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都市之时间主宰 > 第五十五章 修行者协会

第五十五章 修行者协会

    任冉满心期待的看着周忠,作为练家子,还拥有家传武学,不可能不知道,说不定他不仅知道武道的境界划分,还知道像徐东来那样的修行之人的境界,毕竟都是圈子里的人。

    任冉见周忠有些疑惑,又解释道:“Chinesegongfu啊,像什么武者啊,青铜白银什么的,暗劲高手,内劲外放,化境宗师什么的,强弱总得有个区别有个名号吧?”

    周忠皱着眉头想了好一会,这才恍然大悟道:“说的是这个啊,那没有,没有这种说法。”

    任冉纳闷道:“没有?怎么会没有?没有等级不就很浪费?分个一二三四五也是好的嘛。”

    周忠笑道:“这还真没有,武功一说,只看速度和力量,以及对招式的理解和熟练程度,强弱就区分于此。”

    “就这么简单?”

    “不错,最多也就是把很厉害的人称做宗师,像老王勉强就可以叫宗师。”

    “这样啊,那上次我们河边遇到那个黑衣服的,他算什么?大宗师?”

    周忠叹了口气沉声道:“不,他是修行之人。”

    周明辉道:“修行之人?是不是聚气筑基金丹?下午来这里一个姓徐的,一个姓古的,就是聚气筑基之人,对了,任先生是金丹。”

    周忠大骇,立刻看向任冉,激动的声音都颤抖了起来:“任、任先生已经是金丹境了?”

    任冉有些不好意思道:“没有没有,我胡说八道呢,你们见过爬两层楼就要气喘吁吁的金丹啊?我是骗他们的。”

    周忠认认真真的上上下下看了看任冉,回忆前两次早上他跑步时的状态和三天打鱼两天晒网的态度,就没再多想,继续解释道:“华夏传承千年,一直都有修行之人存在,举手投足都有不可想象的力量,但这些修行功法一直掌握在少数人的手里,昔年天都城就有一位掌握了修行功法之人,据闻是元婴境,是我华夏的定海神针,压得的四方不敢乱动,使得其余修行之人都纷纷避世。”

    任冉听的津津有味,这种事情以他以前的身份完全是不可能会知道的,都不用估计就知道,以前的他连踏进这种别墅的机会都没有,更别说能坐下来跟周老爷子聊天了。

    “十年前不知为何,修行功法忽然传世,修行之人渐渐增多,虽然人人都可修炼,但还是很讲究天赋,大部分人终身止步聚气境,当然也有部分人修炼至了筑基境、金丹境。”

    “这些修炼有成的人大都被各大世家所招揽,尽心培养,所以这前五年,各大世家的争斗风起云涌,有家族因为没有修行之人坐镇,在争斗中就此沉落,有人因为修炼到了金丹境,带领家族一举成为世家……总之,那几年风云跌宕,是华夏最为动乱的几年,毫不夸张的说,有几次甚至超过战争时期。”

    “好在这种日子没有很长,天都城的定海神针出关,约战各世家高手,具体战果不得而知,想来是定海神针胜了,因为动荡渐渐平息,各家族开始约束族人,这才有了今天的局面,唯一的例外就是现在少了莫家。”

    任冉低头沉思,对于可以修行一事,他并不吃惊,剑客叶小虎,黑头发黄皮肤,说着同样的话,属于华夏,只不过不在同一个空间,按照平行世界和薛定谔的理论……这个很复杂,总之,华夏数千年的历史中是存在过修行之法的,古老相传的内力应该就是修炼的一种,只不过最终失传了。

    十年前有人流传出了修行之法,是不是那时就有人回归重生了?五年前还是暴乱,是不是老白说的壁垒破了?

    任冉忽然福至心灵,天都城的定海神针莫非就是老白?

    周明辉沉默片刻后问:“爹,这两年南都北都争斗不休,各种手段层出不穷,而天都城却几乎不插手,是不是说……华夏的定海神针他……”

    周忠深沉点头:“有一种说法,那次约战,定海神针以一人之力大败北三南二五大世家的元婴境之人,而自己也身负重伤不得不再次闭关,所以,天都城虽为名义上的华夏决策之地,但这几年确实很少管事了,如果定海神针不在,天都城就算想管也没了底气。”

    任冉愈发怀疑老白就是那传说中的定海神针,可是……怎么可能受伤?

    周忠看着任冉笑道:“任先生,莫家有一筑基巅峰的老人,平日骄横跋扈,教了四个徒弟,个个都是筑基初期,在楚州横行无忌,不知任先生当日是否得见?”

    任冉点点头:“是有一老头和四个中年人,老头一直跟我讲道理,被我抹了脖子,这家伙果然不是什么好鸟!”

    周忠脸色有些变化又问:“听说宫家派了金丹境的严老怪去帮忙,不知任先生……”

    任冉继续点头,毫无隐瞒的说:“精神很好的一个老头,也挂了……不是我杀的,我找朋友帮忙了。”

    周忠脸色刹那间剧烈变化,深吸口气后做了一个决定。

    周忠缓缓站起,抱拳躬身:“任先生,周家愿听先生差遣。”

    周明辉稍一愣神后也立刻站了起来,同样抱拳躬身。

    任冉看着他们,歪着头说:“我都自身难保了还听我差遣?”

    周忠直起腰正色道:“无论我周家是否与先生有关,宫家不会在乎,说句不好听的,如今我周家与先生就是一条绳上的蚂蚱,一荣俱荣,一毁俱毁。”

    任冉点了根烟,往后一靠,慢慢的抽着,似笑非笑的问:“是投资还是投机?”

    周忠脸色不变,沉声道:“两者皆有。”

    任冉冷哼一声,脸色阴沉道:“你倒是老实。”

    周明辉吓得脸色惨白,杀伐果断这四个字在脑海里盘旋起来。

    周忠脸色平静道:“老朽不敢骗先生。”

    任冉一拍大腿道:“我就喜欢你这样实在!快坐坐坐,咱商量商量,我特么也有出人头地的一天啊!”

    周明辉捂着胸口擦着汗水讷讷道:“这、这……太刺激了。”

    周忠如释重负,深深看着任冉,知道自己赌对了。

    任冉揉着因为不小心拍的重了点而有点麻的大腿道:“修行的境界,聚气筑基金丹元婴,然后呢?”

    周忠想了想说:“这几年来,关于修行的境界之争一直没断,除了元婴之前的四个境界没有没有争议外,之后的境界各有说法,化神、大乘、返虚……总之,每每有人成名就会有一种新的说法。”

    “成名的人很多?”

    “是,总会有人冒出来,往往是某个以前默默无闻的人会突然之间成名,有好事之人做过总结,多集中在家族弃子,因父母某一方不被对方承认的子嗣,某女总裁名义上的丈夫,某落魄世家的子侄……并且这些人无一例外都是高中生。”

    任冉若有所思的点点头,有意思!很有意思!

    周忠继续道:“最近几年修行界成名之人不算很多,并且也不像五年之前,只要出现就是以无敌之姿横扫一方,可能跟环境有关,也可能是如今华夏修行之人渐多,任先生,还记得莫天吗?此人亦是修行之人,据说他出现在了楚州,准备收拢莫家势力。”

    任冉忍不住嘀咕,成名要趁早,真是亘古不变的名言。

    “任先生,如今修行协会已经确定了元婴后的境界,分别是玉璞境、仙人境和飞升境。”

    “啥?修行协会?”

    “对,全称是全世界修行者联合起来协会。”

    “我去,这谁想出来的?”

    “不知,不过确实存在,工商注册都有信息可查。”

    任冉有些摸不着头脑,这特么算怎么回事?为了和平?为了争夺资源?

    周忠见任冉久久没有说话,犹豫一下后问:“任先生,接下去打算怎么做?是否先去找叶家?说实话,叶家与我周家并无过深的交集,我儿周明光与叶家叶南城虽都在南都,却是分属两派。”

    任冉笑眯眯问:“如果我说要你们听叶家的,你怎么看?”

    周忠沉默片刻后道:“并无异议,我会尽量劝说明光。”

    周明辉再次震惊,忍不住看向一脸肃穆的老爷子,之前说为叶南城摇旗呐喊是真的?

    任冉是很厉害,可这样赌上大哥的前程,赌上整个周家是否值得?

    宫家的势力,就算是叶家和周家加在一起也是不能相抗衡的,宫家在高层在军方的势力,叶南城和大哥加在一起都只能堪堪打成平手,为一个毫无根基的人这样做,代价是不是太大了?

    任冉笑道:“开玩笑开玩笑,不用这样,叶家我暂时不打算去找,我只是希望有人、有人想对付李家的时候老爷子能够出面照拂一下。”

    周忠点点头:“这个没问题,相信我周家这点面子还是有的,任先生,老朽多问一句,你和李青岚的关系是……”

    任冉一阵恍惚,自己跟她到底什么关系?

    只是因为见过她无助绝望的眼神就刻骨铭心了?

    只是因为知道她一人支撑一个家族觉得很能干就满心感慨想尽可能帮她了?

    任冉有些迷惘,摇摇头笑而不语。

    “周大爷,帮我找找上次那个叫陆言的人。”  
浏览阅读地址:https://www.aiqu.la/book/6/6200/412899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