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都市之时间主宰 > 第一百五十九章 三大家族的讨论

第一百五十九章 三大家族的讨论

    几人围着石桌吃了会烤肉,任冉好几次想问个究竟都生生忍住。

    吃完东西后坐着抽烟,当吴昊天开炉把药丸取出来放在石桌上后任冉终于忍不住问:“你们刚才到底是什么意思?互为竞争关系的三大家族怎么可能联手呢?韩文轩跟林天放来探监的时候可没有要联手的意思,否则也不会当着宫家的面来探监吧?”

    许定海微微一笑:“问题就出在这里,不来还好,来过就会联手……唔,也许韩家一开始没这个打算,但林家绝对是的,林天放是个人物,他看得透。”

    叶修道:“老许,别跟他解释,他听不懂,等回去后自然就知道了。”

    吴昊天找了张纸,把三十几颗药丸包起来后扔给任冉:“一日三次,一次三粒。”

    任冉嗯了一声,指了指身上的纱布。

    “我都包成这样了也是十几粒药丸的事?老吴,太牛逼了!”

    吴昊天翻了个白眼说:“也不知道昨天是谁说的,老莫这样包着很好看,也要包起来试试效果。”

    任冉尴尬的挠挠头,转移话题,拍着石桌问:“酒呢?酒在哪呢?”

    ——

    南都地标建筑南塔最高楼,三大家族的主要人物都在场。

    宫望拿起茶杯喝了一口,轻声道:“情况就是这样,这个叫任冉的年轻人在砸了我三家夜店两家酒吧后被一个墨家的墨紫阳打伤,不知所踪,我想短期内是不会在出现了。”

    韩家掌权人韩生良缓缓道:“宫兄,至今未曾找到他?”

    宫望点点头:“搜遍附件几条街都不曾找到,像是失踪了一样。”

    林家的林康远沉吟片刻后道:“宫兄,听说无心老人去楚州后一直未归,不知是否和此次任冉的突然消失有所关联?”

    宫望深深看了眼林康远,不做答复。

    林康远神情不变的继续道:“宫兄,事关重大,还请明言。”

    宫德金看了眼宫望后说:“林老爷子,这是我们家事,恐怕不方便说。”

    林康远淡淡道:“这次的风波不仅仅只关系到宫家吧?明面上是宫家,背后呢?我想大家应该都清楚。”

    “不错!”韩生良用手指点着桌子道,“南都应该同气连枝,否则就是各个击破。”

    宫望眯眼低头,不置可否。

    林康远与韩生良对视一眼,各自沉默,等着宫望的答复。

    韩万水打圆场道:“德金兄,不知那墨紫阳如今在何处?”

    宫德金犹豫一下后说:“打伤任冉后就带着绮梦走了,暂时没有发现。”

    韩万水嗯了一声:“或许付家何家会有消息,毕竟他沦落至此,他们两家脱不了干系。”

    宫德金点点头:“已经让人去找付何两家了。”

    韩文轩站起来道:“宫伯伯,我打听过墨紫阳,与以前的他完全不同,从他这两天的表现来看,不太会去找付家何家,他应该对这些、这些世俗的事不感兴趣。”

    韩文轩顿了顿后又道,“听说他不仅为绮梦付了违约金,还多要了两千万?”

    宫德金看向郑七。

    郑七急忙点头:“是的,是他自己提出来要两千万,没有其他要求。”

    韩文轩嗯了一声:“如果他对付家何家怀恨在心,就不仅仅是多要两千万那么简单了,他完全可以借住宫伯伯的力量对付他们。”

    宫德金缓缓点头,看向宫智。

    宫智心领神会道:“文轩兄说的没错,从墨紫阳第一次在学校出现,到在迪迦找绮梦,最后在沙加,他都没有表现出要拿回属于自己的东西,他要的并不是常人所能理解的……绮梦念大学是墨紫阳资助的,虽然两人一直未再有交集,不过我相信,那次车祸后,墨紫阳已经不是原来的墨紫阳了。”

    不少人微微点头,有些事某些秘密,在他们这么层面已经知道的比普通人多了许多。

    韩文轩微微一笑道:“除了绮梦,为何多要两千万?”

    宫智淡淡道:“或许修行费钱,或许……就是替绮梦准备的。”

    韩文轩淡淡点头:“和我想的一样,他不在乎世俗的一切,但绮梦却需要。”

    宫望忽然咳嗽一声,缓缓开口:“任冉既然可以被墨紫阳打伤,那同样可以被我等打伤,既然如此也就不足为虑,只是他背后的人……各位有什么建议,不妨直说。”

    林康远道:“许定海这老匹夫一直不出现,不知道他葫芦里卖的什么药,或许这次任冉受伤,他会出现。”

    宫望道:“我家老三从长海传回消息,天都城许定海的贴身警卫出现在长海,我们有理由相信他就在长海某个地方,或者就在周家。”

    韩家老二韩千山暴躁道:“那还等什么?召集人手去长海啊。”

    韩生良哼道:“胡闹!公然反抗天都城,你想干什么!让江北的人怎么看?让华夏的人怎么看?”

    韩千山讪讪无语。

    林康远笑道:“千山还是那么耿直,呵呵呵,不着急,许定海迟早会露面,就看谁先沉不住气。”

    宫望看向一直低头不语的林天放,沉吟片刻后笑问:“天放,怎么一直不说话?说说看,有什么看法。”

    韩生良同样笑道:“天放,江南第一人,说说看,没什么好顾虑的,都是为了江南。”

    林康远神情得意,满脸骄傲,和蔼道:“天放,你有什么看法?林家最后总是你的,可总不能让我这把老骨头来出谋划策,哈哈,来说说看。”

    林天放笑着站了起来,跟所有人微笑点头致意后轻声道:“有没有这样一种可能,任冉与墨紫阳早就认识,他这么做只是做个顺水人情。”

    所有人都眼露沉思之色,如果两人认识,这代表什么?

    林天放来回缓缓走着,继续低声道:“当然,如果任冉短期内都不出现,那说明我的猜测是错的,如果……”

    宫望点点头:“天放说的不错,不过我可以确定,两人并不熟悉,学校那次是两人第一次见面,应该还互相看不顺眼。”

    林天放嗯了一声:“这样就好,另一个问题,他是如何在这么多人的眼皮子底下消失的,如果想不通这一点,我们、我们很难对付他,或者说没办法对付他。”

    众人脸色都是一变。

    随时消失,如果不当初击毙,还如何抓他?

    众人互相对视之际,宫望长叹口气道:“这已经不是他第一次神秘消失了。”  
浏览阅读地址:https://www.aiqu.la/book/6/6200/451864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