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都市之时间主宰 > 第一百六十八章 白衣剑客

第一百六十八章 白衣剑客

    根据万有引力的公式,g=mt啥的,重力加速度,相对论,总之,没多少时间就会落地,落地之后基本上就直接摔成肉酱,尸骨无存。

    任冉被莫杰抱着自由落体,心脏已经到了喉咙边,仿佛一张嘴就会掉出来一样。

    任冉头朝下瞪大眼睛紧紧盯着地面,风从脸上刮过,呼吸困难。

    任冉努力集中注意力,聚精会神,在能看清楚地面后大叫了一声去叶修那里!

    ……

    在千钧一发之际,任冉放弃了使用寂静时光,去了叶修的世界。

    寂静时光下,莫杰可以停在半空,自己可是不会停的,最后还是一坨肉酱。

    任冉一个跟头摔了出来,身上还挂着紧闭双眼泪流满面鼻涕横飞的莫杰。

    任冉骂骂咧咧的爬起来,试图把莫杰从他身上甩开,却怎么都做不到。

    然后一抬头就看到叶修长身站在院子的围墙上,似笑非笑的看着。

    任冉一边用手扯着莫杰抓的紧紧的手,一边笑呵呵的打招呼:“嗨,修哥还没睡呢?”

    叶修淡淡的问:“怎么又来了?女的不带换男的?”

    听到有人说话,莫杰下意识的睁眼,有些茫然的看着。

    任冉扬手扇了个巴掌,然后狠狠踹了一脚后怒道:“狗日的想跟老子同归于尽?要不是老子有一手,还不给你搞成肉泥了?”

    莫杰像是毫无知觉的讷讷问:“这是哪呢?”

    任冉气呼呼的揪住他的衣领,跟叶修打招呼道:“修哥,走先,真是太忙了,那边还打架呢!”

    叶修淡淡的问:“需要我出手吗?”

    任冉赶紧摇头:“不不不,有需要我一定开口,呵呵,我能搞定的能搞定的,走了啊。”

    ——

    在电梯里,任冉曾问过许定海,知道他伤势尽复,对付三大家族的人完全没问题。

    当任冉揪着莫杰的衣领从南塔的左侧绕道正门,守在门口搞不清状况的小混混们一脸的奇怪。

    电梯口的保安诧异的问:“什么时候出去的?”

    任冉敷衍道:“你上厕所的时候呀,别废话了,我得赶紧上去。”

    保安一摊手:“门票。”

    任冉从一脸呆滞的莫杰的口袋里拿出个皮夹,从里面抽了三张一百递给保安。

    “不差钱,不可能逃票的,这辈子都不可能逃票的。”

    保安嗯了一身,替他们按了电梯。

    ……

    南塔顶楼,七七八八躺了不少人,各自哀嚎。

    许定海头发凌乱,脸露疲惫之色,与无肝无脾老人以及其他家族的人对峙。

    林家一直没有出手,陆言一直站在林天放身前,两眼闪着精光。

    宫望脸色晦暗的坐在椅子上,宫言玉一脸的焦急的蹲在他的身边,看样子受了不小的伤。

    宫德水脸色铁青,怒吼连连。

    “许定海,如今你已是强弩之末,还不投降么!”

    韩生良紧握双拳,冷冷道:“许帅,不如就此把手,你回你的天都城,我们依旧以天都城为尊。”

    顿了顿后又看向林康远,冷笑道:“林兄,如此地步,可有何要说?不对,林天放,你可有何想说?”

    宫德金阴笑数声:“呵呵呵,不错,林天放,算计来算计去还不是当初所言?合力对付天都城……呵呵呵,天放啊,你这江南第一人的名号是不是得换了?”

    韩文轩自信满满的看向林天放,好像江南第一人的名号已是他的了一样。

    林天放微微一笑,抱拳拱手:“许帅,无论结局如何,我林家护你全身而退。”

    说着缓缓解开西服扣子,脱下衣服高高抛起,随后慢慢挽起了衬衣袖子。

    南天放,江南第一,动作潇洒,气势卓绝。

    宫言玉不由的都看呆了。

    陆言见到林天放的表现,向后退了一步,转了一个角度后面向韩文轩。

    韩文轩阴冷道:“陆言,你也想和我作对?”

    陆言歪了歪头,面无表情。

    韩文轩冷哼一声:“我承认你很厉害,再给你几年可能会超过这里的任何人……我不否认,当初巴结你也只是看中了你的本事,哼,以你的臭脾气相信很少有人能忍。”

    陆言微微仰头,淡淡道:“这里的情况让我很惊讶,跟我想象中的不一样,一开始我也曾想过留在这里,做那天下第一,无论是谁,看到我都尊敬有加,直到我遇见了一个人,如当头棒喝让我幡然醒悟……呵呵,我说再多你们也不会懂,比起这里的生活我其实更怀念我以前的岁月,我很感谢这段时间来你韩家的照顾,不过这段时间我想我报答的也差不多了,就这样吧,你我再无瓜葛,有什么手段尽管来。”

    陆言松开握拳的手,向前走了一步,站在神情有些萎靡的许定海神情,冷冷道:“我接着!”

    许定海面露微笑,深深呼了口气:“陆言是吧?我没办法许诺你什么。”

    陆言冷冷道:“不需要。”

    许定海苦笑摇头看向林天放,点头道:“林天放,不错,林康远,你有个好孙子。”

    林康远勉强一笑,笑容苦涩。

    许定海缓缓道:“有人说过,强者,应该是弱者的自由为边界,我很赞同这句话,华夏本不该这样,对于你们来说,势力足够庞大,更应该以华夏的利益为重,可结果呢?普通人越来越难出头,家族势力却越来越庞大,国将不国!”

    “总有一天,总有一天华夏会乱,历史上这样的例子还少吗?”

    “我最后给你们一个机会,在天都城的人自己退出,在南都的势力减少三分之二,做一些正当生意……”

    宫望猛的站了起来:“老匹夫,都这种时候还说大话?!你有这个资格吗?哼,只要你死了,天都城不攻自破,我家老二老四自然没事!”

    许定海摇头叹息:“等到了我这个境界,要留住你们所有人其实不难,只是可惜了其他人。”

    陆言很难得的笑道:“无所谓,可能是另一次机会。”

    林天放沉声道:“许帅,事不可行再做此打算。”

    许定海微微点头,朗声道:“来!”

    韩文轩哈哈大笑:“你们没机会的。”

    说着他拍了拍手,“陆言,我其实有比你更大的筹码,林天放,比你厉害的人其实很多,只是不愿意出风头而已。”

    随着韩文轩拍手的声音,一个剑眉星目,头发高高挽起身穿白色长袍的男子慢慢走了出来,很奇怪,这人一直没有引起任何人的注意,好像现在才突然出现一般。

    白衣男子腰悬长剑,气质卓绝。

    他手按剑柄,眼神平淡的扫了眼许定海等三人。

    许定海顿时神色一凝,紧紧的盯着他。

    陆言的手指一动,微微皱眉。

    林天放看着此人,缓缓用功,否则无法抵挡他的气势。

    白衣男子站在三人身前,如一把出鞘利剑。

    剑气森然,其他人都不自觉的后退了几步。  
浏览阅读地址:https://www.aiqu.la/book/6/6200/455260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