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凌霄之上 > 第六十章 重逢
凌霄城,上书房!

余烬从生丹圣山归来,上书房中,一些重臣都听着余烬带来生丹圣山的消息。

“启禀大王,巳心他们直接去我军前线了,臣回来禀报的,三大仙帝,三大教主,败走丹仙城!”余烬苦笑道。

“败走丹仙城?”一众大臣惊讶道。

“是,虽然丹神子没有气运可用了,六大绝世强者全部调动天道之力,可,那丹神子居然有一个平板一样的法宝,好诡异,猛地一敲动,所有人都脑袋一阵轰鸣,包括在远方观看的我。那六大强者受到了一阵侵扰。丹神子大发神威,以一对六,不落下风,甚至,还能隐隐伤到六大强者!”余烬苦笑道。

六大强者啊,居然败给了丹神子?

这好像开玩笑一般,不仅余烬等人震惊,四方无数来观礼的其他人也惊呆了。

那丹神子,不是嗑药才渡过第二次天劫的吗?怎么,怎么如此凶猛?先败了夏若天,接着,如今面对六大同阶强者而不败?

“你仔细说说,除了那个平板法宝,丹神子到底还有什么特殊?”王雄沉声道。

“丹神子一手执平板敲击,一手执剑,神剑一出,斗战六大同阶强者,因为平板缘故,丹神子才能以一对六,彼此都有伤,六大同阶强者被丹神子的剑伤到了,但,丹神子也被六大强者伤到了,一柄柄剑刺入丹神子体内,可,丹神子却没有流血,剑拔出之际,丹神子身上的伤就诡异复原了!六大强者伤势越来越重,丹神子却一直不断复原,好似什么伤也没有,就这样,战斗到最后,六大强者也吃不消了,最终恼恨的带着所有人离去了!”余烬皱眉道。

“夏若天提到的,丹神子诡异神通。无伤,不管如何破坏,丹神子伤势立刻复原?”王雄倒吸口寒气。

当初神都,夏若天与丹神子战斗,若是普通教主,应该早就死在夏若天剑下了,可,丹神子却怎么斩都没有伤?如此耗下去,最终耗败了夏若天。

如今,又是如此?

“这丹神子,还真是出人意料啊!”王雄眯眼道。

对丹神子,王雄也有杀父之仇,昔日实力未达到,一直隐忍之中,如今慢慢看着丹神子底牌,王雄也凝重无比。

无伤?

耗败了夏若天,耗败了六大同阶强者,丹神子,果然神秘。

“生丹圣山如何了?”张濡问道。

“生丹圣山被商恨炸平了啊,死了无数人,待所有人退走,丹神子翻手,以大法术重造生丹圣山,虽然如今四周一片废墟,但,在一群活着的仙人动手下,生丹圣山慢慢修复之中!”余烬解释道。

“生丹联盟这次,还真是元气大伤啊!”吕杨眯眼道。

“何止元气大伤啊,如今,生丹联盟,只剩下丹仙城一座城了,其它城池被商恨夺取,虽然商恨大军败逃了,但,那些城池想要恢复到往日宁静可不容易,生丹联盟,已经满腹狼藉了!想要恢复,钱、人才都是一个麻烦的事情。”南宫浪皱眉道。

“不,朕倒是觉得,一切都是一个好机会,联盟,将不复存在!”王雄双眼微眯。

“皇上的意思,丹神子利用这次机会,将联盟的势力之主,全部整合入生丹圣域?从以前的联盟,变成一个生丹整体?”张濡瞳孔一缩。

“很有可能,虽然麻烦了点,但,的确是生丹圣域扩张的最好机会!”吕杨双眼一眯。

“余烬,你马上去前线,尽快将剩下的城池夺下,因为,丹神子的反击马上就要开始了!”王雄沉声道。

“是!”余烬应声道。

余烬调头就要离去。

“等一下!”王雄忽然叫住了余烬。

“皇上?”余烬疑惑道。

“你确定商恨已经死了?”王雄盯着余烬郑重问道。

“是,商恨肯定死了,贺先生不是回来说过了吗?皇上,就算臣离得远,没看清,丹神子靠的近,应该看得清楚吧?商恨死透了!”余烬肯定道。

“商恨死透了?呵,好吧,你去吧!”王雄露出一丝苦笑。

大殿之中,众人都以为王雄为商恨死遗憾,为没能邀商恨入东秦皇庭而遗憾,可惜,王雄遗憾的不是这个,而是不知该如何对苏小小开口。

--------------

凌霄城,离阳宫!

“皇上!”离阳宫外侍卫恭敬一礼。

王雄点了点头,硬着头皮走向离阳宫口。

看着蓝离焰和不远处的苏小小在说笑。

“小小,你都给商恨绣了十件外套了,他穿的完吗?”蓝离焰笑着说道。

“当然穿的完,我以后还要给他绣,你帮我再看看花色!”苏小小得意道。

“看,有什么好看的,都是一样!”

“哪里一样了,都不一样好不好!”苏小小兴奋之中。

“好好,都不一样了!”

“对了,你说,我现在是魂体,以后,我夫君要是来接我,到时怎么办?人鬼殊途怎么办?”

“有什么不好办的?看你们自己啊,你现在魂体凝实,和活人有什么区别?就是不能生育罢了,况且,你如今鬼修如此厉害,还能变化,实在想生宝宝了,还可以转世投胎,反正寿命长,到时,让商恨带你,让他将你养成大姑娘,以后再洞房!”蓝离焰笑道。

“嗯,我不想要我这身修为了,只要夫君回来,我就立刻转世投胎!”苏小小期待道。

“为什么?”

“我要给夫君生好多宝宝!”苏小小一脸幸福道。

蓝离焰也由衷祝福之中。同时也幻象自己未来给王雄生好多宝宝。

忽然,苏小小看到了不远处走来的王雄。

“王先生!”苏小小眼睛一亮。

“你来了?”蓝离焰顿时脸上一红,假装没想刚才的画面。

“嗯,苏小小,你还在给商恨绣衣袍呢?”王雄看着苏小小手中的刺绣,露出一丝苦笑。

“是啊,这个颜色,是夫君最喜欢的!”苏小小幸福道。

“你没看到,从神都回来,苏小小就变了个人,去之前,小小整天愁眉不展,回来后,脸上笑容就没有断过!”蓝离焰笑道。

“是吗?”王雄露出一丝苦涩。

“谢谢你,王先生,是你给了我勇气,让我等了下去!要不然,我恐怕……!”苏小小感激道。

感激的,甚至对王雄郑重一礼。

王雄伸手虚扶,到嘴边的话,再度化为了苦涩。

昔日,自己一再劝苏小小,才让苏小小了了轻生的念头,如今,要告诉苏小小真相吗?商恨死了?

若是说出来,苏小小也不知又要如何伤心。

“怎么了?你今天不批改奏章了?怎么想起来我这里?”蓝离焰好奇道。

“我,奏章批改完了!”王雄苦笑道。

“怎么了?难道又有人要针对我?”蓝离焰脸色一变。

前几天,大量天仙前来,蓝离焰可是看得清清楚楚,心中一直自责,自责自己给王雄添麻烦了,难道又有了?

“别担心,没事了,这下,一般天仙都不敢来了!”王雄摇了摇头。

“那就好!”蓝离焰点了点头。

“王先生,你有什么事情,要对我们说吗?是我夫君的消息?”苏小小神色一动,问道。

“商恨的消息?”蓝离焰也猜到了王雄要说什么。

王雄露出一丝苦笑,这一刻不知如何说才好。

“王先生,我夫君怎么了?”苏小小好奇的看向王雄。

王雄沉默了一会,深吸口气,继而微微一叹,终于下定决心要说了。

“皇上,皇上!”不远处广场之上,陡然传来一声惊呼。

“嗯?”王雄扭头望去。

却看到王忠全惊喜的冲了过来。

“怎么了?”王雄好奇道。

“皇上,刚刚有人去我青衣卫指挥使府邸,递了拜帖给我,我,我,我把人带来了!就在离阳宫外,皇上,来了,来了!”王忠全惊喜道。

“在离阳宫外?”王雄皱眉道。

继而,王雄神色一动,惊讶的看向王忠全,要知道,王忠全可是极为沉稳之人,更知道离阳宫是什么地方,不可能带陌生人过来的,除非…………!

“请过来!”王雄顿时脸上一喜。

“是!”王忠全应声道。

蓝离焰、苏小小还不明白怎么回事。

就看到王忠全离开,很快,又引着一个黑袍人缓缓走了过来。

黑袍人缓缓走来。全身都遮在帽子里,谁也看不起容貌。

王忠全面露喜色,王雄面露惊奇,蓝离焰露出一丝疑惑。苏小小却是手头猛地一顿,好似感应到了什么一般,呼吸有些急促了起来。

手中,给商恨绣的外套,都滑落在地了,都没有在意一般,苏小小死死盯着那走来的黑袍人。

王雄探手一挥。

“呼!”

一股大风吹动,引动离阳宫四周阵法,离阳宫四周顿时大雾笼罩,让外界之人无法看清此地一切。

黑袍人缓缓走来,虽然带着帽子,但,不难看出,其帽子里眼睛,正死死盯着苏小小。

“是,是你吗?”苏小小浑身都在颤抖,看着那黑袍人,眼中慢慢湿润了。

黑袍人缓缓掀开了帽子,顿时露出那熟悉的面孔。

商恨,那本该死在生丹圣山的商恨。此刻,却诡异的出现在了王雄面前。

商恨的眼中也全是泪水,浑身也在颤抖之中,无比难受,又无比激动的看着面前苏小小。

“小小,我回来了!”商恨哽咽道。

“夫君!”苏小小顿时哭着扑了上去。

“嘭!”

苏小小一把扑入商恨怀里,商恨紧紧抱住苏小小,怎么也不肯松手一般,两人颤抖中泣不成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