子一动的时候,被某个凸起来的坚.硬抵住,她顿时好像被施了定身术,再不敢动。

    可是,他却根本没有放过她的打算,他摸到她的安全裤,然后猛地向下一扯,手指便已经落到她最柔.软的地方。

    “啊——”贺梓凝唇一直被堵着,只能从鼻子里发出哼声。

    而这样的抗议在霍言深面前不但如纸糊,反而更沸腾了他的血液。

    他伸手轻抚她隐秘的地方,接着,强迫着她的舌尖和他纠.缠。

    渐渐地,他的指尖已然有了湿润,他收回了手,按响了自己皮带扣。

    清晰的金属声音响在耳畔,贺梓凝猛然反应过来是什么。

    他疯了,他竟然要在这里和她……

    可是,她才刚趁他拉拉链拔腿要跑,身子便已经被霍言深捉住。

    他将她一把托起,再度抵在墙面,然后挺了进去。

    “啊!”贺梓凝低呼,害怕自己滑下来,不由伸臂环住了霍言深的脖颈。

    他也紧紧抱住她,在她的身体里不断沉浮。

    感觉到她的包围,他才觉得,心头刚刚熊熊燃烧的火,终于有了抒发的趋势。

    霍言深在贺梓凝耳畔低低地道:“凝凝,你是我的,不许你爱上别人,想都别想!”他的声音一字一句,还带着浓重的喘息。

    他刚才一直在看她走秀,直到她去了后台,心头都是她刚刚台上的模样,简直心动极了。

    明明一会儿就能见她,可是,霍言深却觉得一分钟也等不了,便去了后台找贺梓凝。

    哪知道,他到了她的更衣室,发现门没关,里面还传出了对话声。

    贺梓凝和乔南之以前谈过恋爱的事,霍言深多少是知道那么一点儿的。不过都过去了,而且她现在也不再见乔南之了,所以,他也就没有多想。

    可刚刚,他竟然听到她亲口说她爱那个男人,还说要和那个男人永远在一起!

    霍言深只觉得一瞬间,自己整个人都好像疯了一般,难受得要命。

    她是他马上就要娶回家的妻子,怎么能爱上别人?哪怕,只是赌气或者想一想都不可以!

    想到这里,霍言深猛地一个用力,直直抵入贺梓凝最深处,他的眸子紧锁住她的:“凝凝,你只能和我在一起!”

    贺梓凝一愣,随即,突然反应过来。

    所以,刚刚他听到她对简安安说的那些话了?以为她对乔南之念念不忘?

    她正要说话,霍言深却已然又发动了新的进攻。

    原本的解释一下子卡在喉咙,贺梓凝被霍言深撞击得完全没了力气,只能无力地靠在他的怀里,直到——

    门口突然响起了轻扣声,接着,有声音传来:“梓凝?”

    霍言深瞳孔一缩,乔南之怎么这么阴魂不散?!

    看来,非要给他点颜色看看,才会知道贺梓凝不是他能觊觎的!

    只是,现在场合尴尬,霍言深自然不会回答,更不愿意自己女人娇媚的声音被别的男人听了去。

    于是,他继续抱着贺梓凝动着,只是动作温柔了很多。

    他吻她,顺着她的唇.瓣往下,听到她倒吸气的声音,又想到乔南之在外面,那注定是个失败者的位置,这才觉得心头的翻江倒海平复了很多。

    房间里,温度越来越高,贺梓凝开始还能思考,渐渐几乎都融化在了霍言深的进攻里。

    而就在这时,门口再度响起声音。

    “梓凝,我进来了?”乔南之道。

    说着,他转动了门把手,走了进来。

    贺梓凝的眼睛猛地睁大,她怎么忘了,她当时锁了门,但是简安安进来太快,她没有拔钥匙?!

    而霍言深反应更快,在乔南之拧动把手的时候,便一把抱紧贺梓凝,带她到了挂着的衣服后面。衣服很高,全是及地的礼服,不少加上裙摆有两米长,完全能挡住二人。

    霍言深冲贺梓凝摇头,示意她别怕,然后,将她整个儿藏在他的怀里。

    乔南之走到房间中央,什么都没看到。

    他不由蹙了蹙眉:“梓凝,你去哪里了?”

    他在简安安离席许久没有回座位的时候,就有些警觉了,生怕简安安去找贺梓凝的麻烦,所以便找了过来。

    看到房间尽头有一排衣服,有一件似乎是贺梓凝平时穿的、为了走秀换下来搭在那里的,乔南之便走了过去,打算看个究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