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都市之时间主宰 > 第一百二十六章 智障招聘

第一百二十六章 智障招聘

    任冉也看到了孙三,因为口袋里的33000块钱的关系,任冉友善的对他笑了笑。

    孙三没有反应,脸色阴沉,不再看他,反而看向利趣满的门口。

    人群渐渐走光,很庆幸没有发生踩踏事件。

    任冉从吧台上跳了下来,一个踉跄后站定,有些尴尬的看着面前的十几人。

    孙三站在最前面,不轻不重的问:“兄弟是哪里的?”

    任冉毫不迟疑道:“明州。”

    “明州?”

    任冉翻了个白眼:“你这种没营养的对话少来,还有什么话赶紧说,说完我就要开工了。”

    孙三冷冷的问:“你想干什么?”

    任冉呵呵一笑:“太破了,都是破烂货,当然,我说的不仅仅是东西,还有不是东西的人呢,呵呵,都换新的,不过放心,不要你们出钱,我已经联系好付装修款的人了。”

    孙三阴晴不定的看着任冉,试图从他眼里看出点什么。

    任冉懒得和他对视,转头找工具。

    “你们谁带棍子了?借一根使使。”

    孙三身后的年轻人面面相觑,似等待着命令。

    任冉在大厅里走着,路过一张桌子就顺手掀了,偶尔还会举起挡路的椅子毫无目的和方向的砸着。

    孙三一动不动的看着任冉,任凭他砸着。

    任冉砸了一会终于停了下来,有些好奇的问:“怎么?礼拜五的事你知道?知道你上也是白搭?”

    孙三不置一言的看着,眼里的光芒时而闪烁,不知在想些什么。

    任冉在一次掀翻桌子后在一张椅子上,从地上拿起一瓶还未打开的啤酒,费了好大劲才用牙齿咬开,狠狠喝了几口后说:“还不走?等我把你们一个个的扔出去?”

    孙三脸色一阵红一阵白,咬牙切齿道:“你到底是谁?报上名来,我孙三倒是想看看,在南都,我宫家到底惹了谁。”

    任冉忽然心里一动,想到了一些东西,指着孙三问:“你叫孙三,排行老三,刚才慷慨解囊的是礼拜五……周五,排行老五,赵钱孙李周吴郑王……我去,你们是八大金刚啊?”

    孙三冷笑一声:“知道怕了?”

    任冉摇摇头:“在我的字典里,还没有怕这个字……呃,严格来说,是新出版的字典里,呵呵,也就半年前。”

    孙三有些莫名其妙,不知道这句话的意思。

    任冉继续道:“八大金刚,你们的名字是宫家给取的吧?不然要收集全也是挺难的。”

    孙三阴冷的问:“知道我们是宫家八大金刚你还敢放肆?”

    任冉呵呵一笑:“给你们取名字的是谁啊?取方腊手下的八大金刚的名字也比现在的强啊,没文化!是不是只读启蒙的百家姓了?不爱学习真是没共同语言,不说了,砸。”

    仿佛指挥了千军万马,任冉拿起酒瓶就往吊顶砸了上去。

    碎玻璃纷纷扬扬的掉落。

    孙三身后的青年有些按捺不住。

    “三哥,上不上?”

    “三哥,给句话,都特么给人欺负到头上了。”

    “三哥!太憋屈了吧。”

    ……

    孙三有些犹豫的看着任冉,周五是前车之鉴。

    在孙三还在犹豫的时候,任冉走了过来,大咧咧的在一米外站定后道:“让让啊,不要影响我工作。”

    孙三身后的人破口大骂。

    “你小子谁啊!”

    “我忍你很久了!”

    “特么是谁指使的?敢来三哥的场子闹事。”

    ……

    任冉看着众人表情有些纠结,点了根烟后叹气道:“我们这行是有江湖道义的,你们都给我三万了我不说也不行,是林家,他们给了我两万,让我来砸了这里。”

    “卧槽!果然是林家!”

    “我说什么了我说什么了?早就说是林家了。”

    “三哥,还等什么,操家伙上啊!”

    “三哥……”

    孙三抬起手摆了摆,沉声道:“林家的谁?”

    任冉再次纠结一番后道:“韩爷说只要砸了利趣满,就把小艳给我,让我们双宿双飞。”

    “卧槽!丽星的小艳?”

    “啥?小艳会看上你?”

    “咦?不对啊,丽星不是八王爷的吗?”

    孙三冷哼一声道:“哪个韩爷?韩家也能管我宫家的人?”

    任冉胡扯道:“我听说他排行老二。”

    “韩千山?他管的未免也太宽了吧?”孙三冷笑道,“林家给了你两万,韩千山让你来砸我……”

    “不,他也给了两万,他们在智障招聘上发布招聘信息,本着一家不成还有另一家的打算,我就都去面试了,然后惊讶的发现他们发布居然是同一份工作,我就接单了,呵呵。”

    孙三说了一半忽然闭嘴,眼神凶光毕露,抬手扯了扯领带。

    “林家、韩家,呵呵,你到底是谁!”

    任冉嘿嘿一笑:“发现了啊?很明显我不想说嘛,就这样了,赶紧走,不走我打到你们走。”

    孙三怒喝一声:“兄弟们,抄家伙!”

    ……

    任冉靠着吧台坐着,嘴角红肿,不小心被砸了一棍子。

    “你……你们啊,真、真是不见棺材不、不落泪啊。我……我……啊,呃……”

    任冉气喘吁吁的接不上话,看着躺在地上的十几人啊哦呃的艰难说话。

    孙三眼神呆滞,回忆刚才的画面有些不敢想象。

    纵横南都近十年,还没发生过这样的事。

    毫无还手之力!

    自问就算对上四大老人还可以过几招,为什么对上这个古怪的人居然连衣角都没碰上?

    虽然坚持的时间比对上四大老人长了很久,可那完全是侮辱啊!

    左一个巴掌又一个巴掌,哪有这样干架的?还是修行中人吗?

    其他人同样如此,只不过他们的想法没那么复杂,只是单纯的觉得技不如人,打不过就是打不过,没有那么多为什么,本身就是筑基的碰上金丹怎么打?

    任冉靠着吧台喘息了好久才平复了呼吸,用力深呼吸几口后道:“赶紧走,还有点收尾工作要做,别打扰我,还要去睡觉呢。”

    孙三在一群手下的搀扶下往门外走去。

    手下们个个肿着脸,眼神惊恐,真被打怕了,出手如电,金丹不愧是金丹!

    孙三还是一脸的茫然,快走到门口的时候在突然清醒,回头道:“你到底是谁,可否留下名号。”

    任冉笑眯眯道:“你还不配!”

    孙三脸色黯然,呼了口气后深深看了眼任冉,跟着众人走出大门。

    去跟老五碰头,去宫家,把利趣满发生的事都告诉宫家。  
浏览阅读地址:https://www.aiqu.la/book/6/6200/431859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