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都市之时间主宰 > 第一百九十二章 看门狗和走狗

第一百九十二章 看门狗和走狗

    厉师兄话未说完,树林里就传来一声冷冰冰的声音。

    随着这声冷漠的声音,一个修长的身影缓缓走了出来,眼神冷漠的看着厉师兄。

    清云看到从树林里走出来的那人后眼睛顿时一亮,神色有些激动,张了张嘴却不知道说什么,想到刚才的一幕,想到刚才自己也是想揍任家的任冉来着。

    厉师兄看到从树林里走出来的那人后,立刻轻轻哼了一声:“我道是谁,原来是任家的旁支啊,呵呵,了不起啊,很忠心,还知道为本家出头!不错不错!”

    来人正是任云,穿着黑色风衣,身姿挺拔,异常帅气。

    任冉抬头看了眼,有些感触,这种容貌这种气质,才是任家的希望啊。

    任云淡淡的看着厉师兄,对眼神闪闪容貌秀丽的清云视而不见,也根本没有朝任冉看一眼。

    厉师兄看着清云的样子,妒火中烧,讥讽道:“任云,不知道济州对你这样的人是怎么称呼的,我们凉州可是有种说法,叫看门狗,哈哈哈,知道为什么叫看门狗吗?”

    清云阻止道:“厉师兄,别说了。”

    任云反而面无表情的问:“为什么?”

    厉师兄再次哈哈大笑:“这看门狗啊,顾名思义,就是看门的,瞧跟你多像!做家主没有希望,做长老还差一点,所以就只好守着任家的门……就像现在,主人被欺负了,作为看门狗,它不得跳出来叫几声?”

    任云嗯了一声,点头道:“有点道理。”

    清云有些讶异的看着任云,不明白他为何这么说,印象中,任云不是个肯吃亏的人。

    厉师兄也有些错愕,愣在那里不知道说些什么。

    任云看向任冉,淡淡的问:“你就不想做点什么?”

    任冉摇摇头:“嘴巴长在他身上,管不了,反正不管说什么,都少不了一块肉,无所谓的。”

    任云轻轻哼了一声:“嘴巴是长在他身上,但还是可以管管,可以让他不敢再乱说话。”

    任云说完就抬手指了指厉师兄道:“举起锤子,来!”

    厉师兄轻蔑的哼了一声:“任云,我闭关半年可不是白闭的!”

    抓在他手上的铁锤猛然脱手,朝着任云迅猛无比的飞了过去。

    铁锤的速度飞快,带起周围空气的波动,沿着铁锤飞去的方向。

    地面上有细石开始抖动,有些甚至开始滚动起来。

    在铁锤靠近的时候,任云双脚一蹬高高跃起,对准铁锤狠狠的踩了下去。

    任云一脚踩在铁锤头上,一脚踩在铁锤的柄上,使了一招千斤坠,轻喝一声。

    铁锤微微下降却没有落地,依旧朝前飞去。

    任云再次加大了力度,铁锤依旧只是下降了一点。

    厉师兄心中大定,双手叉腰放声大笑道:“任云,我的本命武器如何?老子闭关半年就是为了这把雷神之锤!今天我让你尝尝它的厉害。”

    任云面色不变,脚点铁锤跳了下来,任由厉师兄把铁锤收回去,落地之后立刻就朝着厉师兄走了过去。

    厉师兄左手张开,从身前摆到身后,右手拿着锤子,抡圆了砸在地上。

    轰!

    一阵震耳欲聋的声音在空中响起。

    一圈气浪以铁锤为中心向着四周荡漾开去。

    任云高高跃起,右手在腰间一抹,手中立刻多出一把细长的剑,以苍鹰搏兔的姿势,剑间点向厉师兄。

    厉师兄毫不慌张,冷笑一声后举锤砸向剑身,就算砸不断也能荡开长剑。

    任云手中的剑好似活物,诡异的贴着铁锤绕了过去。

    一声轻微的奇怪声响后,两人交错而立。

    呼吸间,厉师兄忽然凄惨的叫了起来,铁锤扔在地上,手捂耳朵躬起了身体,大量鲜血从他指缝里流出,瞬间布满了整只手,触目惊心。

    任冉看着这么多血,顿时菊-花一紧。

    任云轻描淡写的提起剑,看着剑尖上的一只耳朵,头也不回的淡淡道:“你闭关前我就跟你说过,不要惹我,想不到你还是没记性……唔,这次该有记性了吧?一会一只耳朵进一只耳朵出了吧?”

    清云看着任云微微皱眉,若有所思的回忆刚才的画面。

    厉师兄捂着耳朵痛苦的喊道:“把耳朵还我!”

    任云哼了一声,提剑往湖里一甩,耳朵带着血丝,像离弦之箭飞了出去,扑通一声掉进了湖里。

    厉师兄顿时脸色铁青,死死的看着任云。

    任云从口袋里掏出一叠餐巾纸,慢慢擦拭着剑身上的血迹,轻描淡写的道:“我很奇怪,怎么会找你这样既没脑子又没本事的人做走狗……哦,对了,有脑子的人也不会去做走狗。”

    厉师兄忍着痛楚怒喝道:“你说什么!”

    清云同样有些好奇的看向任云。

    任云看向任冉,问:“你看出什么没有?”

    刚才还在疑惑不解的任冉一听这话立刻明白了,不过还是有些不确定的犹豫道:“是翟毅山?”

    任云轻哼道:“翟光年。”

    任冉吃了一惊:“是他?!”

    清云眼神一闪,同样有些惊讶。

    任云冷笑道:“不是他还有谁?我倒是想知道接下去还有谁会来!”

    任冉挠挠头,不知道该跟任云说些什么,只好讪讪道:“谢谢啊。”

    任云嗯了一声,深深看着任冉,语重心长的道:“用心一点,让大哥安心,为任家分忧。”

    任冉心中落寞,低头嗯了一声。

    任云收剑,转身走向树林,由始至终都没有看清云一眼。

    任冉看着他的身影在树林里消失,又看了看还躺在地上哀嚎的厉师兄,慢慢的沿着山体朝山下走去。

    ——

    任冉低着头慢慢下山,思绪纷飞。

    剩下的时间不多了,不过想要做的事好像也没有。

    一直浑浑噩噩的过了这么多年,什么棱角都没了。

    这就是本性,就算现在有了让很多人仰视的境界,做了让人刮目相看的事,可依旧没有什么想法要去做点什么。

    唯一能想到的就是想拜托他照顾好父亲……如果可以,也顺便照顾一下任云。

    他相信他愿意帮忙。

    任冉心里有些哀伤,虽然以前想过不如去死,可真正发觉可以开始倒数后又觉得有些难过。

    清云一直跟在身后,任冉知道。

    既然她不说话,任冉也不想说,本来就不熟,刚才还想揍自己,就算漂亮又怎么样?

    就是不理她!  
浏览阅读地址:https://www.aiqu.la/book/6/6200/4611801.html