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都市之时间主宰 > 第十二章 长海周家

第十二章 长海周家

    任冉鬼使神差的在五点不到就醒了过来,躺在在床上翻来覆去半小时还没能重新睡过去,干脆就爬了起来。

    昨天到家都快两点了,这才睡了不到三个小时,怎么就睡不着了?难道是因为昨天寂静时光用太多,把睡觉时间给用掉了?难道这就是交易的意思?

    任冉看着脑海中的光阴长河,试图看出点变化,好半天都没发现跟以前有什么不同的地方。

    任冉看看时间才五点半,给吕思言打电话问问中药的事好像不合适,给李青岚打电话关心一下吧好像更不合适,想到昨天背着她都累死累活的,干脆去跑个步锻炼身体吧。

    说干就干,任冉换上高中时期的足球服就出了门。

    一个沿河而建的公园,树木繁茂郁郁葱葱,有人在垂钓有人在练拳,更有人在安静的看书,因为太早,都是些上了年纪的人。

    任冉沿着河边走一段跑一段气喘吁吁,自从高中毕业后就没怎么锻炼身体,每天走几步,把外卖箱子搬上楼已经算是最大的运动量了。

    任冉跑了一段后就蹲在一个老大爷旁边看他钓鱼。

    老大爷也不知道是睡着了还是怎么的,好半天没什么动静,任冉觉得有些无聊,正想站起来的时候老大爷忽然咦了一声,自言自语道:“怎么鱼都死光了?俩小时了都没上钩?不能够啊。”

    任冉看了眼铁砂河,没发现异样,就站起来继续朝前小跑。

    不远处有颗歪脖子大柳树,横生的树枝正好可以做引体向上,任冉兴高采烈的跑过去。

    跑到近处才看到,一个身着白色劲装,扎着马尾的漂亮姑娘在柳树附近练功。

    任冉放慢脚步,绕有兴趣的看着。

    醉翁之意不在酒。

    身穿白色劲装的女子身材很好、容貌清冷,竟然丝毫不逊色吕思言和李青岚,尤其是在打拳时,举手投足都健美有力,勾勒出胸部惊心动魄的线条,多了几分英武之气。

    白衣女子身边站着一个白发老人和一个身材魁梧的中年人,两人显然已经注意到了任冉。

    白发老人咳嗽一声,任冉立刻目不斜视的径直走向柳树,一跃而起,把自己挂在上面荡来荡去。

    魁梧中年人紧紧的盯着任冉,随后转过头看向白发老人,似乎在请示什么,白发老人微微摇头。

    白衣女子打了五分钟终于停了下来,看了眼还在挂尸的任冉抽了抽鼻子,随后擦着汗跑向白发老人。

    “爷爷,你看我打的怎么样?寻常人都不是我的对手了吧?”

    白发老人怜爱的摸白衣女子的脑袋,一脸的慈祥。

    “芊芊最厉害了,比他们几个都要厉害,哈哈。”

    叫芊芊的白衣女子嘻嘻一笑,转头问魁梧男子:“王叔,你看呢?”

    魁梧男子哈哈一笑:“老太爷说的对,刚劲有力,动作连贯,很不错。”

    白衣女子撇了撇嘴:“王叔不说实话。”

    魁梧男子还未说话,在树上挂尸的任冉哎呦一声摔了下来,立刻站起来揉着屁股,瞠目结舌的看着河边。

    一个黑衣青年,脸色白皙阴郁,浑身湿漉漉的从河里慢慢走了上来,衣衫整齐,并非是在游泳的样子,而像是……失足落水了。

    那个钓鱼的老爷爷突然惊讶的喊了起来:“哎呀,鱼怎么都浮上来了?不好,有人毒鱼!这个杀千刀的!”

    黑衣青年身形一滞,脸色微微一变,深吸口气后继续朝前走着。

    魁梧男子有意无意的向前走了一步,把白发老头和白衣女子挡在了身后。

    黑衣男子随意的看了眼就与他们擦身而过。

    魁梧男子松了口气,刚才看到这个黑衣青年,他有种与猛兽面对面的感觉。

    魁梧男子刚想抬手擦拭额头细汗,黑衣青年忽然停了下来,慢慢转身。

    魁梧男子顿时如临大敌,死死的盯着黑衣青年。

    白发老人把芊芊拉到了身后,眼神沉着的扫了眼任冉。

    此时的外卖小哥正靠着柳树,学着野猪在搓背,眼睛虽然看着这边,表情却很陶醉,不时的发出古怪的声音,偶尔也会倒吸一口凉气。

    黑衣青年瞥了眼任冉,然后看向白衣女子,歪了歪头。

    “你的拳法有问题。”

    白衣女子下意识的问:“有什么问题?”

    黑衣青年也不回答,反而看向白发老人问:“是你教的?”

    白发老人不置可否,反问道:“不知小友何意?”

    黑衣青年沉默了会,忽然摇头道:“不堪一击。”

    家世显赫心高气傲的白衣女子顿时就受不了了,冷着一张俏脸:“你看的懂吗?这是我家传武学,当年我爷爷……”

    “芊芊,不得无礼。”白发老人咳嗽一声打断道,“不知小兄弟有何指教?”

    魁梧男子微微动容,能让周老太爷喊一声小兄弟的在长海市应该都找不出另一个了。

    长海周家,名声不显,在普通人眼里不要说比不上宋马郑李四大集团,甚至连四大集团以下的胡家王家都比不上,可事实却恰恰相反,在这些豪门眼里,周家却是他们需要顶礼膜拜的世家。

    原因无他,周家的老太爷,也就是这位白衣老人周忠,是长海市近百年来的第一人,年轻时参加军队,历经战火洗礼,是开国授衔时最年轻的将军,门生遍布华夏诸州。

    不到一定的高度,根本无法理解其中的奥秘。

    就像现在的外卖小哥,只是觉得有意思,点了根烟目不转睛的看着他们。

    魁梧男子在周忠说完后就开始戒备起来,目光仿佛鹰隼一般犀利,不断打量四周,随时准备应付一切突发状况!

    黑衣青年面无表情的冷冷道:“花拳绣腿而已。”

    周忠脸色不变,淡淡道:“我华夏功夫,传承千年,并非花拳绣腿。”

    黑衣青年再次冷声道:“聊以自-慰罢了,遇到真正的高手,比如我,一招败之。”

    白衣女子又不高兴了,大声道:“说大话也不怕闪了舌头!”

    魁梧男子在得到周老爷子的授意后上前一步。

    “小兄弟,多说无益,不如你我切磋一番?”

    “如你所愿。”

    黑衣青年伸出一只手,手掌摊开,做了个请的动作。

    魁梧男子一声暴喝,身形骤然拔高,紧接着,一记铁拳朝着黑衣青年的胸口狠狠砸下!  
浏览阅读地址:https://www.aiqu.la/book/6/6200/412748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