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九天真魔传 > 第1章 叶宣

第1章 叶宣

    北水国,位于北荒域往北的边缘地带,只是这片浩瀚大陆之上,不起眼的一个边荒小国,由于资源贫瘠,很难引起强大修士的注意。

    阴煞宗,一个小小魔道修士宗门,正是北水国内,紧邻北荒山脉的几个修士势力之一。

    这一日,阴煞宗杂役弟子所在区域,陆续有杂役弟子被抬回,最先被抬回来的一人,外貌十四岁上下,名叫叶宣。

    一说叶宣,杂役弟子之中多数人都认识,叶宣是出名的炮灰,凡是有苦活危险活,都是这位头号炮灰先上。

    “此次陨石之变,短短几天下来,附近大小十几个村落,加起来死了快千人,是真惨啊。”说话的杂役弟子,语气唏嘘,可当他看向这些被抬回来的弟子时,眼中满是幸灾乐祸。

    “看叶宣这小子,多半是活不成了,以后我们要受累咯。”

    “我每日砍柴的活,叶宣这小子都会分担些的,这小子一归西,我就得另找他人。”

    “这么好的苦力,任劳任怨,跟个蠢驴一样,上哪去找第二个。”……

    这些杂役弟子议论纷纷,说着哄笑成一片,对叶宣这么个无关紧要的小子,他们其实并不放在心上。

    每年都会有新的杂役弟子加入,到时候再挑几个年龄小,又好欺负的,顶上叶宣的位置,他们大可继续轻松下来。

    被抬回来的二十多名杂役弟子,尽是无关系无背景,平日里形单影只,不善和人打交道,于是成为了更多数人欺负的目标。

    一间破茅屋,紧挨着山壁,叶宣正满脸痛苦的挣扎,两名抬他回来的弟子,对此视而不见。踹开屋门,叶宣被丢在床板上,一人掰开他的嘴,塞入一枚解毒丹,而后两人扬长而去。

    至于叶宣是死是活,全看他自己的命够不够硬,挺不过来也怨不得谁,至少宗门将他给抬了回来,还浪费一枚解毒丹,宗门也算是仁至义尽。

    四日之前,天外有陨石降下,落于北荒山脉边缘,附近一带的野兽尽数异变,纷纷冲出山脉,四处袭击生人。

    若是普通野兽还罢,村中的猎户足以对付,可这些异变的野兽,皆是身强体壮,更体含剧毒,被袭击之人往往会中毒身亡。

    此次陨石异变,附近几个修士门派,皆有派人前往探寻究竟,而叶宣作为出名的头号炮灰,直接被送到了最前线。

    茅屋内,叶宣痛苦挣扎,如垂死的小兽,发出痛苦的呜咽,不知过了多久,叶宣挣动的身子,缓缓沉寂下来,就如一个死人,一动不动的躺在床板上。

    这间小茅屋,紧挨着山壁,不远处是一条小瀑布,放在整个外门弟子区域,这里都是少有人来此,选择住在这里的,也只有几个性情孤僻的弟子。

    接下来的几日,这一带阴雨连绵,几个修士门派在初步的试探过后,各自派出真正有实力的弟子,前往灭杀异变野兽。

    几日下来,叶宣所在的茅屋无人问津,他不过是个自幼流落街头的孤儿,没有人会在意他的死活。

    茅屋内阴冷潮湿,沉寂不动的叶宣,蓦地发出一声嘶吼,睁开双眼,叶宣茫然四顾,片刻后,他摸了摸自己的额头,目光变得锋利而冷漠,外形看上去依旧瘦弱,可较之过去落寞的眼神,前后判若两人。

    他看向屋外,冷风呼啸,吹打得屋门咯吱作响,雨水淅淅沥沥,顺着屋顶的漏洞,滴落到屋内。

    “这一世,怎么混的比上辈子还惨。”叶宣沉默良久,突然憋出这么一句话。

    吸了口气,尽是潮湿,叶宣感觉自己就像是泡在水里,浑身湿冷一片,令他烦躁不安。

    叶宣站起身来,撇了眼屋外转小的雨,一脚将屋门踹的合上,重新回到自己的床板上,开始整理前世今生,两世记忆。

    前世那个钢筋混凝土的世界,发展的是科技文明,较之这一世的修真文明,两者走向了两条完全不同的发展道路。

    前世传说中的仙神鬼怪,这一世的记忆之中,竟然真的存在,叶宣自己就曾被一头精怪打伤过。

    “上辈子父母都是赌徒,闹的家破人亡,这辈子老子干脆是个孤儿,真是够光棍的。”叶宣越想越怒,直有戳指苍天,大骂一番的冲动。

    思绪回到这一世的记忆当中,四天前,他被送到最前线当头号炮灰,一想到这里,叶宣顿时忍不住咬牙切齿。

    前世今生,他都是在孤苦熬过来的,然而类似的成长经历,却造就出两种截然相反的人格。这一世的隐忍落寞,在前世的他看来,绝对是脑子抽筋。

    本就受人欺压,忍气吞声还罢,竟然还主动承担他人的苦活累活,最后被他所帮助之人偷偷耻笑,想着想着,叶宣差点连自己一块骂了。

    “屋内好像有动静,叶宣你咋还没死,出来让老子练练刚学的腿法。”此时,一个讥笑的声音传来,打断叶宣的回忆。

    坐在床板上的叶宣,正是烦躁不安的时候,满心怨气无处宣泄,听到这个声音,他想都没想,抄起床板下的柴刀,朝着屋门就甩了出去。

    这全力的一甩,本就破败的屋门,直接破开一个大洞,柴刀穿过屋门飞了出去,径直打在屋外之人的膝盖上。

    “你娘的失心疯了,见面就弄老子,你是吃了豹子胆……”来人是个不大的少年人,名叫马成,雨伞已经落在一边,马成歪倒在地,嘴中大骂起来。

    然而下一眼,透过破开的屋门,四目相对,马成看到叶宣的双眼,硬生生将下面的话憋了回去,他本有大把问候对方祖宗的话,这时候一句都骂不出来了。

    屋内,叶宣刚丢出柴刀,又抄起了一把菜刀,正欲再放个投掷技能,马成见此,匆忙出声阻止。

    “别、别……,我这就走人。”马成赶紧捡起雨伞,一瘸一拐的离去,他是真怕了,若说过去的叶宣,看上去是个温驯的小兽,那么眼前的叶宣,哪里还是小兽,分明是野兽。

    不对,简直就疯兽,马成不禁想起儿时的老家,他曾见过一头牛,那头疯牛不知受了啥刺激,忽然发狂,硬是用牛角顶死了好几个壮汉。

    叶宣收手,随手将菜刀丢到地上,在他这一世的记忆当中,马成可没少欺负他,吃饱喝足,闲来无事,见面就踹他一脚,真应了前世一句话,吃饭睡觉打豆豆。

    前世今生,两世记忆整理完毕,叶宣扯开自己的上衣,在他胸口的排骨上,印着一青色印记。

    四天前的记忆之中,他作为炮灰冲在最前面,成为第一个触碰陨石之人,在他人看来,他是中毒倒下。

    只有他自己知道真相,事实是他触碰陨石后,手掌被划破,其后一面古朴小镜,从陨石中浮现,顺着伤口冲进了他的身体。

    青色印记,初看像个纹身,细看才会发现,印记本身的纹路极为复杂,印记中心又空出一个小圆,整体像是一面镜子。

    (本章完)  
浏览阅读地址:https://www.aiqu.la/book/5/5494/377478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