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神话从童子功开始 > 第二百六十三章 街遇 (求订阅)
    五光十色的夜场上,在一群莺莺燕燕馨香暖风的环绕中。

    两个衣着华丽的男子在手下高手的护卫下,颇为不舍的走出大门。

    频频回首,目中满是留恋不舍。

    腿脚都有些发软,身体也在发虚,不过脸上则都是一副意犹未尽的表情。

    “秦少,怎么样,我们南安的女子滋味儿不错吧,虽不比南方水乡美人温柔似水,也差不多少,听说你们巨鹿那边的女人多性如烈火,宛如辣椒,也不知是不是真的。”

    说话之人乃是郡城一大家族李家的二公子李平,身材瘦弱,面目普通,不丑不俊。

    不过说话语气越是极为猥琐不堪,是城中有名的二世祖。

    此人所在李家盘亘南安也有数十年,家中走的是黑白两道并行的路子,当代家主乃是郡首府崔覃麾下都官从事,主查举百官犯法者,论品级,也是从五品的中高等官员。

    家族中子弟分布府衙任职的官吏也为数不少,官方力量很强。

    与此同时,李家在江湖中也有势力,暗中操纵城中的铁拳门,蓄养精壮,也有一定的武装自保实力。

    和李平勾肩搭背的是个十七八岁的英俊少年,大约有一米八左右的身高,双臂硕长,是正儿八经的猿臂,眉眼若桃花,有种女人堆打滚的脂粉气息。

    听到李平的询问,英俊少年哈哈一笑,十分猥琐的伸出右手放在鼻尖死命的嗅着,然后长长吐出一口气,满是陶醉道,

    “也不能说绝对,不过我们那里常年有战,女子性格坚韧,甚至刚烈倒是真的。

    而且论起肌肤之细腻水嫩,真不如你们南安的女子,真是香喷喷一片。

    错非老李你今晚有巡街任务,我可不肯走出那温柔乡。”

    少年也是色中恶鬼,虽然年纪轻轻,但十几岁已经在烟花之地厮混,迄今为止,也算是遍游花丛,老手一枚,对于刚刚欢好的女子,极为满意。

    李平叹了口气,朝着身后数人摆了摆手,便见两个气息不弱的高手递来两条白色丝带,帮他们系在右臂之上,隐约可见丝带当中有郡府盖着的大印。

    “哎,没办法,谁让我那大哥倒霉催的,在鸣花楼一事中,受了重伤。

    为了讨好我家老爷子,也为了不让我那大哥以为我有争位的想法,便接下这差事,不过也就是应付几天。

    那么多人都抓不住那个死太监,估计早就跑出南安了。”

    一边说着,几人已经上了大街,提着灯笼四处寻摸,偶尔说些荤段子,喝两口从花楼中顺来的美酒,倒也不觉得如何艰苦。

    这时,迎面走来四人,行迹匆匆,而且透过一些细节能看出都是习武之人,动作敏捷,气血强健,让李平心中生疑,大手一挥,身后便有两个高手上前拦住他们。

    他虽是个棒槌二世祖,也有一颗想要建功立业的心。

    若是真能抓住朱广喜,也算是崭露头角,并会得到不少家族的好感。

    所以见到可疑之人,还是会下意识的拦住盘问,以免错失机会。

    孟昭也是觉得挺倒霉的,刚出小羊胡同没多长时间,就被人拦下,而且看着这些人手臂上缠着的白色丝带,明显是和郡首府联合搜捕朱广喜的大小势力中的一员。

    不过他倒是没有多么慌乱,目光严厉,冷冷看着拦在他眼前的人,淡淡道,

    “几位拦住在下,意欲何为?”

    在他看来,郡城的势力若做一个排名,孟家是当之无愧的第一霸主,即便是郡首府,天刑堂,也绝不可能与孟家相争。

    城中大小势力,除了少数几个和孟家有嫌隙龌龊的,应该都会卖他一个面子。

    李平哼了一声,趾高气昂道,

    “如此夜深之时,你们几个在大街上流连,形迹可疑,本少爷要看看你们的身份,是否是在逃的要犯。”

    说着,就暗示手下,将这四人拿下。

    类似的事情这几日他也干了许多次,虽然没什么收获,但不代表这次也没收获。

    朱广喜三人此时无比紧张,不过孟昭背在身后的一只手掌给他们使了暗号,让他们不要轻举妄动,便按捺下来,信任孟昭,由他处理。

    其中一个马脸大汉探手就朝孟昭抓来,蒲扇大的手掌蕴含一股刚劲,宛如铜铁浇筑,力气极为霸道,一抓之间,纵是数百斤的铜鼎巨石,也不难被抓起。

    应是铁砂掌一类的手上硬功,招数则蕴含掌法与擒那之术,武力倒也不凡。

    孟昭眸中冷光一闪,在对面几人没反应过来的情况下,反手一拳截在这马脸大汉的手臂上,后发先至,且拳劲炸裂,轰退这马脸汉子,灼热的赤旗内息让他浑身剧颤,僵在那里。

    孟昭并未点到即止,反手一按一折,只听咔咔的骨裂之声响起,竟直接残忍的折断了此人的一只手掌,有森白带着红丝的手骨露出,看起来极度恐怖。

    同时一股极为玄妙的内息化作丝丝缕缕的锁链,将对方体内真气以及血气锁住,动弹不得,再一脚,直接被踹飞出去,滚落到李平以及那秦姓少年的脚下。

    “大胆,你竟然敢拒捕?”

    李平看着自己手下高手的惨状,心惊之余,不由得勃然大怒,心中更是认定对方有鬼,不然怎么会如此激烈的反抗?

    而对方狠辣的手段也是让他不由自主的退后一步。

    孟昭目光如剑,虽然布衣常服,却极端霸道,强势,手指李平,怒道,

    “你才是大胆。

    你是城中哪家子弟,竟然敢对我无礼,还想让手下对我动武,不想活了吗?”

    这反客为主的强势劲直接打了李平一个措手不及,让他有些没反应过来。

    即便一些武功高强之人,面对如今城内滚滚大势,也不敢逆天而行,以武拒捕。

    这小子是哪来的愣头青,敢反抗不说,口气还这么大。

    不过李平也是常年厮混在二代圈子里的老人,观人自有一套,看出孟昭并非虚张声势,而是自有底气,心中不由得泛起嘀咕。

    脸色虽然还不是很好看,但已经不至于目中无人,沉声道,

    “你管我是哪家的人,如今城内正抓捕凶犯朱广喜以及他的同伙,我等正是郡府联合搜捕之人,你敢武力拒捕,就是惹了天大的麻烦。”

    孟昭哈哈一笑,随即冷冷道,

    “天大的麻烦,好啊,我倒要看看,你能拿我孟昭如何。”

    孟昭二字一出,李平脸顿时绿成一片,旁的子弟,他或许不知,但孟昭之名,他岂能不清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