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时空道观 > 591.一起深入浅出交流的女菩萨那么多
楚峰没搭理明明占了大便宜,还一副我吃亏表情的张伟,扭头看向寺庙的佛堂和院墙之间的位置。

原本空空如也的地方,多了一个清纯俏丽、极致美丽的少女,草青色的遮阳帽下,薄薄的樱唇,性感而唇线清晰。一双清澈的眸子,水润多情,仿佛会说话。滑腻白皙的双臂,因为衣服的阻隔,只露出一小部分,此时正抱在胸前,把一对小可爱衬托得十分活跃。

“秋文来了,张伟,你去”

楚峰的话还没说完,就见张伟像老鼠看到大米、飞蛾看到大火一样,飞一般的跑了过去。

“秋文,你怎么才”

兴奋激动的声音还没完,就见张伟像一块烂布一样飞了回来,坠落在泥土里。

好不狼狈!

好不凄惨!

如果此时非要用一个词来形容张伟,虾米,非常的合适。

“咳咳……”

剧烈的喘了几口气,张伟翻过身,面朝苍天,脸色泛红。

唰,一只女性特有的脚,踩在张伟的胸口。

“呃”

张伟抬头看去,白皙若豆腐一样的小腿,表面光滑无比,再往上,是引得人气血翻腾的紧致大腿,再往上,是羞答答的牛仔热裤,再往上,是迷人而又平坦的小腹,再往上,张伟还没来及看,脑袋就被一个棍形物体戳到了一边。

“死变态,往哪看!”

秋文一边拿着一根棍子,戳张伟的脸,一边怒骂。

“再用棍子戳我,我就不客气了”

张伟晃着脑袋,躲避的同时,十分恼火的说道。

“你不客气给我看看”

秋文戳的更狠了。

“你肚子痛”

张伟开启好的不灵,坏的灵模式。

秋文哎哟一声,把棍子丢了,捂着肚子退到一边。

张伟从地上,起来,像揉面一样,在疼痛的脸上搓揉了一番。然后,沉着脸看着秋文。

“真是欠收拾,本来不想对你动粗的”

秋文忽然把手从肚子里上移开,一副什么事都没有的样子。

“继续啊”

居然这么快就好了!

张伟愣了一下,使出了加强版的好的不灵坏的灵。

“你痛经”

秋文一点事都没有,反而像看傻子一样看着张伟。

“痛经,痛经,怎么会这样,你总不可能还没开始那个吧,明明发育的那么好”

张伟上下打量秋文,一脸费解。

“你只有这么大点的本事,那就去死吧”

秋文风一样欺身上前,软绵绵的小拳拳,霸凌无比的击打在张伟的腹部,后者不但倒了下去,还喷出了隔夜饭。

臭味顿时弥漫全场。

正在一旁看热闹的慧海、黑猫,立刻躲得远远的。

“你,唔唔唔……”

张伟这次还没喊出来,就被一只臭袜子堵住了嘴。

“看你还怎么说”

秋文笑嘻嘻的说道。

“呕,呕……”

张伟直接吐了。

秋文拍拍手,然后,转身朝退到不远处的慧海挥手。

“多谢你扔过来的臭袜子”

原来,把张伟弄吐的臭袜子,是慧海提供的。

“不客气”

仍然捂着肚子的慧海,笑的很灿烂。

“王八蛋,你给我,呕……”

张伟指着慧海,还没骂完,又吐了。

那仿佛几百天没洗过的袜子,简直要人老命。

秋文后退一段距离,绕过被污染区域,走到慧海的面前。

“你就是慧海大师嘛?”

声音悦耳的仿佛不像人间一样。

“贫僧正是”

慧海没想到这个漂亮的小姑娘认识自己,当即一本正经的回应。

“那就对了”

秋文闪电般的出手,打向慧海的心脏。

这一击,如果打中,慧海不死也得半条命交代出去。

唰,轻柔的小手,被一个软绵绵的温润大手捏住了。

“道长”

“道长”

一声是秋文喊得,又甜又酥。

一声是慧海喊得,带着感激的意味。

“别装蒜了,你不是秋文”

楚峰风轻云淡的说道。

不是秋文。

假的。

刚才受创的张伟,和差一点受创的慧海都露出错愕之色。

“道长,我怎么不是秋文”

秋文毫不紧张,脸上尽是笑嘻嘻的表情。

“秋文实际年龄很短,阅历更是少的可怜,她的清纯是真的,而你,清纯中夹杂的妩媚杂质太多了,站在那里,好像在**谁。当然,这是事后推演出来的,你唯一的破绽是,张伟说你痛经的时候,你没有任何反应。只有男人,才不会痛经”

楚峰说完,手一甩,把假秋文扔了出去。

轰隆,一声炸响,烟尘四起,不几个呼吸,一个文质彬彬的年轻人走出来,看着楚峰,一脸的微笑。

“道长,这么多系统宿主,其实你才是最厉害的一个”

“黄灿”

楚峰同样一脸微笑。

“正是”

黄灿风骚的撩了一下刘海儿,邪魅一笑。

“你错了,贫道不是系统宿主,贫道的师傅是系统宿主。”

楚峰按照惯例否认。

“是嘛”

黄灿不置可否。

这时,慧海走过来,双眉扬起,眼神像利剑一样直视着黄灿。

“刚才为什么要杀我?”

黄灿鼻孔里发出一声轻蔑的冷哼,然后侧过身,一副连看都懒得看一眼慧海的样子。

“人渣,人人得而诛之。”

人渣!慧海本想反驳,转而一想,自己可不就是人渣嘛。

在无数苦逼的年轻人,为了能娶得起媳妇,努力打拼的时候,他本着普度众生的精神,先行一步把人家的媳妇给慰问了,数量更是高达三位数之多。

“咳咳,人渣,老衲承认,可世界上像老衲这样的人,不可胜数,难道你全都要杀完。”

黄灿转过身,眼睛之中闪过一丝怨毒之色。

“你还记不记得,一个薛宁璐的女孩。”

“薛宁璐”

慧海念出这个名字,低下头仔细想了一阵,然后摇摇头。

一起深入浅出交流的女菩萨那么多,他不可能个个都记住。

“你玩的女人太多,忘记了,帝豪温泉度假村,那个在洗手间里被你们轮番祸害的女孩。”

黄灿呼吸急促,青筋暴突,双拳握的紧紧的。

是她啊!

慧海脑子里立刻浮现那天一个自称小璐的女孩,二十岁左右,黑色过膝的短裙,薄薄的黑色丝袜,雪白的运动鞋,性感的低腰牛仔短裤加宽松的浅粉色衬衣,妩媚又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