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九天仙缘 > 第两千八百二十一章 哭亡笑灭
    “哼!堂堂浩古游苍战神,岂能让这五个蜂花妖神得意太久!如果不怕死,尽管表演你们赌酒屠龙的辉煌的!”

    七妖首座,浩古沙峪狼魔冷笑道。

    “喔哈哈……”

    “沙峪狼魔,休要总是摆出一脸清高冷酷的样子,好像当初诛杀游苍龙圣只有你们浩古七妖功劳似的。

    要是没有我们五毒亡魔,就凭你们可以吗?哈哈……

    来!兄弟们,别听他们危言耸听,我们就再在无限元界来一遍赌酒屠龙的传奇!

    有本事你们七妖不要插手,站在原地别动,看着我们如何再次屠龙合如何?”

    五毒老大寒蟾亡魔一阵挑衅乱叫,其他四位亡魔也是一阵咿呀乱叫,眨眼功夫,五毒亡魔可就盘空而坐,手端魔尊,赌酒喝起来了。

    何谓赌酒屠龙呢,就是行酒之令,谁赢谁上场一段固定时间,带回所斩龙头,最后战停酒歇,谁诛杀的游苍神龙多,谁就是最后赢家。

    赌酒过程中,凯旋者奖酒,败者罚酒,总之就是一个喝!

    本次,因为五毒目标是只诛杀游苍界帝,改革了一下赌注,那就是以规定时间内剥回游苍界帝龙鳞多少论书赢。

    “哈哈……”

    “寒蟾兄,本火焰蛛敬你一尊,你不愧是我们的大哥,竟然能想到诛仙戮神的时候还有这么好的节目。

    我们这一边戮神一边吃酒,一边车轮魔战,真乃有趣死耳!哈哈……”

    火焰蛛魔周身炽烈火荡,体色浓赤,双足,六爪,六个酒尊不停网蛛嘴灌酒的一番后,再次举尊,叫道。

    “哈哈!好好,我们一起举尊共饮,我们不急着上场。让那五个玩意儿先对付着,我们且裳且饮一阵才更有趣。

    我是大哥,一会儿,这第一块龙鳞就不要和我争喽!”

    寒蟾亡魔海蓝毒冰之体,身外寒霜冷雾茫茫,摇晃着蛤蟆头,腆着肚子,哈哈道。

    “那可不行,赌场无大小,就算你是我们儿子也不行,无论谁想上场剥龙鳞,那得凭本事!”

    闻听五毒老大寒蟾亡魔这也说,其他亡魔纷纷摇头,邪烟蝎魔佝偻着身体,狂叫。

    ……

    “切!一群傻不拉叽的玩儿意儿!就凭你们,还剥游苍界帝的龙鳞呢,我看游苍界帝让你们断子绝孙还差不多!

    老大,既然他们这么轻狂,我们又何必急着出手呢……”

    七妖中的苍丘狐魔,周身青虹流转,狐眼翘闪烁着阴毒冷芒,仰头看着浩古沙峪狼魔冷傲高昂的头颅,谄媚道。

    不过,浩古沙峪狼魔动都未动一下,看也没看一眼仰头说话的苍丘狐魔。

    而是,其殷红的眸虹跳过双方战空,一直注视着对方一动不动的游苍龙界新的界帝狼龙大帝。

    苍穹狐魔感到一阵尴尬,回头看了一眼魔幽麒麟魔,玄天雹魔,天火风魔,阴阳界魔和鲧海鲲魔,发现他们同样僵硬馍然,故而只好噤声,顺着他们的视线遥望战空。

    在战空之中,游苍界帝正和哭宗笑祖,三位花魔杀得热火朝天。

    游苍界帝游苍狂啸,喷火闪电,生雷射山。

    哭宗笑祖,三位花魔,依旧故伎如彼,翻来覆去都是他们的那些节目。

    “嗷呜——”

    “五毒七妖!”

    游苍界帝狂啸腾挪,张牙舞爪斗杀一阵五位浩古亡魔后,突然瞥见了敌方上空遮穹血魔之上的两团魔影。

    “五毒七妖!”

    游苍界帝瞬间想起之前哭宗笑祖说五毒七妖诛杀自己父帝之事,陡然一阵狂啸。

    下一刻,游苍界帝变得异常凶猛,龙颜狰狞,龙身青鳞喷虹,龙身蓦然涨大数倍,看准哭宗笑祖所在的方位,游苍界帝瞬间就到了哭宗笑祖的近前。

    “哈哈……哈哈哈……”

    “你,你你,你刚才故意和我在周旋的!?”

    “呜呜……呜呜……”

    “费什么话,还不快喊五毒七妖前来助战,逃!”

    游苍界帝的突然攻近,让哭宗笑祖始料未及,先后叫喊着,然后陌生配合,翻身就想朝战空之外逃逸。

    然而,他们已经没了这样的机会,游苍界帝射身到他们近前的时候,扬刨在前的两只龙爪已经一只抓住了哭宗的身体,另外一只插入了笑祖的头颅,顺势一撕,哭宗笑祖顷刻间就被游苍界帝扯成了两个残尸。

    接一来,游苍界帝丝毫没给他们留下逃魂的机会,正对着他们的龙口一阵炽烈龙魂之火狂喷,他们就在哭笑声中再也不存在了。

    随着哭宗笑祖的陨落,战象中的漫穹血花毒蜂也随之蓦然迸碎,化作了虚无。

    如此一来,仍旧在游苍界帝龙身周围盘旋邪笑的锣花娘,鼓花娘和琴花娘也瞬间暴露了。

    游苍界帝左右摇晃着硕大龙头,瞪着突然呆住的三位花魔,冷笑道:

    “就凭你们几个也想杀死本游苍界帝,那本游苍界帝岂不是丢尽了老祖宗的脸!

    你们是自己迸体,还是本游苍界帝出手撕碎了你们——”

    游苍界帝嘶吼咆哮,恶狠狠的逢视着她们问道。

    “咯咯咯……”

    “笑话,即便在浩古源宙之时,本鼓花娘又何曾惧怕过你们游苍龙界!

    两位姐妹上,他已经遍体鳞伤,不见得是我们和五毒七妖的对手!”

    “不错!他杀死了哭宗笑祖,定然也是神哭魂笑,行将神魂颠乱的!”

    “大家小心,我们一起上!”

    三位花魔皆是浩古亡魔的亡命之魔,哪里会乖乖就范,咯咯异笑刺耳叫喊后,默契配合,一起闪电一般攻向了游苍界帝的要害。

    锣花娘和鼓花娘在游苍界帝左右,直取游苍界帝的龙目。而琴花娘,琴剑万千,直刺游苍界帝的咽喉。

    ……

    “嗯!?”

    “寒蟾兄,我们该出手了吧!眼看那五个玩意儿就都挂了!”

    邪烟蛛魔,脸上笑哈哈,内心十万狠毒,视线根本就没离开过战空的一切过程。

    他一看哭宗笑祖死了,正好到轮到自己赌酒近轮胜出,尚有三位花魔缠着游苍界帝好出成绩,于是建议道。

    “哈哈……”

    “不成,不成!那三个玩意儿都死了之后,我们上场那才叫本事,我们继续赌!谁在他们三个正好死的那一刻赢了,谁就第一个上场!”

    寒蟾亡魔对于哭宗笑祖的死根本就不在乎,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