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九天真魔传 > 第272章 艳儿

第272章 艳儿

    玄玉打造的阶梯,一山羊胡老者拾阶而上,身后众妖修护卫跟随。

    一行人来到大殿等候,山羊胡老者倒头就拜,尽管首座之上空无一人。

    “圣子大人,老奴已将血食带到。”

    房间内,狻猊分身体内灵力澎湃,缓缓从蒲团上站起身来,随手拨开缠绕在身上的青丝。

    床榻上的绝美女子飘身而起,落到狻猊分身的身后,从后面将其环抱住,娇躯紧拥。

    “血脉不一,日后多来妾身这儿,次数多了总能……”

    “本座还有要事。”狻猊分身面无表情的打断,原地只留下一道残影。

    看着面前淡化的残影,女子银牙紧咬,呢喃道:“你逃不掉的,就算逃了一个,妾身总能抓住另一个。”

    大殿内,狻猊分身大袖挥洒,一众妖修跪拜见礼,纷纷打开自己的洞府法宝。

    随着众护卫的洞府法宝开启,殿内多出十数名妖修,无一不是禁制加身,修为无法施展丝毫。

    “圣子大人饶命。”所谓的血食同样是妖修。

    这些妖修具体年纪不详,单从外貌上看男女老幼皆有,垂垂老者、俏丽少女、稚嫩幼童,都是来自各族的妖修。

    能送到圣子大人手上的,至少是血脉强大,各大妖族不会无故将族人送出,这些妖修都犯下了重罪。

    “小的愿取出一身精纯血脉,只望圣子大人开恩,容许小的神魂离开。”

    “奴家愿伺候在大人左右,做牛做马,放过奴家吧……”

    狻猊分身面色冷峻,无动于衷,手指敲击着座椅的扶手,冷眼扫视十六名妖修,似乎在思忖该从哪一个吃起。

    妖修种族繁多,灵智尚未开启之时,本就是相互吞噬而生,大多妖修在修行有成后,就算有了灵智,也并不排斥吞食其他妖族。

    体内狻猊血脉沸腾,灵力圆满,只差一步便能蜕变为仙元,如今的狻猊分身再进一步就是真仙。

    “大人,他们罪有应得,无需怜悯他们。”山羊胡老者手捻胡须,笑眯眯的道。

    狻猊分身自然不会同情下面的妖修,若是有助于修行,他毫不介意将所谓的七大妖妃,连带这只老山羊精也给吞了。

    酝酿少许,狻猊分身运起法决,头颅蓦地暴涨变大,化作百丈大的狻猊脑袋,血盆大口几乎挤满大殿。

    “滋滋……”青黑色雷芒滚滚而出,血盆大口深处仿若连通着一汪雷海。

    狻猊显化真身的同时,人仙领域包裹这一方空间,领域之内没有五行,没有天地之分,只有渺渺雷海,以及遮天火幕。

    分明还未踏足真仙领域,可狻猊分身的威势之恐怖,骇然强过了寻常真仙中期。

    十六名妖修惊恐欲死,年老妖修闭目等死,俏丽女妖花容失色,种种神情皆在下一刻消失,没入了血盆大口内。

    殿外一衣着火辣,满头火红长发的女子莲步而来,单薄纱衣难掩其雪白肌肤,两团雪峰高耸,粉色凸出若隐若现,较之人族女子直接太多。

    “见过红怜妖妃,老奴先行告退。”

    红发女子到来时,所有护卫闭目,山羊胡老头恭敬一声,心中窃笑,这位炎天雀公主越来越豪放了。

    见狻猊分身目光淡淡,红怜眸露幽怨之色,身姿妖娆慵懒,横躺到了狻猊分身的腿上,玉手奉上一个玉盒。

    “妾身带来族中朱果两枚,助大人稳固真仙道基。”

    这位红怜也是七位妖妃之一,狻猊分身接过朱果,眼中这才亮起些许精光,抚手落在红怜头上。

    “辛苦了。”

    两枚朱果下肚,海量药力席卷全身,足以焚毁其他任何同境妖修,就是红怜身为炎天雀族人,她也不敢直接服用朱果,需配合其他寒属灵药。

    狻猊分身却是直接吞食,体内涌动的灵力愈发澎湃,整座大殿内渐渐弥漫起一股真仙威压。

    三大中天域之一,无涯域。

    仙云缥缈,浓郁灵气无处不在,更有少量仙气夹杂其中,哪怕随处可见的草木,放在下界也是低阶灵草。

    一道白光闪过,以极快的遁速划过天际,惊的一群仙鹤四散逃离。

    “娘的,赶路不长眼的。”一红顶仙鹤口吐人言,张嘴就骂。

    其余仙鹤见大哥开骂,纷纷狂扇翅膀,叫嚣起来,“赶着去投胎啊,信不信鹤爷吞了你……”

    “好像是赵家的飞车。”羽翼宽大的老仙鹤连忙提醒道。

    此话一出,一群仙鹤立马闭嘴,而渐渐消失在远处的飞车内,忽然一粉袍青年被抛飞出来。

    “艳儿,不要抛下我。”粉袍青年双目含泪。

    飞车内一股人仙威压汹涌而出,完全碾压半步人仙的粉袍青年,气势之凶悍,怕是真仙来了也要干上一场。

    “再喊一声艳儿试试,莫非你的命根子不想要了?”

    飞车猛然顿在空中,一绿袍少女闪身而出,胸前肥肉似两颗大号木瓜,肥臀挤出饱满曲线,身材丰腴到夸张。

    这位少妇身材,少女脸的绿袍人不正是西门悍妇,接连几颗至仙丹进肚,她现在已是人仙初期。

    “我不会怪你的,我这就回族备好聘礼。”惜花公子面带柔色,深情款款的望着西门艳。

    他一身家当,除了身上这件流霞法袍之外,储物法宝悉数被掏空,他自诩惜花,从未强迫过西门艳。

    结果就是现在一穷二白,连飞车都被抢了去,他居然连西门艳的一根毛都没摸到。

    可怜这就是惜花之人的下场,叶宣丧心病狂,却是早早就尝过了滋味,前凸后翘,柔软滑腻,早就蹂躏到聊无趣味了。

    按照叶宣的想法,西门悍妇纯属三天不打上房揭瓦的类型,只能来硬的。

    西门艳被惜花公子看得发毛,浑身直起鸡皮疙瘩,算算年纪,她实际上要比惜花公子大上好几百岁。

    她还真怕惜花公子带上人马去找他,眼珠子一转,敷衍道:“等你成就天尊再来,否则别来烦我,我西门艳的男人,当是站在巅峰上的强者。”

    “天尊。”惜花公子当即失神,天尊是上天域才有的大能,而中天域最强者也才三花聚顶的金仙。

    人仙、真仙、玄仙、金仙,他从未听过天尊之名。

    (本章完)  
浏览阅读地址:https://www.aiqu.la/book/5/5494/431059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