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时空道观 > 166.时空混乱,虎牢关
“唳!”

蔚蓝的天空上,一只有数丈之长的苍鹰,俯冲下来,带着浓重的血气。

楚峰抬起头,随意一掌拍出,空气激荡,留下一片血雾。

“唳!”

又是一只苍鹰,比刚才的大了一倍有余,穿破云雾袭来,裹带着强劲的冷风。

看到这一幕,楚峰嘴角流露出怪异,因为自己的缘故,灵气充足,搞得鹰都变大了,不知道会不会出现成精的。

光芒一闪,楚峰瞬移到苍鹰的背上,践踏着,迫使苍鹰向下飞去。

时空混乱将会持续一个月,也就是说,接下来的一个月,自己要守好时空之门。

目光平静似水的楚峰,如是想到。

轰!抵达地面,脚下的苍鹰和之前的苍鹰一样,变成了一片血雾。

哗!

楚峰随意的挥动袍袖,眼前的血雾一扫而空,紧接着被清新的空气覆盖。

楚峰闭上眼睛,感受了一阵,发现空气中满是灵气元素,不过有点驳杂,火性的、水性的、金性的,不知名属性的,全都有,堪称大杂烩。

突然,一声急促的哒哒声,从树林中传来。

楚峰下意识的看过去,是一拨骑兵,看服饰和之前攻城的一方有点像。

十八路诸侯的军队,跑山里来干什么?打猎?

楚峰立在原处不动,静静的看了一阵后,心中怪异,还真是打猎,前方大战连连,这里居然打猎,谁的心这么大。

不等楚峰过去,对方先过来了,领头的是一个少年面孔,十三四岁的样子,嘴边还有绒毛。

这人好像在哪见过?楚峰在心中嘀咕了一声,脸色陡然一变,这个少年怎么和自己长得有点像。那眼睛,鼻子,下巴。

“观主”

少年发出一声惊呼,一脸喜色的跳下马,一个闪身来到近前,纳头便拜。

楚峰蒙了,这人居然认识自己!

“观主,我是子乔啊!”

少年抬起头,脸上的喜色,变成了疑惑。

“咳咳,子乔”

楚峰在风中凌乱了,先是虎牢关,后是长大的吕子乔,全都乱完了。

系统之前说,会时空混乱,真不是一般的乱。

“宿主放心,这些混乱只是两个世界碰撞过程中产生的错误,把本应在未来的出现的现象,弄到了过去,一旦裂缝消失,空间稳定,这一切都会消失。”

这还差不多,楚峰稍稍心安。

“观主,我还以为你不记得我了”

吕子乔笑嘻嘻的说道。

楚峰没有说话,盯着吕子乔看了一阵,心中大惊,这孩子长得怎么这么面善,子母眼射出去的到底是子母河的水,还是其他的东西。

“宿主,无须惊讶,射出去的确实是子母河的水,吕子乔和宿主有三分相似,是因为宿主的五官和貂蝉的五官有几分相似,一切都是巧合,吕子乔绝对不是你和貂蝉的儿子。”

“那还好,没给吕布戴绿帽子”

楚峰在心中回应了一句。

老实说,看到吕子乔和自己长得这么雷同,楚峰确实起了别样的心思。

“观主,这里是什么地方?适才,我正在许田和天子狩猎,一眨眼的功夫,就到了这里。”

吕子乔低声说道。

“先起来再说”

楚峰伸手扶起吕子乔,转过身,袖子随意的一甩,浩渺无边的阴气席卷出去,眨眼的功夫,将这一方冰封,连带着和吕子乔一起来的骑兵也被冰封。

“观主?”

不明白楚峰为什么这么做的吕子乔,低声喊了一声。

“他们不会有事,贫道带你去看看热闹。”

楚峰拉着吕子乔的手,直上云天,化为一道流光消逝不见。

再出现,是在十八路诸侯的军营,一大片星罗棋布的帐篷中间,到处都是巡逻的士卒,沙沙的走着,氛围异常的冷肃。

“什么人?”

率先发现楚峰和吕子乔的士卒,持枪攻了过来,无论是速度还是力量都完全碾压原来三国演义中的吕布、关羽之流。

“滚”

楚峰一声轻叱,当场出现超级风暴,漫天的黄土,席卷着周围数以百计的帐篷,上了高天。那些士卒更不用说,像破布一样飞的老高,惊呼声此起彼伏。

“回”

楚峰鼻翼微动,发出一股吸力,原本可能摔死摔残的士卒,被无形的力量包裹着掉了下来。

待烟尘散尽,一望无际的军营里,一片狼藉。

“热闹看不成了,我们走”

楚峰抓着吕子乔的肩膀,脸上带着少见的温和表情,飞上了天空。

飞行中,楚峰侧头看去,发现吕子乔面色如常,似乎见惯了这种场面,便用神念感知了一下,愕然发现,这小子的修为居然是养丹期初期,修炼的是原版的《道经》,且基础异常的扎实。

理论上,对任何人都有保留的自己,是不可能把原版的《道经》交给别人的。

为了弄清楚缘故,楚峰有意无意的套话。

不一会儿,就套出了原因,原来以后的自己对这小子异常的好,手把手的教了他很多法术。

“系统,以后的贫道对吕子乔这么好?”

楚峰在心里问了一句。

“额,再次声明,子母眼没有问题,另外宿主的未来不可窥视,吕子乔出现在这里只能说是个意外,宿主最好不要再问他关于自己的事,不然会伤害到未来的他。”

楚峰没有回答,方向一转,急速下降,从浩渺的天空,落到一座写满了历史悲怆的巨城上,斑斑血迹和刀枪留下的痕迹,清晰可见。

“什么人?”

城楼上的守军,迅速围了上来。反应速度,三国演义中的一流武将都望尘莫及。

“让吕布来见贫道?”

楚峰微微抬起头,双手背在身后,淡然的说道。

“大胆,温侯是你说见就见的嘛!”

一个校尉模样的,越过士卒,挺枪刺了过来,宛如一头急速掠空的猎豹。

咣当!没有任何征兆,校尉倒在了地上。

周围的士卒,经历了一息的寂静,齐刷刷的攻了上来,可紧接着,全都倒在了地上。咣当声,也异常的整齐!

“谁找本侯?”

随着一个冷冽的声音,一个披着猩红色战袍的绝世猛将,像抛物线一样,飞临了下来,落地的一瞬间,整个城楼为之一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