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都市之时间主宰 > 第一百二十九章 同一个人

第一百二十九章 同一个人

    孔鹏实在是有些紧张,尤其是那些人在对话时无意间透露出姓宫后心神更加恍惚,说的更是乱七八糟,一点顺序都没有,想到什么就说什么,刚刚还在说有个很漂亮的女朋友,接下去就说那个女朋友马上要嫁人了,新郎不是他。

    对于一些细节,一些能够让人确定其身份的事却是只字不提,不知道他是故意的还是根本没想起。

    尽管这样,躺在沙发上脸色苍白的莫杰已经认定了那人就是把自己爆-菊,害自己家破人亡的人。

    宫德金听着翻来覆去的话,觉得没什么有用的信息后就摆了摆手,让他闭嘴。

    孔鹏一下没刹住车,依旧绞尽脑汁想着任冉以前的事,有一句没一句的断断续续的说着,直到萧凌拉了他一把,阴沉着脸说了声好了。

    孔鹏这才闭嘴,闭嘴前说:“前两天高中同学在长海开同学会我没去,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要是有需要,我可以回长海打听一下。”

    一直闭眼的宫望再次蓦然抬头:“长海?你是长海人?”

    孔鹏老老实实的说:“是的,楚州下边的长海,跟任冉一样。”

    宫望面无表情的冷笑道:“原来如此!”

    宫德金脸色阴沉,对带他们来的宫信使了个眼色,宫信会意,立刻把萧凌和孔鹏带了出去。

    两人再次莫名其妙起来,不过很快,萧凌就察觉出了异常,长海,姓任,难道真是他?

    萧凌准备连夜会楚州。

    孔鹏还在懵逼状态,有些摸不着头脑的问:“凌少,他们这是什么意思?”

    萧凌懒的理他,想着回去后该这么跟爷爷汇报这里发生的事。

    ……

    宫家别墅内,客厅中有了短暂的沉默,所有人都在看着宫望,一个个的脸色不善。

    果然是他,居然真的没死!

    不去找长海的麻烦真以为宫家是好欺负的?

    不过现在已经不是以为了,确实是在欺负宫家,已经光明正大的在砸宫家的夜店了。

    宫德雨脸色难看,看着病恹恹大口喘息眼神惊恐的莫杰,然后看向宫望。

    “爹,我们怎么做?”

    宫望沉默不语,抬手摸着额头。

    宫德金阴沉道:“除了杀了他,还有什么能做的?”

    宫德水同样恶狠狠道:“不错,杀之而后快,否则我宫家还有何颜面!”

    与宫德雨容貌相似却更年轻的宫德雪询问道:“爹,大哥三哥,这次天都城应该不会再压我们了吧?”

    宫德金冷哼一声:“还有什么理由?就是因为上次压了十天,才让这小子活到今天惹出这样的事端,这次我看还有谁敢压!”

    宫望点头道:“老大说的不错,既然敢来挑衅,不回点礼实在说不过去……老三,你明天就去长海,去找周忠,哼,我倒想看看他知不知情!”

    宫德水嗯了一声:“爹,不介意我把长海弄个天翻地覆吧?”

    宫望点头道:“想怎么来就怎么来。”

    随后看向宫德雨:“老七,明天就带着小杰去楚州,去找莫天,把莫家要回来。”

    宫德雨郑重点头。

    宫望看向刚才出手安抚莫杰体内紊乱气机的老者,抱拳道:“无心,麻烦了。”

    老者摆摆手笑道:“我无心本就是宫家的人,无需客气,定不负所托。”

    宫德金询问道:“爹,我们现在是不是去找那小畜生?”

    宫望刚要开口,有人跌跌撞撞的跑了进来。

    “老爷子,好时代被砸了。”

    八大金刚中的一人蓦然站而来起来,厉声道:“是谁?敢趁我不在的时候下手?是林家还是韩家。”

    那人气喘吁吁道:“不、不知道,是个年轻人,就一个人,我、我们十几人都、都被打了。”

    宫家上下再次陷入沉默。

    沉默中,有手机铃声响起。

    八大金刚中的郑七怒吼道:“是谁!……什么?一个人?速度很快?”

    宫望冷笑道:“不错不错,英雄出少年,一夜之间砸我三家店,了不起!”

    宫德金怒不可遏道:“爹,还等什么,我们这就去找他。”

    宫望身后的三个老人缓缓站起,一脸肃穆。

    宫望继续道:“多少年了啊,敢这么挑衅我宫家的人真没见过。”

    一个宫家旁支的中年人忽然道:“老爷子,还记不记得白天我说的?”

    宫望略一沉吟后眼神一凝:“是同一个人?”

    中年人点头:“极有可能!”

    所有人脸色再次有了变化,不再像刚才那样只有怒意,而是有了一丝担忧。

    以宫家的势力,这当然不是害怕,代表的仅仅是有些麻烦。

    宫德金有些忧虑道:“如果明州是他的靠山,这事有点棘手。”

    宫望沉声道:“明州虽然棘手,但这还是次要的,我担心的是背后有人在搞鬼,否则,短短几天,凭他一个人,怎么可能让明州听他的?”

    宫家旁支想了想道:“老爷子,明州传回的消息,那次不成功的拍卖会后,那人身边跟了个老头,距离太远,看不清容貌。”

    宫德水沉声道:“爹,那老头会不会是许定海,他正好离开了天都城。”

    所有人脸色再次一变。

    宫望喃喃道:“这就有意思了。”

    宫德水继续道:“爹,我要不要跟二哥老四他们打个招呼?”

    宫望嗯了一声:“打个招呼也好,不过这还不是我最担心的。”

    宫家第三代,也是第三代里的第一人,在南都与林天放齐名的宫智道:“爷爷,您担心的是林家和韩家吧?我想他们一定会坐山观虎斗,谁也不敢先来尝试,所以,关于他们,其实不用特别担心。”

    宫望稍一沉吟后笑道:“小智说的对,他们谁也不敢先出手,只会静观其变。”

    宫智笑道:“是的,局势不明朗之前,谁先动谁就是找死,当务之急就是找到那人,把影响控制在最小,天都城那边……这次或许是个机会。”

    宫望哈哈大笑:“不错,老三,现在就跟老二说,许定海不是在明州就是在南都,让他给楚州给长海一些压力。”

    宫德雨道:“爹,既然我们动了,不如让楚州齐州的都动起来?”

    宫智道:“大姑姑说的对,既然天都城要这么做,那我们也不介意做大点。”

    有人犹豫道:“天都城是不是做了还没个定论,我们贸然行事会不会不太好?影响太大。”

    宫智笑而不语,看向宫望。

    宫望哈哈大笑:“天都城有没有做还重要吗?唔,干脆就借这个机会,让楚州让齐州更像是我宫家后花园,哈哈哈。”  
浏览阅读地址:https://www.aiqu.la/book/6/6200/432212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