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权倾南北 > 第十五章 凌迟
PS:新书已签约,求打赏!

“真的不能说,那也就怪不得某了,”李荩忱冷笑一声,一挥手,郑庆带着两个年轻人上前直接把这两个家伙给架了起来,“去,把他们弄到外面去,这里地方太小,不够施展。”

两个山贼下意识对视一眼,不够施展,他们要干什么?

在祠堂外面的空地上,已经架起来两根柱子,妇孺都已经被勒令待在家中,所以站在这里的只有这一帮青壮,虽然不知道李荩忱想要干什么,但是素来以他马首是瞻的郑庆等人还是早早就按照李荩忱的吩咐准备好了家伙什。

两个山贼绑在柱子上,紧接着郑庆和宋飞拉起来捕猎用的大网,将两个家伙罩了个结实。这些网子深深的勒紧山贼们的肉中,每一个网格里都有血肉凸出来。因为之前鞭打他们的时候就已经将他们的上衣扒的干净,而现在网子勒上去,之前有些结痂的伤口顿时全部裂开,而刚刚留下来的更是皮肉外翻,血珠很快就渗出来。

还没有等李荩忱下一步动作,这两个山贼就已经疼的嗷嗷大叫。相比于刚才鞭打时候的阵痛,现在这些绳子带来的可就是实打实的长期疼痛。所谓长痛不如短痛,正是这个道理,而李荩忱不过是反其道而为之。

轻轻呼了一口气,就算是李荩忱再怎么心志坚定,见到这样的场面心中也有些悸动,更何况他前世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废柴小白领,这一世也只是一个质朴的山野汉子罢了。不过相比于郑庆他们,显然李荩忱已经算是心态最稳重的了。

至于站在一边的李成这三个老人,指指点点分明是一番好奇看戏的样子,显然对于这三个五十年前就修炼成杀胚的老人们,如此场景不过是小巫见大巫,

“你们两个可要想好了,某会让人割去你们现在突起的每一块肉,人去掉这一点儿肉,一时半会儿可死不了,你们会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鲜血逐渐流干净,也会慢慢的感受这种疼痛。”李荩忱的声音低沉,但是敲打在那两个山贼的心头、敲打在郑庆等人甚至李成三人的心上,都不啻于一声声雷霆。

这真的是要让人生不如死啊!

在历史上,凌迟出现于五代,到了明清时候实际上才被“发扬光大”,并且在“满清十大酷刑”之中赫赫在列。对于这个时代的人来说,这还是一种根本不敢想象的刑罚方式,而李成等战场百战余生的老卒,虽然之前没有见到过,但是李荩忱一说就立刻明白这种刑罚的可怕之处,而现在李荩忱用这招来进行逼供,真的是要破釜沉舟,一旦这两个山贼嘴硬什么都不说的话,恐怕想要保住他们的性命也没有那么简单了。

只是似乎如果连这一招都没用的话,恐怕也找不到别的方式撬开他们的嘴巴了,还不如直接将这两个家伙解决掉。

而郑庆等年轻人一边强迫自己不去想李荩忱刚才描述的画面,一边下意识的环顾左右。难怪李荩忱严令妇孺不准前来观看,否则对于那些小姑娘和小孩子们来说,绝对是一生的梦魇。

不等那两个山贼开口说话,李荩忱手中的刀子已经切了下去,鲜血迸溅,一块模糊的血肉掉在地上。早就等候在一旁的村子中猎犬毫不犹豫的扑上去,将这一块肉吃的干净,如果不是宋飞他们死死拽着,恐怕这狗还会直接扑到那两个山贼身上。

“啊!”的一声惨叫,被割了肉的那个山贼直接晕了过去,一股臭气在空气中弥漫,显然已经失禁。另外一个山贼的声音都变了调:“我说,我全说,诸位好汉,放过我吧,我真的全都说!”

郑庆和宋飞等人都松了一口气,这个家伙终于要招了,否则他们都不知道自己有没有毅力坚持看下去。而站在李荩忱身边的李求,忍不住喃喃开口说道:“有损阴德,这是要折寿······”

所有在场的年轻人们,正是被鲜血刺激的神经最紧张时候,听到李求这么一说,几乎每一道目光都落在李荩忱身上。对于他们来说,山贼没有什么可怕的,甚至就算是杀一场然后战死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山里长大的汉子,脑袋掉了碗大的疤,谁都不怕,但是现在李求说到阴德、说到折寿,对于这个时代的人来说,或多或少心里都要哆嗦一下。

这······这不是正人所为啊!

“啪!”一声脆响,李荩忱一巴掌扇在了李求脸上,让他之后喃喃感慨没有说出口,李求的脸颊瞬间红肿起来,可以想象李荩忱这一巴掌用力之大。而他显然也懵了圈,伸手捂着脸颊一动不动看着李荩忱。而周围原本还想附和两句的年轻人们,都默默的屏住呼吸。李荩忱的雷霆手段和多年来作为年轻人中首领的威严让他们下意识的收敛心神,用敬畏的眼神看向他。

“阴德?”李荩忱冷笑着说道,“折寿?!”

他的目光在每一个人身上扫过,包括郑庆和宋飞在内,都微微低头,显然方才他们也有这样的想法。

“荒谬,可笑!”李荩忱声音冰冷,掷地有声。

甚至就连站在远处的李成三个老人以及围观的村子中其余几个老人也不由得打了个寒颤。刹那间他们在李荩忱的声音之中感受到了一种特别的气息。

“如果某不动用这样的刑罚,那么这两个山贼就不会开口,我们就只能在这里坐以待毙,等着那些山贼从不知道的方向冲上来,将你、我还有这整个村子的人杀得干净!”李荩忱冷声说道,手在每一个年轻人身上掠过,“你们可以说自己不怕死,可以说用这样卑劣的手段还不如轰轰烈烈的和那些山贼拼个你死我活,可是你们有诶有想过,自己的家人、姊妹、孩子怎么办?!到了那时候,你们会为你们的勇猛感到羞辱,会为刚才心中的想法感到惭愧,因为你们不只是对不起整个村子中村民的托付,更对不起自己的良心!”

原本还鼓起勇气想要开口反驳的年轻人们,此时都陷入沉默。

是啊,他们可以什么都不怕,但是这村子中不只是这么多年轻人,还有妇孺老弱,如果自己图得死的痛快,那么这些妇孺老弱岂不是要留给敌人肆意屠杀凌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