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凌霄之上 > 第四十六章 天地浩劫
“回来?呵,我看是不必了。异方孽障,居然混入了我方世界?既然暴露了,就不要走了!”

“嘭!”

远处林中,牛魔王以窜入的十倍速度,倒射而回,仅仅瞬间就到了王雄面前。

“轰!”

牛魔王落地,瞬间将大地砸出了一个大坑,牛魔王胸膛之上,更是一柄白色的长剑,狠狠的刺在其胸膛之上,将其死死的钉在了大地之上。

“不,咳咳,怎么可能!”牛魔王吐着血,露出极度不可思议之色。

这一刻,王雄、贺剑之、巨阙也是瞳孔一缩。

谁?

“呼!”

却在此刻,那片林中,缓缓走出一个身穿白袍的老者。

老者面容冷峻,眉宇之间似有着一股剑意凝聚一般,眉心一点朱砂,更显得妖异非凡。

老者踏步,看似动作很慢,但,却好似天涯海角,一步之距,瞬间到了王雄面前,看着大坑里的牛魔王。

“前辈,是,是我鹤族前辈?”贺剑之陡然露出惊讶之色。

众人没有发现,但,贺剑之在白袍老者身上感受到了同类的气息。

鹤族?

鹤族不是天下之奴族吗?根本没有什么绝世强者,眼前这是……?

白袍老者抬头看了看贺剑之:“贺剑之?”

“是,前辈!”贺剑之有些激动道。

“刚才你的出剑,老夫看了,虽然有些稚嫩,但,终究没有丢我鹤族脸面!”白袍老者淡声道。

稚嫩?贺剑之微微一怔,自己的剑法稚嫩吗?

但,眼前老者,一招就败北了牛魔王,却让贺剑之没法反驳。

“大秦,东方国,王雄,见过先生!”王雄深吸口气道。

王雄没称呼前辈,算上前世,自己应该不比多少人差!

“大秦?是秦帝派你来取太阿剑的?”白袍老者疑惑道。

王雄神色一动,顿时露出一丝喜色:“正是,不知先生如何称呼?”

“看来,秦帝什么也没对你说!”白袍老者深吸了口气。

“是!”王雄点了点头。

“老夫姓白!”白袍老者沉声道。

“白先生!”王雄微微一礼。

“东西带来了?”白先生问道。

王雄翻手,取出一截牛角,这牛角很奇怪,其形状和牛魔王额头上的牛角很像。

“咳咳,我二叔的牛角!”牛魔王陡然露出一股兴奋之色。

阶下之囚,被钉死在了地上,牛魔王居然一点也不怕一般,看到牛角,还露出大喜之色,让王雄露出无数不解。

白先生接过,仔细看了看,最终点了点头:“没错,你是秦帝派来的人!”

说着,将牛角递还给了王雄。

王雄好奇的接过。

“诸位是秦帝派来的人,那就去老夫寒舍小坐片刻吧!”白先生神色中有着些许难受道。

“多谢先生,不过,恐怕要等一下,我们还有一个人!”王雄郑重道。

“哦?”白先生顺着王雄目光,看向一旁百万毒虫大阵。

“在这里?”白先生露出一丝好奇,似乎探手准备出手。

“等一下,白先生!等他自己出来!”王雄摇了摇头。

白先生手中一顿,微微疑惑,最终点了点头。

扭头,白先生看了看王雄身旁的巨阙,看着巨阙,白先生双眼微眯:“巨阙?”

“你认识我?”巨阙露出茫然之色。

白先生仅仅看了眼,就不再理会了。

就在此刻,一片,百万毒虫大阵之中陡然传来一声巨响。

“轰~~~~~~~~~~!”

“啊~~~~~~!”

却是毒老祖的惨叫声传了出来。

毒雾一阵翻腾,忽然,从里面爬出一只巨大的蜈蚣。蜈蚣周身,无数碎裂,裂缝之中,冒出一股股毒液。

“师兄,救我,师兄,这小子,他破了我毒丹,啊~~~!”

蜈蚣的声音不是旁人,正是毒老祖,此刻半个身子露出来,一脸绝望,找着蛛皇求助。

但,露出头来,见到的,却是王雄一行人,蛛皇?早就没影了。

“人呢?”蜈蚣惊叫道。

“走了!”王雄沉声道。

“王雄~!”毒老祖惊叫道。

“啊!”

下一刻,巨大的蜈蚣被一股强大的力量拉扯入了毒雾之中。

“吼!”

巳心的巨吼,带着一股暴戾效果。声震四方。

“啊,不要,不要吸我本命毒丹,不要,啊,百万毒虫的毒,都被你吸收了?不,不,放过我,啊~~~~~~~~~!”毒老祖凄厉的惨叫声传来。

滚滚毒雾向着中心汇聚,慢慢的,毒雾被内部巳心吸收了。而毒雾范围也暴露出来。

地上,无数毒虫,此刻全部死了,所有毒虫全部蜷缩在地,好似被抽干了精华一般。而在场中央,一个满身血疮的赤练蛇卷着一个断了两截的蜈蚣,蜷在无数毒虫尸体上,周身冒着一丝丝彩光。

过了好一会,彩光才全部进入巨蛇的体内。

“嗡!”

巨蛇一扭,化为了人形,却是巳心,满身是伤,但,眼神却极为精神,因为就这刚刚,巳心打败了毒老祖,破了百万毒虫大阵。

“巳心,你怎么样?”巨阙问道。

“我没事,咳咳,只是需要休养一段时间!”巳心从一堆毒虫尸体中走出,一个踉跄,差点跌掉。

“没事就好!”王雄也是轻呼口气。

王雄说是不管巳心死活,但,心中还是担心的。此刻,能打败毒老祖,对巳心来说,可是一个了不得的突破啊。

“想走?哼!”白先生陡然一声冷哼。

“轰!”

众人脚下,陡然冒出无数地刺,好似一柄柄利剑从大地之上长出来一般。

“啊………………!”

却是牛魔王刚才想要遁地逃跑,可惜,在白先生面前,根本无处可逃,瞬间,被无数地刺洞穿了身体。

可,即便被洞穿了身体,牛魔王都还没死,只是露出一股恨色的看向白先生。

白先生将地刺一折,将牛魔王托起,无数剑气环绕,好似一个地刺剑气囚笼一般,将牛魔王困在了其中。

“走!”白先生沉声道。

说话间,白先生踏步走向两界山。

白先生缩地成寸,王雄一行紧跟其后。

两界山,位于一片大海之边。先前众人,是在陆地一边战斗的,而白先生的居所,却是两界山的半山腰,面朝大海的一个平台。

平台上一个简陋的石洞,石洞四周,只有一些白先生的简单生活设施,无比的简陋。

王雄惊奇的看着这石洞,这白先生,就是百年如一日的坐在洞口?

这里,唯一让人惊异的地方,只有一个悬挂在石洞旁的一个黑洞,一个诡异的虚空黑洞,虚空黑洞有一人高,一张一缩,好似活物一般,看之无比诡异。

黑洞口,有着无数剑气,似白先生释放在这黑洞口的。

而牛魔王,就被白先生丢在黑洞旁边,此刻,牛魔王全身插满了地刺、剑锋,动惮不得,与死无异,可此刻,并没有死。只是瞪着眼睛,怨念的看向白先生。

“白先生,这牛魔王,你只是将其镇压囚禁?为何不……!”王雄露出好奇之色。

“他是异族,杀不死!”白先生微微一叹。

“异族?”王雄露出一丝好奇之色。

“呵,看来,秦帝真的什么都没给你说!”白先生深深一叹。

王雄眉头微皱,沉思了片刻:“或许,人皇让我来找你,也是想要我从你口中知道什么!”

白先生沉默了一会,最终点了点头:“没错,秦帝,就是这样的人!”

“白先生,在下略备一些特产灵茶,先生若是不弃,可否于我说说?刚好,让我这属下,还有贺叔先疗伤一会!”王雄看向白先生。

白先生看了看王雄带来的三人,最终点了点头。

贺剑之、巳心到一帮疗伤了,巨阙好奇的打量四周,寻找着让自己口水直流的神剑。

王雄亲手沏了一壶,与白先生坐了下来。

白先生喝口茶:“呵呵,已经有一千年没喝过这么好的茶了!”

王雄露出一丝惊奇,这么好的茶?虽然自己的茶很难得,但,到了白先生这个实力,什么灵茶没有啊?

“先生,我记得,我杀死过两次牛魔王,可他又复活了?为何?你说他杀不死?”王雄好奇的看向白先生。

白先生放下茶杯,沉默了一会,才开口道:“这要从上一次量劫说起。”

“量劫?我好像听过,每十二万九千六百年,会有一次!”王雄皱眉道。

“没错,一个元会,一次量劫!呵呵,那一次量劫,谁能想到,是天地三界的滔天大劫,那一次大劫来临前,很平静,紫霄宫,鸿钧道祖坐镇,东方有三清、女娲,西方有接引准提,下有五老,阴间有十殿阎罗,血海有冥河老祖,三界六道,强者如林。量劫又不是没经历过,每一次,不都是圣人们的下棋吗?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圣人不仁以百姓为刍狗!可,谁想到,谁想到……!”白先生语气有些颤抖。

“白先生!”王雄皱眉道。

“那一次,原本以为,一切都按照往常一样,三界各大教相互征伐,完成足够的杀孽,以补量劫之数,就好了,可,一切从我鹤祖的剑发生了变化!”白先生眼露悲哀。

虽然白先生说的很多人物,王雄都没听过,但,不妨碍王雄去理解。

“那一日,我鹤祖,斗战通天教主之后,以剑之道,破开了虚空!打破了一个异界时空壁垒!形成了一个黑洞时空通道,通往异界的通道!”白先生手中捏着的茶杯,微微颤抖。

“异界?”王雄露出一丝好奇。

“就是这个!”白先生指着一旁的虚空黑洞。

“这,这黑洞的另一边,连着另一方世界?”王雄露出惊奇之色。

“呵,是啊,另一方世界,当时天下震惊,鸿钧道祖,诸位圣人,纷纷前来查探,为异界存在而高兴,可,谁能想到,异界通道的打开,却给我们这方世界带来了灭顶之灾!”白先生露出一丝绝望之色。

“灭顶之灾?”

“紫霄宫毁了,灵山毁了,阴间毁了,当初的绝世强者,近乎殒落光了,鸿钧道祖殒落、三清圣人殒落、接引、准提、女娲,全部殒落了。他们可是已经合道了的圣人啊,全部殒落了,全部殒落了!”白先生露出悲愤之色。

“合道的圣人?”王雄露出惊奇之色。

“就是性命与三千天道融合,天道不灭,圣人不死,圣人应该与天地同寿的存在啊,可,却全部殒落了,我鹤祖也殒落了!”白先生苦涩道。

“三千天道?不对啊,我记得,天道是三百二十四条啊!怎么会有三千条?”王雄惊愕道。

“那是因为,其它天道全部崩碎了。只剩下三百多条了,哈哈,阴间的天道也全部崩碎了。阴间都不存在了。三百多条?可笑,可笑!”白先生露出一股悲恨之色。

王雄脸色一阵难看,白先生说的是真的?以前有三千天道。

“圣人合道又如何?这些异族能连同天道一起崩碎!屠戮天下,惨烈至极!”白先生苦涩道。

“异界之人,如此厉害?”王雄脸色难看道。

“不是厉害,而是谁也没料到他们的特殊能力!呵呵,那一次量劫,我方天地,损失惨重!”白先生难受道。

“什么能力?”王雄好奇道。

“人人如龙,长生不死!”白先生眼中闪过一丝恨色。

“什么意思?”王雄露出不解。

“长生容易,不死难!他们杀不死。他们全部超脱了生死。他们不知什么原因,就算挫骨扬灰、形神俱灭,要不了多久,都能复活。谁也不知道为什么,反正,他们杀不死,他们永生不死!”白先生眼中闪过一股绝望。

“杀不死?长生不死?这怎么可能!”王雄也是眼皮一阵狂跳。

“事实就是如此,你眼前这牛魔王,不就是一个例子?你说你杀死过他两次,你忘记了?”白先生看向王雄。

王雄陡然心中一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