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兵王神医混都市 > 第10章 总裁,我刚把她敲晕了
    “林逸,你把小姐她怎么样了?”保姆月容走来,紧张问。

    “没事,你别管。”林逸把叶灵儿直接横抱起来,上楼去。

    保姆傻眼看他背影,来了这么多导师,林逸还是第一个敢这么粗暴对小姐的。

    林逸回头看她,“月姨,你就当什么都没看见的好,不然接下来会是个麻烦。”

    保姆反应过来,一下点点头。

    林逸给她一个神秘的笑,继续上楼。

    保姆眼色复杂,最终去叫了保安,偷偷尾随上去。

    二楼大厅,林逸把昏迷的叶灵儿放坐在一张靠椅上,把她双手扭绑到椅子后面,把她双脚,分别绑在一只椅脚上。

    见她没醒,林逸勾嘴一笑,冲在楼梯中偷看的保姆叫,“月姨,有剪刀吗?”

    保姆与保安大惊,都没想到,他已经知道他们在偷看他。

    “有。你你要剪刀干嘛?”

    “你把剪刀给我就是了。”

    保姆眯眼,眼色复杂,却也去拿来剪刀,递给他,“林逸,你可别乱来呀,要是弄伤她,别说这小姐饶不了你,叶姐那边也不好交代吧。”

    “我心里有数。”

    林逸走到叶灵儿身后,直接剪起她头发。

    “呃?”

    “这”

    一旁的保姆与保安当场大惊。

    保姆忙说:“林逸快住手,小姐视她头发如命的。”

    “是吗?”

    保姆用力点头。

    林逸勾嘴一笑,“那就更要剪掉了,”

    “你……”保姆与保安又直接傻眼。

    没一会,林逸把叶灵儿满头的爆炸头发,剪成了小平头。

    保姆与保安在旁边看得目瞪口呆。

    见林逸取水过来,他们意料不妙,赶紧跑开。

    “哗啦”

    果然,林逸一桶冷水,直接往叶灵儿头上扣上去。

    “噗”

    晕睡中的叶灵儿一下惊醒。

    “啊……”

    没一会,别墅内爆发出一记掀楼的疯叫。

    走到别墅前的保安与保姆对视不安起来。

    “这小子死定了。”

    “是呀,估计谁都救不了他。”

    “呜”

    就在这时,前面一部血红的玛莎拉蒂狂飚过来。

    留着一头紫公鸡头的富三代马浩然,推门下车,双手往上摸扫了下自己鸡公头。

    “惨了!”

    “糟了”

    保姆与保安对视,又是一惊。

    “马少你不能进去。”

    “疯子不是回来了吗?”马浩然看眼一旁的血色法拉利,再看挡道的保姆。

    “是回来了,可是”

    “滚开。”马浩然一下打断她话。

    保姆身子一抖,却也本能让开。

    马浩然正要进入,前面一个人却走了出来。

    马浩然眯眼看他,这男子双手后负,一副很屌的样子打量着他。

    “你是疯子新来的保镖?”马浩然试探问。

    “疯子?”林逸眯眼。

    “就是叶家二小姐叶灵儿呀,我草,你果然新来的,连她外号都不知道。”马浩然一脸鄙视。

    原来她叫疯子呀,妈蛋,果然是够疯的。

    “你谁呀”林逸问。

    马浩然认定他是新来的保镖,也懒得鸟他,“死一边去。”

    他正要进里头,林逸却一下拦住他。

    马浩然看他,眼露凶光。

    林逸愤道:“从哪里来的,滚回哪里去。”

    “我草,你……”马浩然恼羞成怒,一手指着他脸,怒吼:“死开!”

    林逸不惊反笑,“该死开的是你,而且从今往后,不准你再来找叶灵儿。”

    马浩然双眼睁大看他,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小子,你有种再说一遍?”

    “滚开,不准你再来找叶灵儿。”林逸愤道。

    马浩然点点头,这下算是听清楚了,“你它妈的不长眼,通常这样的人,都会死得很早!”

    马浩然愤跑出去,在玛莎拉蒂上一阵捣鼓,一下抓了一根棒球棒过来。

    “马少,别激动呀”

    “马少,他一个新来的,不懂事……”

    保安与保姆忙拦他。

    马浩然怒不可遏,“今天本少非教他好好做人不可!”

    “你们别拦着,让他过来,一个小羔子乱嚷嚷啥,老子还不放眼里呢。”林逸鄙视道。

    马浩然胸内一下如点了炸药包,怒火一下成吨的炸开,涌了脑来。

    “小子,我要打得你满地找牙!”马浩然一把撞开保姆与保安,冲到林逸身前,手上的棍棒猛挥向林逸脸。

    林逸身子一动不动,眼看这棍棒就要打到嘴上,他突然伸手一抓,将这棒球棒一把抓停下来。

    然后再一抽,马浩然双手抱着的棒球棒就直接落到林逸手上。

    林逸看着手上的棍棒,反手就是一棍打去。

    “嘭”

    “嗷……”

    一记惨叫,马浩然直接甩脸摔出,而在甩脸中,一口血水与几颗碎牙直接跟着飞去。

    “蓬”

    马浩然落在地上,滚了一圈。

    身子稳住一刻,他双手一把捂嘴,发出一声声猪叫。

    他起来凶瞪林逸一眼,却直接跑上玛莎拉蒂。

    “呜……”

    玛莎拉蒂立马飚冲去。

    保姆与保安再度傻眼,久久没回过神来。

    “哼什么玩意嘛。”林逸嘲笑一声,转身回别墅。

    保安与保姆看着林逸背影,又你看我我看你,能见彼此脸色沉重万分。

    “林逸”保安曹平安忙追上。

    林逸站住,看他。

    “你知道这个马浩然什么来头吗?”

    “什么来头?”

    “富……富三代啊!”保安好气,都不知道对方什么来头,就敢这样打人家,能开得起玛莎拉蒂的,会是普通人吗!

    林逸问:“那又怎样?”

    “那又怎样?”保安更傻眼,没想他还如此轻松,简直是不见棺材不掉泪啊,激动说:“林逸,你这样,你会连累到我们的。”

    林逸笑说:“天塌下来,我自己一个人扛,再大的事情我也自己背,一人做事一人当,你们放心,我绝对不会连累你们的。”

    “你”保安皱眉,一时竟不知说什么好。

    保姆月容上前说:“林逸,小姐她怎样了?”

    “没事,估计是接受不了现实,直接又吓晕过去了。”

    保姆大皱眉头,“林逸,我不知道你怎么想的,但根据我对小姐的了解,你这下要死定了。”

    “死定了?”

    保姆点点头,“对,而且还会死得很惨。”

    “是吗?”林逸将手上的棒球棒用力一弓,这个无比坚硬的棒棍直接弯成了c形。

    “呃”

    “天呐”

    保姆与保安大吃一惊。

    林逸双手随意一拉,这弓成c形的棒球棒又一下恢复原状。

    保安不可相信的伸手去拿。

    林逸也没阻止。

    保安拿过棍棒,一下拼尽吃奶的劲,也根本弓弯不了这棍棒丝毫,显然这棍棒的材质非常好。

    保安与保姆又更傻眼看林逸。

    这货不止胆子大,力气也大得惊人啊!

    林逸勾嘴一笑,“你们放心好了,二小姐杀不了我的。”

    “可叶姐那边呢,你要怎么向她交代?”保姆深知,叶柔对她妹只是恨铁不成钢而已,她内心还是非常爱她的。

    “呼呼”就这时,叶柔来电。

    “说曹操,曹操就到。”林逸拿起手机,接。

    “林逸,我妹回来没?”电话那头的叶柔问。

    “总裁,你妹回来了。”

    “那你跟她……”

    林逸笑说:“总裁,我刚把她敲晕了。”

    “什么!”

    “然后又把她绑起来了。”

    “你”叶柔更是惊讶。

    “再然后我又剃光了她头发。”

    “……”叶柔彻底无语。

    林逸看眼外头,接着说:“现在又把她一个姓马的朋友给打跑了。”

    “林逸,我……你……”叶柔在电话那头迟疑了好几秒,才问:“那我妹她……”

    “她刚才被我用冷水泼醒了,但发现被我剃成光头,估计是接受不了现实,又直接晕过去了……”林逸如实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