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重回大明之还我河山 > 第543章 小婉的心思
    第五四三章小婉的心思

    局面很快平息,汪继军跳下马来,只觉右手臂酸痛得厉害。

    好久没耍过刀了,终究有些生疏了,当初学到的武艺根底虽说还在,但威力已经大不如前了。

    方才,趴在城西的阵地上,他本想一死了之,却硬是被几个亲兵生拉硬拽救了回来,他也便打消了这个念头。

    跑至护城河边的时候,他找到了自己的部下。

    放眼望去,场面一片混乱,成百上千的溃兵乱糟糟地拥挤在河边,不管会不会游泳,正成群成群地往河里跳,许多人是被挤倒后滚下河去的……

    他暗暗叹了口气,便招呼他的火铳手们挤出人群返身列阵,主动打起了掩护。

    与其不明不白地被自己人踩死,倒不如死在明贼的枪口下来得爽快!

    好在,或是惧怕城头的炮火,或是弹药不太够了,明贼倒是并未赶尽杀绝,像赶鸭子一般追杀了一阵便收兵了。

    就这样,在又损失了数十人后,他带着幸存的百多个火铳手,最终平安退回了城内。

    刚刚进城,喘息未定,他便得知孟大人只带了二十来个随从去了城南督战,马提督命他带着手下急急赶来压阵,这才总算赶上了这一幕……

    “标下见过大人!”

    在人群中望见孟参将,汪继军快步上前见礼。

    “你来了,好……”

    眼见劫后余生,孟铁头心头一松,立刻便支撑不住了,他身子一软瘫倒在地,只觉得脑海一片空白。

    几个亲兵眼尖,立马奔了过来,大呼小叫着将他搀起。

    亲兵们亦有捡回一条命的后怕,感觉手脚还在发颤,不过现在好了,至少又能活到吃晚饭了,在既是教官又是救命恩人的汪千总面前,自然得表现得殷勤一些。

    “大人身子弱,”

    见到孟铁头这副弱不禁风的样子,汪继军知道这是受了不小的惊吓,贴心地吩咐道,“你们先带孟大人回府去吧!”

    “不必了,”

    刚被亲兵扶起的孟铁头晃了晃手中的令箭,有气无力地道,“还是巡视城防要紧……”

    说着,他抬头一指敌楼,“如此多的乱兵失去了约束,怕是……”

    汪继军立即明白了他的意思。

    他点点头,大声下令道:“走!护送大人上城楼!”

    ……

    一上城头,孟铁头的担心便得到了证实。

    刚踏进那座半塌的敌楼,他们便发现守将尤黑子横躺在地上,一旁围着一群面如死灰的亲兵,一个医官模样的人正给他喂着什么汤药……

    孟铁头挤上前去,只见这个尤副将并无明显的外伤,却面如金纸、气若游丝,看上去只剩半条命了。

    见此情景,孟铁头不禁倒抽了一口冷气。

    这是,被震死了?

    怪不得,街上那么多的散兵游勇……

    “本将奉命督视城防!”

    情急之下,孟铁头便不再客气,立即亮出令箭,对尤副将的亲兵们道,“命,即刻召集各级军官前来听令!”

    当务之急,只有先收罗残兵,稳住阵脚再说了!

    “嗻!”

    正不知所措的众亲兵,见到这位新来的大人拿着提督府的令箭,便也顾不上主人的安危,唯唯诺诺地齐声应命,便一哄而散……

    “报,大人,”

    这时,突然有人飞奔来报,“有明贼的船往西去了,不知道要干什么……”

    正走神的孟铁头和汪继军听了,立刻奔出敌楼,不约而同地取出了千里镜往城外望去。

    镜头中,挹江门外宽阔的河面上,高大的桅帆密密麻麻,大大小小的战船有二三十条之多,有的离得很近,有的却停泊在较远处……

    汪继军虽然是内地人,但在钦州时早已见惯了这种高大的海船,他估摸着,那条最大的炮船,至少得有五百吨的样子,其余的也在一百吨以上……

    镜头转过,却见远处船队的后方,有两条小船正在沿着宝带河一路往西驶去……

    “看样子,不是往那里增兵,便是输送弹药粮草……”

    汪继军暗叹一口气,心想,“扬州城,保不住了。”

    ……

    城里的一所民宅里,王略侧耳倾听着炮声,嘴角露出一丝微笑来。

    他的妻子高氏却惶恐不安地在房中走来走去,双手不停地绞着手帕,自从围城之后,她就没有施过脂粉,连发髻都是草草打理了事。

    看到王略嘴角的笑意,高小婉觉得自己的相公多半是要疯。

    前几日,各牌甲召集商户们“犒军”,这原本是各家各户摊派些银子的事,躲不过去交几两便是,自家的相公却不但交了银子,还特意买了酒肉,跟着牌甲一起到兵营给丘八爷们送吃送喝,期间又花了不少银子。

    这种伸着脖子给人斩,回来还笑嘻嘻的事,让小婉第一次感到相公可能要疯,最近几日,他又不知道发了哪路的神经,和城里壮班的班头勾勾搭搭……

    对这种公门中人,小婉向来是主张敬而远之的,这些人都不是善类,吃人不吐骨头的货。

    自己相公和蒋先生过去和衙门里的人虽也有应酬,但都是为了平安作生意,只是维持好关系,并不深交,此刻却不知为何,居然不计成本地笼络起这干人,白花花的银子十两、几十两地送,也不知道图个什么?

    这银子,可是许多日子一文一厘地积攒下来的,相公就这么大手大脚的送人,她嘴上不说,心里却苦得很。

    虽说她自幼深受“三从四德”的教诲,从来也不敢干涉相公的事,但是,这些事她实在看不出有什么必要,都在说城外的明匪凶得很,真要破了城大乱起来,这些平日里狐假虎威的壮班衙役能有什么用处?

    说是要疯,可平时见他做事说话倒也正常。

    可是,今日他又不太正常了,听到炮声,别人都人心惶惶的,偏偏他却是总是露出微笑来。

    就在方才,小婉不由得又偷偷哭了一回。

    自己的命怎么这么苦!

    自鞑子南下,连年的兵荒马乱,安生日子没过几年,现如今又要干仗,正是要靠男人的时候,偏偏又有失心疯的迹象。

    真要疯了,她孤儿寡母的可怎么办?

    小婉的这些心思,王略却不知道,也无暇顾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