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都市之时间主宰 > 第一百八十二章 重生

第一百八十二章 重生

    一个宽敞的房间,一个皮肤黝黑的青年仰面躺在柔软的床上,一动不动。

    不知过了多久,青年慢慢睁开眼睛,身体依旧是一动不动。

    他愣愣的看着天花板上华丽的吊灯,眼中渐渐露出一丝苦涩的笑意。

    为什么没有死?

    明明被人打的昏死过去怎么就死不了?

    这样苟活着还有什么意思?

    在这个强者为尊的世界,只要你足够的强大,任何权势在你面前都要俯首称臣,甚至是至高无上的皇权!

    在这样的世界里,自己这样的废材活着还有什么意义?

    父亲怎么办?

    青年想了很多,许久之后,终于深深叹了口气,苦涩笑容渐渐消失,连自己都不信的嘀咕起来:“大难不死,必有后福。”

    “后福在哪里呢?”

    ——

    神州大地,以武为尊。

    就算融合了无数个世界,就算发展了高度的文明文明,可尚武的习性依旧没有改变。

    这是一个实力代表一切的世界。

    想要成为武道强者,除了需要高人一等的天赋外,还要有无比坚韧的强大意志。

    没有任何事是可以随随便便成功的!

    青年一没天赋二没意志,二十几岁依旧只是三品武夫,这样的境界,放在家族里,任谁都会看不起。

    若不是他生于长房,应该早就被赶出了家族。

    不过,就算他生于长房,依旧会被人冷嘲热讽,依旧会让人下黑手使绊子。

    道理很简单,他挡了别人的路。

    如果没有他,长房无后,老祖宗们早就另选家主了。

    躺在床上的青年忽然皱起了眉头,额头冷汗直冒,咬着牙没撑多久就忍不住呻-吟起来。

    他只觉得魂魄如遭雷击,在剧烈的震颤。

    青年低声叫唤没多久就眼前一黑,再次不省人事。

    不知过了多久,青年再一次睁开眼睛,眉头微微皱着,感受着灵魂深处传来的一丝丝悸颤,心惊肉跳之感。

    仿佛有什么要出来似的。

    好像有什么要占据肉身一样。

    青年脸色变了又变,吃力的坐了起来,脸上重新露出一丝苦笑。

    盘膝坐好后,他慢慢闭上眼睛,开始吐纳,吸收天地灵气,淬炼肉身,滋养神魂。

    青年其实心里很清楚,这都是无用功,不然也不会在拥有一切修行资源后,在达到三品境界的十五六年之后,依旧还是三品武夫。

    吐纳根本没持续多久,青年就停止了修炼,吐出一口浊气。

    他感觉浑身一阵舒坦,心中有说不出的畅快,可惜也只是仅此而已。

    青年慢慢下床,动作越来越快,最后完全看不出受过重伤的样子,压下心头诧异,走出房间来到熟悉的院子。

    木桩,沙包,哑铃杠铃……无论是修炼还是锻炼,器械应有尽有。

    青年站在院子里尽情的呼吸新鲜空气,对于重生,感触颇深。

    青年走到木桩前,开始修炼家传的憾龙谱。

    四周顿时拳风呼啸,划破空气。

    “喝!”

    “哈!”

    “嘿!”

    青年嘴里发出一声声的爆喝,沉腰、收腹、出拳,号称可憾龙的一拳如流星般撞击在木桩上,发出巨大的轰隆声,木屑四溅。

    青年有些错愕的看着自己的手,不敢置信。

    用秘法炼制过的木桩,修为只有到了五品武夫才能够击破!

    青年错愕片刻后就有些惊喜,已经是六品武夫了吗?

    之所以被称为废物,被家族他房看不起,就是因为迟迟破不了五品!

    下五品,中三品,上二品。

    其他家族的人,在拥有家族修炼资源后,哪一个不是迅速突破了下五品?就算是用药堆砌也早就跻身中三品了,哪怕是中三品里最低的六品武夫!

    青年仅仅是修炼憾龙谱中的拳术,却一直停留在三品,正因为这样,才一直被人所耻笑。

    青年呆呆的看着双手,似乎变了!

    是因为心里那种古怪的感觉才导致的吗?

    “冉儿!”

    一个声音突兀传来。

    只见院落中不知何时多出了一位中年人。

    此人身材修长,气息强大,与青年有几分相似。

    青年转头看向中年人,弯腰抱拳,恭敬道:“父亲!”

    中年人压抑着心中的激动,眉头一跳低声问:“冉儿你……你好了!!”

    被叫做冉儿的青年,三天前被送回来的时候奄奄一息,命悬一线,三天来一直处于昏死状态,连医院都宣告死亡,让他们安排后事了。

    中年人已经不抱希望,甚至已经开始为他准备后事,打算卸任家主之位,打算为家族寻找打算接班人了。

    可是此时此刻……

    中年人又惊又喜的看着青年,又看看洒落一地的木屑以及只剩下底座的木桩,心中着实激动万分。

    青年看着父亲的样子,心里满是感触,弯腰低声道:“是,父亲,我已经好了,而且好像、好像……”

    “好!好!好!”

    中年人看着青年,眼中闪过一丝丝精光。

    因祸得福。

    等着他绝后,想着他交出家主之位的几个兄弟见到冉儿没死,一定会失望吧?

    见到冉儿现在的样子,一定……一定会绝望吧?

    青年忽然缩了缩身体,仰慕的看着中年人。

    八品强者,连散发的气息都足以让人胆寒。

    六品到八品,虽然只差了两品却有着天壤之别!

    五到六是一条难以跨越的鸿沟,七到八,更是一条天堑。

    从古至今,多少人终其一生都止步于七品。

    “冉儿,到底是谁干的?”

    中年人面色阴沉的询问,他想确定心里的想法。

    青年有些犹豫,良久之后才道:“父亲,我已经没事了,不用追究了。”

    中年人有些诧异,不过同样很是欣慰。

    除了沆瀣一气的老大和老三,谁敢对任家的长孙下手?

    中年人欣慰的点了点头道:“明天随我一起开族会,我倒要看看他们怎么废掉我这家主!我看看倒是谁敢!”

    中年人叫任行义,是任家当代家主。

    任家,在济州呼风唤雨,没人敢挑衅他们……除了内讧。

    因为独子任冉没有修行天赋,就算耗尽资源依旧只是区区三品,一直以来饱受压力。

    家族兄弟都在以这个理由觊觎家主之位,一直在鼓动家族的长老重选家主。

    家族已经给了任冉很多次机会,任行义也带着任冉走访过很多名医,奈何天赋就是天赋,不是靠努力就能弥补的。

    三天前,任冉被人打伤,生命垂危。

    任行义心知肚明是谁做的,只要任冉一死,那就是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他就再也没理由留恋家主之位。

    只是现在……

    任行义背负双手,看看一地的木屑,又看向任冉瘦弱的身形慢慢走入后山竹林。  
浏览阅读地址:https://www.aiqu.la/book/6/6200/459690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