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帝少追缉令,天才萌宝亿万妻 > 第两千一百九十八章 糟糠之妻
    溯颔首,的确,这样的事情不少。

    一个人事业有成之后,大部分的人都会想要更漂亮年轻的女人,嫌弃糟糠之妻的人不在少数。

    男人,的确能够记住你陪他吃过苦,熬过难熬的日子。但是,一时感动,记不了一辈子。很多人会将你对他的这种好,当成理所应当,就因为这一层的夫妻关系,所以不管你做什么,他都觉得这是应该的。

    “我明白了,这段时间,我会好好的盯着新郎那边。”

    黎宝儿点下脑袋,虽然,她也不想相信新郎可能会是凶手,但是,她必须要调查,只有这样,才能拯救自己。

    溯往前凑了一会,似乎想要更近距离的看看黎宝儿。

    “宝儿,既然这是谋杀案,那为什么你不告诉警方。让他们将故意杀人案改成谋杀案?”

    她摇摇头:“没用的,所有的指纹都是我们的指纹,证据都指向了我们。这场谋杀,想必已经谋划许久了。不然也不会做到如此的地步,一点漏洞都不曾留有。”

    而且,负责她案件的那个陆警官,也是一个比较执着的人。

    他也认定了她就是杀人凶手,并且,那个男人不知道以前经历了什么,似乎对有钱人,有一种天生的敌意。

    “宝儿,相信我,你不会在这里待很久。我一定会尽快找出凶手,然后还你一个清白。”

    溯认真的说着。

    黎宝儿再次看向了面前的男人,“溯先生,其实,我还有一件事想要麻烦你。”

    “宝儿,你说。”溯几乎是应下。

    她想到还在另一边吃苦的何玉娇,不禁说道:“这一次,我和何玉娇都被陷害了。我被转移到了这豪华单间里,但是她一个人却还在那边吃苦……”

    不等她说完,溯已经明白了她的意思,随后就点下了脑袋。

    “我明白了,你放心。”

    看着溯离开的背影,黎宝儿眼里的光芒都逐渐变得温柔下来:“谢谢你,溯先生。”

    在溯的安排下,很快何玉娇也被转移了出来。

    并且关在了黎宝儿的豪华单间里。

    何玉娇一看就是受到了委屈,脸上留着不少的青紫,就连嘴角都被打破出血了。

    走起路来都是一瘸一拐的。

    “宝儿。”一看到黎宝儿,她不禁笑着呼唤出来。

    黎宝儿双眼泛着泪花,迅速站了起来,紧紧的抱住了面前的女人。

    她的身子对于一米七多的何玉娇来说,娇小许多,最后也只能躺在了她的怀里。

    “玉娇,对不起,让你受苦了。谁把你打成这样了?”

    黎宝儿的手抚过她脸上的伤口,气的脸都红了。

    监狱里被人欺负,都是常有的事情。

    正是因为如此,黎家的人才会亲自走一趟,安排好宝儿。

    何玉娇轻轻的摇头,随后握住了她的手:“没事的,不用担心,都是一些小伤口,很快就好了。”

    说完,她的手就在宝儿的脑袋上轻轻的拍了拍。

    “都怪我,没有将你早些从那边接出来。”黎宝儿内疚的低下了脑袋。

    何玉娇在她的脑袋上拍了拍:“都说了和你没有关系啦,再说了,那些人未必打的过我呢。她们也受伤了,你看,你这里好多好吃的。”

    黎宝儿站在门口,呼唤来了狱警:“你好,我需要一些药膏。”

    狱警点点头,这才去外面买回了药膏。

    毕竟这是黎家的千金大小姐,上面的人已经说过了,不管什么要求,都要极力的满足。

    拿到了药膏,黎宝儿这才将药膏挤在了指尖上,随后轻轻的擦在了何玉娇脸上的伤口上。

    “可能有些疼。”

    何玉娇没有任何的闪躲,依旧笑嘻嘻的:“不疼。”

    黎宝儿擦着药,眼眶里的泪珠还在不断的转着圈圈:“对不起,玉娇,让你跟着我吃苦了。如果你不跟着我去的话,也许也就不会被卷入这样的风险中了。”

    “更不会吃这样的苦……”

    就在她眼眶里的眼泪快要掉出来的时候,面前的何玉娇突然伸出手,紧紧的捧住了她的脸,将她的脸高高捧起,使得她的脸扬起。

    脸扬起的时候,眼泪自然也就不会掉下来了。

    何玉娇笑着,随后双手揉在了她的脸上,将她脸上的肉都揉成了一团。

    看着眼前可爱的包子脸,她才说道:“宝儿,我从来没怪过你。而且,能够和你一起经历这些,我真的很高兴。你可不许哭,我最讨厌女人哭鼻子了。”

    “宝儿,如果不是你的话,我现在都不知道该去哪里,该去做做什么,以后该怎么生活。是你给了我生活,给了我目标啊,所以,以后不要再说这样的话了。“

    她轻轻的将宝儿的手裹在了掌心里:“咱们可是一起坐过牢,受过苦的好姐妹啊!以后可一定要有福同享有难同当啊!”

    黎宝儿感动的扑进了她的怀里:“好,有福同享,有难同当!”

    监狱里一片温馨,让不禁在外看着的狱警都扬起了笑容。

    外面。

    一出监狱的溯坐进了车里,随后看向了一旁的刘阿文。

    “最近多派一些人手和私家侦探,跟着新郎,他的一举一动,每一份每一秒,我都要知道。”

    刘阿文一顿:“总裁,难道说,你怀疑凶手是新郎?可是怎么可能?夫妻两人一直恩恩爱爱,就连架都没怎么吵过。这样的人,怎么可能会杀害自己的妻子?”

    溯的手轻轻在手背上点了几下,这一点,也正是他所疑惑的地方。

    但是,既然黎宝儿这么说,他就相信她。

    “不用管那么多,按照我说的做就行了。”

    刘阿文应下:“好的,总裁,我明天就安排。”

    溯抬头看了眼外面漆黑的夜色:“别明天了,今天就安排好,今天那些人就去跟踪调查新郎。”

    他现在,一分一秒都不想再等下去了。

    宝儿还在里面受苦。

    想到女人憔悴苍白的脸,他就觉得心窝里像是被针扎了一般的疼。

    另一边的陆虎,也正在调查取证。

    他亲自赶来了一趟酒店,找到了酒店的工作人员,将之前婚礼的流程再次询问了一遍,似乎是想要找到更多能够定黎宝儿罪名的证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