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九天真魔传 > 第13章 徐秋涵

第13章 徐秋涵

    徐秋涵从床榻上起身,如秋水般的眸子内,杀机浮现,娇躯一晃消失。

    间隔仅仅十余丈,另一间石室内,禁制破开,连带其中的三层防御阵法,也被一一破开。

    “大胆狂徒。”徐秋涵的身影出现在石室外,当即发出一声娇喝。

    在她不远处,白发青年神色淡漠,平静的收起最后一株灵药,回身过来,面对绝色容颜,没有半点怜香惜玉之心,森罗鬼手当头抓出。

    两人对轰一击,徐秋涵娇躯仅仅是微微后仰,反观白发青年,身躯爆退,右手炸开,半条手臂消失,只留空荡荡的袖子。

    “你到底是何人?修为不过刚练气三层,我在外门弟子中不曾听说过你。”

    展现在徐秋涵眼里的,是一张冷峻无比的面孔,徐秋涵冷眸闪动,气息有些不平静。

    眼前的白发青年,满头灰白,徐秋涵看出,这并非有血有肉之躯,那双瞳孔,半点波动也无,如两潭死水,双眼仿佛凝固在了眼眶内,正漠然的看着她。

    “为何不说话,我让你回答我。”

    无论徐秋涵如何逼问,白发青年始终一言不发,少顷,白发青年的手臂恢复完好,五指成爪,其上青光弥漫,森然如鬼手。

    身影一动,白发青年杀了过来,徐秋涵面色冰冷,不急不缓的拍出一掌,石室内阴风呼啸,滚滚阴气如潮水般,直接将白发青年掀飞出去。

    “不自量力。”徐秋涵冷笑,她已然练气十二层圆满。

    早在两年前,她就已经达到练气九层,本可冲击出窍期,不过她没有急着突破,选择继续积蓄修为。

    如今,几名出窍期初期的长老,都不见得是她的对手,何况是眼前这个练气三层的小修士。

    然而下一刻,一股冰寒至极的气息,从白发青年身上散发而出,石室内的滚滚阴气,顷刻间如遭冰封,停滞在了半空中。

    “你……”徐秋涵大惊失色,她所修的阴气,居然如遇到克星一样,半分难以推进。

    就在这时,白发青年悍不畏死的袭来,徐秋涵怡然不惧,两人对拼在一起,几个眨眼,他们交手数十次,你来我往,白发青年的攻击根本伤不到徐秋涵。

    徐秋涵越打,她的脸色就越冰冷,眼前的白发青年并非实体,她十几次将对方身体贯穿,可是并不能致命。

    “给我死。”徐秋涵冷喝一声,素手中浮现一方小印。

    只见她娇躯上钻出一条黑色煞气,煞气如长蛇般游走,钻入到小印内消失不见,小印之上顿时黑光暴涨,变化为一尊磨盘大小的石印。

    石印急速碾压而下,半空中一声轰鸣,一圈圈气浪横推而出,前方的白发青年身躯炸开,一个小袋落在石室的地面上。

    徐秋涵脸色稍缓,就在她要捡起储物袋之时,石室内寒风骤起,一缕缕冰寒气息汇集,眨眼凝聚出一团青雾,青雾卷起储物袋,一闪冲出石室。

    石室内,徐秋涵绝美的容颜,如冰雕般封冻,灵识横扫出去,整个山峰再无半点气息波动,青雾踪影全无。

    “不管你是何人,我徐秋涵一定会找到你,将你抽筋扒皮。”……

    清晨的后山,茅屋中的叶宣睁开双眼,他茫然的摸了摸眼角,自从修炼万象经,在万象镜前映照自身,审视自我,他的梦境内,一夜夜的重现前世画面。

    他这才恍然,许多他以为忘却的记忆,并不是消失了,而是一直存在于记忆深处,勾起这份记忆的,仅仅是一个小小的引子。

    一叶知秋,一树识菩提,某一日,当你站在一株树前,或许会回忆起,儿时某个树下的场景,你在树荫之下编织着草帽。

    当你拾起路边的一片树叶,或许你会想起,曾经在哪里做过类似之事,一切似曾相识,原来树叶也是那般清香。

    “包罗万象,感悟万物,先要认清自我,连这第一步都如此艰难。”叶宣对万象经有了初步理解。

    他摇了摇头,这种玄之又玄的感悟,他目前的境界远还无法明悟,索性顺其自然,转而内视自身。

    今日醒来,他精力旺盛,叶宣嘴角露出微笑,轻声道:“不知不觉,又晋升了一层,练气三层。”

    离开茅屋,叶宣前往外门,后山不可久留,徐秋涵迟早会来寻他麻烦。叶宣心中十分不忿,徐图的死他完全不知情,他可不想莫名其妙的背锅。

    外门内,许多工作皆是要求不低,比如培植灵草,就需要强大的灵识;炼丹学徒,需要火系功法了得,并且身兼火木两种灵根。

    除去外出任务的弟子,许多留在宗内外门弟子,大都不符合要求,只能干些杂活赚取灵石。

    走过大半个外门区域,最终,叶宣驻足在一小湖泊畔,若是他没记错,湖畔的大院是孙良长老的住所。

    孙长老是一名炼器师,在宗内人尽皆知,那位被人刨开亡妻坟墓的,正是孙长老。

    孙长老代人炼器,同时收购各类炼器材料,大半积蓄全花在了灵液上,却被那天杀的盗贼全给刨走了。

    “炼器学徒,洗练炼器材料。”叶宣的目光,落到大院外的一块木牌上。

    等叶宣过去后,大院内另有十几人,露天大院内,一宽袍老者半躺在靠椅上,在他面前,摆放着两个水缸。

    “请问长老,我们如何才能成为炼器学徒?”

    “你们挨个来,亦或是一起来都行,把手伸进去,两个缸,每缸皆需坚持一炷香,便算是过关,每月三百下品灵石,还可学习炼器基础篇。”

    说完,宽袍老者又缩在了靠椅上,老眼望天,似是回味什么,神情时而感伤,时而悲愤。

    十几名外门弟子,算上叶宣,一起十六人,这些人都是来接受检验的,他们不明白孙长老为何走神,只得将还想问的话,一个个憋了回去。

    “三百灵石,这老头倒是大方。”叶宣的喉结动了动,三百下品灵石,是其他地方的两倍。

    所有弟子的目光,汇聚向两个水缸内,他们的脸色有些不好看,两个水缸内的液体,都绝非普通的水。

    “洗练炼器材料,分为洗和练,洗需要身躯抵抗毒素,练则需要承受火的灼热。”一名弟子对炼器有些见识,他当先走出后说道。

    “你们看看这一缸,他娘的,水都黑了,这绝对有毒,谁会脑子抽筋,把手往里面伸。”

    “嘘,你小声点,你不想干,大伙还想干,三百灵石啊。”

    两缸水,其一呈现浅红色,散发出炙热气息;另一个则是青黑一片,气味刺鼻,一眼就知有毒。

    (本章完)  
浏览阅读地址:https://www.aiqu.la/book/5/5494/377479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