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九天真魔传 > 第196章 修为压制

第196章 修为压制

    叶宣以神识探知茧内,发现矮子一头蓝发在缓缓转紫,血脉气息愈发强横,相信醒来之后的修为会更进一步。

    眼前灵气旋涡扭转,叶宣愤愤不平,绿他两次、抢他的宝贝,还要逼他当小强探路,西门毒妇实在是厚颜无耻至极。

    “你自己进去,还是本座送你进去。”西门艳冷幽幽的目光扫来。

    叶宣大袖一卷,卷走石室内的五女,收入万象镜内,唯独只余下虞梦寒和西门艳。

    “啧啧,还不信任她?谁稀罕你那点机缘。”西门艳冷嘲热讽,眼珠子转了转。

    虞梦寒则眸光黯然,面无表情的注视着叶宣,直盯得叶宣浑身不自在,无奈之下,挥手将虞梦寒也送进了万象镜。

    就在叶宣出手的刹那,西门艳身躯往前一送,紧随虞梦寒之后也想进入万象镜。

    “嗡嗡……”虚空一阵波动扭曲,一道绿裙身影被倒弹而出。

    西门艳舔了舔朱唇,她嘴上说不稀罕,身体还是很老实的,都抢到手两件宝贝了,不榨干净如何甘心。

    叶宣目露鄙夷之色,打又打不过,狠狠的哼了声,一步踏入灵气旋涡当中。

    虞梦寒瞥了眼空无一人的石室,她如今半步踏入人仙的领域,就算想亲自进入也无可奈何。

    灰白的天地间,叶宣的身影凭空出现,放眼毫无生机的天地,叶宣放出了自己的最强打手,虞梦寒。

    “上去吧。”虞梦寒冷着脸,玉手抛出银梭。

    空中银梭一闪而逝,叶宣感觉背后一紧,虞梦寒紧紧拥在了背上,没有如上次一般啃他的肩膀,而是将脑袋耷拉在了他的肩上。

    两个人就这般一声不吭,皆是面无表情,愣头飞向灰白的天际。

    几缕发丝随风摇曳,时而撩拨着叶宣的面庞,叶宣偏头斜了斜眼,恰见虞梦寒正歪过脑袋,两人目光交织在了一起。

    朱唇轻轻印在了叶宣嘴上,感受到嘴上传来的柔滑之感,叶宣尝试着回应。

    两人双修多次,还是首次嘴对嘴,叶宣一向是只动身体不动心的人渣,此时感觉有些古怪。

    虞梦寒越拥越紧,就在狗男女要擦出火花之时,前方大地上出现了草木的气息。

    “是我教飞舟。”叶宣掰开虞梦寒的脑袋。

    飞舟断为两截,随着距离接近,下方大地上传来悲凉的大哭声。

    当银梭来到大墓上方时,入眼只见一座被挖了个底朝天的破墓,一群绿油油的土著修士正哭天抢地,哀鸿遍野。

    这群土著修士人数在七百人上下,不少人神色痴呆,有的抽搐,有的手舞足蹈,有的口吐白沫满地打滚,显然是中毒已深影响到了神智。

    叶宣黑着脸,此等丧心病狂的缺德事,不用想肯定是普天教弟子所为。

    擒住几名绿脸土著后,打探一番此地发生之事,得知竟是十年前大墓被挖,一伙丧尽天良的绿人祸害了他们。

    “十年前来过?十倍时间流速。”叶宣心中一惊,如此说来,外界一年,此界已是十年过去。

    难怪外界不少弟子的魂灯熄灭,就连东方玉都出事了,十年的时间,发生种种意外也就不足为奇了。

    “大师兄的魂灯未灭,却完全断了联系,许是被人封印,或是进入了另一片空间。”

    狗男女对视一眼,皆是眼神凝重,十倍时间流速是机缘,也是危机。

    以两人如今的境界,寿元万载,身处此界对比外面的大世界,也就成了千年而已。

    银梭化作一道银色流光,接下来的大半月,两人都在全力赶路。

    天地间渐渐有了颜色,灰白的天转为蓝色,大地风貌也在改变。

    “我的修为被压制了。”虞梦寒看向叶宣。

    叶宣点了点头,随着他们深入此界,愈是往生机浓郁之地靠拢,天地间的压制便越强,这种压制是针对他们外来者的。

    “天地间符道痕迹无处不在,要想破开修为禁锢,除非轰碎山川大地,甚至毁去一草一木。”虞梦寒轻声道。

    叶宣摇摇头,照此说法除非毁去此界,他内视感应之下,不仅是练气修为被压制,就连浑身气血窍穴都被压制,换言之,他的炼体修为也被压制了。

    若是继续深入下去,他会沦为一个肉身强大的凡人,他有强横的肉身和海量生机,刀剑不破,有伤势也能顷刻间复原,可虞梦寒就不行了。

    虞梦寒是纯粹的练气士,纵是有灵气长期滋养肉身,肉身比凡人强多太多,但也有限,也无叶宣这般惊人的恢复力。

    “难怪我教弟子损失不少,等于自缚手脚在和本土修士大战。”叶宣放眼这片天地,兴趣愈浓,时间紊乱,天地为符,压制所有异修。

    两人还是决定继续深入,任凭十倍时间流逝,他们留在外围也是白白浪费时间。

    大地上由灰白的松沙,转变为常见的戈壁沙漠,也有不少绿洲出现,人烟渐多。

    天地苍茫,于修士转瞬即过的距离,凡人需要脚踏实地,为一衣一食而劳碌,苦海红尘,举步艰难。

    茫茫沙漠中,一处绿洲内,一行三十多人驾驭车马而来,车上载着少许外型怪异的藤木。

    “强哥,这一趟收获太少,兄弟们总要过日子,我们要不去连月湖试试。”

    “连月湖的白鳞藤常年无人敢采,我们若过去,少不了一场大丰收。”车队途径连月湖,几名青壮年出声建议,其余年长之人则沉默不语。

    “连月湖的传说大伙都听说过,那里闹鬼淹死过不少人,去不得的,总不能要钱不要命吧。”车队前的青马上,叫做强哥的中年汉子满脸沧桑,肌肤粗糙枯黄。

    强哥光着膀子,双臂上各有一串神秘符文,正因这两道符文,他是队伍中实力最强的一人,成为了队长。

    “快看,连月湖畔有两个人?”

    “强哥快过去吧,别让人先下手了,那两人定是想采摘白鳞藤。”

    队伍中的男女老少齐齐扭过头,只见连月湖畔,有一男一女两个年轻人。

    较之他们蜡黄的肤色不同,年轻男女面庞红润,肌肤光洁,特别是那白裙女子,月容花貌,如仙子般脱俗动人。

    (本章完)  
浏览阅读地址:https://www.aiqu.la/book/5/5494/405610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