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九天仙缘 > 第两千七百五十七章 神眸化瀑
    “不错,牵浪其实早就先行知晓了这些。并且深深感叹,浩古源宙神奇的命界神奇。

    我们体生命莲神尊宙体之内,魂念来源浩古源宙崩元之慧,我们是谓人道又超越人道。

    仅是命莲神尊,不过浩古源宙的善德神宫就如此造化神奇,真难以想象整个浩古源宙会是如何的玄妙无极呀!”

    人皇柳牵浪白发飘飞,神眸澈澈,放眼浩浩峰神虹桥蜿蜒,油然叹道。

    “哈哈……”

    “三位圣神,有话到了缥缈神界,东蒙之水,缥缈神宫再说好了。

    众峰神兄弟,后峰变前路,我们回界了!哈哈……”

    辽山再浩渺虹桥前方摇晃飘飞引路,回头看到人皇柳牵浪,奇香宙神和鳞河圣母说个没完,不由笑道。

    “哈哈……”

    “辽山兄,不,道起来,本人皇在浩古源宙之时不过是元水龙族的小辈,该尊一声辽山前辈才是的。

    辽山前辈,你说的对,我们姑且少言,多看些辽山神界美景才对。

    晚辈清晰记得,浩古飘动辽山神界,如此玄妙的虹峰丽崖美景可不是多见的,我们应该且行且赏一番才不枉此行耳!”

    人皇柳牵浪闻听辽山界帝的话,不由朗笑道。

    “人皇还是叫我辽山兄听得顺耳,浩古大陆都成了失踪残骸,浩古神系也崩散无存,不过是我们些许残念复活之神罢了。

    我们又何必遵循浩古神系称谓,我们如今皆在无限元界,就按如今该有的称呼彼此呼唤就是了。

    不过有一点你说的没错,无论是浩古大陆还是在如今的无限元界,我辽山神界始终保持着逍遥之态,任意漂游!

    静是浩浩绵绵兆亿神山之宙,动是叱咤浩古源宙峰峦之神。就算如今在无限元界,我辽山神界仍旧如此爽洒,哈哈……”

    辽山界帝哈哈大笑。

    ……

    九莲神宫,瑶月神宫拭月神崖。

    天狼宙神,静静的矗立在爱宠漫苍狼王背上,久久凝望着风儿之山。

    “主人,你也不要太过伤心了,风儿之山有白面虎王在此陪伴,想来月后不会太孤单的。

    再说,我们也会时常来看她的。如今我们九莲神宫浪缘神门毒劫已过,她应该可以释怀了。

    至于阳神欧阳浪龙,一个堕魔恶神,不值得月后为他伤心的!”

    天狼宙神望着妹妹沉寂神山风儿之山,已经很久很久,他因为自责没有保护好妹妹,不止一次就这样雕塑一般矗立着,希望多陪妹妹一会儿。

    他是一个沉默寡言之人,更是一个刚强之神,他似乎没有落过眼泪,然而每次他来到妹妹化作的风儿之山面前,却总是神眸湿然。

    风儿之山,在风平浪静的九莲神宫时空中显得更加神美的。

    虽是不动山之态,但是宛然是真实的月后程诗风婆娑身姿凝固了一般。

    她幽蓝长发飘扬,身外白底兰花儿裙变得更加名副其实,山体是洁白美玉的,周山开满幽蓝的兰花儿。

    她凤首仰起,湛蓝神目望着她心爱的神月,双手上扬,右手还拈着洁白神帕,保持着一贯拭月的神姿。

    天狼宙神凝神不动,因为久视有些幻觉,感觉风儿之山似乎活了一般,不由油然呼道:

    “风儿!”

    其脚下的漫长狼王听在耳中,颇是心痛,不由提醒道。

    “哦!”

    “让漫苍见笑了。你说得对,有白面虎王陪着风儿,她不会孤单的。

    她小时候,最喜欢和白面虎王一起玩耍了,我还记得……”

    天狼宙神嘴里说着,眼前又出现了人道人族第一人间家乡月牙湖畔恬静的傍晚。

    月牙湖岸,月牙湖,有月的夜晚很美。

    月牙湖的形状是弯月形的,天上月,水中月。

    湖岸上有三个贪玩的孩子,两个男孩儿,一个女孩儿。

    两个男孩儿,一个皮肤白皙,面目清秀,神色刚毅而洒脱,习惯穿着一身洁白的长袍。

    另外一个,面目粗旷,英武挺拔,眸炯神刚,似乎永远穿着一身黑色狩猎短衣。

    而小女孩儿,总是偏爱白底兰花儿裙儿的。

    两个男孩儿最快乐的事,就是陪着这个小女儿在湖岸玩耍……

    “呜呜……”

    天狼宙神静静的说着,回忆着,他突然好像听到的记忆中小女孩儿的哭声,混沌神目油然落下颗颗艳红的血泪,突然大叫:

    “风儿别怕,远方哥哥和牵浪哥哥都在呢!”

    “主人!主人……”

    “你看,月后她流泪了!”

    天狼宙神失神忘情的时候,突然听到爱宠莽苍狼王不停的呼唤自己,这才猛然清醒过来,然后向风儿之山妹妹的幽蓝双眸处看去。

    “风儿,你这是听到了远方哥哥在和你说话了吗?”

    天狼宙神果然看到了风儿之山眼部双眸在开始滴落幽蓝的水花儿。

    而且不止是一朵,两朵,只见幽蓝水花儿不停的从风儿之山月后双眸之中涌出,越来越多,越来越快,转眼之间,竟然化作了两条幽蓝神瀑。

    神瀑浪花儿飞溅,叮咚作响,隐隐飘然幽蓝兰花儿之香。天狼宙神感觉到突然闻到了妹妹归来的神息,不由激动问风儿之山。

    “天狼宙神神安!非是主人听到了天狼宙神的话,而起天狼宙神兄妹真情催活了主人沉寂的神目。

    神目化瀑,主人的神脉神息又开始运行了。天狼宙神大恩,白面虎王跪谢了!”

    天狼宙神痴痴望着妹妹月后程诗风而问,妹妹依然无动。

    不过,两道幽蓝神瀑后,悄然现身一位身穿漆黑神袍,面白如玉的英武青年,朝天狼宙神和漫苍狼王先是施礼一番,然后跪道。

    “白面虎王快快请起!若谢,也该是我这位不称职的哥哥谢你方对。

    是我们保护不周,才让风儿吃这么多苦的。如今她仍旧感念兄妹之情,神眸意动,本天狼宙神越加惭愧了!”

    天狼宙神,双手微抬,两道无形神力,轻轻将白面虎王扶起,悲喜交加的说道。

    “天狼宙神言重了。白面虎王虽然不是主人兄妹姐弟,然而白面虎王萌生在人道时空后,唯有主人对我关心疼爱。

    故而白面虎王早就发誓,永生护佑主人,主在我在,主亡我灭!

    主人沉寂以后,白面虎王已经生无趣味,死且不能,好不悲苦。

    白面虎王只好日夜卧在主人身侧,时时祈祷,刻刻期盼她再度醒来。

    要不是天狼宙神和主人兄妹情深,就算今日主人神目回灵也是不可能的。故而白面虎王深谢天狼宙神了。

    以后,无论主人沉寂多久,白面虎王瀑后看浪望月,也算可以时时感应主人悲观喜乐了!”

    白面虎王说得动情,虽然是冷陌神,竟然也是清泪簌簌。

    漫苍狼王听在耳中,不由眸蒙喉噎,不忍抬眼深看削瘦许多的好友白面虎王。

    “天狼宙神!我知道你又去看风妹去了,现在需要你前往东极宫界神门一趟,缥缈神界洛云界帝和凝雾界帝道别,要回去了,还需我们送行一段。”

    就在这时,天狼宙神魂念中突然接到无上占神宋震的魂念传音。天狼宙神沉默片刻,没再说什么,操控漫苍狼王缓缓离去了。

    瑶月神宫,片刻的对话之声结束后,又归于了平静,那种凄美的平静。

    远远看向拭月神崖和风儿之山,雾晕淼淼,宛若一位绮丽婆娑的神女,正在对着幽蓝神月在梳妆打扮,好不婉妙。

    而在神女身旁,极不协调的俯卧着一头威猛的神虎。

    娟月那么柔美,神目那么婆娑,神虎那么威猛甚至有些狰狞。然而这样的一幕,似乎没有丝毫的违和感,因为神虎望着两道幽蓝神瀑的目光,也犹如娟月辉光那样的柔和。

    ……

    “两位九莲神宫圣神切莫远送,我们两位神道而来,自当神道而归,顷刻间就可以回归缥缈神界的。

    倒是九莲神宫深处无限元界心之巅,周边无数神界如星围,局势复杂。

    千万不要因为为我们送行,让刚刚毒劫化解以后的神朋再出现意外的,那样我们岂不是罪过了!”

    九莲神宫东极宫门外,无上占神和天狼宙神为洛云界帝和凝雾界帝送行。

    无上占神和天狼宙神因为感恩两位缥缈神界的赠水神使,也是出于友好,一送再送,转眼已经远离九莲神宫兆亿神里了。

    洛云界帝和凝雾界帝深深感激,同时也深为友界担忧,故而洛云界帝停身施礼,说道。

    “是啊!九莲神宫和缥缈神界既是友界,来日方长,我们以后见面的机会会很多的。

    九莲神宫大难刚过,万需谨慎,两位圣神无需再送了,请回就是!”

    凝雾界帝也随之附和。

    “好!大恩不言谢!虽然人皇前往你们缥缈神界了,但我们便可以代替人皇承诺。

    他日,如果缥缈神界有需要九莲神宫的地方,只要通知一声,我们九莲神宫定当全力以赴!”

    无上占神宋震,其实魂念传音已经和人皇柳牵浪通过话了,此刻按照人皇柳牵浪的意思承诺道。

    “哈哈……”

    “九莲神宫浪缘之神,各个豪迈大义,我们有缘此行真是幸运之至,不仅为九莲神宫解毒集福,更是交了许多如两位这样豪迈的神朋!两位神朋留步,我们走了!”

    云雾两位缥缈神界赠水神使闻听无上占神的话,皆是朗声大笑,再次齐齐施礼道别,下一秒便已经声旋影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