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血蓑衣 > 第二百章 :栈道伏杀
古有诗云:“山涧依硗塉,竹树荫清源。”

距洛阳西北百里处,有一山谷,名曰:灵丘。渭水支流自灵丘山谷穿行而过,化作一处人间仙境,便是“灵丘山涧”。

山涧两侧崇山峻岭,茂林深篁,李白桃红,柳娇花媚。谷中本无路,是当地百姓舍远求近,经常来往于此,故而走出一条碎石小路。小路依溪而行,蜿蜒崎岖,山环水抱,峰回路转。

灵丘山涧并非北上雁门的必经之路,但却是条近路。若是绕山而行,则至少要多出两日路程。

自蒙古攻克金国后,蒙古朝廷便在灵丘山涧中,修出一条千米栈道。缘由于此,柳寻衣和洵溱都猜破蒙古人的用意,正是要启用这道近道,以作日后南下攻宋,运兵送粮之便利。

故而,身为蒙古人的查干一行,南来北往必会选择灵丘山涧通行。

酉时三刻,斜阳西落,天穹淡出一层层红彤彤的晚霞。

山涧东侧的山上,身穿黑衣,面带黑巾的柳寻衣,一动不动地潜伏在一棵参天大树后,以茂密的枝叶作为掩护,藏身于此。

柳寻衣所在的位置,距山涧栈道直线相距不过数十米,但由于山林茂密,再加上天色渐暗,以至于行走在栈道上的客商们,根本察觉不到他的存在。

在柳寻衣身旁,放着一把宝剑,以及一张强弓。他的计策是,先用弓箭伏杀一波,随后再亲自现身,清剿残余。

由于查干随行之人较多,柳寻衣担心自己冒然出现,恐会有漏网之鱼。他的目的是截杀查干一众,而且是一个不留。他只想让蒙古人心存怀疑,但却不能留下任何真凭实据。

柳寻衣的目的,是让蒙古人因为查干一行之死,放弃继续拉拢贤王府。但他又不能被人发现,以免暴露身份,日后为贤王府引来灭顶之灾。

白天时,来往于灵丘山涧的行人较多,但随着夕阳渐落,天色昏暗,山涧栈道上的行人也越来越少。此时金乌西坠,栈道上早已是空空荡荡,连个鬼影都寻不到。

在天机阁办差多年的柳寻衣,极擅长这种按兵不动,伺机而出的潜伏。正午时分,他快马出城,火速赶至灵丘山涧。至此,他已趴在在树下足足一个时辰,却微丝未动。

此时,山涧中一片沉寂,就连淙淙流过的泉水,以及林中叽叽喳喳的鸟儿,都不知在何时,渐渐安静下来。

静,如死一般寂静。

突然,一阵不紧不慢的马蹄声,以及车轮压过栈道的“咯吱”声,缓缓自谷中响起。

柳寻衣精神一震,一双漆黑的眸子,顿时爆发出一抹狠戾之色。他目不转睛地死死盯着栈道南方。片刻之后,一支车队转山而出,悄然浮现在柳寻衣的视野中。

前后一共三辆马车,柳寻衣认得这些车架,以及驾车的护卫,正是昨日出现在贤王府的查干一行。

“苏大哥,我知道他们与你是同门,但眼下情况危急,请恕小弟无礼!”柳寻衣心中反复默念。他这番愧疚是针对苏禾,毕竟,曾在西域时,苏禾对他有过救命之恩。

望着越来越近的车队,柳寻衣悄无声息地搭箭拉弓,箭头直指第二辆马车。透过车帘,若隐若现的矮小身影,正是查干。

箭在弦上,蓄势待发。这一刻,柳寻衣心如止水,屏息凝神,誓要做到箭无虚发。

“呼!”

“什么人……”

“噗!”

不等柳寻衣放箭,对面山丘上,却突然飞出一道黑影。不等第一辆马车上的护卫探明情况,那黑影已凌空拔刀出鞘,一刀砍断护卫的咽喉,令其当场殒命。

“这是……长空刀?”柳寻衣面露诧异,暗暗惊呼道,“那人是秦苦?他怎会在这儿?”

“鞑子哪里走?”

山涧中,秦苦已一刀斩杀两人。随后他脚步如蛇,行进如蛟,左劈右砍,刀光闪烁。

一刀斩落,第一辆马车的套马缰绳顺势而断,脱缰之马,仓惶而逃。

秦苦登时飞身而起,势大力沉的双脚凌空踢动,在车厢上连蹬数次。第一辆马车的车厢顿时横飞而起,最终狠狠砸落在栈道上,死死拦住后面两辆马车的去路。

“大胆狗贼!竟敢拦我们的马车,我看你是活腻了!”

随着一声怒骂,第三辆马车内陡然飞出一人,正是巴特尔。他手持弯刀,双脚在半空虚踏几步,瞬间杀至秦苦面前,二话不说,挥刀便砍。

“看来你就是那愣头青?”

秦苦戏谑一笑,脚下一顿,身形倒飞而出。与此同时,他顺手斩杀了两个欲要从车厢内钻出来的蒙古护卫。

“哪里跑?”

巴特尔见秦苦不与自己交手,登时勃然大怒,落地后身形一转,又迅速追了上去。

“我奉洛府主之命,前来取你们的首级!”

秦苦身法极快,他一边嬉笑挑衅,一边在三辆马车间来去自如,行走如风,闪转腾挪之间,已一连砍翻了好几个护卫。

此话一出,东侧山上的柳寻衣顿时心头一惊,一抹难以名状的诧异之色瞬间涌入眼底。

“洛府主?”冲破车厢,飞天而起的查干,脸上凝结着一抹浓浓的惊骇之意,叱问道,“你说的可是洛天瑾?”

“反正尔等皆是必死之人,告诉你们也无妨!”秦苦猖狂地笑道,“世间除了贤王府有洛府主,还有谁敢自称洛府主?府主说了,你们这些鞑子心术不正,对我大宋图谋不轨,今日就先宰了你们,为大宋除去几个祸害。”

“不可能!”查干眼神飘忽不定,难以置信地怒声道,“洛天瑾明明已经答应我们,又岂会……”

“若不答应你们,你们岂能掉以轻心?”秦苦将洵溱事先教给他的说辞,娓娓道出,“洛府主说了,只有出其不意,方能斩草除根!还记得汪绪统吗?他就是这么死的!哈哈……”

闻言,柳寻衣再吃一惊,心中暗想:“秦苦怎会知道汪绪统之死与贤王府有关?这究竟是怎么回事?”柳寻衣越想越糊涂,但现在又不敢贸然出手,只能继续躲在暗处,静观其变。

“洛天瑾!”

情急之下,查干根本来不及多想。他咬牙切齿地举刀直指天穹,暴喝道:“我们对你真诚相待,却不料你这狗贼竟恩将仇报!你这个卑鄙无耻的伪君子,我们早晚兵临城下,踏平贤王府!”

“可惜啊!这一天你永远也看不到了!”

话音未落,秦苦已陡然掠至身前。查干又气又恼,又悲有愤,一时间只能仓皇应战,他的武功本就不敌秦苦,再加上事出突然,令其心有旁顾,因此二人交手十几个回合后,查干便被秦苦一刀砍断锁骨,彻底败下阵来。

“查干勿慌!我来救你!”

见势不妙的巴特尔,急忙冲上前来,欲从背后偷袭秦苦,却不料秦苦早有防备,反手一刀横扫而出,将巴特尔小腹前的衣袍尽数撕裂,刀锋还在其肚子上留下一道长长的血痕。

这一招不仅令巴特尔大惊失色,也令秦苦暗吃一惊。暗暗责备自己太过大意,险些一刀杀了这小子。

此刻,左右冲上来的几名蒙古护卫,依次被秦苦出刀毙命。他的武功之高,远非这些蒙古护卫可比。

“我和你拼了……”

“不可!”

不等杀红眼的巴特尔再度出手,查干却突然出手,死死抱住秦苦的右腿,大喊道:“此人武功极高,我们都不是他的对手。你趁现在快跑,回赤风岭,把一切告知岭主,说洛天瑾是卑鄙小人,岭主千万不可轻信……”

“放开!”

秦苦佯装大怒,刀锋一挥,“咔嚓”一下,将查干的左臂齐齐斩落。撕心裂肺的剧痛,。令查干惨叫不止,险些昏死过去。

“我……”

“快走!我们若都死在这儿,洛天瑾的奸计就彻底得逞了……你快走!走啊!”查干发疯似的,单臂死死抱住秦苦的脚踝,并用牙咬向秦苦的腿。

巴特尔悲痛欲绝,通红的眼眶中溢满血泪,他恶狠狠地看了一眼秦苦,咬牙切齿地说道:“回去告诉洛天瑾,他一定会为今天的愚蠢,付出惨痛的代价!”

说罢,巴特尔便头也不回地朝栈道尽头跑去。

“哼!”

看着狼狈逃命的巴特尔,秦苦并没有追击的意思,嘴角甚至还扬起一抹奸计得逞的笑意。查干见状,心中“咯噔”一沉,可还不等他开口质问,秦苦突然手起刀落,将查干的脑袋齐齐地斩落下来。

见到这一幕,藏在山上的柳寻衣惊讶的不知所言,他已清楚地听到秦苦刚才的话,分明是想栽赃嫁祸。但柳寻衣却怎么也想不明白,秦苦这么做的目的,究竟又是什么?

恍惚之间,柳寻衣脑中灵光一闪,猛然想起什么似的,急忙搭箭拉弓,直指越跑越远的巴特尔。他心中明白,事到如今,巴特尔绝不能再留活口,否则贤王府后患无穷。

“嗖!”

箭锋所指,断无虚发。

伴随着一道黑色闪电划破长空,箭矢精准无误地射中百步之外的巴特尔。一箭洞穿后心,当场毙命。

“什么人?”

箭一射出,秦苦已瞬间辨出柳寻衣的方位。他先远远地看了一眼倒地不起的巴特尔,继而口中发出一声懊恼的叹息,随之飞身而起,跃过溪水,直奔东侧山上而来。

此刻,柳寻衣不想与秦苦碰面,因此在射出一箭后,迅速转身逃离。他的腿脚仍有不便,但情况紧急,也容不得他过多掩饰,只能一瘸一拐地飞身入林,消失在一片郁郁葱葱之内。

殊不知,他匆匆而逃的背影,已被隐藏在对面山上的洵溱,尽收眼底。

秦苦寻人无果,颇为懊恼地回到山涧栈道。此刻,洵溱已在此等候多时。

“本想放巴特尔回去报信,却不料他还是被人灭了口……”秦苦颇为无奈地苦笑道,“其实这事怪不得我……”

“你要的刀谱!”不等秦苦把话说完,洵溱已将剩下的半本‘玄水下卷’递于他手,淡笑道,“刚才发生的一切,我看的一清二楚,你做的很好。半路杀出个程咬金,此事也在我意料之外,怪不得你。”

“嘿嘿……果然英明!”秦苦如获至宝般,将半本刀谱小心收起,继而咧嘴笑道,“看在你恩怨分明的份上,另外的几条人命我就不要钱了,算我送的。”

洵溱似是而非地点了点头,此刻,她心中一直在琢磨,刚才的背影究竟是谁,因此无心与秦苦闲谈。

“你可知……刚才是谁想杀人灭口?”秦苦挤眉弄眼地问道,“你说那人的真正目的是什么?我不相信天下会有这么巧的事。”

“当然不会这么巧。”洵溱轻笑道,“其实不难猜,那人的目的和我们一样,都是为了截杀这些蒙古人。只不过……我们要留活口,嫁祸给贤王府。而那人的目的,是想赶尽杀绝……”言至于此,洵溱突然眼前一亮,若有所思地缓缓点头道,“如此,就不难猜出那人的身份了?”

“是谁?”

洵溱深深地看了一眼秦苦,似笑非笑地说道:“你的差事已经办完,‘玄水下卷’也已到手。从现在开始,我们互不相欠,就此分道扬镳。”

秦苦满心不甘地撇了撇嘴,自言自语地抱怨道:“说了上半句,却不说下半句,诚心吊人胃口,你可真是……”

秦苦话未说完,洵溱却已转身离去。

望着她的背影,秦苦再度愤愤不平地嘟囔几句,而后顿觉索然无味,伸手入怀,摸了摸来之不易的‘玄水下卷’,脸上再度扬起一抹得意之色,转而朝与洵溱相反的方向,蹦跳着快步离去。

夕阳余晖之下,青山绿水之间,二人一南一北,各自消失在山涧尽头。

此时,栈道上只剩下一地尸骸。相信用不了多久,此事便会随风而走,传遍大江南北。到时,江湖中必会人尽皆知,同时也会……人人自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